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 > 第四百九十七章:恐怖的悟性
    完美神窍。

    那是非得天独厚的盖世奇才不可成就的神窍极境,乃是奇迹的象征。

    名镇八方的强者未必拥有完美神窍,可拥有完美神窍的人若不夭折,将来必定会成为绝顶强者,这是无人敢否定的铁律。

    偌大的人族五洲,这个时代能有几人成就完美神窍,如今所知晓的,恐怕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而眼下,天人们都已看了出来。

    绕清尊拥有着完美神窍!

    先前君青超越界限的一剑已是令他不得不将王牌展现出来。

    徐巧将君青带了回来,助其疗伤。

    吕洋则皱着眉问道:“方才那绕清尊...”

    君青面色苍白,他虚弱的说道:“没错了,那定是完美神窍的神通。”

    绕清尊拥有完美神窍这件事,罗天剑宗藏的可真够深的,竟然一直留到了罗天剑试才让他自己展露出来。

    一位拥有完美神窍的天骄,足以令得八方瞩目。

    如此一来,罗天四剑的其余三位恐怕都无法与其比肩了,绕清尊已是独树一帜的存在,是罗天剑宗年轻一辈中最大的门面。

    完美神窍的事情陆续在场外传开,此事闹出的动静之大甚至足以令沧洲震动。

    上一位拥有完美神窍的剑修是谁?

    距离这个时代最近的,或许是当年那位藏剑门的创始者君剑平了。

    当年的君剑平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即便是罗天剑宗也对其以礼相待,更是请其出山一同祭炼苍诛。

    而今已过万年。

    绕清尊乃是万年以来第一尊拥有完美神窍的剑修!

    这是令人震惊的消息,却也同样振奋人心,对于剑修而言这是不得了的事情,罗天剑宗内更是传出了无数小辈们的欢呼声。

    一时间,风头全由绕清尊一人揽去。

    但也有理智的人震惊之后又恢复了冷静。

    山河剑派的魏东山看了眼身边那些议论纷纷的弟子,如今他们都已渐渐觉得此番罗天剑试的桂冠将由绕清尊夺得了。

    魏东山缓缓开口:“行了,都安分一点,罗天剑试可还未结束呢。”

    有一位师弟说道:“师兄觉得此次罗天剑试可还有悬念?”

    闻言,魏东山则平静的看了一旁那些望着自己的师弟师妹们,他重新将目光望向结界中即将迎来的第二战。

    “你们莫非觉得绕清尊赢定了?”

    师弟师妹们皆是道:“绕清尊的赢面应当是极大的。”

    魏东山则摇摇头:“这可说不好。”

    “莫非师兄觉得那夏小蛮还有机会?”一旁的师弟也是望向了结界中的白衣身影。

    魏东山说道:“你们之所以能够觉得绕清尊的赢面大,是因为他展露出了完美神窍,然而我无法判断胜算是因为夏小蛮的剑域。”

    一位师妹嘀咕道:“剑域能有完美神窍厉害?”

    魏东山不由得一笑:“相比起剑域,你们更了解神窍,所以才会这般认为,但你们不知就连我们门中的大长老他们都还在追寻着剑域。”

    这些年轻的后生是因为不了解,所以才更加相信自己所认识到的。

    而他们则是对未知更为忌惮。

    剑域,是他们未曾踏足的层次,而能够在人道领域创造出剑域的夏小蛮,其本身又该有多么特别?

    起码,不会比完美神窍差。

    至于眼下这第二战,杨庆对阵夏小蛮,任谁都看的出来杨庆的赢面不及夏小蛮。

    不过也有看头,毕竟杨庆也是个足够奇特的存在。

    说不定能够创造奇迹。

    杨庆看着眼前蒙着眼纱的白衣女子,他笑道:“风头都被那家伙抢走了,你想不想表示一下?”

    夏小蛮说道:“之后从他身上夺回来便是了。”

    “给点面子啊,怎么说的好像你都随便赢我似的?”杨庆拔出了青木剑,笑眯眯的看着白衣女子。

    夏小蛮道:“那便请赐教了。”

    杨庆握紧了青木剑,笑道:“请。”

    夏小蛮并未立刻动手,而是站在那里,她此刻终于感受到了那天苏步然所感受到的异常。

    她看不见,但此刻与之相对就能够感受得到。

    后发制人么。

    夏小蛮说道:“原来如此。”

    杨庆眉头微挑,而后又是微微一沉。

    只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压迫感,浩瀚的剑意构筑出一座领域,它不可逃避,只能身陷其中。

    杨庆感叹道:“你才是不得了的怪物。”

    嗡。

    剑意施压,从四面八方无间隙的朝着杨庆攻去。

    杨庆立刻察觉到后眸光一闪,手中青木剑一旋,身躯微微俯下,化出了带电的残影,随后一道电光忽然穿梭而去。

    “惊神剑式。”

    此剑斩开了前方的剑意攻势,如劈江断浪一般,却势如迅雷,令肉眼不可捕捉的速度贯穿了虚空。

    这一剑惊鬼神,却在她面前失了效。

    铿锵!

