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惊恐的娃娃
    “走走走,回家。”

    急忙催促着父亲和妹妹,快步回到了家里。

    放下行李,只见那一台放在了靠窗位置的红色电话机,仍然在焦急的响着。

    而且每一声之间的间隔,似乎越来越短了,陆辛急忙快步走了过来,把电话机抱了起来。

    学着妈妈那样转过了身,靠在窗边,拿起话筒:“歪?”

    “你们已经回到家里了?”

    妈妈的声音与铃声截然相反,没有半点焦急,反而显得很慵懒。

    陆辛忙笑道:“刚刚进了门,行李都没放下呢。”

    “我算着也差不多了。”

    妈妈笑了笑,道:“本来我也打算这两天回去,但有些事还没安排妥当,所以要留在这里再盯一下,你不要着急,这段时间这么忙,正好也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呀。”

    陆辛连连点头,道:“我知道,你在外面也多注意休息。”

    “呵呵。。”

    妈妈似乎因为陆辛的叮嘱感觉心情变好了很多,开心的笑了笑,又道:“另外,趁着这段时间,你也正好在家里处理点别的事情,在我那个房间的左边床头柜最下面一层,抽屉里面,有一张我以前写好的清单,你去找出来,按着上面的内容,买点东西,装修下房子。”

    “装修?”

    陆辛闻言怔了一下,都没有反应过来。

    “对呀。”

    妈妈笑道:“你年龄也大了,最近工作做的也好,我们也不能一直住这么旧的房子啊,说不定你过几年就要交女朋友了呢,房子这么破旧,我们怎么好在这里接待客人哦……”

    “哦哦……”

    陆辛倒是觉得,妈妈说的挺有道理。

    这个家,确实挺旧的,虽然住习惯了,不想换地方,但这么放着,也不太好。

    “装修的方法我都写好了,按着上面的来就行。”

    妈妈在电话里道:“一定要抓紧时间,尽快的装修好哦,不然耽误了人生大事可不好。”

    “好的,我知道了。”

    只是装修个房子而已,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这么心急,但陆辛还是答应了下来。

    一家人里,妈妈最辛苦,跑来跑去,安排各种事。

    能分担一点的,自己当然要分担起来。

    又说了几句家常话,妈妈便挂掉了。

    “她说啥?”

    陆辛转过身来,就见父亲和妹妹一左一右坐在了餐桌旁边,一脸关切。

    “让我看好你们,不能乱跑。”

    他随口说了一句,便推开门,进入了妈妈的房间。

    他以前很少进入妈妈的房间。

    虽然明知妈妈住的是这个家里最大的屋子,但以前就是想不起来进来。

    这一推开门,便感觉到了这间主卧的与从不同,一是大,感觉比客厅,还有自己的小卧室加起来还大,二就是干净,干净到纤尘不杂,没一点灰,每一件摆饰,都精致到了完美。

    整个的风格,高贵而典雅,连台灯,都是水晶一样的形状。

    窗户巨大,玻璃透明。

    可以通过这扇窗户,最大视角的看到这座城市里高低错落,密密麻麻的建筑群。

    窗前摆放了一把优雅的座椅,旁边还有一个小桌,桌是有瓶红酒。

    妈妈平时,就经常坐在这扇巨大的窗户前,掌心里捧着红酒,静静看着这座城市?

    ……

    陆辛忽然也想坐到那把椅子上,喝一杯红酒,感受一下。

    但想一想,还是算了。

    妹妹正吊在天花板上,从外面偷偷的看着自己。

    如果自己真这么做了,陆辛一点也不怀疑,她会向妈妈告状。

    微微转身,来到了左边床头柜,打开了床头柜最下面的一层抽屉。陆辛果然看到了一张写的密密麻麻字眼的纸,一看就是有关装修方面的,什么内饰,什么墙面,什么地板,以及什么类型的建材,什么类型的窗帘、地板,等等等,事无巨细都写到了,妈妈果然细心。

    “咦?不对啊……”

    拿着这张纸回到了客厅,陆辛细细一研究,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妈妈这张纸上,写的明明是装修整栋老楼的材料表。

    她想让自己装修的,是这栋老楼?

    这……

    陆辛多少有些疑惑了,自己多少赚了些钱,银行里已经存了一千万!!

    这次出去,又分别从黑沼城和中心城,各赚了一笔丰厚的报酬,甚至还捡了几辆没人要的车,这些可都是丰厚的收入啊,拿出一部分来装修房子,改善生活,他是没有意见的。

    但是,妈妈让自己装修这整栋老楼,是什么意思啊……

    自己连这栋楼属于谁的都不知道……

    ……

    “我记得,这房子应该是我们租的吧?”

