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十二章 新旧对决
    “老陈,你不要想的那么极端,没有人想赶尽杀绝。说到底也只是切磋,以此促成竞争,最终达到共进的目的。”唐装老者温和地说道,尽量淡化这种问题。

    “究竟有没有人想彻底按下去旧术,我还不清楚吗?”老陈冷淡地说道。

    “老陈,你还是这么倔强。旧术四老离世后,在这个领域还很强也很有想法的人,终究只剩下你与有数一两人了啊。”唐装老者摇了摇头,平静中尽显从容,说话非常有底气。

    老陈道:“常恒,你很自信啊,自从觉得找到通向超凡的桥梁,实力的跃迁,使你的性格不再内敛。”

    唐装老者名为常恒,同样是一头短发,黑亮而浓密,除了说话时脸上会浮现几缕皱纹外,并不显老态,双眼深邃,有种源自内心的强大。

    最让人惊异的是,此时他的体表竟有淡淡的光晕,像是附着了某种神秘的力量,望之令人心悸,竟有些超凡之感。

    他站在灰褐色的冻土上,体外散发朦胧的光,背后不远处是冰冷的战舰,有种神话与科技接触并存的画面感。

    许多人心头剧跳,数十年来新星多了不少新物种,近年来才渐渐露出端倪,是从某个地方带出来的。

    据悉,新术也有与那个地方有关!

    如果细究的话,时间真的不算短暂了。

    “年头不短了,你想和我第二次动手?”老陈向前走去。

    显然,新术与旧术的争锋,早就发生过,对决非常激烈,只是外人不了解罢了。

    唐装老者常恒摇头,道:“不,我现在只做理论研究。”

    众人愕然。

    “直接动手吧,看看衰落的旧术是否还能散发出最后的余热!”远处有人直接不客气地喊道。

    他身高足有三米,体格健硕,手中拎着一根黑色的金属铁棍,杵在地上后,发出咚的一声颤音。

    这个人的体形未免太高了,但一点也不笨拙,身体有力,动作灵活,而他手中的合金铁棍最起码有一两百斤重。

    王煊惊异,竟有这么高的人?

    吴茵小声解释:“这是新人类中的一支,还在母胎时就经过各种基因编辑,进行过很多次的优化。”

    “很强吗?”王煊问道。

    吴茵郑重点头,道:“很强,单纯的身体素质,他就能够凌空跃起十米高,力量大的出奇,古代所说的猛将,力能举鼎,对他来说可以轻易做到,而他的速度也快的惊人,在山林中可以瞬间追上虎豹。”

    这就是基因超体,其中的佼佼者会更为恐怖,简直如同超人般。

    三米高的基因超体身材健硕,皮肤坚韧有晶莹的光泽,看起来强大有力,他开口道:“练旧术的人谁过来与我决斗?我就用你们的冷兵器和你们切磋。”

    老陈还未动,半空中传来喊话声:“陈永杰,你的对手是我!”

    早先驾驭银灰色机甲的中年男子,现在换了一台蓝莹莹的机甲,近乎通透,金属光泽非常柔和,一看材质就不一般。

    青木身边的吴成林脸色变了,低语道:“这是去年研制出来的新型机甲,材质非常特殊,是从挖掘出新术的那个地方带回来的,这种机甲很强,外力难以破开。”

    老陈看向半空,道:“这种新型机甲不便宜吧,恐怕动辄就得需要几亿新星币,如果被我直接劈落下来,你们不心疼吗?”

    “陈永杰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自负!”蓝莹莹的机甲悬在高空中,流转着灿灿光华,俯视着下方,当中传来那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道:“时代变了,机甲可以量产,规模化造就高手,。而在旧术领域,一个时代能出现多少高手?!”

