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十章 为旧术蹚出一条路
    雨还在下,林中昏暗,黑犼倒在地上颤动,还没有彻底死去,生命力顽强,但已经不足以伤人。

    黑衣男子站在对面,身体摆动,迅速接好断骨,他没有掩自己的惊容,道:“金身术虽然很厉害,但是却很少有人去练,一是见效奇慢,动辄需要几十年才有能有成,二是稍有差错身体就会出现大问题,伤了自身。”

    他盯着王煊,对方的金身术分明练到了第四层后期,最起码需要耗费三十年以上的时间,可对方现在才二十出头。

    “你是怎么练成的?”他双眼炯炯有神,心中难以平静,有种强烈之极的渴望,迫切想知道。

    “你为谁来杀我?”王煊平静地问道,他不认识这个黑衣人,对方五十多岁,两者间从未有过交集。

    他认为黑衣人的背后还有人,是替别人出手来杀他,依旧不算是正主。

    黑衣男子面色平静,道:“今天如果你赢了我,这件事也不要查了,到此为止吧。找灰血组织杀你的人是我,最后亲自动手的人也是我,你可以认为我就是幕后的主使者,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王煊的眼底深处有淡淡的金光一闪而没,这是金身术有成的体现,让黑衣人愈发的渴望,想知道他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黑衣男子并不是想练金身术,而是想弄清楚是否有什么秘法与捷径,真要弄清楚的话,旧术有可能会在这个时代重新焕发出璀璨的光芒。

    他练旧术数十年,艰难地走到这一步,已经算是这个领域少有的大高手,但却深刻的明白,到了这个层次后,差不多路尽了。

    王煊十分冷淡,道:“你来杀我,还不愿透露背后的人,我凭什么告诉你?”

    黑衣男子舒展身体,活络筋骨,道:“身为练旧术的人,我也是看你年纪轻轻就走到这一步,才好言提醒,如果是你最后活着离开这里,查到我这一步就算了,事情到此应该也差不多结束了,你平静地过完此生,不要去想着揭开什么,应该不会有人再针对你。”

    王煊心中有怒火在升腾,他虽然低调,平日不怎么喜欢惹事儿,但是这样被人一而再的袭杀,最后还要他忍着,不要再去主动追查,这样才能保平安活着?

    黑衣男子轻叹:“我们走旧术路的人真的不容易,尤其是在这个时代,路彻底尽了,即将被新术全面取代,我很不甘心,抱着不切实际的想法,想蹚出一条路,执着到近乎魔怔。”

    看得出他不像是作态,而是真的有些感触,对旧术这条路有很深的执念。

    黑衣男子并没有急着动手,接着道:“自从得知,我们旧术这个领域传说中的某部经文出现,却被束之高阁,只是彼辈的文物收藏后,我就按捺不住,想要接近,希冀得到??,从中一窥真义,找出羽化真仙的秘密。”

    王煊没有开口,静静地听着。

    “所以我有意接近,并知道那家有人言语间对你不满,恨不得杀了你,我就自己主动靠上去了,委婉的表示,作为一名学者,教授,可以‘教育’你,同时暗示我想看一看他家的那本古册。”

    当听到这里后,王煊皱眉,回想认识的那些人,他依旧想不出是谁,他从来没有与人有过什么深仇大恨。

    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得罪了谁,非要杀他不可。

    同时,他也有些惊讶,黑衣人竟然是一位学者,是一位教授,看样子身份有些复杂。

    黑衣男子像是看出他在想什么,道:“有段时间,旧术还不算没落,我作为一个旧术研究者,在新星的大学里也带过一些学生,有时更是被人请去为一些身份不一般的老家伙们讲解怎么养生,可以说当时还是有些名气的。”

    他自嘲的笑了笑,又摇了摇头。

    王煊明白,在新术没有全面公布与崛起前,旧术确实被挖掘了一段时间,最起码旧土的先秦竹简等都被财阀与各大研究所瓜分干净了。

    更有几年,新星那边希望通过旧术触发超自然力量,贯通新术,所以眼前的黑衣男子成为一些财阀的座上宾,也属正常,他有学者、教授的身份不足为奇。

    “当天,我有所表示后,那人真的将家中的孤本经书悄悄取了出来,给我看了第一页,我立刻就被吸引了心神,因为我知道,那是无价之宝,与我这么多年探索的路相一致,直接为我捅破一层窗棂纸,开启一扇新窗。要知道那只是第一页,就道尽了我大半生的心血与追求,后续会何等的惊人?落在那些人手中,算是珠玉蒙尘,他们虽然研究过,但是根本练不通。而我越发的渴望,因为,我有把握让那本传说中的经文在旧术路尽的时代重新绽放出最为绚烂的光彩。”

    说到这里后,黑衣人眼神火热,像是有光焰在跳动,情绪非常激动。

    “可惜,我只看到第一页!”

    直到最后,他渐渐恢复平静,双目中的火光熄灭,才又盯着向王煊,道:“我似乎在你身上发现更为了不得的东西,你是自幼练金身术吗,且有神秘莫测的捷径可走,所以在这个年龄段练到了第四层,还是说比我想象的还要惊人?”

    他的双目中爆射出两道慑人的光束,道:“据我调查所知,你的那本金身术秘本是在一次聚会上周明轩送给你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就能练到第四层?绝对有大问题!”

