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
    又翻车了?!王煊自己也觉得无言了,上次也就罢了,完全是秦诚乱插话导致的,这次则不同,他自身完全被抓了个现行。

    包厢门口,赵清菡亭亭玉立,穿着一款气质轻奢的修身裙,束腰,包裹过臀部到膝盖上方,贴在美好的身材上,尽显曲线美。

    不过她没像上次般维持着笑容,原本清秀甜美的面孔挂上冰霜,非常冷艳,给人与平日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高冷的竟有些出尘。

    “还站着干什么,赶紧进来啊。”王煊打招呼,站起来主动迎接,颀长的身材,灿烂的笑容,道:“我和秦诚说了,不急着点菜,一会儿赵同学肯定会过来,看看有什么是你爱吃的,就等你来点菜呢,别替我省,临别之际作为本城的地主,我得招待好赵同学。”

    秦诚张了张嘴,很想说,明明是我花钱请客!

    他看到赵清菡冷若冰霜的气质,竟觉得相当惊艳,他又看了一眼王煊,暗自腹诽,老王你自求多福吧,这次不能怪我。

    赵清菡一头长发乌黑柔顺,莹白的瓜子脸清秀,但现在却不甜美,有种拒人千里之外之的冷冽,一双漂亮的大眼逼视王煊,目光不再像往昔那么柔和,竟有种压迫感,带着光泽的红唇更显冷艳。

    此时,她没有什么笑容,略微扬起雪白的下巴,审视王煊。

    不过她还是走入包厢中,镶嵌水晶的高跟鞋与地面发出声响,也是寂静现场中唯一的声音。

    秦诚起身,拉开一个座位。

    不过她没有过来,而是到了不远处供休息用的沙发前,一语不发的坐下去,并没有并拢双腿淑女地偏向一侧,而是抬起,优雅地放在茶几上,双紧腿并在一起,不担心走光。

    不得不说,赵清菡双腿笔直,特别修长,尽显好身材。

    这种形象,这样的气质,与秦诚平日所见的赵女神完全不同,现在她果然像是王煊所说的那种女王范,颠覆了对她过去的认知。

    她什么都没说,双手抱胸,不经意间愈发显得曲线起伏,一语不发的看着王煊,看他能有什么合理解释。

    一次,两次,连续被她抓现行,她现在看向王煊的眼神绝对跟温和不沾边,虽然整个人依旧很美,但是气质高冷,略凶。

    王煊起身,严肃无比,向着赵清菡走去。

    秦诚现在反倒淡定了,难得看到老王狼狈,现在他倒是颇为期待,看王煊这次怎么解释过去。

    “抱歉!”

    王煊来到近前后,竟然直接道歉?秦诚略感遗憾,他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还想看老王的表演呢。

    毕竟在他看来,王煊从来都不循规蹈矩。

    然而,下一刻他就惊的睁大双眼,差点大叫出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果然不愧是你老王,居然……对赵女神动手了!

    王煊说完抱歉两字,右手如刀直接猛烈地向着赵清菡的脖子劈去,隐约间带着风雷声,力量大的骇人,动作更是快的惊人。

    空气中似发出爆鸣声,气流剧烈地震荡,将茶几上的纸巾都掀飞出去。

    秦诚震惊,虽然知道王煊从来不按套路出牌,但是这次也太狠了,直接对赵女神下狠手,毫不留情。

    他无比紧张,张大了嘴巴,这是什么剧本?老王也太猛了,直接就要辣手摧花?!

    赵清菡也吃惊,美丽的脸庞上终于变色,这个王煊实在不可预料,居然敢在这里对她激烈动手。

    她反应神速,右手瞬间带着晶莹的光泽,像是莹白的匕首般向着王煊劈落的右手掌刺去,虽然在后发动,但是动作极快,让空气轻颤。

    与此同时,她的左手捏拳印,虽然看起来秀气,但是力量可怕,发出震荡之音,轰向王煊的心口。

    王煊另一只手也动了,右手掌刀进攻姿势未变,左手抓向赵清菡洁白的拳头,要生猛地抓住。

    砰!

    茶几崩碎,仅是因为赵清菡双腿稍微用力收起,就导致它四分五裂。

    她双手进攻,纤细的腰部用力一扭,一双大长腿像是风神之鞭,侧抽向王煊的头部与胸口,稳准狠。

    王煊反应神速,应变过人,欺身向前,右腿膝盖抬起,格挡对方的双腿,并且双手与赵清菡的手掌与拳头碰撞后,作势要锁住她。

    秦诚在旁看的心中剧震,然后,他屁股下像是安装了弹簧般直接跳起,冲向门口那里,迅速关门,不敢让人看到。

    嗖!

    赵清菡轻灵而敏捷,从沙发那里横移身体,脱离王煊的进攻范围,一双大长腿下,高跟鞋踩踏的地毯都出现窟窿,可见她现在绷紧的身体蕴含着怎样一股恐怖的力量。

    她的面孔上写满肃杀,与往日的清秀甜美完全不一样了,她现在保持着极其强大的战斗姿态。

    秦诚咽了一口唾沫,感觉难以置信,早先王煊曾告诉过他,就他这种身手远不是赵女神的对手,他还不相信,现在看到她居然能与老王对决,顿时傻眼,彻底被镇住了。

    不过,现在不是多想的时候,他一把将房间中一根电源软线拔了下来,对王煊低语道:“要捆绑起来吗?!”

    在兄弟与女神之间,他自然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先拿下赵女神再说。

    王煊无语,缓缓吐气,双手垂了下去,没有再保持进攻姿态。

    赵清菡则是恨狠狠地瞪了一眼秦诚,她也收起旧术的攻击架势,绷紧的身体放松,扭动腰肢,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声响。

    王煊开口:“佩服,果然早已采气、内养功成!”

