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战
    黑色云层很厚,夹着炸雷与闪电,大雨像是瓢泼似的猛烈地砸下来,落在脸上都有些生疼。

    王煊动作矫健,一跃而起,冲进密林中,彻底消失不见。

    雷霆炸响过后,天地再次黑暗下来,虽然相距很远,但是王煊确定那头黑色的犼身上是个男子。

    荒无人烟的大黑山,茂密的老林,还有那带着戾气的黑色凶兽,让人感觉到一种瘆人的寒气。

    常人若是见到,必然心生恐惧,有种深山遇老尸的氛围。

    数十年来,大黑山附近的人都搬走了,可以说人迹越来越少,而在今天,竟有罕见的生物驮着人逼近。

    王煊悄无声息,在山林中快速穿行,他迂回曲折,不断改变方位,他感觉到了异常,危险在临近。

    “吼!”

    突然,一声大吼像是惊雷般在山林中响起,一头庞大的黑影扑来,撞断树木,扑向王煊。

    砰的一声,王煊跃出去六七米远,躲开那凶猛的扑杀,后方地面剧烈震动,枝杈断裂的声响传出,以及震耳欲聋的兽吼声更近了。

    一道闪电划过,照亮昏暗的林地,露出它的样子,它长足有五米,高近两米,满身都是浓密的黑毛,狰狞无比,血盆大口张开,牙齿像是匕首般锋锐,雪白森然。

    砰的一声,??它一爪子向前挥过来,没有碰到王煊,将一棵碗口粗的树直接喀嚓一声拍断,倒在地面。

    王煊避开扑击,迅速来到它的身侧,一掌向前拍去,砰的一声,强如这头庞大的凶兽也一个踉跄,剧烈晃动,而后发出更为愤怒的吼声,比天上的雷声还要响,震的人双耳嗡嗡轰鸣。

    同时间黑犼身上的人跃下,快如闪电,凌空就是一脚,向着王煊的心口踹去,动作极为凌厉与凶猛。

    王煊反应神速,不仅侧身避开那头黑犼的血盆大口,更是后退,躲开那沉重而又有力的一脚。

    喀嚓!

    那个人凌空一脚踏空后,借势踏在旁边的一株大树上,直接让树干喀嚓一声断了,他借此之势人依旧在半空中,向着王煊迅猛的踢去。

    同时间,那头黑犼也带着惊人的戾气扑了过来,庞大的体形震动山林,撞的枝杈等不断碎掉。

    王煊双目冷冽,他被一人一犼共同夹击,避无可避,直接腾空跃起,一脚向着那头凶兽踢去,同时双掌划动,迎向那人扫过来的脚掌。

    “嗷吼!”

    五米长的庞然生物虽然很凶暴,但是在密集的山林中行动多少有些不便,被几株水桶粗的大树所阻,无法腾挪,它张开的血盆大口没有咬到王煊的脚掌,反而被他一脚蹬在鼻子上,顿时痛的它惨烈嘶吼。

    鼻子对它来说最为脆弱,直接被蹬裂,血流如注,庞大的头颅都有些晕眩,踉跄着后退,踩踏的矮树折断,灌木碎裂。

    当然,这也与王煊的那一脚的巨大力量有关,换成是常人来踢,哪怕犼鼻子脆弱,也根本踢不动。

    同一时间,王煊的手掌拍到那人的脚掌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像是一道闷雷在林中震动。

