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九十章 废弃房里的电话铃声
    “终于回来了……”

    望着车窗外,红月之下的老楼,陆辛长长的松了口气。

    经过了四天多的跋涉,陆辛他们这支车队,终于回到了青港。

    回程比去的时候还多了一两天时间,那也是没有办法。毕竟去的时候是壁虎开车,回来的时候却是包括了迷藏在内,一人开了一辆车。开车的水平高低不一,为了防止掉队,大家也只好放慢了一些速度。然后连着开了几天,除了壁虎之外,每个人都坐的屁股疼……

    好在,韩冰已经提前与青港联系过,而且这次的支援任务非常重要,所以早早的就被青港这边派出去的人接到了。离开黑沼城时没有享受的礼遇,倒是回来时好好享受了一下。

    直升机接人,军队护送,这都不算什么,有人替自己开车了才是最重要的。

    这些“意外”捡到的越野车,在一番简单的检查之后,便由陈菁派人送到了自己家楼下。

    他们一行人,则照例去总部汇报。。

    因为韩冰已经提前准备了任务报告,所以汇报也很简单,大体走了个程序,便照着以前的惯例回来休假。原本总部那边,还准备了庆功宴,不过他们一行人,不约而同的拒绝了。

    实在是屁股疼。

    壁虎是第一个走的,临走前,还郑重的问了陆辛几个问题:

    “队长,你知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知不知道我住在哪里?”

    “知不知道我平时都去哪个店里玩?”

    “……”

    等陆辛认真回答了之后,他才一脑袋钻进了出租车里,电话关机,然后掏出了一张五十元的纸币递给师傅,郑重的道:“师傅,你就闭着眼睛开,随便去哪个地方,好玩就行……”

    “千万不要带我回家,也不要提前告诉我去哪,尽管走就行了……”

    “我自己都不知道去哪,看谁还能临时征调我……”

    “……”

    脸上的认真与凝重,看着还挺吓人的。

    陈菁则是派了人送陆辛出来,告诉他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度完了假再说。

    陆辛听出了她的关切,笑着道:“不论如何,任务算是完圆满成了,队员也全带回来了。”

    “……包括你的秘书。”

    “……”

    听到了秘书这俩字时,陈菁明显愣了一下:“什么秘书?”

    虽然他很快就想起来了,但某个不为人知的小怪物哗啦啦流了一地的泪水。

    拒绝了陈菁让自己在总部安排的酒店里休息一晚的建议,陆辛在做完了任务汇报之后,当天夜里就飞了出来。直升机在警卫厅降落,然后陆辛走了出来,看了一圈没看到那个小女警,只好饿着肚子离开了警卫厅。随便叫了一辆车,嘟嘟嘟的赶回了自己住的这栋老楼了。

    一下车,就先看到了那几辆停在了楼下的越野,还有大卡车。

    陆辛已经开了好几天,但还是很喜欢。

    男人拥有第一辆车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更何况,陆辛有了四辆!!

    先绕着车转了一圈,确定没有损坏,陆辛的心情,就顿时变得更好了。

    这才长长的吁了口气,抬头看向了红月下的老楼。

    不得不说,大家一起热热闹闹了十几天,冷不丁他们一走,倒有种怪孤清的感觉。

    感叹了一声,陆辛检查了一下几辆车都已经锁好,便拎起了自己的行李,进入了老楼。

    “哒哒哒……”

    而在陆辛走进了老楼凄清而阴冷的楼道里时,妹妹便迅速的出现在了墙壁上,飞快爬着向里面冲去。父亲望着妹妹焦急的背影,冷哼了一声,然后老老实实的跟在了陆辛的身后。

    不过也只是跟着,一点没有替陆辛拿行李的意思。

    “妹妹年龄小,出去这么久,终于回了家,开心一点有什么呀……”

    陆辛自己拎着袋子与行李箱,慢慢爬楼,笑着回头说着。

    现在父亲与自己的关系越来越缓和了,他也开始听自己的劝,但对别人还是很凶。

    陆辛也想时不时的劝劝他。

    倒是父亲,听了陆辛的话,下意识冷笑了一声:“呵,你真当这里是家?”

    “嗯?”

    陆辛有些好奇的回头看了父亲一眼。

    父亲顿时有些懵住了,表情有些不自然,摆了摆手,继续向前走。

    ……

    老楼还是那么安静,又阴暗,声控灯几乎没有一个好用的。

    每经过一个楼道口,都可以看到长长的楼道里,是一种蛛网密集的灰暗。

    楼是用来住人的。

    但这栋老楼,却只住了自己一家人。

    那么,当自己一家人都在外面时,这栋楼是不是等于死了?

