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十二章 奇物
    夜空中没有一丝云朵,星河灿烂,宇宙深邃,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一艘飞碟像是流星划过城市的上空,瞬间远去,只给人留下淡淡的轨迹残影,速度太快了。

    很快又一架战舰横空,合金舰体散发着幽冷的光辉,这是可以在深空中纵横的巨无霸,以极快的速度冲向远方。

    王煊嘴里嚼着食物,一手肉夹馍一手豆浆,披星戴月,刚匆匆回到老旧小区中,抬头正好看到这一幕。

    他有些惊讶,这是有什么行动吗?连大型战舰都出动了,而且是横跨城市上空远去。

    还在路上,他就快要解决完晚饭了,心思全都在那两块石头上。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是青木打过来的,刚分开没多久能有什么事?

    王煊三两口解决掉最后的食物,接通电话,立刻听到青木的笑声,他似乎心情大好。

    “灰血组织在旧土的据点都被拔除了,所有飞船、战舰一个都跑不了,有关部门出手,对不遵守旧土规矩的组织严厉警告,从明天开始那些来自新星的机构、组织等都会低调不少。”

    王煊听到后心情不错,他没忘记那个夜晚,就是在眼前这片树林中,他被人放冷枪袭杀,那个组织终于被端掉了。

    上楼回到房间,他立刻将石头放在书桌上,在灯光下仔细打量,他只在意其中的两块,将第三块放到一边。

    两块都有拳头那么大,略带焦黑,像是被火焚烧过,又像是被雷劈过,外表有熔化结晶的痕迹。

    “浓郁的神秘因子……他们居然感应不到!”王煊自语,这是他内心激动、想办法带回这两块石头的原因。

    当时,明明就在眼前,可是青木、钱磊、军方的高手都无感,而新星的人就更不要说了,在那里呆了数年时间,都没有发现。

    王煊认为,多半跟他去过内景地有关。

    他第一次接触那种神秘因子就在内景地中,那里虽然虚寂,荒芜,没有一丝声音,但是只要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就会接引来神秘物质,有可以滋养人精神与肉身的因子从虚无中飘落在内景地。

    今天刚进入女方士沉眠的地下岩洞时,王煊就感应到部分稀薄的神秘因子,居然在那里弥漫。

    他当时就很吃惊,还以为接近内景地了。

    很快他发现,除了金色竹船中那个女子身上扩散的丝丝缕缕外,还有一部分是来自在岩壁中。

    那时王煊便发觉,其他人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对这种出产于内景地的神秘因子无感。

    钱磊、青木、金川实力都很强,但连他们没有觉察出什么,注意力全都在羽化金竹以及女方士身上。

    王煊怀疑,是不是只有进入过内景地并吸收过这种物质的人才能发现异常?

    直到最后他确信了,那几人在地下岩洞中真的没有捕捉到神秘因子,视这种特殊的物质为空气。

    王煊脸上平静,但内心却是相当的激动,早早的就盯上了那片岩壁,以超强的感知确定了核心位置。

    还好没出什么意外,他顺利挖回两块石头。

    在整片岩壁上,都有丝丝缕缕的神秘因子溢出,但只有这两块最为特殊,他当时除了确定石头内部有浓郁到化不开的稀珍物质外,隐约间还仿佛触及到内景地的边缘地带,这才是让他心跳加快、内心掀起巨大波澜的原因。

    此外,他也确定了一件事,新星那边虽然发现超自然物质等,但对这种明显不同的神秘因子却无知,他们动用最先进的仪器都探查不到什么。

    “看来内景地的东西很不一般!”王煊用手摩挲两块石头,粗糙,带着焦痕,更有让人舒服的物质飘落出来,进入他的身体中。

    “羽化所留,登仙遗物,就叫你羽化石吧。”他觉得这个名字很贴切。

    他想到了那几个中年男,不仅跟风挖石头,最为关键的是,等出来后还非得要他手里的,实在是猴精。

    王煊脸上露出笑意,幸好防了他们一手。

    不过,他认为那几人也得到了好处,整片岩洞都带着丝丝缕缕的神秘因子,他们手中的石头多少都沾染上一些。

    王煊猜测,女方士登仙失败,引发羽化大爆炸,她从内景地携带出来的神秘物质因此而猛烈的爆发,冲击的到处都是。

    当年岩洞都熔化了,大量的稀珍物质没入岩层中,可以说整座岩洞都是瑰宝。

    可惜后来岩洞不断被冲击,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裂缝,冲进岩层中的神秘因子最后又都自缝隙中逸散出来。

