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简的正确开启方式
    吴茵面容姣好,休闲的毛衣略虽然显宽松,但依旧难掩她高耸的曲线,不过今晚不至于像上次那般险些撑破衣服。

    她没有开口说话,冷淡地瞥了一眼王煊,然后便转头看向酒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没什么情绪波动。

    在她身边的两名女子打量王煊,有些惊异,这个人不怕向来桀骜不驯的周云教训他吗?在这个年龄段,青春就是最大的本钱,这两人皮肤白皙,身段很正,充满朝气蓬勃的活力。

    其中一人留着短发,无惧深秋的寒气,穿着短裙,展示着雪白的美腿。另一名女子长发略带“自来卷”,鲜红的唇很性感,在街上灯光的映照下,整个人相当的靓丽,颇吸引路人的目光。

    “王煊你今天吃枪药了?”周婷为她哥出头,她很警惕,盯着王煊与她哥,她还真怕她哥受刺激,忍不住冲过去,再被反打一顿。

    “咦,你就是王煊?”那个长发略带自来卷的女子,身段婀娜,向前迈步,妩媚的丹凤眼异样,来到近前后,红唇愈显艳丽,她带着笑道:“认识下,我是李清璇。”

    “清璇,不要太过分!”吴茵开口,她知道这个李清璇同凌薇向来不对付,这明显是要整事情。

    王煊对她点了点头,直接将她与周婷以及周云排除在外。

    旁边还有两名年轻男子,都很沉稳,不像周云这么爱挑事,平静地站在那里。

    “王煊,今天我很克制,你这是要惹我吗?”周云刚才差点被憋吐血,虽然对方说的是事实,他最近一而再与人交手,但大庭广众之下能不能“委婉”点?他被刺激的心口都在疼。

    王煊走了过去,很诚恳,道:“对不住,主要是今晚遇上一个周身散发淡红霞光的人,相当蛮横,算了……不说了,我今晚心情不太好,再见。”

    他说完转身就走,除却周云外,另外几人都很平和从容,很难从他们身上看出什么。

    “呵,你遇上身体泛出红光的人?那可真不走运。”周云终于笑了,一副了然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猜到王煊经历了什么,一定是在某位超术高手面前吃瘪,所以今晚火气这么冲。

    他淡淡地笑了笑,直接进行了各种脑补,心情顿时大好。

    在这种情况下,他倒是大度了起来,不计较刚才王煊戳他心窝子的事,而且还好心的“提点”了两句。

    “小王,给你个忠告,别抱着旧术死不撒手,新术远不是旧术可比的,很快就要出现超越宗师的人了,你啊,困在旧土,见识太少,可惜了。”

    周云头上缠着白纱布,骨折的手臂带着夹板并吊着绷带,偏偏还一副心理优越感十足的样子,连小王这种称呼都叫出来了。

    王煊尽量配合,叹了一口气,满足他那种心理,然后转身离去,不想再听他得瑟了。

    “哥,你还是谦虚点吧!”周婷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才几天啊,就被人打两次了,实在太能惹是生非,不让人省心。

    吴茵看着王煊的背影,道:“这个人要当心,得注意点。”

    周云听到后,道:“吴茵,不是我说你,人得大度,他上次不就是给你进行了一顿病理分析吗,又不是故意的。”

    吴茵简直想冲过去,用高跟鞋踩断他那条打着绷带的骨折的手臂,好心提醒他,却反被说不大度。

    在她看来,王煊刚才先是刺激的周云不要不要的,然后几句话又让他优越感十足,难说不是有目的性的调动周云的情绪,像是在观察与试探什么,最终事了拂衣去,不留痕迹。

    吴茵心中愤懑,暗道,关老娘什么事?我管你死活,绝不再提醒了,她气的不搭理周云了。

    “周云哥,那个王煊怎么回事?”李清璇甜甜的笑着,纤手拢了拢卷发,丹凤眼斜挑,相当的惊艳,在那里套话。

    “你说小王啊……”周云虽然桀骜不驯,爱挑事,但绝非心思少,他刚才其实是在故意挤对吴茵,刺激了她一把,他对吴家这次强势要求掺和进青城山的事深感不满,就是因为等吴家来瓜分利益,周家与凌家才没急着去挖掘,结果最后出事儿。

    李清璇笑的灿烂,道:“那你细说说呗,我家准备组建一个探险队去那个地方,想找一些身手好的人。”

    吴茵一看就头大,她原本想提醒周云几句,李清璇要搞事,但最后直接闭嘴,眼不见心不烦,随便他们去折腾,反正不关她的事。

    ……

    王煊转过身后,就收起刚才的神色,变得严肃无比,眼神像是刀子般在酒吧街扫过,注视所有路过的人。

    许多人被他扫视后,都有些心悸,觉得像是被山中的猛虎短暂锁定过瞬间,都一阵狐疑。

    这一晚,王煊与青木出入各个酒吧,但终究是没有找到那些人,显然他们早已成功退走。

    “别担心,这事儿没完,不管谁做的,我们都要将这件事儿捅上去,性质实在太恶劣了,报给旧土相关部门。”

