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百九十四章 零阶寄生物品
    很了不起的寄生物品?

    白教授的话,让会议室里的人,稍稍变得安静,彼此眼中,都能看到疑惑。

    很了不起的寄生物品,有多了不起?

    ……

    “这牵连到了另外一件事。”

    白教授似乎看出了他们心里的疑惑,慢慢放下了手里的清单。

    身体微微后仰,十指交叉放在了虽然上了年纪,但仍然平坦的小腹上,轻声道:

    “寄生物品,很早就是研究者们努力的一个方向。”

    “红月初降临时,研究院里,大家对如何对抗红月带来的混乱,商定了几个大体的方向,比如七个台阶理论,以及人体相关实验……其中寄生物品的研究与开发,也是其中之一。”

    “当时,这个方向的研究,还是有很大一部分人支持的,只是进展太过缓慢,再加上那位天位研究员提出来了七个台阶的理论,指出了更明确的方向,因此更多的人选择支持他。”

    “再加上后来研究院又出现了那场逃走的实验室变故,以及天才研究员的自杀……”

    “……”

    说到这里,他也微微一顿,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才接着道:

    “唉,那从时候开始,研究院的混乱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

    “很长一段时间,研究员们都处于混乱状态,不知道该做什么,该怎么走。”

    “在那之后,研究院的研究方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主体,而是开始帮助其他的高墙城,建立特殊污染清理部,并在各大高墙城培养相关人才,传薪火于这片残破的世界。”

    “我也是在那段时间前后,离开了研究院。。”

    “虽然从那之后,我远离了研究院的核心,也没有了继续了解他们研究核心的渠道,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研究院肯定还在继续一个方向的研究,那群人是永远也闲不下来的。”

    “有一个证明就是,研究院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分享出来一些新的理论,或是材料。”

    “这所有的东西,有可能是都是某一个大型研究项目的副产品。”

    “……”

    说到了这里,白教授才停了下来,拿起了桌子上的玻璃杯,但只是捧在手里,没有喝。

    其他人则是面面相觑,甚至感觉到了一点压抑。

    每一次听到月蚀研究院,相关人员,都会产生一种这样的恐慌。

    更何况,或许自己现在听到的,都是一些等级极高的秘密?

    白教授眉头皱了一会,才慢慢道:

    “你们了解寄生物品吗?”

    “……”

    韩冰等人面面相觑,都没有开口。

    对于寄生物品,她们自然每个人都有一定的了解。

    不过,她们了解的,只是寄生物品的等阶而已……

    二阶,及一阶,零阶。

    二阶寄生物品,便是由实验室造出来的,蕴含某种精神力特质的物品。

    现在的青港,便有制造二阶寄生物品的能力。

    之所以没有量产,纯粹是因为制作这样的物品,条件太为苛刻,也太残忍而已。

    二阶寄生物品,往往以其具备的精神特质为主,自身精神量级并不高,能否发挥出更大的作用,要看掌握在谁的手里。自身对精神特质了解的深,精神量级高的人使者,便可以发挥出强大的能力。而若是普通人得到了,其作用,最多也只是与第一阶段能力者相差仿佛。

    一阶寄生物品,往往都是世界各地发现的,一些自然出现的寄生物品。

    原理说起来很简单,一个常年痛苦的人,一直佩戴着一串项链,那么,也许某一天,这个人的精神力量出现了异变,就会留在这个项链上,项链也就变成了拥有痛苦能力的项链。

    这便是一阶寄生物品。

    但或许因为出现的过程中多了种偶然性,这种寄生物品的精神量级,往往会更强大一些。

    更重要的是,一阶寄生物品,往往具备成长性。

    便如当初的灾厄博物馆,那便是一个一直在成长的寄生物品……

    只是后来被单兵砸碎了。

    至于零阶……

    ……在任何一个地方,零阶寄生物品的资料,都是机密。

    ……

    “零阶寄生物品,概念其实很简单。”

    白教授也没有等他们的回答,轻声道:

    “三十多年前,红月初次降临的那一晚,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的寄生物品,便是零阶。”

    “我们青港现在就保存了一件,那便是之前从二号卫星城拿回来的那幅画,名字叫作‘红月的凝视’,前段时间,我们已经通过检测得到了证实,那幅画里藏着一种终极的精神力量。”

    “其本质应该属于:混乱。”

    “……”

    白教授冷不丁的,忽然说出了一句吓人的话。

    那幅画里藏的精神力量是混乱?

    在场的好几个特殊武器研究专家都微微吃了一惊。

    韩冰更是比他们几个更为吃惊:“原来那幅画已经有了研究结果?”