    不然的话,羽化石绝不止两块那么简单,肯定会更多。

    王煊确信,在真正懂行的人眼中,这两块羽化石是无价之宝,拿什么都不会换。

    他手握两块石头,心中颇为期待。

    现在,他还没有震裂羽化石,就有丝丝缕缕的神秘因子没入身体中,滋养他的心神,洗礼他的筋骨。

    最为关键的是,他又模糊的看到内景地的边缘!

    王煊深吸一口气,静心凝神,准备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他心有期待,有着强烈的探索欲望。

    窗外落叶飘过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接着雨点噼啪的落下,打在窗户上,外面下起了秋雨。

    突然,王煊睁开双眼,迅速将两块羽化石放到不起眼的角落里,一闪身来到阳台,悄无声息的蹲了下来。

    他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阳台下方有细微的声响,有人在攀爬,尽管微弱到普通人根本听不到,藉着下雨,更能够遮掩去一切,但是王煊的听觉太敏锐了,远超常人。

    尤其是,上一次他触发超感,去过内景地,实力提升一大截,不仅将金身术练到第三层,精神更是愈发的旺盛,灵觉变得极其的敏锐。

    什么人居然趁着雨夜攀爬,接近阳台这里。

    王煊全力放开感知后,又听到其他微弱的动静。

    门外走廊中,有细微的脚步声接近,脚步很轻缓,总共有两个人,来到他的门外停了下来。

    如果金身术没有提升到第三层,精神没有这么旺盛,王煊可能会直接忽略这些,感应不到。

    但现在一切不同了,他捕捉到这些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感觉到危险在临近。

    无声无息,阳台上出现一只手,用力攀了上来,然后露出半颗人头,接着一支黑洞洞的枪对准房间中。

    王煊没有看到这个人的面孔,但是蹲在阳台上,却正好可以看到那个黑洞洞枪口露出,对准屋内。

    如果门外的两人闯入,王煊去搏杀,而阳台外的人突然开冷枪,情况会很糟糕。

    他一看就知道,这是专业级的,有人来杀他,比上次的那批人更强,这是三个实力有些可怕的杀手。

    今夜,灰血组织在旧土的据点被人连根拔起,这些杀手是狗急跳墙了吗?

    还是说,雇主又加钱了,灰血组织蛰伏下来没有被清除的人现在趁着混乱的夜晚来杀他?

    不管是出于哪种原因,都导致王煊忍不住要杀气沸腾,他一向与人为善,自问从未做过对不起谁的事,结果一而再的被人针对,要上门杀死他。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打在窗户上,也有雨点随风落入阳台,那个攀在外面的杀手显然不好过,周身都湿透了。

    最后,这个人一翻身,如同狸猫般灵活,直接进入阳台,想躲在窗帘后袭杀屋中的人。

    然而她想多了,在她翻身而入还没有落在阳光台的刹那,一只手就扭住了她持枪的手臂,喀嚓一声轻响,她的臂骨断了,当时就耷拉下去,无法持枪。

    她刚要张嘴示警,然而,王煊一手捏断她手臂的刹那,另一只手同时在动,恐怖的一巴掌强大有力,糊在她的口鼻与脸上,不仅将她的声音堵了回去,还让她七窍流血,几乎昏死过去。

    王煊有些意外,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练成金身术第三层后,肉身格外强大,就这一巴掌下去,普通人的话,整张脸都要塌陷下去,哼都不会哼一声就得倒在地上。

