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十八章 雨中寻仙
    在落日的余晖下,青木靠在车门上,一支烟接着一支烟的抽着,在设计院的大门口等王煊下班出来。

    他有点愁,师傅火烧屁股般逃往新星,多少年没有这样的事情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想了解清楚。

    王煊心情不错,心里的一块大石落地,和同事们有说有笑一起向外走。

    “小王,这边。”青木喊他。

    “有人找我,明天见。”王煊和身边的几人打过招呼,快速朝着前方走去。

    在晚霞中,一群候鸟远去,越发显得秋意深沉,天空高远。

    青木载着王煊去吃饭,在路上就开始不断询问,当听到老陈同羽化真仙近期有约时,一脚油门下去差点撞到前方的车子。

    “看路,稳重点!”王煊赶紧提醒。

    街道上车辆很多,正是下班时间,路况有点堵,青木的心也有些堵,什么情况啊,老陈被女方士吓跑了?

    他深知,老陈旧术相当了不得,属于罕见的超级强者,再加上一向精明强干,几乎从来不吃亏,近日竟……栽了。

    王煊很放松,还有心情去看道路两旁火红的枫树,枫叶在晚霞中显得格外热烈,想到女方士不再出现,他琢磨着,这次真没准跟老陈跑新星去了。

    “你觉得,我师傅他会怎么样?”青木大致了解完情况,他觉得有点离谱,死去三千年的人怎么还能托梦?

    “老陈是个好人,保准没事儿。”王煊安慰他。

    青木从来不缺钱,选了家档次很高的餐厅,包间很大,非常清静,点完菜后开始低声问具体的经过。

    “你是说,老陈替你挡灾了?”青木被自己的烟呛住了,感觉相当的无语。

    “你别脑补,不关我的事。女方士之所以托梦,可以说,参与过大兴安岭地下地下试验场的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老青,你最近也得注意点!”

    王煊神清气爽,胃口大开,一边享用美味一边好心的提点青木,让他最近最好准备点符纸什么的,在这方面老陈就比较有经验,事发后,直接就拿出来一堆,贴的浑身上下到处都是。

    同时他也腹诽,老陈真小气,周末求助他时,就送过来一张,结果自身一出事儿,不要命的向身上贴,都快糊满了。

    青木听着他的不像话的抱怨与警示,咧了咧嘴,心情复杂,吐了个烟圈没说话。

    “老陈那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王煊点评。

    青木瞪了他一眼,这是什么鬼话啊,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说,我们怎们帮他?”青木皱眉,他确实有点担心老陈,毕竟是他师傅。

    王煊道:“我觉得没大事儿,老陈跑新星去了,女方士在那边肯定是人生地不熟,估计呆不习惯,早晚会将老陈鼓捣回来。”

    听听,这是什么话?青木瞪了他一眼,然后又和上他商量,送他去新星如何,接应与照顾下老陈。

    王煊立刻拒绝,刚跳出火坑,谁没事儿还会再往里跳啊。

    他看了一眼青木,道:“你先别替老陈着急,我觉得你真的需要担心下你自己。”

    “你什么意思?”青木掐灭了烟。

    王煊看了他一眼,道:“还能什么意思,老陈怂了,都跑新星去了,肯定没法帮女方士解决问题,到时候她要是回来,我估摸着也该轮到你了。”

    “你嘴巴有毒,给我闭嘴!”青木心中真有点没底了,而且他觉得,老陈估计就是这么被找上的。

    他严重怀疑,女方士很有可能就是听王煊胡言乱语才去找老陈的。

    他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儿,严肃的告诫他,道:“吃饭,吃完赶紧走!最近这段时间你都不许找我,你也不要一个人时瞎磨叽,反正近期你不要提我名字!”

    “老青,你这就不厚道了,说的好像我这张嘴开光了似的。”王煊不满,在那里辩解,这事儿原本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也是受害者。

    “什么都别说了,咱俩暂时划清界限,你最近不许联系我!”青木直接就要去结账走人,他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了,几乎都没动筷子。

    王煊道:“别急着走,我那五百万什么时候到账,那可是我在青城山出生入死,用命才换来的补偿金。”

    “明天就到账!”青木说完就起身,关于给这笔钱,他倒也痛快,那张银色的兽皮卷虽然还没有破译出来,但是专家组一致觉得,价值惊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一个羽化的方士至死都在盯着看。

    “好嘞!”王煊心满意足,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来说,有这么一笔巨款实在算是无比的惊喜。

    “你多少也吃点啊。”王煊劝青木,又道:“你真走啊,不送我回去?”