    王煊感觉到右手发麻,但是,他没有任何退避的意思,左手同时压了过去,拍向那人的小腿。

    那人动作很快,身在半空中如同猿猴般敏捷,双手抓住一条枝杈借力,收腿成功,避开小腿最为脆弱的迎面骨,换成脚掌发力,猛烈踏了回来。

    砰的一声,又是一次沉闷的声响,王煊借力凌空飞出去数米远落地,踩碎许多低矮的灌木,就是有些岩石都被他踏裂了。

    可想而知,两人间的碰撞多么可怕,王煊承受了何等恐怖力量的冲击,在这种力道下,许多采气与内养有成的高手都要大口咳血,手掌即便没被踢碎,也要全面骨裂。

    王煊甩了甩双手,感觉有些发麻,相当的疼,但是虎口没有被震裂,手骨也不曾骨折。

    这就是金身术第四层的体现,连一般的匕首都不见得能划破他的体表,防御力非常惊人。

    不过,这也更进一步证明对面那个人的强大,身手很矫健,出手非常凌厉,脚掌的力量极大。

    那个人也很意外,甚至说在吃惊,通过汇总的资料分析,他已经充分高估王煊,认为他很强,年纪不大,掌力就已经强过铁砂掌等,在旧术领域中是一个难得的年轻高手。

    直到真正动过手后,他才意外的发觉,那所谓的高估还是错了,这个年轻人居然能挡住他两次进攻。

    “吼!”

    那头黑犼咆哮,震的山林都在晃动。

    虽然大雨滂沱,但在这么近的距离内,王煊还是看清了那一人一犼。

    那是一个看起来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面色红润,满头黑发,但是眼角的鱼尾纹出卖了他真实的年龄,他只是保养的好,王煊猜测,他多半有五十几岁了。

    至于对面的那头黑色的凶兽,不是旧土的物种,是新星培育出来的,形体与神话传说中的犼有些相近。

    据说在新星那边,也是最近一二十年才人工培育与驯养成功,比雄狮与猛虎更为强健有力量,一出现就深受新星不少富人的喜爱。

    最近几年,旧土也有一些人开始养这种猛兽,显然一般人供养不起,每天高品质的鲜肉就需要不下百斤。

    眼前这一头比其他人工养大的犼还要庞大与凶猛不少,显然算是异种,罕见的凶暴,许多旧术领域的高手都不见得能挡住它的扑杀。

    “小伙子,真是不简单啊,我在你这个年龄段时,远没有你强,练了这么多年旧术才有所成,你再这么走下去,有望成为旧术领域的宗师级人物,甚至还能绽放出更为绚烂的光彩,再现旧术传说中的一些辉煌成就。”

    这个人身穿黑衣,完全融入到昏暗的林地中,他虽然可能有五十几岁了,但是体力强大,两只眼睛炯炯有神,说话更是像是金钟撞击般,铿锵震耳。

    王煊眼神很冷,这是有预谋的来伏杀他,提前知道他要来大黑山,早就等在这里了。

    他昨天晚上才和两个发小联系,说要进山,结果这个黑衣人直接就知道了,骑着黑犼在山林中等他。

    王煊相信两位发小,因为,黑衣人不可能什么都能查清楚,怎么可能提前预料到他要找两位朋友进山,应该是有人监听了他的通话。

    “灰血组织的?”他冷漠地问道,最近这段时间,连续三次被人袭杀,他已经忍无可忍。

    黑衣人坦然,道:“不是,我对他们有些失望,在旧土的据点被连根拔起,逃出来的人最近躲躲藏藏,不敢见阳光,所以我亲自出手了。”

    王煊听到后,杀气陡升,躲在幕后的人出现了?!

    他心中怒火焚烧,平白无故一而再的被人袭击,想要杀死他,真当他容易揉捏,好欺负吗?