    这个女杀手居然没有彻底昏迷,她的体内有股强劲的力量在冲起,她想挣脱出去。

    她居然是初步采气成功的旧术高手,再配合手中的枪,如果没有防备的话绝对很棘手,为了杀王煊,今夜来了一批真正的精英杀手。

    没有昏死过去,那就再补一巴掌,现在的王煊金身术有成,实力格外的强大,刚采气的人想对付他远不够看。

    一巴掌下去,女杀手还算不俗的面孔直接变形,额骨都出现细微的裂痕,眼前发黑,她临倒下去前,心头冰凉,觉得这个人比情报中描述的强大的太多了,都没有打她的要害,随意在她脸上糊一巴掌,就让她受不了,感觉头都要烂掉了,简直就像是凶猛的东北虎一爪子按住小兔子似的。

    王煊一手提着女杀手,另一手捡起她的枪,动作轻灵而敏捷的回到房间中。

    几乎是同时,门发出细微的声响,而后无声的开了,两个人像是猿猴般闪了进来,并且在地上一个翻滚,并非直挺挺的闯入。

    王煊手中的枪打偏了,没有击中人,但是,他同时间用力砸出去的女杀手却是撞上了其中一个人。

    那个人也是够狠,一脚就蹬在女杀手的身上,将她踢开,然后单手撑地跃起,手中一柄匕首甩出,对着王煊的面部而来。

    在王煊躲避的刹那,那个人直接向他扑来。

    另外一人也几乎同时到了,身手惊人,远不是刚才那个女子所不能比拟的,看的出这是两个旧术领域的高手。

    他们没有带热武器,一个持着短刃而来,一个就是徒手,要击杀目标。

    王煊叹气,有机会他真要去练练枪法了,连开数枪都没有命中,准头实在有点差。

    其实,主要也是这两人都极为厉害,闪转腾挪,翻滚,跃起,动作灵敏,将体术练到极为高深的地步。

    这两人不仅早已采气,更是内养多年的高手,如果是换成一个星期前的王煊,对付他们将无比吃力,甚至有凶险。

    但是上次被放冷枪,他进了一次内景地,一切都不同了。

    他扔下枪,直接徒手对付两人。

    砰!

    其中一人挥动手掌直接砸了过来,结果被王煊用右手生猛的扇过去,硬挡住了,发出沉闷的声响。

    杀手相当的吃惊,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这一掌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一旦打中,可以让采气与内养有成的人骨断筋折,结果现在那个年轻人无恙。

    王煊确实略有惊容,注意到他的手掌异常,远比常人的要厚,宽大,他一眼认出,这是练铁砂掌的人,手掌都变形了,骨质等增生加厚,打在人身上绝对是致命的。

    砰!

    那个人突然用力,将王煊的书桌直接砸的爆碎,他确定自己的铁砂掌没问题,可是怎么打不动对面那个年轻人?

    王煊的脸色当即就黑了下来,既然来杀他,和他动手就是了,居然还毁他房间中的物品,简直是欺人太甚。

    然后,两个杀手就懵了,刚才动手要杀人也没见对方脸色有什么变化,现在怎么会怒气滚滚,直接向他们接连下重手。

    他们不知道,小王刚工作,第一个月的工资还没开呢,现在就要赔房东一张书桌,手头实在是有些紧。

    两人简直不敢相信,这个身材颀长的年轻人,力量大的吓死人,打在他们身上,让两人感觉像是被奔跑的犀牛撞中,数次腾飞而起,骨骼噼啪作响,骨头断了很多根。

    而他们的铁砂掌与那个年轻人的巴掌碰撞时,对方毫无感觉,反倒是他们自己粗糙的手掌崩裂了,血流如注。

    砰!砰!

    两人坠落在地上,动弹不得,臂骨、腿骨、胸骨等,全都骨折了,他们严重怀疑组织是让他们来送死的,这是刚刚采气与内养成功的人吗?情报部门眼瞎吧!

    王煊开口:“毁我书桌,耽搁我探索羽化登仙路……”

    什么玩意?一张破书桌值几个钱,还有羽化登仙路,那又是什么?两个杀手心中冰凉的同时也有些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