    青木没搭理他,而且加快了速度,转眼就没影了,并打定主意最近都不去王煊的住所附近。

    第二天,王煊接到短信,银行提示有一笔大额款项进账,他数了数共有六个零,确实是五百万,顿时心情荡漾。

    很快,他又想起一件事儿,缴过税没有?赶紧找青木询问,结果青木连挂了他五次电话,不理他!

    最后可能是实在受不了他,青木用短信告诉他,已经代缴,给他税后五百万。

    “老青,你真棒!”王煊迅速敲了几个字回过去。

    青木一看,直接拉黑了他,总觉得最近和他沾染过多的话会出事儿,他越琢磨越认为是这个道理,就不该去找他并请他吃饭,老陈是前车之鉴。

    晚间,王煊和父母通电话,告诉他们这个周末回去,并且提前打了预防针,道:“我买彩票中奖了!”

    接下来的两天,王煊研究道藏,练根法,又琢磨羽化石的事,这次他回家一定要去那座山上看一看,是否留下了什么。

    周五下班,王煊迅速冲向车站,他家就在相邻的小城,相距不过一百多公里,相对来说真不算远。

    晚上回到家,父母虽然最初很高兴,但是后面却远比他想象的淡定多了,用老王的话说,钱要那么多有什么用,够花够用就行了,这种心态也可能是导致王煊平日也些心大的原因。

    “你自己留着吧,买个婚房,早点娶个媳妇回来。”老王高兴地说道,不忘记催婚。

    王煊一两个星期就回来一次,所以夫妻两人见到他后,虽然心情很好,但相对来说也算是很平和。

    “我才刚毕业,太早了,先等两年吧,钱先转给你们。”然后,王煊就不管不顾,直接完成转账。

    晚间吃过饭后,他向父母打听小城数十里外那片大黑山的事,那个地方一直有什么仙姑的传说。

    他记得小时候,山上还曾有一座道观,只是后来年久失修,一个道士也没有,就彻底倒塌了,不知道现在怎样了。

    老王回忆与感慨:“那里啊,确实有些传说,我小时候香火还很盛呢,后来吧,山下的村镇拆迁,人都搬走了,大多都进城了,香火也就慢慢断了,最后连道士都没了,如今那里蒿草丛生,听说道观的地基都找不到了。”

    王煊道:“明天我准备约上两个发小去转转,好久没进大黑山了,秋季正好看看有没有什么榛果、山核桃之类的。”

    晚间,他就开始约人,两个发小知道他回来后很高兴,忙着答应,一个明天会准备一辆车,另一个说要借几只土狗带进山中去追兔子。

    奈何,天公不作美,预告周六是晴转多云,结果直接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两个发小遗憾,改约周日再去大黑山。

    王煊闲不住,即便下着大雨,对他这个练旧术的人来说也没什么影响,他直接自己行动了。

    他穿戴好雨具,走出家门,又出了小城,随后开始狂奔,一路冲向大黑山。

    主要也是因为,关于那个仙姑的传说似乎与雨水有关,正好趁着这个环境,他进入山中去看一看。

    将金身术练到第四层后,即便足有几十里地,对王煊来说也不算什么。

    最终他进山了,这片山岭山石泛黑,如果没有草木的话,远远望去确实如淡墨般,所以被叫做黑山,或者大黑山。

    王煊按照记忆,径直赶向其中的一座山峰,迅速登山,然而到了山顶后他一阵狐疑,道观不见,即便倒塌了也应该有地基与瓦砾才对,怎么光秃秃一片?

    他感觉,这片地基像是被人挖走了。

    难道记错了,不是这座山?

    王煊又去其他山上寻找,接连登上几个山头,都没有发现倒塌的道观。

    轰!

    天地间,雷声爆响,刺目的闪电划过雨幕,照亮昏暗的天空,让整片大黑山都短暂的通明起来。

    不经意间,王煊抬头,他看到了什么?

    最早先他认为有倒塌道观的那座主峰,竟有生物出现,体形不小,那是一头……犼,载着一个人正在下山。

    并且,随着那头犼奔跑下来,山地居然在轻微的震动,冲着他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