    他一直觉得,赵清菡可能很厉害,但没动过手,并不知道她究竟有多强,直到今天短暂的碰撞,他确信,这个女子极其厉害。

    无论是上次,还是今天,赵清菡都能无声的出现在他的背后,距离很近后才被他感知到。

    尽管这两次与现场过于放松的氛围有关,他没有戒备,但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尤其是,探险组织的青木曾对王煊说过,对实验班中的两个学生颇感兴趣,认为潜力极大,能成为大高手。

    那时王煊就意识到,班中有个隐藏的厉害人物。

    只是,他与赵清菡接触太少,这个女子经常不在学校,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每月在校平均没几天。

    所以早先时他无法确定她究竟练旧术到了什么层次。

    赵清菡拢了拢秀发,轻嘲道:“你还真是另类,不接受规矩束缚,两次奚落我后,居然还敢直接对我动手。”

    秦诚赶紧打圆场,道:“嗨,都是误会,坐下喝茶,点菜,红尘往事旧怨皆在杯酒谈笑中。”

    赵清菡瞥了一眼他手中的电源软线,想打他一顿,这家伙嘴上一口一个女神的喊,关键时刻居然想帮王煊捆绑她!

    那种不善的目光顿时让秦诚尴尬不已,他迅速将电源软线扔到身后的角落里。

    “点菜,我们边吃边聊。”王煊笑着说道。

    赵清菡细长好看的眉毛微微挑起,道:“是你心太大,还是你觉得我心胸实在太宽广了,什么都不计较?”

    “我确实有点心大。”王煊看了看她,道:“你也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在我眼中,你心胸宽广,身材好,人很漂亮。”

    刹那间,赵清菡眼神凌厉,神色相当不善,双手抱胸坐下,对他冷笑连连。

    王煊微笑,道:“你既然练成旧术,而且造诣惊人,应该知道我们这种人感应敏锐,我觉得你一直在远处盯着我,不知道要做什么,但似乎视我为猎物,想拉我下水,所以我心警兆,对你防范。”

    赵清菡心中发堵,很想说,你那是防范吗?分明是在背后编排我,上次也就罢了,这次连可清纯可撩人都说出来了,实在欠打!

    王煊道:“赵同学别生气,来,请坐,我们可以边吃边聊,看一看究竟有没有合作的机会。”

    通过有数几次的接触,王煊确信,对方找他必然有事,不然都快离开旧土了,没必要对他伸橄榄枝。

    “你倒是挺自信。”赵清菡暂时不计较那些,准备和他谈一谈。

    当服务员进来后,顿时有些无言,这三位到底来吃饭的,还是拆房来了,茶几破碎,地面全是高跟鞋踩的小窟窿,不得不给他们换个房间。

    赵女神很大度,没有再提刚才的事,不过先出去了一次,穿了件外套回来,因为她始终觉得王煊刚才的话不对头。

    三人落座,气氛融洽,有说有笑,直接将刚才的事揭过去,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王煊很严肃地开口:“赵同学你盯上我,多半是看中我的身手,先说好,如果去干黑活,纯粹的下黑手,你别拉我下水,我遵纪守法,从不犯错,是旧土的良好公民,长这么大都没伤过人,哦,对了,上次同学聚会对周云出手那次不算,我完全是迫不得已自卫。”

    赵清菡看着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个不循规蹈矩的同学会像他自己所说的那么自律,细查的话应该会有一些黑材料。

    她很平静,谈及正事,经验非常老道,没有急着说,相当的淡定,反倒说了一些关于超术的秘闻。

    “超术,也有人想称它为神术,完全是探索到某个地方的意外收获。”

    她不急不缓,慢慢说着这些事。

    突然,她直接说道:“有人心存野望,还没探查清楚,就想着点燃神火了,呵,还有人想的更远,连什么成佛作祖的想法都臆想出来了,可笑,先解决他们自身没多少年好活的寿元问题吧。”

    当听到这里,王煊意识到了什么,道:“你该不会是想找一些人去某个地方探索吧?初期过去的人绝对是送死的炮灰,别找我,不去!”

    赵清菡笑了笑,明艳灿烂,道:“你的想法就是多,同学一场,我会坑你吗?那可是一场不可预测的大机缘!”

    王煊一点都不感冒,从心底就拒绝了。

    “放心,和你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是机缘不是危机,不过,你现在连新星都去不了,留在了旧土,过早说这些意义不大。”

    两人都打哈哈,聊了又聊。

    最后,王煊直接道:“赵同学,你如果执意请我,那也行,请问准备先预付吗?有道教祖庭的秘传经文吗?”

    赵清菡想打他,道教祖庭的秘篇?亏他敢说出来,想什么呢!

    王煊又道:“那有先秦时期的金色竹简吗?”

    赵清菡神色不善,她觉得没法聊了,王煊摆明不感兴趣,故意狮子大开口,堵死了这条路。

    秦诚感叹,老王真凶猛,早先直接对赵女神动手,现在又寸步不让的谈起了合作与生意,让赵清菡眼中都冒火了。

    他赶紧打圆场,道:“喝酒,人生得意须尽欢,对了,清菡,我实在没有想到,你将旧术竟练到这种层次,竟然能和王煊对决,你究竟是怎么练成的?”

    赵清菡漫不经心的回应,说是为了保持好身材,所以每天都要练上一段时间。

    秦诚当场就郁闷了,低头喝酒,不想说话了,甚至有点想哭,人家为了保持魔鬼身材,随便就练成一个旧术高手,自己流血又流泪,吃了几年的苦,也没采气成功,找谁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