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 第三百零七章:以一敌四。(第四更!求订阅!)
    “如果让真仙意志再用一次【冥天大梦】,也许我现在的危机可以迅速解除,但她的本体,恐怕就能真正苏醒了!”

    “她现在一直出手帮我,就是因为我可以帮她唤醒本体,可一旦她的本体真正醒来……”

    “那她第一个要解决的,绝对就是我!”

    “一位仙人,怎可能容忍自己的意志,给一名修士当化身?”

    “反过来考虑,只有我对她一直有价值,她才会一直帮我!”

    想到这里,裴凌很快做出决定,眼下赶回宗门是最稳妥的做法,一旦去了彻州的“诡异”私塾,便等于是踏上了死路。

    于是,他立时传音问道:“厉师姐,辞州有没有返回宗门的传送阵?”

    重溟宗三族树大根深,在整个天下,都有许多布置。

    当年他在琉婪皇朝的时候,厉无寐便是通过暗中布设在皇朝之中的传送阵,带着他离开了皇朝的地界。

    眼下这九嶷山,虽然乃正道治下,但厉氏多半也有类似的布置。

    只要真有传送阵的存在,厉师姐作为九阿厉氏当代家主嫡女,定然知道其位置。

    如果没有的话,那他会立刻让厉师姐往跟自己相反的方向遁去,免得接下来受到自己的波及……

    闻言,厉猎月立时点头道:“没有直接传回宗门的传送阵,但有传送离开九嶷山地界的传送阵。”

    她紧接着补充道,“多传送几次,也能回宗!”

    裴凌心中一喜,立时回道:“好!在哪里?”

    厉猎月正要回答,一道森寒凌厉的剑气,忽然破空而至,朝二人当头斩下!

    剑气纵横如龙,锋芒迫人,锐利无匹!

    裴凌眉头一皱,立时弹出一道血色刀气。

    铛!

    刀气嗡鸣,顷刻间斩碎剑气,余势不减,继续朝远处劈落。

    下一刻,裴凌顿时感到浑身一沉,仿佛有无数座巍峨山岳,朝自己双肩压下。

    他速度骤降!

    与此同时,一柄浅粉底、描绘着月下春水花枝图案的巨大绢伞出现,顷刻间遮蔽了这一方天穹。

    巨伞出现的刹那,这方天地顿时被彻底封锁,无论是传音还是神念,又或者其他种种手段,都无法与外界沟通。

    紧接着,一颗大若山岳的玉玺,于半空升腾翻滚,朝裴凌当头砸下!

    呼呼呼……

    玉玺尚未临身,带起的罡风已然扑面而至,宛若刀割。

    见状,裴凌身形立时停住。

    轰!!!

    他踏空而立,身体纹丝不动,单手便接下了如山般大小的玉玺。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虚空一阵波动,迅速浮现出四道人影。

    为首者眉目舒朗,轻袍缓带,手持一柄木如意,朝裴凌微微点头致意:“九嶷山傅玄序,特来向重溟宗圣子讨教。”

    其身侧皇袍金冠者,冷声说道:“琉婪皇朝终葵越棘,请赐教!”

    青袍负剑的年轻修士眸光如电,沉声道:“寒黯剑宗宁无夜,请赐教!”

    最后则是一名华服璎珞,环佩叮咚的娇艳女修:“素真天晏明婳,请赐教!”

    闻言,厉猎月冷笑了一声,【渡劫镇魂铃】顿时出现在手中。

    与此同时,裴凌平静的说道:“本圣子现在没空,你四人若是立刻退去,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否则,莫怪我刀下无情。”

    语罢,他周身蓦然爆发出强盛无匹的气势。

    化神后期?!

    四人面色猛然一变。

    方才为了防止被重溟宗的圣子圣女察觉踪迹,他们只是遥遥尾随,一路收敛气息,连目睹裴凌出手,都没有放出感知窥探其实力,却不知道裴凌并非化神前期,而是化神后期!

    裴凌掌心劲气一吐,轻轻松松便将巨大的玉玺掀飞出去。

    山岳般的玉玺顿时如同一颗坠落的陨石,不受控制的砸向远方。

    终葵越棘迅速反应过来,双手连连掐诀,但任凭他如何施展手段,本命法宝在磅礴的巨力之下,竟一时间无法召回。

    而此刻,裴凌直接一掌拍下。

    一道充斥着血煞之气的手印,于空中不断扩大,当空落向四人。

    这道手印威能赫赫,气息凶暴,却并非任何术法、神通,而是纯粹的修为实力!

    四人顿时感到一阵恐怖无比的威压降临,一瞬间,他们心头剧震,这仿佛不是化神修士出手!

    他们面对的,俨然是一位返虚强者!

    傅玄序迅速收敛心神,当即取出一幅画卷,画卷立时飞至半空,迅速展开。

    随着画卷的打开,一幕幕壮美河山呈现在众人面前。

    山川草木或秀美清幽、或气吞万里、或奇诡险峻……雄浑的自然气息,扑面而至。

    傅玄序掐动法诀,画中山河顿时飞出卷面,迎向裴凌的掌劲。

    轰轰轰轰轰……

    高绝雄壮的山川一座座崩塌,浩荡恣意的河流一条条湮灭,广阔浩渺的大泽一点点消失……

    当画卷之中最后一座大山消逝殆尽,裴凌的掌劲也被完全抵消。

    裴凌微微诧异,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一掌,能将这四人一起从空中震落,不想傅玄序竟然一人接下了这一掌。

    自己有点太小瞧九大宗门继承人的底蕴了!

    这个时候,剑啸撕裂长空,铺天盖地的剑光汹涌而至。

    厉猎月一勾【渡劫镇魂铃】,身侧立时浮现出影影绰绰的幽魂侍女,幽蓝色蝴蝶袅袅飞舞,阴风四起,魔云凝聚,半空之中,温度急速下降,似瞬间堕入炼狱之中。

    嘻嘻……嘻……嘻嘻嘻……

    不知道来自何处的窃笑来回飘荡,无数墨色眼眸伴随着烟雾般的裙衫迅速密密麻麻。

    见到这一幕,裴凌立时传音道:“厉师姐,我一个人就行。”

    说着,他伸手一抓,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凭空生出,一把便将所有剑气转入掌心,尔后稍微用力,便将剑气全部捏碎!

    “【擒天手】?!”

    正道四人顿时一惊,重溟宗圣子,为何会用琉婪皇朝的神通?

    但就在他们失神的刹那,他们忽然集体遗忘了什么,正在施展的手段齐齐停下,不明所以的彼此对望,他们这次过来找裴凌,究竟所为何事?

    “走!”裴凌说着,一把抓住厉猎月的手腕,便准备直接离开。

    但【五鬼天罗遁】尚未施展,天色陡然暗了下来!

    浅粉色巨伞的伞面直接被撕开一道巨大的裂隙,一只血肉淋漓、似凝聚了无穷诅咒的恐怖血手,硬生生插入伞面之内,朝众人当头抓下!

    这只血手只是看一眼,便足以令在场除了裴凌之外的所有修士心神动荡,心底不受控制的生出一种无法力敌之感。

    合道气息!

    这是曾经渡厄渊“天”字区的一位存在!

    裴凌当即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取出了【诛恶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