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章 旧土
    红日西坠,列车远去,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也带起秋的萧瑟。

    王煊注视,直至列车渐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几位同学。

    自此一别,将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

    周围,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着,颇为伤感。

    大学四年,一起走过,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光影斑驳,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

    一位清秀的女生转过身去,暗自擦去镜片后的眼泪。

    在这个特殊的年代,毕业后他们将各自归去,此生可能都不再相遇。

    秋风吹过,黄叶凌乱,纷纷扬扬。

    在这个季节,有人失意,有人得意。

    毕业四个月了,有人留在了这座城市,前程灿烂,也有人在忐忑中等待,坚守,而更多的人则怅然离去,将回故里。

    王煊走在回去的路上,也在想自己将何去何从。

    街道陈旧,路两旁的梧桐树大片地坠落叶子,满地都是。

    有人与他并肩走在一起,为他鸣不平:“留下的人没有你,为什么会这样?他们竟将你放弃!”

    身为同窗兼好友,在秦诚看来,但凡有名额都绕不开王煊,他必然会被选中。

    结果出来后,许多人心情复杂,王煊居然落选。

    “不说我了,你怎么样,有结果了吗?”王煊问他。

    秦诚小声告诉他,家里托了关系,可能要去新月。

    “新月,深空对岸,不知道以后我们还能不能再见。”王煊停下脚步,身边的好友都将远行了。

    他身材颀长,并不单薄,匀称有力,在晚霞中,身上有一层淡金光彩,一双眼睛清澈而有神。

    “我会回来的,肯定还能相见。”秦诚是个感性的人,难舍故土,尤其是想到,很难再见到好友,心中有些不好受。

    “回来时喊我!”王煊用力抱了抱他的肩头。

    风中有哽咽声传来,王煊与秦诚回头,看到一位男同学情绪很激动。

    他脸色苍白,哭出声来,用力喊着:“我真的很想留在这座城市,想等到最后的机会,我不想这样回老家!”

    在这里生活与学习了四年,他已经很努力了,拼搏、争取、规划自己的未来,想找到自己的位置,但终究留不下来。

    他失声痛哭。

    秋风带着凉意,一些同窗跟着心情低落。

    另一边,一对情侣停下脚步,彼此相顾,没有言语,只是在无声地落泪。

    他们将分别,从此以后相距不是数千里,而是隔着一片星空,此生或许再也见不到了。

    两人脸上满是泪水,最后一次相拥,而后,只剩下沉默。

    这座城市很大,但却有些陈旧,保留着旧时代的痕迹,路旁不少古树都很粗,有一两百年了。

    相对而言,整座城市承接过去的风格,在岁月中保存下来。

    其他地方,有些旧时代留下的城市则废弃了,久无人迹,大面积的荒芜,爬满藤蔓,荆棘丛生,渐渐被草木淹没。

    回到校区后,秦诚还在为王煊不忿,劝他去找人了解原因,为什么被放弃,讨一个说法。

    即便毕业了,他们也被允许住宿在校区,直到确定完最终的所有人选。

    这次机会难得,被选中的人留在这座城市等待,不久后将前往新星,那边似乎有了某种非同寻常的发现。

    秦诚也没有被选中,他家里人费尽力气也只是给了他进入深空的机会。

    他将前往新月,那颗围绕新星转动的月亮,是新星外最重要的基地。

    秦诚低声道:“你知道吗,即便现在那边只有一鳞半爪的传闻,也已经让提前得到小道消息的人热血沸腾。无论如何,你都要得到一个名额!”

    月色下,树影婆娑,王煊在草坪上舒展身体,他在演练旧时代的“散术”,实战性极强,将地面上大量的黄叶都带动的飞舞了起来,漫天都是。

    他没有停下,动作很快,但呼吸平稳,道:“我在等最后的结果。”

    深空无垠,宇宙广袤,但它却是冰冷的,死寂的,除却旧土外,人们只寻到另外一颗生命新星。

    然而,很多年前,移居新星的大门就关闭了,旧土的普通人很难再进入。

    相对新星,有些人逐渐开始将这里称为旧土。

    而昔日,这里名为地球,是人类的起源地。

    或许,它的确有些“陈旧”了,各地有不少荒芜的城市,蒿草丛生,无人居住。

    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旧时代的一场战争导致的。

    当科技发展到一定高度,一旦发生热战将非常可怕。

    繁华世界被摧毁,变得无比荒凉与萧条。

    当时,有大批的人逃向太空中。

    其实,那时人类的科技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璀璨,战前刚开始在月球上建立基地。

    所以,逃走的人只能暂时以月亮为立足地。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人类竟突然间实现大迁移,发现并进入一颗生命新星!

    旧土的人至今都觉得不可思议。

    许多人都不禁对那个历史时间节点产生疑问,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前沿科技突然大爆发?

    各方讳莫如深。

    以当年的科技高度而言,无论是稳态虫洞,还是曲速引擎等黑科技,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

    旧土有人怀疑,一切答案都可能在月球上!

    可惜,热战造成的后果太严重了,大地半摧毁,旧土这么多年过去都没有恢复过来,科技等严重倒退,很长时间无法登月。

    一百多年过去了,旧土人口才恢复到十亿左右,远无法与当年相比,许多地方至今都还很荒凉。

    早期开发新星时,曾将旧土大量的幸存者带走,大批人才随之离去,这也是旧土严重倒退、久未恢复的原因之一,而这种大迁移持续了数十年。

    直到百余年前,新星才关闭大门。

    再加上热战后大地上满目疮痍,环境极其恶劣,旧土人口没剩下多少,想要恢复谈何容易。

    朦胧月光下,王煊正在演绎“散术”,动作忽然加快,砰的一声,其右手在一棵大树上留下清晰的手印,大树剧烈颤动,漫天黄叶如瀑坠落。

    秦诚很吃惊:“散术,你竟然真的练出了一些名堂?他们放弃你绝对会后悔的!”

    嫩嫩的新书,向大家打声招呼,别忘记收藏,请多支持,后面还有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