    杨庆眼中露出异色,他的身形被震退开来,他的目光瞬间扫过对方缓缓下方的剑指。

    速度再快,在剑域之中也没有丝毫作用!

    领会到这一点也只是在须臾间,他没有丝毫间隔的再次出剑。

    他所施展的剑技太过奇特,神出鬼没,如有千般变化,其剑技已在人道领域中登峰造极,竟连剑域的束缚都能够斩开。

    “天回剑。”

    那剑光斩去却被夏小蛮从中央斩断,却在后方忽然又凝聚回旋而来。

    杨庆的神窍飞速运转,他的青木剑早已收回剑鞘,他在等待时机。

    对手出招的同时,也是出现破绽的时机!

    夏小蛮心念一动,磅礴的剑意如江河倾倒下来,直接将那缕剑光湮灭了去。

    与此同时,杨庆出剑了。

    嗡。

    单纯的速度快在剑域之中并无作用,可若是在时间上动了手脚,又当如何?

    他这一剑不知何时拔出,本应是耀眼的气贯长虹,却在这一瞬犹如不知何时看到的流星划破夜空。

    异种神窍,间隙。

    “沧尘。”

    沧海桑田,白驹过隙,万生万物不过是岁月中的一粒尘埃。

    这一式乃剑技之极。

    可杨庆却在同一时刻看到了那白衣女子的手,不知何时竟搭在了她那从未拔出过的剑柄之上。

    其腰间有两柄剑,左侧是赤红的剑鞘,右侧是玉白的剑鞘,后者是之前从未见到过的剑,这乃是战前刚准备的一柄剑,并无特殊之处。

    而在这刹那间,那玉白之剑也突然出鞘。

    杨庆的眼中流露出了惊异之色。

    这架势,他熟的不能再熟了。

    在夏小蛮出剑的那一瞬,如有无数道身影携剑令千剑齐出,顷刻间便将整座结界都没入了剑光之中。

    此乃杨庆的定乱剑诀!

    那跨越须臾时间的一剑被这无尽的剑光斩灭。

    面对这不可躲避的剑势,杨庆只能屏住呼吸,间隙神窍本要停滞却在此刻又被运转,他面色涨红,眸中有着凶狠之色。

    剑归鞘,再出鞘。

    定乱剑诀!

    嗡!

    那刺耳的剑鸣之声犹如山林千鸟相斗发出尖锐的唳声,无数剑的碰撞在一起,在结界上留下了数之不尽的剑痕。

    同样的剑技!

    无数人为之震撼,其中自然也有绕清尊,他眼中也有着不可思议。

    夏小蛮怎会杨庆的剑技?

    待剑光相抵消散,夏小蛮的那柄玉白之剑碎裂成粉末散落一地。

    她虽未伤,但为了抵消剩余的攻势,她的这柄剑碎掉了。

    在剑技的比拼中,她方才是败了。

    然而此刻大口喘息着的却是杨庆,与对面那人相比,他反而显得尤为狼狈。

    杨庆露出了有些狰狞的笑容,眼中有着不可抑制的兴奋,他如今可谓是热血沸腾。

    这女人...比丁道轩更可怕!

    丁道轩能够在战斗中不断适应他的剑而拉近彼此的距离,而眼前这夏小蛮却仅仅是看过...不,是感受过一次他的剑技便能将之学去。

    即便对方施展的定乱剑诀不如他,可这般情形已足够令人为之震惊了。

    这是何等骇人听闻的事情?

    先天剑魂。

    这条情报所有人在战前就已经知晓,可先天剑魂真的能够让人拥有如此恐怖的悟性吗?

    这不可能,毕竟先天剑魂出现的次数虽然不多,但也有过。

    所以答案显而易见,最特别的不是先天剑魂,而是夏小蛮这个人!

    夏小蛮将手中仅剩下的剑柄丢弃,她平静的说道:“你的剑技的确高于我,但剑中神蕴不足。”

    杨庆咧嘴笑道:“所以呢?”

    夏小蛮手中剑诀一定,缓缓开口。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的剑技于我而言已无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