    “在旧术领域败了,转投其他阵营,便开始仇视旧术,你真的是面目可憎。我觉得现在想将旧术彻底按死的大环境,与你们这样的人也有不小的关系。”老陈声音冰寒,盯着高空中的蓝色机甲,道:“其实,说到底还是新术与旧术之争,同你们这群驾驭机甲的人有什么关系?当练旧术的我一旦入主合适的机甲,一个人可以杀光你们所有人!”

    老陈杀气腾腾,强势与霸道的惊人,让各方心惊肉跳,机甲阵营直接被他踢出,根本不当作一个新势力对手。

    “旧术难练,机甲、基因超体中的某些人便开始接触新术,最终有些人成功踏上这条路,说到底只有新旧之争,而没有其他第三方阵营!”老陈冷幽幽地说道。

    “你看不起机甲领域的人?!”蓝色机甲中的男子愤声道。

    老陈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昔日的手下败将,憎恨让你昏了头。你觉得,当我穿上机甲时,你算什么层次的对手?不过是披着一堆废铜烂铁的人形靶子。不止你,还包括你们所有人!”

    王煊惊叹,老陈强势的一塌糊涂,将对面所有人都给蔑视了,但也实在容易引起众怒。

    唐装老者常恒开口:“老陈,你该不会是想一个人对付所有人吧?这样的话,即便你能有些耀眼的战绩,但也很快就撑不住。同时这也只能证明你自身的旧术造诣确实惊人,却不能代表旧术的整体实力。一旦你死去,也就意味着旧术彻底折戟,大旗倒下,再无一个人能站出来,从此旧术不要再提!”

    旧术领域自然也有其他高手来到现场,他们听闻后都有些愤慨,自然知道对方的冷酷之意。

    唐装老者常恒虽然没与他们对话,但其实就是在戳他们的心,问这些人到底行不行,敢不敢出手,言语轻慢,有蔑视之意。

    “老陈,今天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你不要拦着我们。”有旧术领域的高手开口,并且直接走了出去。

    这是一个壮年男子,四十几岁的样子,身高足有一米九,提着一柄合金长刀,在正常人中他的确算是魁伟高大了,可是面对基因超体却显得很矮小。

    双方几乎没有什么交谈,上来就动手,在震耳的金属碰撞中,合金长刀与铁棍交击,火星四溅,声音简直要撕裂人的耳膜。

    身高一米九的中年男子,挡住了三米高的基因超体,两者力量似乎相当,可见他的旧术成就相当不俗。

    毕竟,他是从普通人起步,而对面则是个异类。

    放在古代战场上,这两人都算是猛将。

    “可惜,练旧术无法触及超凡,终究是肉体凡胎,这样的冷兵器对决没有什么意义。”唐装老者开口。

    哧!

    突然,那个三米高的基因超体周身散发朦胧的蓝光,力量暴涨,直接将对手的合金长刀砸的崩断,而后一铁棍戳了过去。

    噗!

    血水喷涌,身高一米九的中年男子无比痛苦,胸口被铁棍生生穿透,他艰难的用双手抓住胸前的铁棍,但是已经没有力气了。

    “李兄!”青木大叫,显然认识这个男子,两人是旧识。

    基因超体挑起他,猛然用力一抡合金铁棍,一米九的大汉像是稻草人般被甩出去十几米远,噗通一声坠落在地,满身是血,再也没有起来。

    青木等一群练旧术的人快速冲了过去,可是稍微一探查他们就知道中年男子活不成了,不仅心脏被铁棍戳碎,五脏六腑也被那种蓝光绞烂。

    “太狠了!”

    “李兄!”

    有人悲呼。

    “旧术领域的高手不怎么样。”对面有人开口,走出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虽然枯瘦,但是眼睛如金灯般灿灿,看起来颇为不凡,他又道:“我是走新术路的人,对你们很失望,我觉得除了陈先生外,其他走旧术路的人恐怕都不值得我出手!”

    老陈迈步,逼了过去。

    半空中,那台蓝色机甲内的中年男子开口:“老陈,你终于要开始大包大揽了吗?”

