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 > 第一百六十六章:不再是无名之辈
    当听到那少女所喊出的称呼,焚天门这一边皆是愣住,而当裴洛然凝视那白袍道人似也是瞳孔骤缩。

    傲天宗的那位!

    裴洛然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位黑衣少女的身影,而后又看向夏小蛮,眸子微微一颤。

    与那人是同门!

    她怎么会觉得那位只有一位弟子的?

    那位白袍人正是陈良师的赤明分身,他缓缓走来,没有回答焚天门那人的问题,而是径直来到了自家徒儿的面前。

    只不过一年的时间,竟让陈良师觉得有些长了。

    陈良师注意到了,除了小蛮之外其他几人都有伤在身,而小白鹭的伤势最为严重。

    “白鹭,何人令你负伤?”

    那声音显得有些平淡,却蕴藏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意。

    “是逍遥门的人。”秋白鹭心底一暖,而后立刻说道:“不过无需劳烦师尊,弟子已自行解决。”

    陈良师沉默了片刻,道:“这些日子,受了不少苦吧。”

    秋白鹭微笑着没有回答,她自然是觉得很累很苦,但如今那些苦痛都不重要了。

    一旁的夏小蛮揉了揉发酸的鼻子。

    而这时,姜洛元忽然开口:“苦啊!那可太苦了啊前辈!”

    “你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群混蛋,不仅这些人啊,还有好多人都在找我们呢!”

    “这些家伙个个都想要我们的命!看看我身上这些伤,啊不,我受伤了不要紧,可你看看白鹭姐,呜呜呜...”

    在说到最后,少女声泪俱下,楚楚可怜。

    焚天门那边,两个男人在听到这些话后则是面庞发抖。

    他们哪里有要她们的命了,这真的是冤枉。

    陈良师则是看向了这位少女,有些惊讶,没想到她会和自家弟子在一起。

    “焚天门,你们当真是脸皮厚的不行!”

    无数人赶来。

    当见到那原先带走秋白鹭等人的男子,他们露出了怒容。

    “总算是逮到了。”

    “话没说清楚,休想带人走!”

    另一批焚天门的人马也赶来想要撑场子。

    裴洛然见状,连忙传音于那位藏玄宗师。

    当得知那人身份时,那中年男子脸色忽然一变,顿失宗师风范,惊疑不定的看向那背对着众人的白袍男子。

    傲天宗的那位!?

    他忍不住再确认一遍:“你确定?”

    裴洛然点头。

    “此事我们焚天门不掺和了!”

    这位焚天门的宗师毫不犹豫便转身而去,其他焚天门人皆是一愣。

    怎么就不争了?

    其他势力的只觉得是焚天门是因为先前失了风度,而今又被追上丢了脸面,不愿意继续在这里丢人下去。

    “师尊...”

    夏小蛮看了看那些人,然后唤了一声。

    陈良师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交给为师便好。”

    夏小蛮眼眶又是一热。

    此刻姜洛元正躲在杨飞雪身后,那些被她传音骗了的人此刻都在盯着她,本来她还有些心虚,在听到陈良师的话后立刻就有了底气。

    姜洛元心底一喜,随即怒气冲冲的回瞪那些人。

    “看什么看!就许你们人多欺负我们人少,还不许我骗你们了?”

    这小狐狸...

    众人不再管她,而是看向了那个原先并不在这一行人中的白袍男子,这背影看起来有些眼熟。

    陈良师于此刻转身。

    只是这一转身,便令许多人浑身一僵。

    这不是...

    同一个答案涌上了无数人的心头,但却没有一人出声,皆是傻愣在了那里。

    因为给人的感觉有些不一样,所以第一眼并没有认出来,结果这一转身,大伙都陆续认出来了。

    只不过,总感觉与衡玄山时看见的那位有些不太一样。

    这位难不成也是来争那人才的?

    众所周知,傲天宗这位是准备开宗立派的,所以找天赋出众的弟子入门自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可眼下对方亲自来此,实在是有些令人出乎意料。

    要和一位天人争?

    拿什么争?

    拿命吗?

    有宗师抱拳,还是一问:“可是傲天宗的陈宗主?”

    听对方提到傲天宗,夏小蛮等人也是一怔,这些人似乎认识师尊,而且对师尊相当客气。

    只有姜洛元并没有太意外,她的消息本就比夏小蛮等人灵通的多。

    陈良师没有回答,而是问道:“逍遥门的人可在此?”

    逍遥门。

    见师尊提到这个,秋白鹭便明白了意思,她抿了抿唇。

    她有三个师尊,皆是这般护着她。

    有人出声:“逍遥门的人没来。”

    没来。

    陈良师的目光扫过周遭的人,淡淡的说道:“不知诸位全部聚在此处是想做什么?”

    天明阁的宗师出面。

    “陈宗主,我们为那女子而来。”

    陈良师漠然道:“你们对我的亲传弟子有想法,不妨先与我这做师尊的谈谈?”

    亲传弟子!

    众人心头一震,皆是看向了对方身后的年轻人。

    秋白鹭当即唤了一声:“师尊。”

    自然是所有人都听见了。

    居然真的是师徒!?

    有位浩然境修士苦恼的问道:“小友为何先前不说?”

    秋白鹭平静的回答:“前辈们未曾问过晚辈。”

    而且当时这些人只是自顾自地在抛橄榄枝,问的只有秋白鹭愿不愿意,并未问过其他。

    再则,秋白鹭原先并不知晓自家师尊有多大的影响力,所以并未提傲天宗的名字。

    现在发现,这些人似乎相当忌惮自家师尊。

    陈良师道:“既然各位已知晓结果,便都散去了吧。”

    “若还想寻麻烦,便跟来吧。”

    留下那么一句话,陈良师便转身离去,秋白鹭等人立刻跟上。

    现在是光明正大的离开,无人敢阻。

    在场谁敢去找一位天人的麻烦。

    一行人这些日子积攒的憋屈总算是消散了大半。

    夏小蛮不禁说道:“师尊,他们似乎很怕您。”

    师尊一出现,任谁都不敢轻举妄动,这般风范令夏小蛮感到十分的骄傲。

    陈良师笑道:“以后打不过了,就拿为师的名号出去吓他们。”

    “我可以吗前辈?”

    姜洛元笑眯眯的一问。

    陈良师笑而不语。

    此刻在后方。

    那些各地赶来的人皆是忍不住叹息,到头来是一场空,谁也没捞到好处。

    事已至此,他们也没有办法了。

    那女子是否有师尊这件事,其实大部分人都无所谓,毕竟自家宗门的名头摆在那,有师尊又如何,难道比得上他们宗门给的资源?

    再则,也没听说是哪家的人,这才让他们放了心。

    可谁知,竟是傲天宗的那位亲传弟子。

    他们怎么敢抢一位天人的亲传弟子?

    那可不是找死嘛。

    不知是谁了一句“散了散了”,而后众人便各奔东西,现在只想找好酒喝,借酒消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