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 第三百零八章:【诛恶旗】。(第一更!求订阅!)
    血色旗帜迎风猎猎。

    “诛恶”旗灵出现的刹那,毋需裴凌催动,玄纹仿若有着生命般迅速游动,血手即将落至众人身上的时候,瞬间就被旗面吞噬一空。

    下一刻,一名身着残破锦袍的老者出现在半空,其面容苍老,双眸一片血色,正是左景行!

    他伸出右手,尔后往下一翻,天穹之上,顿时下起了瓢泼血雨。

    血雨滔滔,拍打在浅粉色伞面上,伞下,晏明婳顿时面色一白,吐出一口鲜血,与此同时,她心念一动,绢伞迅速缩小,两个弹指后,如同一把寻常的伞一样,落入她手中。

    而这个时候,血雨越下越大,已成倾盆之势,天穹、地面,乃至于整个天地,都化作了一片仿佛无垠的血色。

    【诛恶旗】的旗灵冷哼一声,眼下无人催动,她能发挥出来的力量非常有限,但对付一位有着滔天罪行的“天”字区魔头,还是没有问题!

    旗灵踏空而立,当下窄袖一拂,犹如长鲸吸水,顷刻间,就将所有血雨汲取一空,天地之间,重现清明之色。

    眼见【诛恶旗】出乎预料的好用,裴凌暗松口气,立时便道:“保护我!”

    说着,他一把搂住厉猎月,施展【五鬼天罗遁】,迅速远去。

    旗灵正要跟上,左景行伸出来的右手再次向上一翻,天穹之上,霎时间阴风四起,无数影影绰绰的恶灵浮现,手持血色刀枪剑戟,恶意凝聚如实质,密密麻麻的怨毒眼眸扫向四周,似要屠尽这一方天地所有生灵。

    “诛恶”没有丝毫迟疑,旗面一卷,立时刮起一阵大风,将正道四人以及远处的玉玺法宝卷入其中,尔后直接带着他们朝裴凌追去。

    铛铛铛……

    无数刀枪剑戟落在【诛恶旗】施展的大风上,发出金铁交击的声响,却没有造成任何一点伤害。

    直到这个时候,正道四人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是【诛恶旗】!

    这是镇守渡厄渊的法宝,为何会在重溟宗圣子手中?

    四人一时间相顾失色,眼中全是惊疑不定。

    ※※※

    “从这里往前走,百里之后右转再左转,会有一座大山,去那大山的深处!”

    飞遁之际,厉猎月语速飞快的传音道,“我族在九嶷山有好几座传送阵,但若要返回宗门,首选便是这一座。”

    她现在心中有很多问题想问裴凌,但眼下逃命要紧,却是顾不得那么多。

    裴凌立时调转方向,朝厉猎月说的位置飞遁而去。

    但刚没飞多远,一只遮天蔽日般的巨大手臂蓦然出现,萦绕着混乱、暴虐的气息,呼啸着朝裴凌拍下。

    这条手臂指节肤色均非人族,却非术法或者神通构筑而成,而是纯粹的肉身!

    其势磅礴,沛然巨力似不可阻挡。

    裴凌面色不变,飞遁之际迅速一个折转,绕开这条巨臂的挥击,但紧接着,又是一个巨大的巴掌,像拍苍蝇一般的朝他落下。

    轰轰轰……

    一瞬间,巨大的拳脚如雨而下,地面被打出一个个巨大的深坑。

    烟尘四散之际,地底泉水喷涌而出,皲裂的痕迹朝着四面八方延伸。

    尘雾中,一道似能顶天立地的巍峨人影出现,每踏出一步,整个大地,都微微颤抖。

    这是一位返虚境界的龙伯异族!

    裴凌根本没有跟对方纠缠的打算,依靠【五鬼天罗遁】避开龙伯异族的所有攻势之后,他继续朝远方遁去。

    龙伯异族发出一声震碎云霄的咆哮,立时举步,朝着裴凌追赶过去。

    就在此刻,【诛恶旗】赶到,旗面拂动,平地顿时生出一阵猛烈的大风,将龙伯异族直接掀飞出去。

    轰!!

    龙伯异族重重砸在一座不远处的山峰上,已然矗立不知道多少年的山峰瞬间崩塌,无数草木泥石“哗啦啦”的滚落深涧,无数飞禽走兽惊慌失措的嘶鸣吼叫,大地剧烈的震动着,山峰下的流水仿佛煮开了一样不断泛起一个个巨大的水泡,不计其数的水族受惊,纷纷跃出水面。

    【诛恶旗】追上裴凌,尔后大风一扫,将裴凌与厉猎月也一同卷入其中。

    一时间,裴凌、厉猎月、傅玄序、终葵越棘、宁无夜、晏明婳六人,都被大风包裹,随【诛恶旗】快速飞遁。

    六人对视一眼,全都皱紧了眉头。

    这个时候,“诛恶”传音问道:“要去哪里?”

    裴凌迅速回道:“直走约百里,右转再左转之后有一座大山,去大山深处!”

    【诛恶旗】立时按照他说的方向飞遁。

    但紧接着,天穹与大地,迅速被染成惨烈的血色,左景行追了过来!

    成千上万只血肉模糊的恐怖血手自天穹垂落、自大地涌出,朝【诛恶旗】抓去。

    旗灵冷哼一声,血色旗面一阵飘拂,尔后,以其为中心,凭空生出盈千累万的龙卷风,顷刻间遍布整个这方天地。

    天穹与大地之间,仿佛出现了难以计数的飓风立柱,粗细不一,滔滔无尽,所到之处,血手、血色顿时皆被席卷一空!

    原本的天色一点点展露出来,血手消失不见,迅速扫荡了这方天地之后,所有的龙卷风汇聚成一个,上接苍穹,下抵大地,浩浩荡荡,咆哮如雷,朝着左景行卷了过去。

    左景行踏空而立,目睹这一幕,其切断自己一根手指,尔后剩余的手指屈指一弹,将断指朝龙卷风弹去。

    断指中途化作无边无际的汪洋血海,奔腾呼啸,汹涌澎湃,朝龙卷风砸去。

    呼!呼!呼!

    龙卷风很快便将血海吸摄而起,化作一道顶天立地的血柱。然而血海太过磅礴,龙吸水的情况持续了没多久,风柱已然耗尽了力量,缓缓消散。

    浩瀚血海开始下落,砸向【诛恶旗】。

    血色旗面猎猎拂动,刮出阵阵强风,将剩余的血海远远卷飞出去。

    然而,只这片刻耽搁,空中立时浮现一头又一头的异族。

    左景行目光空洞的盯着被【诛恶旗】带着飞遁的裴凌,伸出断了的那根手指,朝他遥遥一指。

    裴凌顿时毛发倒竖,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绝大的恐怖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