    陆辛的心里,冒出了一些奇怪的念头。

    这栋老楼,也确实有很多地方,都显得很奇怪。在他的记忆里,似乎这栋老楼,也不是一开始就只住了自己一家人,以前有过邻居的。也不是有很多的邻居,只是偶尔就会有一些。

    但是,这些邻居,好像有不少都和妈妈闹出过矛盾,慢慢的,就都消失掉了……

    消失的原因很多。

    有的是回老家了,有的是去投奔亲戚了,有的,就只是不见了……

    总之,陆辛的记忆里,这楼里曾经有过很多邻居,但仔细去想,却一个也没有。

    以前陆辛在这栋楼里进进出出,没有感觉过奇怪。

    但如今,他走在楼道里,却忽然对那一扇一扇,紧闭着的房间,产生了些好奇。

    这些房门后面,是什么呢?

    都和自己的家庭一样,是一个温暖的避风港吗?

    “要不……进去看看?”

    身材高大的父亲,跟在了陆辛身后,看着他时不时转头看向两侧的样子,忽然说道。

    “嗯?”

    陆辛有些意外,转头看了一眼父亲。

    他的脸淹没在了走廊的黑暗里,看不出表情,只能看到,似乎带着笑容。

    “反正她也不在家……”

    父亲的声音,压的很低,轻轻响起:“进去看看,不好吗?”

    陆辛微微有些心动,也确实生出了一些好奇。

    沉吟了一会,他轻轻点了下头,然后慢慢靠近了一个就离自己家很近的房间,对这一家,他还隐约有些印象,里面好像住着一个姓张的女人,时髦、漂亮,经常在门缝里偷窥自己。

    后来,她就不见了。

    抱着这样的好奇,陆辛轻轻靠近了门把手,微微拧动。

    “喀”的一声低响,门居然没锁。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陆辛以前,可从来没用过这种闯进别人家里的事情。

    哪怕这家已经空了很久。

    现在,他就有种自己正在干坏事的感觉。

    但出于对一个许久没见过的邻居的考虑,他还是深呼了一口气,轻轻推开了门。

    吱呀!

    门打开了一线,里面的布置出现在了眼前。

    只见房间里黑洞洞的,能够看到密布的蛛网,杂乱倾倒的家具,破碎的全身镜,还有没收拾的餐盘。甚至还能看到几身挂在了衣架上的衣服,地面也有一些暗红色的污渍。

    只是悄悄向里面看了一眼,就能够嗅到浓重的霉味扑面而来。

    阴冷而细碎的风,在屋里轻轻打着旋儿,似乎还带了些听不真切的呓语。

    “要进去吗?”

    父亲站在了陆辛身后,似乎同样也充满了好奇。

    不远处,提前回了家的妹妹见他们很久没跟来,哒哒哒的顺着墙壁跑了回来。

    “呀,你们……”

    见到陆辛和父亲站在了领居家门前探头探脑,顿时要说话。

    “嘘……”

    但是陆辛和父亲同时转头,制止了妹妹,然后再次看向了那个空房间。

    阴暗,破败,但居然有着某种吸引力。

    也就在陆辛一点一点的鼓足了勇气,迈迈抬起了脚步,准备走进这个房间时……

    “叮零零……”

    忽然有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突兀,焦急,甚至还能让人感觉到一种激动与兴奋的感觉。

    这个铃声就响在了这个空荡荡的,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房间里。

    空置许已的房间,怎么会有电话响起?

    陆辛微微一怔,便忽然又听见,另外一个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来自于自己家里。

    他顿时微微怔住了。

    ……

    叮零零……

    叮零零……

    两个铃声渐次响起,仿佛比较、攀升,甚至有些激烈的蕴味。

    一个响起在自己那位消失的邻居家里,一个响在了自己的家里,声音里都带了些激烈的催促味道,仿佛在强烈的要求陆辛赶紧过来听,铃声几乎充斥了整个空荡荡的老楼里。

    陆辛感觉一下子被夹在了中间。

    他可以直接进入邻居的房间,去听这个空置已久的房间里的电话。

    也可以回家去听那个越来越焦急的电话。

    但他一时间,好像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下意识的直起身来,回头向父亲看去,就见他已经后退了两步,偌无其事的靠在墙上。

    转头看向妹妹,见她倒吊在了楼道里,两只小手捂着眼睛,一荡一荡。

    这搞的,还挺尴尬……

    ……

    沉吟了半晌的陆辛,还是做出了决定,轻轻后退,带上了邻居家的门。

    在他带上了这扇门时,邻居家的电话嘎然而止。

    倒是自己家的方向传来的电话铃声,仍然在继续的响着,而且没有挂断的意思。

    “如果接了那个电话,岂不是告诉了别人,自己来过?”

    陆辛决定回去接自己家的电话,同时埋怨的看了父亲一眼。

    怂恿自己进去的是他,电话响了第一时间后退的也是他,真是,啥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