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适性
    窗外黄叶飘落的轻微声响真切的传到王煊的耳畔,漆黑的天空中夜鸟划过的轨迹被他的双眼清晰的捕捉到。

    有些不同了,即便不在超感状态下,他的听觉、视觉等都有了一定幅度的提升,他与这个世界的距离拉近了。

    他以手指划过体表,立时感受到一种柔韧,随着不断加力,血肉轻颤,共振,竟将他的手指滑开。

    现阶段王煊的手指可以在树干上留下深深的痕迹,能在桌椅上刻字,但现在却被柔韧的体表挡住,被震开了。

    这就是金身术带来的最为直接的效果吗?

    他自然知道,好处不止这些,他清晰的觉察到血肉中的勃勃生机,这是体质全面提升的体现。

    可以料想,他如果受伤的话,伤口等会加速愈合,缩短疗伤时间。

    此外,他的五感与精神都更胜从前。

    “金身术的确非凡!”

    尤其是在这个时代,金身术对他来说意义非同寻常,能防冷枪,可以挡住枪械对他的袭杀。

    仅这一点,就足以让王煊不惜代价练成金身术,如果那群人再敢出现,一个也逃脱不了。

    最为关键的是,金身术的这种效果,让他看到了旧术这条路的可贵,虽然它没落了,但如果去挖掘,故纸堆里肯定还有很多宝藏。

    在那消逝的古代岁月中,曾有各种奇功秘术的传说,有些更是极富传奇色彩,如果将最顶尖的那些找出来并练成,光想一想就让平日较为稳重的王煊激动起来。

    他很快平静下来,现阶段想那么多没用,他需要脚踏实地一步步前行。

    “第三层的金身术,已经有了很强的防御效果,虽然还挡不住子弹,但是,冷枪对我来说不是那么致命了。”

    王煊相信,经过坚韧的血肉阻挡,可以极有效的减轻热武器对他的身体伤害,只要不是直接命中心脏等要害,短时间内多半难以射杀他。

    如果那群枪手再次出现,只要王煊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灭掉他们全部。

    “别让我发现你们!”

    这件事儿不可能就此揭过,王煊会一直查下去,他要弄清楚究竟是谁想杀他。

    “金身术练到第三层还是有些不够看,如果直接推进到六七层以上,那么子弹等多半都会对我失效。”

    当然,大口径等威力更大的热武器肯定还是会对他造成威胁,不过若是将金身术提升到十层以上,那就不好说了。

    至于金身术的圆满领域,目前难以猜想,毕竟北宋时期的周云空本人都没练成,他也只是留下凭空推演的经文。

    王煊平复心绪,放空自己的心灵,他想再次沉浸到那种特殊的状态中,进入最高层次的冥想,立足内景地。

    然而任他施为,多次努力尝试,都失败了。

    纵然他将先秦竹简中的根法运转了数十遍,也感应不到那片幽寂的内景地,再也无法进去。

    他又数次冥想,但是想达到至高层次,希望进入虚寂之地呆上数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了。

    王煊轻叹,他有心理准备,可以接受这个结果。

    毕竟,即便是冥想领域中的宗师级人物,一生都在追求最高冥想,却也罕有人真正成功。

    最起码,近代以来从未听人做到过。

    至于以道家的内景地来论,那只会更难,王煊认为,自旧时代结束后,压根就没有人进入过内景地。

    试想,新星那边好不容易出了个旧术领域的宗师,结果却因为练道教祖庭的秘传经文,活活将自己练死,五脏都烂掉了。

    如果他能够进入道家内景地,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

    因为,在内景地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五脏的变化,并有神秘因子飘落,滋养五脏六腑,即便练不成,也不会死。

    甚至,王煊严重怀疑,近代以来,研究旧术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内景地这个神秘的领域。

    即使部分古宗门还有这种说法,但多半也只是当成传说,后人不见得相信人的精神能够抵达一个十分特殊的地方。

    王煊并不急,既然他进去过一次,那么以后应该还会有机会。

    而且他大体猜测出,怎样才能进入到那片神秘之地,毕竟,他亲身经历过,了解每一个细节。

    “需要超感状态,然后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这样才能成功。”

    怎么才能出现超感状态?

    他思索,是在外界极致危险的刺激下,自身出现剧烈的应激发应,并与旧术共振,从而意外激发出超感状态吗?

    “不急,可以慢慢来,用各种手段刺激,再现那种超感状态。”

    甚至,王煊有种念头,去参与各种探险活动,这样的话触发应激反应、激活超感状态的的可能性会大幅提升。

    王煊起身,收拾那脱下的皮,这种景象实在是有些诡异,几分钟的时间他的身体究竟爆发了怎样的一股力量,才会有这种剧烈的变化与后果?