    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好奇的父亲和妹妹,陆辛微微皱了下眉头。

    父亲和妹妹面面相觑,似乎很迷茫。

    不能指望他俩了。

    住进这栋房子,是很早的事情了,陆辛也不确定是怎么来的,但想想就知道,自己家里的生活水平一直都是很差的,前几年穷的连根鸡腿都吃不上,又怎么可能买得起房子?

    更不用说,是这整整一栋楼了。

    不过,仔细想想,这栋房子,好像也真的挺奇怪。

    陆辛记得,自己很早就开始用自己的工资养家了,但是,最初自己的工资不多,资助完了孤儿院,就剩不了多少钱,好几次都耽误了交电费与水费,可是他不记得这楼里停过水电。

    “咚咚……”

    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回声有点沉闷。

    一些事真的不能深想,一深想起来,就发现自己记不清楚了。

    心里抱着这个疑惑,他拿起了电话机,给妈妈拨了回去,却发现是个空号。

    想拨其他的号码,又忽然有些无奈,妈妈好像没有随身电话。

    这问题就有点头疼了,难不成自己真要重新装修整栋楼?

    纠结了好一会,陆辛才只好做下了决定。

    妈妈是个心细的人,所以她留下的图表肯定是不会有错的。

    也就是说,她确实是想装修这整栋楼,那么,自己再找她确认,也没什么意义了,总不能她这么认真的说了让自己装修,自己却以不知道这老楼是谁的,就拒绝花这个钱吧?

    好歹自己也是银行里有个一千万,手头又马上有七八百万入账的人。

    楼底下光车就停了三四辆!!

    装呗,一个破楼,全装了能有多少钱?

    这么想着,陆辛做下了决定,明天就先了解一下,开始着手装修。

    眼看时间也已经不早了,陆辛休息了一会,就把这从黑沼城一路回来,剩下的泡面与罐头,煮了一锅,与父亲和妹妹一起吃了,然后早早的进入了自己的卧室,慢慢坐了下来。

    在那一张破旧的写字台前,他将自己黑色袋子里的东西倒了出来。

    袋子里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有枪、有打火机、有钢笔,还有魔方、扑克牌,巧克力,以及涂了黑白油彩涂的面具等。

    倒出来的时候,魔方与扑克牌恰好压在了那个面具上,也不知是不是平时行动时里面的东西碰撞,面具上面出现了几个小凹痕与划痕,看起来像是魔方的棱角与扑克牌边缘磕划的。

    “咦?”

    陆辛有些惊讶,看到这面具才想起来,这不是那位龙组长的吗?

    说好了看看就给人家的,忘了。

    下次给他吧……

    这么想着,他拿起了面具,细细的打量了一会,脸上渐渐露出了微笑。

    眼镜、魔方、扑克牌、面具,自己已经有了四件寄生物品。

    青港这么大,应该还有很多其他的寄生物品吧?

    光是自己知道的,就有在与科技教会灾厄大主教对抗时夺来的跳舞八音盒、灾厄博物馆的碎片、现在落在了酒鬼手里的箱子等等,或许到了必要的时候,自己可以申请使用一下?

    这么说,自己倒是不用担心了。

    思索着这个问题,他将东西收了回来,嘴角冷冷撇了一下。

    玻璃上的影子,恰好照出了他此时的模样,两张脸相互印照,完全一致。

    “一切都会有个结果。”

    他自言自语,然后和身躺在了床上,静静进入睡眠。

    ……

    ……

    红月静静出现在了城市的上空,照着这座青港的二号卫星城。

    同样也照着这栋老楼。

    不知过了多久,红月的光芒,在这栋老楼的前面,微微变得扭曲,构勒。

    仿佛丝线交织,渐渐变成了一个女孩的样子。

    她是由纯粹的精神体构成的影像,但仍然像她本人一样,穿着厚厚的黑色裙子,手里拿着一把洋伞,五官完美,轻盈的像是精灵一样,完全没有重量,静静飘浮在了空气里。

    娃娃。

    青港的天国计划一直在悄悄的推进,她的精神力量已经交织在这整座城市里。

    她可以用精神力量编织成另一个自己,出现在这座城市的任何地方。

    这让她感觉很开心,只可惜那个人不知道。

    白天时,他刚刚回来,她就知道了,以为他会过来看自己,但他没有来。

    于是,她就自己过来了。

    精神体轻盈的飞在空中,她轻轻靠近了这栋老楼,在这座城市,她可以感知到任何一个人,包括白天时刚刚回来的他,但在他进入了这栋老楼之后,她却发现自己感知不到了。

    不过,很确定他就在里面。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慢慢靠近了老楼的一扇窗户,贴着玻璃,向里面看去。

    她想看到在里面熟睡的他,敲一下窗,让他给自己开门。

    但是,当她贴近了窗户,并循着打开了一条缝隙的窗帘,向里面看去时,却微微一怔。

    旋及,她向后退出了几米,表情有些迷茫。

    这种迷茫的表情渐渐发生着变化。

    当娃娃明白了那是什么时,小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微微的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