    他自认为没有与人结过大怨,无论如何也不至于遭人暗杀才对,结果对方接二连三来找人杀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既然正主亲自找上门来了,那么今天就算一算这笔账。

    “我并不认识你,自认与你没有过冲突与仇怨,你为什么一而再的针对我?”王煊沉声问道。

    突然,他迅速朝着旁边扑去,原地一株手臂粗的小树直接断了,树干崩碎,树冠轰的一声倒了下去。

    王煊眼神幽冷,这个黑衣人身手这么强,也没有托大,暗中居然还安排有狙击手,刚才说话不过是了为了稳住他。

    显然,今天下大雨也出乎这些人的预料,早先他们都认为王煊不可能来了,躲在了山洞中避雨,直到感知敏锐的黑衣人眺望,发现王煊的身影,他们才有开始出动,找有利的地势。

    在这些人中,自然属骑着黑犼的中年人动作最快,他认为一旦亲自动手,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应该可以解决掉王煊。

    王煊两次进入内景地,将金身术练到第四层后期的同时,精神力量也变得格外旺盛,在危险来临前感知超级敏锐。

    突然,他再次扑了出去,方才立身的位置,一株大树上出现一个非常恐怖的弹孔,子弹居然是旋转着进去的,让树干都爆碎了,显然是禁用的特种子弹。

    短时间内,暗中已经有两人开枪了,对他到底有什么仇,正主开始亲自走上前台来了。

    王煊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扑杀向黑衣人与那头凶犼,他就不信暗中的人能那么精准的避开黑衣人与那头犼,可以直接命中他。

    因为他与黑人的动作都很迅猛,实在太快了,再有那个庞然大物扑杀与阻挡,想狙杀他,难度不小。

    王煊决定,先杀黑犼以及干掉这个黑衣男子,再去找那些枪手。

    不得不说,这个黑衣人太强了,一双手竟有淡淡的金色光泽,练成了某种极其厉害的旧术,拳掌力量巨大无比,偶尔拍击在大树上,直接打爆树干,实在是有些恐怖。

    另外,他的脚掌也一样有力,踏裂岩石,借力在树干上腾跃起来时,大树会发出喀嚓声倒下去。

    王煊练旧术有成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劲敌,如果他没有练成第四层金身术的话,今天必死无疑。

    两人快速移动,撞碎不少林木,连那头犼都快跟不上他们的节拍了,数次差点扑到它主人的身上。

    砰!

    又一株水桶粗的大树折断,倒落下去,两人腾挪,拳脚不断碰撞,像是一道道惊雷在林中炸响。

    王煊发现,自己的虎口都裂开了,有血水滴滴答答淌落下去,这让他深感吃惊,对方的拳掌太坚硬了,连第四层的金身术都有点防不住。

    “大金刚拳?!”他露出惊容,猜测出对方练的是什么了。

    他自己也练过金刚拳,但却是初级的拳法,完整的是大金刚拳,属于一门威力奇大的体术,属于佛教秘传经文。

    黑衣人带着冷意,没有回答,身形比猿猴还敏捷,比狮虎还凶猛,再次杀了过来,震的王煊手臂发麻,双手都红了,虎口那里裂伤加重加深。

    轰!

    突然,王煊加速,拳掌猛烈,最后更是全身撞击进黑衣人的怀中,等了很久,终于得到这种机会,喀嚓一声,他用身体撞断黑衣人两根胸骨,让他大口咳血,直接飞了出去。

    黑衣人剧痛˙中深感震撼,他原以为王煊与他一样,练成某种秘篇绝学,拳掌坚硬,力量大的惊人。

    再加上王煊有意隐藏,没有用身体去硬抗他的大金刚拳,给他造成错觉,并没有看出,这个年轻人全身都很坚韧。

    “金身术第四层?!”他震惊了,终于知道王煊练成了什么,对方的拳掌之所以坚硬异常,拳法是其次,主要是因为经过金身术的加持导致的。

    吼!

    那头黑犼看??其主人落在下风,凶猛的扑向王煊,张开血盆大口,非常的残暴。

    砰砰砰!

    王煊落在它的身上,对着它的鼻子与额骨那里猛烈挥动拳头,血花溅起,他生猛的将这头凶兽的头部给打出一个血窟窿,让它发出凄烈的嘶吼声,而后轰的一声倒了下去。

    感谢:哦豁Ovo、书友20210417051813882、皮皮辰起飞。

    谢谢以上盟主的支持,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