    青木开口,最后告诉他,回去早点休息,明天为他送来持枪证。

    “那些人短期不敢再出现了,我会找人盯着!”青木拍了拍他的肩头,告辞离去。

    虽然时间不早了,但王煊还是与父母通了个电话,感觉那边一切正常后,他放下心来,知道这些人主要是针对他的,仅是想将他的生命抹杀。

    回到住所后,王煊取出金身术,他今晚的状态很特殊,连带着研读这门体术都与以往不同,领悟出更多的东西。

    他在房间中,不断舒展身体,按照秘本中的记载,开始练金身术。

    今晚的枪击事件对王煊的冲击很大,在现代科技武器下,连旧术高手都显得很脆弱,他如果反应慢一点,就被人爆头了。

    直到现在想来,他的脊背还在冒寒气。

    在他的耳畔,明显少了一绺头发,子弹摩擦过,熔断发丝,过程实在惊险无比。

    今夜,他有很深的感触,生命的凋谢不过在刹那间,而他竟然无法有效的自保,需要青木解围。

    他要变强,尤其是对金身这种体术变得无比渴望,希望能练出强大的肉身,可以挡住冷枪。

    若是金身术稍微有成,这个晚上,他便不会放走那些人,只要能稍微防住子弹,不那么致命,他就敢追杀上去,有信心干掉那些人。

    金身术的第一层对于王煊来说并不陌生,与金衣术相近,他可以轻松的转化过去。

    很快,他就开始练金身术第二层,理论上来说,需要两年的时间才能练成。

    不过林教授曾提及,不用计较时间的问题,经书将难度夸大了。

    “体术,主要是按照特殊的频率,锤炼身体,比如让共振五脏,加快新陈代谢,改变体质,过程中有可能触动肾上腺、松果腺等。”

    总体来说,金身术就是让身体蜕变,精神也发生质变,到最后能挡子弹。

    “根法其实也是在全方位的提升自我,林教授一再提醒我,各种体术的根须都要扎在根法上。”

    王煊练了一会儿后,停了下来,他将先秦竹简译文取出,仔细研读。

    因为,今晚他长时间处在超感状态中,一直未退出,让他格外的敏锐,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这是超感带给他的强烈直觉,他练完金身术,便开始研读林教授送他的先秦方士传承。

    今夜,他的状态果然非凡,领悟出不一样的东西。

    当他存想、内养自身时,他发现一切都不同了,他像是被拉入一个特殊的空间中,静寂无声。

    这一切是如此的突兀!

    王煊没有恐惧,没有惊慌,反倒冷静的让他自己都有那么一丝意外,他像是一个超脱在世外的人,审视着这一切。

    很长时间过去,这里依旧没有声息,绝对的安静,而他的思绪却异常的活跃与敏锐,记忆力更是惊人。

    刹那的回思,整本金身术全部烙印在脑海中,甚至他可以倒背如流,因为他仿佛能翻阅这册秘本,从后向前看。

    接着,他又尝试了下,先秦竹简译文也是如此,他可以倒背如流,甚至想到某个段落,都能正、反诵出。

    这哪里还是超感状态,在他看来,简直是超神状态。

    这是什么领域,他怎么会这样?

    最为关键的是,这里像是一片隔绝的空间,没有丝毫声响,如同失去星斗的荒芜宇宙,冷寂无比。

    自己不明状况,他从经文中来找,连倒背都可以,更遑论是再次的仔细研读。

    不久后,他在先秦方士的传承中找到一段经文,超神状态的直觉告诉他,答案就在这个段落中。

    关于这一段,在竹简译文中较为靠后,原本不是王煊所能接触的,需要他的境界更高一截才适合去领悟。

    但是现在,他的自身的情况却与这段相符。

    在这段经文中,提到了虚,谈到了静,又说到空明时光,相当的艰涩,断续间,让人难以理解。

    关于这个段落,林教授也不理解,他不得已附上先秦时期的古老原文。

    如果是在平日,王煊难以琢磨出它的真义,但现在的超神状态令他大脑格外的清醒与敏锐,竟渐渐明悟出一些东西。

    很快,后世的一些法,以及对修行的解释等,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冥想、黄庭内景、致虚极、守静笃……一些后世的法,以及字词等跳跃出来,帮他渐渐理清这段先秦经文的真义。

    在冥想领域,有一种成就堪称极致,所谓的宗师都难以触及,追求一生都难有所获。

    极致冥想,有时候又被称为最高冥想,那就是一个人进入这个领域后,可以在自己的虚寂世界中呆上几年,甚至很多年。

    而在外界,可能仅仅过去几分钟。

    现在,如果用冥想来解释的话,王煊就处在极致冥想状态中。

    而如果用《黄庭经》来解释,那就是,他现在进入特殊的黄庭内景地。

    在《道德经》中也有提及:致虚极,守静笃。

    显然,这是隐语,描述了走旧术路的一种特殊状态——虚静,也道出了内景地的状况。

    无论是从冥想,还是从黄庭道家来解释,都突显了这种状态的神秘,外人难以理解。

    王煊回过头来再看,被视为冥想中的最高层次,以及黄庭内景地的描述,其实都只是……先秦方士根法的某种状态。

    哪怕处在超神状态中,王煊还是一阵出神,相当的吃惊,最高冥想,黄庭内景地,都只是先秦竹简的正确演练方法?!

    他很震撼,如果理解没有错误的话,他现在时间很充裕?

    以冥想来理解,那么他在这片特殊的虚寂之地,可以呆上几年时间。

    而如果以道家的理论来理解,他进入内景地,正处在空明时光中,可以长久停驻。

    王煊没有亢奋,也未过于激动,而是保持着一种超然的冷静状态,他决定试一试。

    然后,他开始在这里演练金身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