    白教授没有回应他们的震惊,只是慢慢的说着:“据我所知,从红月降临到如今,这个世界上,应该已经发现了不低于七件零阶寄生物品,而其中的四件,都在月蚀研究院。”

    “所以,我个人猜测,研究院里,可能一直有人想要开发出它们最强大的力量。”

    “正因如此,所以研究院流传出来的很多新式材料与应用,都与此有关……”

    “即使是我,忙忙碌碌这么多年,唯一一次得到研究院嘉奖,也是因为写了一篇与此类研究有关的论文,所以,我不得不猜测,研究院如今的主体研究项目,就是寄生物品。”

    “……”

    “怎么感觉自己听到的消息,越来越吓人了?”

    会议室里,人人都生出了一种这样的感觉,白教授讲的事情,看起来风轻云淡,娓娓道来,但是这可是有关研究院的主体研究项目啊,哪怕是猜测,传到黑市也值不少钱。

    另外就是,现在明明在说单兵的事情,白教授为什么一下子讲了这么多的研究院?

    “有趣的地方,就在这里了……”

    白教授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那张清单上,笑着道:“虽然我没有参与到研究院的项目之中,但根据我对研究院的了解,以及各地方实验室的情报掌握,还是可以发现,这清单上的很多材料,以及一些巧妙的设计,居然都与月蚀研究院最近各部门研究是一致的……”

    他说着,抬起了头,道:“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猜出了单兵的目的。”

    “只是,越这样我越好奇了……”

    “你们觉得,单兵搜集这些材料,究竟是在做什么?”

    “……”

    单兵先生搜集的东西,隐隐与中心城月蚀研究院的研究,形成了一致?

    听着白教授的话,哪怕都是他的猜测,在场的人心脏,也不由得微微沉了一下。

    研究院是在尽最大可能的开发零阶寄生物品。

    那单兵在做什么?

    让人感觉压抑的沉寂里,韩冰好一会,才忽然反应了过来,脸色变得很凝重。

    “需要我去询问单兵先生吗?”

    “……”

    会议室里众人的目光,都从白教授,转移到了韩冰的身上。

    白教授听了,却在沉默了一会之后,笑道:“不用了,天国计划的初阶段实验之后,我就已经与苏先生他们商量过,停止一切对单兵的主动性质研究,也不去窥探他的私生活。”

    “再说……”

    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屏幕上的苏先生,以及悄悄出现的沈部长,笑道:

    “人家已经说了,是在装修房子,不是吗?”

    “……”

    韩冰也一下子怔住了,理解了白教授的话。

    单兵先生一向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是个非常老实,且善良的人。

    这样的人,太多方法,可以挖出他的秘密了。

    但是谁敢?

    就像在黑沼城时,他说自己什么都没干,那就是什么都没干,没啥可怀疑的。

    现在,他说自己搞这些东西,是为了装修房子……

    ……那可能,大概,就是在装修房子吧?

    ……

    “既然这样,我们该怎么答复他?”

    过了好一会,有位急性子的特殊武器专家忍不住道:“这些东西,可是就连我们青港储备也不多,更有很多,只有去黑市上,或是去某些个秘密实验室,才能高价买来……”

    “没准有一部分钱都买不到,得用同价值的情报或是资料、材料去换……”

    “这价值,简直无法计算。”

    另外一人道:“另外,我们高调采购与研究院同步的材料,恐怕也会……”

    “……”

    “我的建议是答应他。”

    也就在他们说着这些事情时,白教授忽然开口。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呆呆的看向了他。

    白教授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有些调皮的微笑,道:“做人毕竟不能太小气了,人家中心城为了挖单兵过去,都舍得给套房子,我们青港难道还舍不得给个装修吗?”

    其他人听着这话,已经有些无语了。

    白教授笑着解释道:“现在我们青港在精神领主领域的研究上面领先于其他地方,也是我们的资料最值钱的时候,但是,在南方,有某个人应该同样也掌握着这些资料……”

    “那么,与其等他抛出了这些资料,把我们的实验数据变得一文不值,倒不如现在拿出来去换些东西。”

    “至于研究院,你们还是不用担心的。”

    “他们的研究,比我们所知要远得多,更是深的多。”

    “所有流传出来的东西,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可以说,都是被他们淘汰掉的……”

    “以我对研究院的了解,别人认为他们研究到了一的时候,他们一定研究到了二,当他们对别人说自己研究到了二的时候,那么,那群疯子,可能已经完成了三,开始研究四了。”

    “再加上单兵本来就是他们那个月蚀俱乐部的一员,所以他们一定不会介意的……”

    “……”

    “当然……”

    说到最后,他才微一停顿,笑道:“考虑到价格问题,我们也不用给单兵全报销了吧?”

    “一上来就搞这么大的手笔,他自己一点也不会付出,怎么像话?”

    “……”

    周围人听得一愣一愣的,屏幕里笑眯眯一直旁听的苏先生终于开了口:“你的意思是?”

    “跟他五五开?”

    白教授随口说了出来,又摇头,笑道:“算了,还是三七……九一吧!”

    “不然的话,他是真负担不起。”

    “……”

    “对对对……”

    屏幕里的苏先生,急忙表示认同:“让他自己出一点本钱,有一点压力是对的……”

    “但是压力太大,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就得不偿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