    可惜,他当时的精神在内景地,对外只有模糊的感应,没有清晰的捕捉到那种短暂而又惊人的蜕变。

    不过,他可以理解,世界上所有生物无时无刻都在进化中,从古至今从未变过,跟不上的物种,最终只能被淘汰。

    只不过这种适应自然、自我提升的过程很缓慢,需要一代又一代的延续进行。

    但也有极个别的历史时期,某些物种会飞快进化,猛烈的提升。

    比如人类,与其他生物分道扬镳时,曾有一段不可思议的爆发期,在最短的时间内高速进化,从而实现生命层次质的跃迁

    许多人猜测,人类因为某种莫名的变故,导致突然而又剧烈的进化,这才有了后面的璀璨。

    在王煊看来,走旧术路的人其实也是在经历种种“变故”,有时可以极大的缩短原有的蜕变进程。

    比如先秦时代的方士,普通人还畏惧虎豹豺狼呢,可方士却已经能够断河、掷象、削山。

    那是怎样的一种力量?如何在很短的时期内获得。

    至于列仙,那应该会更强,突变的更厉害。

    到了现在,去过内景地后,王煊对于列仙的看法也发生微妙的变化,他觉得,未必没有那样的人。

    当然,他依旧认为列仙还是人,是人应该就会死。

    王煊去洗了个冷水澡,换上宽松的睡衣,翻阅黄庭经,查找与内景地有关的东西,但是很遗憾,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这种典籍说的很笼统,偶有隐语,也都靠自己去悟。

    真正的根法在先秦竹简中,后世这些书只能当做辅助资料,来了解更古时期的术语、旧术名词等。

    “致虚极,守静笃……”

    王煊不甘心,又去查找其他资料,然而,即便翻烂典籍,也找不到瞬间激发超感状态的方法。

    “一定有某种常规的方法,不然的话,先秦方士不可能那么强,只有经常进内景地,才能有后人无法比肩的那种成就。”

    王煊觉得,以后要留意各种先秦竹简,但凡与方士有关的东西他都要注意收集与翻阅。

    他相信,在某些故纸堆里,说不定就记述着那种进入内景地的常规方法。

    “可惜啊,好东西都在新星,都在那些生命研究所,以及顶级大财阀手中,我要是能够将他们手中的竹简、诸子典籍等,全部看一遍,一定会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王煊遗憾,同时愈发想去新星了。

    但很快,他便调整情绪,让自己平静下来,保持平和的心境,对于走旧术路的人来说很重要。

    “人应该知足,几分钟而已,我便获得了其他人需要耗时五年都不见得能获得的金身成就。”

    想一想这个时间比例,实在是太夸张了,若是传出去,即便是在新星新术崛起的当下,也会引发巨大的风暴。

    趋于冷静与理智后,王煊进一步判断,他可能过于乐观了,即便是先秦方士也不能时刻进入内景地。

    不然的话,长年累月呆在里面,纵然世上没有仙,到时候多半也能练成仙!

    几分钟就是数年光阴,而现实世界一天下来那里是多少年?

    一年下来呢?

    一辈子下来呢?!

    王煊觉得,先秦方士也是每隔一段岁月才能进去一次。

    而且,他估摸着,想要进去的那种方法,不具有普适性,依旧只有少数人才能做到。

    “这就是旧术没落的原因吗,对个体要求太高。”

    接着他又猜测,是否随着时间推移,某些外在因素也变了,大环境不一样了,所以后人越来越难进内景地了。

    王煊猜测,近代以来,他可能是唯一一个进入过内景地的人。

    “虽然在里面呆了五年,但我并没有感觉时光对我的侵蚀,没有恍若隔世的沧桑感,反而是精神更加的旺盛了,无论是身体活性,还是精神活力,都更好,有种新生的气息在溢出。”

    王煊察觉,内景地五年,他的精神不曾衰老,主要是因为他完全沉浸在旧术的领悟中,与世隔绝,没有接触外在的事物,心中纯净无杂念,未被万丈红尘气侵蚀,与这些有关。当然最为重要的是,那片虚寂之地飘落下来的神秘因子,滋养他的精神与肉身,这可能是最为关键的。

    这一晚,尽管经历过枪击,被人堵在居民区袭杀,但王煊睡的还是很踏实,他找到了自己的路。

    他确信,如果那些人再来,他能够全部留下。

    清晨,秦诚发来信息:兄弟,我走了,再见!

    他去新月了,离开旧土,前往深空中。

    保重!王煊默默发出消息。

    上午九点,林教授告诉王煊,他要启程了,回归新星,给王煊留下新星的地址与那边的联系电话。

    这意味着,那些前往新星的同学也都要离开了,踏上新的征程。

    果然,王煊很快就收到一些短信,周坤、孔毅、苏婵等人与他告别。

    半个小时后,王煊收到一封信,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寄来的。

    李清璇,新星那边的人,盛情邀请王煊加入她家的探险队,并且信中留下她家在旧土这边的一个地址与联系方式。

    她许诺,报酬丰厚,并且只要他同意,可以帮他想办法前往新星。

    “李清璇……”

    昨夜在酒吧街见过,王煊眼前浮现出她的样子,长发略带“自来卷”,一双丹凤眼有种天生的魅惑,鲜红的唇很性感,是个非常青春靓丽的姑娘。

    可是,他与她没什么交集,仅一面之缘,找他作甚,真的是想拉他加入她家的探险队吗?

    王煊将信笺扔在一旁,默默思忖,赵清菡也曾邀他合作,新星那边的组织、财阀等似乎都在准备着什么。

    “王煊,有线索了,要不要去猎杀他们?!”中午,青木打来电话,告诉王煊,发现那群枪手的落脚之地。

    王煊刚练成金身术第三层,就得到这种消息,自然要亲自赶过去参与猎杀。

    “这群人来历不简单,据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他们杀你只是个顺手而为的小事儿,他们竟然定位到……列仙之墓,冲着它而来!”

    说到最后,青木有些激动,声音都发抖了。

    如果情报属实,太过震撼人心,许多人根本就不承认列仙存在,现在,有人定位到了那种生物的大墓,并要去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