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 第三百零六章:两条路。(第三更!求订阅!)
    厉猎月冷哼一声,风铃轻响之际,【渡劫镇魂铃】已然落入指间,一颗颗拇指大小的髑髅张开下颔,发出无声狂笑,挟纯黑火焰,朝那几名弟子杀了过去。

    与此同时,莫澧兰忽然面色一变,双手紧紧捂住脑袋。

    不等裴凌再次开口,她便语速飞快的传音道:“不要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否则,你所在的整片区域,都会被吞入永夜荒漠之中,届时,你将直面我的本体!”

    “赶紧为我准备法则之力!”

    “我本体的混沌意志越强,我便越弱。”

    “时间拖久了,纵然我能重新施展【冥天大梦】,也主导不了本体的仙梦!”

    “如无法则之力,仙力更好!”

    “在得到大量法则之力或者仙力之前,不要再将我分离出来……混沌……意志……会……吞噬……我……”

    眼见莫澧兰的神色越来越痛苦,连话语都断断续续,裴凌顿时眉头一皱,连忙飞快的问道:“有没有办法对付这些不死疯魔?”

    莫澧兰艰难的开口:“法、法则之力……还有你那面旗!”

    裴凌立时点头,道:“多谢!”

    说着,他伸出手,握住莫澧兰的手掌,掌心相贴,莫澧兰回返成无数暗红色纹路,融入其体内。

    化身收回之际,厉猎月也刚好将那几名弟子解决。

    裴凌站起身,望了眼那几名弟子的尸体,却见已经被碾为灰烬的骨灰之中,迅速冒出一只只眼眸,直勾勾的盯向自己。

    他立刻施展【五鬼天罗遁】,带着厉猎月直接离去。

    ※※※

    焦黑的矮丘。

    残存的灰黑色荆刺之间,站着四道身影,皆气息纯净,眉宇之间正气凛然。

    正是傅玄序四人。

    此刻,他们施展术法隐匿踪迹,都眉头紧皱的眺望着远处的阴云愁雾。

    那团云雾占地范围极为广阔,弥漫了整个天际,大纛的底部完全隐没于云山雾海,似悬浮半空,肃然而立。

    尚未靠近,便能感受到其中传来的浓重恶意、诅咒、怨愤……

    裴凌遁速太快,他们刚才一路紧随,却始终无法追上对方,眼下,这位重溟宗的魔子已然进入魔门营地,此次伏击对方的机会,却是彻底泡了汤。

    宁无夜语声沉闷的传音道:“傅师兄,终葵兄,晏师妹,这次真的对不住了。”

    “若非我耽搁了时间,必定能够将其拦截在济水之畔。”

    其他三人闻言,顿时回过神来,纷纷安慰道:“无妨,来日方长,以后总有诛杀这魔头的机会。”

    “不错!重溟宗这魔子狂傲骄横,我等耐心等待,早晚将其斩于剑下。”

    “此子倒行逆施,甚至跟重溟宗宗主都有着夺妻之恨,纵然我等今日未能将其伏杀,他回去营地,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正说着,愁云惨雾之上,蓦然出现影影绰绰的影子。

    旋即,这些影子开始出手,疯狂攻打营地的防护大阵。

    四人顿时露出诧异之色,紧接着,不出他们意料,大阵之内,很快飞出几名魔修,血河席卷、魂风呼啸、白骨如林之间,将诸多奇形怪状的异族当场轰杀。

    但很快,一道白袍人影出现,其气息强大无比,赫然是位合道期!巨大的魔掌悍然压下,气势之磅礴,似要将整个魔道营地震为齑粉。

    营地之中,很快出来一位太上长老应战。

    接下来,前来攻打防护法阵的修士、异族越来越多,魔门一方也不断飞出修士拦截。

    大战顷刻间便进入炽热状态,术法横空,神通纵横,磅礴的冲击力朝四周不断逸散,哪怕四人选择的这座矮丘距离魔道营地有着相当一段距离,依旧可以感受到战场上狂暴的气息。

    四人观望了一阵,迅速反应过来,好机会!

    虽然不知道魔门那边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眼下若是他们五宗攻过来……

    想到这里,傅玄序立时说道:“联系宗门!”

    其他三人纷纷点头,同时取出跟宗门联络用的传音符。

    “师尊,魔道辞州大本营遇袭,魔门无法立时击退来犯之敌,我们正可速速出兵!”

    “禀掌教,魔道遇袭,正合我等五宗出手,一鼓作气,将其驱逐出境!”

    “宗主,辞州魔道大本营出事,我宗可从容击之!”

    四人刚刚联系完宗门,立时看到,一道不引人注意的遁光,快若流星,自魔道大本营中遁出,其身形赫然正是裴凌!

    他们顿时精神一振,傅玄序迅速说道:“跟上!”

    话音未落,四人已然各自施展遁法,朝裴凌追去。

    ※※※

    这个时候,裴凌已然带着厉猎月遁出大阵。

    没有了阵法的阻隔,焦味、术法的气息、血煞之气……顿时汹涌而来。

    他施展【五鬼天罗遁】,避开了高空那些存在的交战余波,迅速朝远处遁去。

    厉猎月忽然问道:“为何离开大阵?”

    裴凌传音回道:“那些永夜荒漠中的东西,是来找我的。我若继续留在营地,那些东西永远杀不完。”

    “那又如何?”厉猎月不假思索的说道,“普通弟子死多少都无所谓,但裴师弟怎能有事?”

    “何况藏身阵中,有诸多太上长老、宗主庇护,还有阵法防护,却比离开更为安全。”

    裴凌微微摇头,传音道:“不是那么简单。”

    太上长老们的出手,他当然也看到了。

    只不过,按照真仙意志的说法,自己继续在营地待下去,整个营地都会被吞入永夜荒漠!

    如果是从前,永夜荒漠绝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否则也不会安分守己这么多年。

    想也知道,这定然跟上次渡厄渊那场【冥天大梦】有关。

    永夜荒漠中的那位,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到了即将苏醒的边缘!

    眼下裴凌有两条路可走,第一就是去彻州的诡异私塾,那是已经被他掌控的“诡异”,他只要用【蚀日秘录】幻化成山长的模样,里面的所有规则,都可为他所用。

    是的,私塾之中,就有莫澧兰需要的法则之力。

    第二则是赶回宗门,请“冥血”祖师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