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 > 第四百二十一章:后盾
    在至圣天宫三人离去之后。

    印流苏忍不住开口:“师尊,若真是如此,弟子...”

    陈良师先他一步开口:“先准备,后行动,无需多有顾虑。”

    印流苏心底泪光转动,他恭敬地行了一礼。

    “弟子明白。”

    师尊的意思他明白,只要他做好准备,他便可以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师门是他最坚实的后盾。

    如今得知儒圣当年遭遇变故的消息,他对至圣天宫已是生不起敬畏之心,有的只是浓烈的复仇之欲。

    若罪魁祸首真的是至圣天宫的人,那么他势必要将其揪出,为儒圣老爷子讨回公道。

    回到山门中,便见得几位弟子都齐至于傲天殿中。

    秋白鹭连忙问道:“师尊,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先前护山大阵都被唤出,若不是遇到了棘手之事,师尊定不会这般做。

    陈良师笑道:“只是吓跑了几个人罢了。”

    弟子们自然知道不会是这么简单。

    众人又注意到了印流苏的情绪。

    姜洛元问道:“师尊,先前见的是何人啊?”

    陈良师道:“至圣天宫。”

    众人一愣。

    浩元洲两大至高道统之一。

    那等庞然大物与自家师门有什么关系?怎会令师尊喝退他们?

    夏小蛮疑惑问道:“可是有什么过节?”

    “呵呵,算是吧。”

    陈良师笑了笑,他走向了大殿之外,而在最后也留下一句话。

    “从今往后,至圣天宫是敌。”

    听到此话,众人皆是一怔,唯有叶萧萧与印流苏神色如常。

    印流苏向那云袍身影再行一礼。

    师尊定是为了他才甘愿与那等庞然大物为敌。

    叶萧萧朝着殿外走去。

    在二人都离开之后,三位师姐便抓住了小师弟。

    姜洛元问道:“快说说,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方才...”

    印流苏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三人听了后皆是沉默。

    她们都知晓那位儒圣与自家小师弟的关系。

    儒圣陨落既然与至圣天宫有着莫大的关联,那么小师弟势必会与至圣天宫为敌。

    而师尊显然已经做出了选择。

    印流苏沉默着不语。

    这时姜洛元便笑着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怕,师姐们肯定支持你。”

    印流苏抬头看她。

    姜洛元干咳一下,而后说道:“其实吧,你师姐我与太天密宗也有些过节,将来必定会上去找麻烦。”

    三人一怔,虽然知道姜洛元与太天密宗有些关系,但听她这么一说,似乎矛盾还不小。

    姜洛元笑道:“不管怎么样,都有师尊给咱们兜着呢,别怕。”

    听她这么一说,印流苏便也不禁笑了起来。

    “也是,有师尊兜着呢。”

    过了一会儿,夏小蛮笑着开口。

    “过几日我要与师尊去一趟沧洲,剑心宫的弟子们便请师弟师妹们多担待了。”

    闻言,姜洛元则打趣道:“二师姐如今怎么变得这般客气了?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

    夏小蛮笑问:“这样不好吗?”

    姜洛元摇摇头:“倒也不会,只是觉得二师姐如今变得成熟了许多。”

    “你倒是一如既往。”

    “嘿嘿,我只是早就改变过了而已。”

    几人离开了傲天殿。

    夏小蛮与秋白鹭坐于剑心山上的湖亭中。

    夏小蛮问道:“白鹭姐觉得,现在的我,与曾经的我,哪个比较好?”

    听到这话,秋白鹭并未立刻回答,而是疑惑着反问:“为何这么问?很在意五师妹先前说的?”

    “倒并非是质疑自己。”夏小蛮笑了笑,她道:“我只是好奇现在的自己与曾经的自己,有多大的差别。”

    她如今已不会再否定自己脚下的路,只是单纯的好奇罢了。

    秋白鹭想了想,道:“都好。”

    “总有区别吧?”夏小蛮有些无奈。

    秋白鹭平静的看着她,道:“没有区别,因为从那时我就...”

    她的话并未说完,只是将一切的心绪蕴藏在眼中。

    夏小蛮看不见,却也能够感受到那颇为炙热的视线,她不禁开口。

    “白鹭姐,你是不是...”

    “是什么?”

    夏小蛮沉默了片刻,而后笑着摇头,回了句“没什么”。

    秋白鹭笑着问:“你想说什么?”

    “没有。”

    夏小蛮又摇头。

    于是秋白鹭也不再追问。

    衡玄山上生态环境异于外界,湖上有莲荷朵朵,在雪下依旧亭亭玉立,美不胜收,青绿与雪白色,成了山上仅有的色调。

    湖上景似春似冬,而亭中唯有夏秋。

    可亭外美景再如何绝艳,秋白鹭也只是静静地注视着眼前品茶之人。

    “茶可温?”

    “嗯,正合适。”

    寒风吹拂着湖畔,荷叶莲花随之摇曳。

    夏小蛮放下茶,喃喃道:“不知四师妹状况如何了。”

    杨飞雪已经闭关一年了。

    秋白鹭道:“师尊说不必担心,想必四师妹已经走出困境了。”

    夏小蛮微微颔首。

    三日之后。

    陈良师来到了剑心山。

    夏小蛮感受到师尊的气息,连忙起身行礼。

    “师尊。”

    陈良师问道:“可有还要处理的事?”

    夏小蛮道:“弟子都已经安排好了。”

    “好,那便出发吧。”

    “师尊要本尊亲去?”

    夏小蛮有些意外。

    陈良师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隐约间察觉到什么的夏小蛮,神色变得有些苦涩。

    “师尊,弟子不会再像以往那般了。”

    “为师知道。”

    “那...”

    陈良师平淡的说道:“为师不放心。”

    分身虽然修为境界与他相同,但分身与本尊终究有很大的不同,缺点过于明显。

    无论是藏剑门还是罗天剑宗都不容小觑,本尊亲自出马才更有把握。

    听到师尊的话后,夏小蛮心底微暖,她抿了抿唇。

    师尊在她的心里是一株苍天大树,无论面对怎样的狂风暴雨,在树下她依旧能够安乐无忧。

    陈良师看了看他的二弟子。

    这丫头天生有着福运,但与流苏的幸运不同。

    流苏的福运是,若他要达成某件事,那么沿途中便会出现无数顺应着他的事,令他拥有更多的达成目的的可能性。

    而小蛮的福运是,无论沿途经历了多少不幸,但最后她总能达成自己的目的。

    两人是不同的。

    可途中的那些不幸,陈良师已是一而再的见到过了,即便她性命无忧,却还是为如今的成长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陈良师带着夏小蛮渡空而去。

    “罗天剑试,可有信心?”

    “弟子只是想与强者过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