    王煊很平静,没有说什么,在这个时代,早已没有人可以进内景地。

    而在古代,走旧术路的人第一次触发超感后,想进内景地,需要先秦方士相助,或者教祖级人物接引。

    而王煊第一次进去,不是被人接引,是自己踏足了那个领域,说出去的话会让了解内情的人心神震撼。

    “我因执念而有些魔怔了,为了传说中的经文,不惜动了杀机,想要杀你换那部经文,现在想想,我们走旧术路的人,最主要是看不到希望啊,有些可悲。”

    黑衣男子感叹,然后盯着王煊,道:“所以,我才劝你不要再追查下去了,那个人很有可能也是一时的怒怨说要杀你,事后不见得还会再关注这件事,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有些人与势力远不是你我这样的人所能沾惹与对抗的,毕竟这早已不是方士绽放羽化仙光的的先秦时代了。”

    突然,他的气息变了,双目射出两道霞光,五脏六腑居然在共振,传出雷鸣般的声响,体内血液诞生淡淡的光华,他整个人都仿佛有了一层光晕,刹那从原地消失,速度快到极致,向着王煊扑杀过去。

    王煊虽然觉得这个人在旧术领域有执念,并不是作态,但却没有放松警惕,人性是复杂的,黑衣男子虽然执着于旧术,但却不见得纯善。

    最起码,他的那头黑犼被重创,都快死掉了,他都没有任何波澜,一看心就很硬。

    轰!

    王煊迅速躲避,全面提升金身术,与这个人对抗。

    在他消失的原地,那个人出现,咚的一声,双足将地面踏出大坑,力道实在有些恐怖,比不久前更惊人了。

    黑衣男子在大口的呼吸,五脏雷鸣,血液中绽放淡淡的光华,透体而出,令他体外竟真的浮现一层微弱的光晕,非常奇异,导致他实力提升了一大截。

    王煊心中大受震动,猜测这很有可能就是黑衣男子渴求的那部经书的第一页所记载的东西。

    砰砰砰!

    王煊避其锋芒,从侧面去击他的手臂、身体等,即便如此,他也感觉到了对方力量强大的离谱。

    这一刻,黑衣男子有些不可力敌,短暂的接触,震的王煊十根手指的指甲都被掀开了,鲜血不断淌落,手臂欲折,指骨更是剧痛不已,金身术都挡不住了!

    情况相当的危急,王煊在接连的碰撞中,数次被击的横飞出去,大口咳血,将要被全面重创了。

    看着黑衣男子这种状态,王煊立刻想到自己也曾练过的某种体术,张道陵留下的五页金书,他曾在内景地中练成第一幅图,仅是个起手式而已,当时并未觉得能有多么大的威力。

    现在,他看到黑衣人这种威能,顿时体会与触及到了相近的力量,都与激发五脏六腑的活性有关。

    轰!

    王煊拼命,嘴里淌血,全面催动那幅图所记载的体术,令五脏激烈的共振,在这种生死关头,他觉察到了不一般的东西,当肉身快要快承受不住,五脏剧烈震动到要裂开前,他体内涌现出一种新奇的力量,在血肉中迅速扩张。

    咚!咚!咚!

    他觉察到,心脏的跳动是如此的有力,血液如长河般被催发,泛出淡淡的金霞,他挡住了黑衣男子的猛烈攻击,手臂、指骨都终于保住,没有碎掉。

    最终,黑衣男子撑不住了,五脏共振后,他大口咳血,砰的一声,被王煊打的飞出去足有十几米远,胸膛塌陷,出现一个可怕的拳洞,连后背都透光了。

    此外,他的五脏刚才共振出了过于强大的秘力,现在竟要崩溃,伴着一道道裂痕浮现,他彻底失去战力,眼看快要不行了。

    “想不到,你也练过类似的经文。”他口鼻不断出血,最后叹道:“你还这么年轻,或许有几许希望,将来如果能为旧术蹚出一条路……”

    他说不出话来了,满嘴都是血沫子,呼吸困难,迅速的衰弱。

    王煊也很不好受,即便他快速停下了金书记载的那种体术,但是依旧感觉五脏剧痛,他消耗过巨,有些脱力了,一动都不想动。

    可是附近还有狙击手,存在着巨大的危险。

    果然,他瞬间感觉陷入进生死绝境中,眉心剧痛不已,像是被尖锐的利器抵住,即将要被贯穿了。

    这是被人锁定,要被射杀了?!

    王煊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从来看没有这样接近死亡。他忍着剧痛,努力翻身,艰难避开一次死劫,有子弹飞过,击穿刚才的地方。

    一刹那,他发现身体多个部位再次剧痛,这是被全方位的锁定了。

    可是,他的状态极其糟糕,很难再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了。

    要死了吗?他很不甘心,体内自动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他不想放弃,依旧想尝试翻个身。

    轰!

    突然,他觉察到异常,时间仿佛变得缓慢了,身体被死亡阴影覆盖,在几乎要窒息的极致压迫下,他竟陷入超感状态。

    即便如此,能躲过这一劫吗?他依旧没有把握。

    感谢:已经是绒布球哒、搁浅ovo、亂了思绪、读者1394236070840274944、洛川幽冥。

    谢谢以上盟主的支持。

    百盟了,多谢各位书友的大力支持!

    努力写书,调整再调整,我要把更新时间慢慢变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