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 第三百零四章:大战。(第一更!求订阅!)
    “合道巅峰?还是渡劫?”

    “这气息,应该是圣道某位前辈,但本座没有一点印象。”

    “看来是位辈份很高的前辈……”

    说着,苏离经与嵇芒都看向大浮屠令。

    大浮屠令皱起眉,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现在,忽然杀到大本营的强者越来越多,特别是刚刚出现的那位前辈,修为即便没有渡劫,只怕也相差不远!

    如果再拖下去,可能要出大事。

    想到这里,大浮屠令沉声说道:“先将外面的麻烦解决掉,然后再来商讨要事。”

    苏离经与嵇芒对望一眼,都是微微颔首:“好。”

    话音未落,二人已然从议事厅中消失不见。

    大浮屠令缓缓站起,当他完全站直的时候,化作一道流光,顷刻之间,已然遁出琉璃塔。

    此刻的大本营,除却最外围的一些法器屋舍已然倾倒外,总体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

    毕竟圣道弟子大抵灵活,尤其是经过这大半年烽火幸存下来的魔道修士,一个比一个机灵,哪怕修为低微者,也已经将自己藏的严严实实。

    大浮屠令神念浩浩荡荡扫过整个营地,确认没有什么大问题,这才抬头看向防护法阵之外。

    此刻,冲击这方人为汇聚的阴云惨雾的敌人越来越多。

    除却众多疯魔异族外,最为引人注意的,便是一小部分人族修士。

    这些修士几乎都是衣裳褴褛,面容苍老,然而气息却是格外强大,浑身萦绕着与永夜荒漠同出一源的混乱、狂暴、堕落、凶戾……

    留守此地的魔道三宗,已经有好几位太上长老出手,只是来犯一方浑然不惧生死,魔门一时间竟也占据不了上风。

    见此情形,大浮屠令眉头一皱,一眼便认出了其中几名修士的身份。

    那白袍飘飘、金环黯淡的,乃天生教一位前代老祖,名为栾峤卿;神情愁苦、灰袍晦涩者,却是轮回塔多年前的一位太上长老,罗都;锦袍破损、出手之际魂风呼啸的,是重溟宗昔年的一位天才,左景行,其辈分极高,成为太上长老的时候,重溟宗如今执牛耳的三族,才刚刚崛起。

    还有一名人族修士,宛如中年,其容貌刚毅英武,不怒自威,虽衣袍敝旧,丝毫不掩曾经位高权重的雍容气度。看清楚其面容后,大浮屠令微微凝眸,这是伪道的人!

    琉婪皇朝昔年太子太傅袁长真!

    而异族之中,最为显眼的那头大妖,青要血脉明显,令大浮屠令很快想到当年青要山妖帝麾下的一名叛徒……

    游目四顾,他的目光,很快便落到一名形容瘦削、面容冰冷暴虐的修士身上。

    这名修士鹰视狼顾,周身萦绕着宛如实质的血煞之气,其气息强盛无匹,极为可怖。

    大浮屠令面色凝重,这正是刚刚惊动他与苏离经、嵇芒三人的那位圣道前辈,对方的实力,是此番来犯之敌中,最强的存在!

    这个时候,人影一闪,一名轮回塔太上长老出现在大浮屠令身侧,语气不太确定的传音道:“大浮屠令,那位……好像是灭莲尊者?”

    ※※※

    九阿宫。

    一座打开了所有隔绝探查等防护手段的偏殿。

    厉无咎、厉猎月以及裴凌移步此处,已然有一段时间。

    此刻,厉猎月已经将刚才的经历全部描述了一遍。

    厉无咎面色阴沉,眼下无始山庄那群疯子被燕犀城三言两语说定,率先退兵,圣道三宗压力骤增,除了轮回塔之外,重溟宗与天生教都已经打算撤退。

    这一点,伪道五宗也是心里有数。

    故此,短时间内,双方都会默契的保持克制,尽快结束战争。

    眼下九阿厉氏出身的圣子圣女却莫名其妙被追杀,定然跟宗主脱不了干系!

    只不过,现在没有证据,就算是闹到“冥血”祖师那边,宗主顶多便是赔偿一些灵石了事……

    正心念电转之际,外间蓦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厉无咎顿时回过神来,直接无视了外面的动静,对厉猎月与裴凌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二人,所有行动,都跟着厉氏大部队。”

    “老夫倒要看看,宗主敢不敢直接跟我厉氏宣战!”

    厉猎月与裴凌均是点头:“是!”

    见状,厉无咎微微颔首,正要说什么,外间却再次传来了剧烈的声响,隐约似乎还夹杂着圣道弟子呼喝奔走之声。

    与此同时,一股混乱、狂暴、堕落、凶戾的气息,弥漫整个营地。

    察觉到这股熟悉的气息,裴凌面色不太自然的问道:“营地好像出了什么事?”

    厉无咎大手一挥,慨然道:“你们不用担心!轮回塔、天生教以及我圣宗,所有参战的太上长老,眼下都在此地坐镇。此外,三宗之首,此刻都在琉璃塔中议事。”

    “无论发生什么,都轮不到你们两个小辈操心。”

    “好了,现在你们都下去休息吧。”

    “老夫还要继续清点财物,准备撤退的一应事务。”

    厉猎月与裴凌连忙起身行礼:“是,父亲。”

    于是,厉无咎心念一动,立时召来一名幽魂侍者,命其引二人前往一处偏殿休憩。

    二人跟着幽魂侍者走出偏殿,沿着长廊朝后方行去,这个时候,抬头就看到了防护阵法外惊天动地的斗法。

    众多高阶修士踏空而立,各施手段,术法的光华照彻了整个天地。

    凄厉的鬼哭之音铺天盖地,无数血影鬼祟若隐若现,滔滔血海似要倾覆了偌大辞州……

    尽管阵法不住泛起粼粼波纹,消散掉磅礴的冲击力,然而营地的大地,还是微微颤抖,很多法器级别的屋舍楼台,都在发出不堪承受的呻吟声。

    营地之中,所有低阶修士均不见踪影,二人神念扫过,才能察觉他们都已然遁入隐蔽之地,全力躲藏,以免遭受池鱼之殃。

    看着这一幕,裴凌面色一僵,前来袭营地额,全是永夜荒漠中的疯魔异族,以及被堕仙梦境吞噬的渡厄渊魔头!

    这些人,全是堕仙的混沌意志派来找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