    唐装老者常恒淡淡地笑道:“老陈,你是不是需要承认,除你之外,旧术领域没什么人了,彻底完了?!”

    “别激我,一会儿我将你们全宰了!”老陈杀气腾腾。

    练旧术的人群中,一个六十几岁的老人走出,道:“老陈,你知道我的情况,练功出了问题,活不了几年了,让我出手吧,死也无所谓,如果不能与走新术路的人对决一场,我有些不甘心。”

    显然,他是明知不敌也要走出去。

    他觉得如果走旧术路的人中只有老陈一个人出手,颜面上太难看,就真的如同对面那些人所说的般,旧术没人了,没落到了令人无法直视的地步。

    老陈叹息,他认识这位老者,一生都投在旧术领域中,且非常执拗,即便阻拦也不会有效果。

    这个六十几岁的老人虽然看起来老迈,但是爆发后,拳头居然有淡淡的光晕,且体内若隐若无的传出雷霆之音,轰向那个走新术路的枯瘦中年男子。

    中年人脸色变了,没敢硬碰,快速向后退去,待老者拳头暗淡时,他才迅猛的进攻。

    两人激烈交手,动作非常快,竟有风雷之响。

    然而,数招过后,那位老人突然不动了,并且身体开始干枯,一道赤霞从他的体内冲出,像是被人抽走了魂魄,他双目无神,站在那里一动不能动了。

    赤霞到了对面那个枯瘦的中年男子手中,被他凝聚成一柄利剑,而后猛力挥动,噗的一声,他将老人的头颅斩落。

    “谁都不要妄动了!”这次,老陈有些发怒了,声音像是惊雷般,震的许多人双耳嗡嗡作响。

    “老陈,你看到了吧,旧术的颓势不可挽回,衰落无法避免!”有人冷声道。

    “老陈怎么样?”高空中,蓝莹莹的机甲内传出那个中年男子冷笑的声音。

    老陈抬头看向他,道:“从你开始!”

    他拔出一口剑,长能有一米五,通体黑幽幽,没有什么冷冽的光泽,看起来并不锋锐,遥指向半空中。

    接着,他略微鼓胀的后背上,衣服破开,舒展出一对银翼般的东西,一刹那,银色流光暴涨,老陈竟冲霄而上!

    “这是我家研制的推进器,速度很快,能追上机甲。”吴茵为王煊解释。

    “我看你怎么破开这种新材料……”半空中的中年男子虽然吃惊,但是没有害怕,双手持大剑向老陈立劈过去。

    锵!

    下一刻,他手中的合金大剑竟然直接断了,老陈一冲而过,接着返回地面,收起手中黑幽幽的剑。

    半空中,蓝莹莹的机甲洒落下大片的血雨,然后砰的一声,断落下来,居然被腰斩,机甲断为两截!

    一个照面而已,那种以新型材质研制的机甲就被毁!

    至于当中的中年男子,凄厉的叫着,同样被腰斩的身体从高空坠落下来,瞬间摔烂在地面,惨死。

    老陈回到地面,大步流星,向着那个三米高的基因超体而去,没有一句话,轰的一声,一巴掌就拍了过去。

    当!

    基因超体手中的合金长棍像是被火车撞上,震的他持棍的双手血淋淋,虎口撕裂,指甲全被掀起,铁棍更是脱手飞出去数十米远,而基因超体自身也被巨大的力量震的倒退,踉踉跄跄。

    老陈速度太快了,像是流光般,刹那跟进,一巴掌按在基因超体的胸膛上。

    噗的一声,三米高的基因超体在飞出去十二米远后,竟然在半空中瞬间解体,场面极其恐怖,他从头到脚迅速瓦解,化成大片的血雨坠落在地!

    “老陈,你想一个人出手到底吗?”有人大声问道。

    “不服,或者害怕的话,你们就一起上!”老陈喝道,一纵就是十几米远,刹那来到了走新术路的那个枯瘦中年男子的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