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十四章 大宗师
    帕米尔高原,海拔在四千五百米以上,气候非常恶劣,大地呈灰褐色,深秋时就已化作冻土。

    天空中,冰冷的超级战舰悬浮,舱内相关部门的副手沉静地坐在那里,用手指轻轻敲击桌面,没有说话,在思考着什么。

    “旧谱、羽化、内景……你们是不是在探寻这些,想要接触,不断去挖掘与了解,找上门来无外乎利益。”

    相关部门的副手平静地开口,冷淡地看着新术领域的宗师,道:“我们与老陈合作多年,不会做出让人寒心的事。”

    旧术领域的超级宗师,一身衣服雪白,纤尘不染,虽然是一个中年男子,但却有种出尘的气质。

    他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在他看来这很正常,到了对方这种层次,不管是念旧,还是讲格局,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做出让人寒心的事。

    但他有把握在后面与旧土合作,全面接手探险组织,这里面涉及到了各方的利益,趋势一旦形成,没有人可以阻挡。

    战舰中也有其他人,有人皱眉,也有人沉默,深知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年龄真的不小了,很想增进寿元。

    最终,还是有人开口了,进行敲打,不想让新术领域的人将手神的太长,先给予警告与敲打。

    因为,一切都需要慢慢来。

    ……

    今天,葱岭来了不少战舰,属于不同的组织,有些人的身份很不简单,而其中竟有财阀中的重要人物来到现场。

    在某些超级战舰中,同样有新术领域的大人物亲自登门拜访,与财阀密谈。

    此外,也有各方势力共聚一艘星际飞船上共议的情况。

    “老陈是旧术领域最后的一抹流光,他倒下去后,这条路上就没人了,其他所谓的旧术高手差的太远,再无人可崛起。旧术完了!”

    “我觉得,那批资源可以倾斜向新术这边了,无论从成长性,还是续命效果来看,旧术都完败,没有可比性。”

    “旧术的终点,所谓列仙如果曾经存在,确实可以俯视各方。但是,现在通向菩萨、列仙的路断掉了,已经走不通,列仙自身应该也都死在古代。时代在变,新术确实值得扶持,最起码短期内的好处是实打实的,谁没有晚年,谁不怕死亡来临?新术可续命!”

    “短期内扶持新术是必然,长远看旧术也不能缺失!”

    ……

    这种暗地里的交易,起初自然是气氛融洽,一旦展开后,却又激烈的讨价还价,某些大势力即便看到了短期内最实在的利益,也不能全面抛下某些传说。

    但很可惜,走旧术路的人没有一人入局谈判,成为弃子。因为,老陈马上就要死了,旧术领域其他人没资格坐在这里。

    葱岭,灰褐色的冻土上,老陈向前走去,新术阵营的人都面露凝重之色。

    咚!咚!咚!

    大地剧颤,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出现,从一片山地后走出,居然能有十米高,像是神话传说中的巨人。

    他一头金色的长发,漆黑的瞳孔,肌肤呈古铜色,身体强健有力,手中拎着链子锤,那锤子最起码有千斤重,被他轻松的甩动着,粗大的铁链哗啦啦作响。

    他大步迈开,居然带着狂风,沿途飞沙走石,像是一个巨大的妖魔出世!

    大型猛兽出行时还有风呢,更何况是他这种大块头在狂奔。

    王煊看到这一幕心有感触,道:“新星那边的人都干了什么?我觉得,再有个千百年,人类多半是撕裂的,对立的,这些所谓的基因超体,新人类分支,到时候未必认为自己还是人,可能会另立一族!”

    同时他也想到,古代的妖魔等,难道也是人类自己基因突变,然后另类进化诞生的?

    吴成林讶异,回头微笑道:“小伙子,想的挺多啊,不过不用担心,有各种预防措施与手段,三代后基因超体的繁殖能力就会消失。”

    咚!

    简直像是山崩地裂般,那个十米高的基因超体在奔跑的过程中,将链子锤猛力砸了出去,千斤重的锤头经过这样的加持,简直不可抵挡,触之必成肉酱!

    老陈也不可能去硬抗,一闪身就避开了,原地那里轰的一声,被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冻土炸开,许多大裂缝蔓延向远处。

    十米高的基因超体动作矫健,力大无穷,挥舞着千斤重的链子锤,不断向着老陈砸去。

    练旧术的人都为老陈捏了把汗,宗师也是人,是血肉之躯,被千斤重的铁锤砸中同样要爆碎。

    锵!

    老陈抽出那口黑幽幽的长剑,然后,极速奔跑起来,多次避开从天而降的链子锤,刹那冲到巨人的身前。

    十米高的基因超体抬脚猛烈的向老陈踏去,然而,他虽然很矫健,但是论灵活与速度,却无法与老陈相比。

    老陈像是一道雷霆在移动,迅猛而强大,手中的黑色长剑噗的一声削在巨人的脚踝上,顿时血流如注。

    “啊……”十米高的基因超体大叫,痛的险些栽倒在地上,这只脚只能轻触地了,不敢再吃力。

    噗!

    下一瞬,老陈手中的黑色长剑劈在巨人的另一只脚踝上,鲜血四溅。

    十米高的基因超体一声凄惨的大叫,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根本站不起来了。

    老陈像是一道闪电跟进,冲上近前,一剑抵在他的太阳穴上,只要轻轻往里一捅,别看头颅硕大,一样会立刻毙命。

    最终,老陈没下杀手,离开那里,有一辆特种车辆开了过来,将巨人拉走。

    新术阵营那边,有一道闪电般的光影冲来,锵的一声,与老陈碰撞了一次,那个人速度太快了。

    等他停下来,人们才看到他的状态,在他的背后居然有一对光翼,可以带着他飞行,他手持一柄大剑,刚才以极速俯冲过来,劈向老陈,没有想到直接被老陈用手指弹断一截合金刀。

    这是一个拥有极速的人,背后的光翼让他可以真正的飞行,忽左忽右,手持合金刀寻找机会。

    砰!

    最终,他被老陈极速跃起的刹那,一巴劈中,在半空中解体,化成一片血雨。

    “新术,沟通超自然物质,促进自身蜕变,并可以释放那种超自然力量,这是你们对外的笼统说法。为什么我发现,你们每个人的新术都不太一样,你们究竟在那里得到了什么。”

    老陈蹙眉,他认为新术种类不同,有些像是旧术练到一定层次后外显的神通,而有些很像是古代传说中的妖魔吸魂血的恶法。

    接下来,新术阵营中连着出来十几位高手,结果都被老陈一剑一个,全部立劈,或者枭首!

    随后,又有几人被他强大的掌力拍的炸开,无人可挡。

    远处,王煊惊叹,不是那些人不够强,练新术的人有些是真正的超级强者,离宗师都不远了,结果却被老陈生生击毙,只能说老陈太恐怖了。

    王煊心情放松,不再担心,道:“老青,你那开光的嘴今天没管用,你师傅命硬,你所谓的悲观都付诸东流水了。”

    青木瞪他,到底谁的嘴开光了?

    王煊感慨:“老陈真猛,一个人打穿机甲、基因超体、新术阵营所有人,再没有更强大的宗师出来,老陈便要超神落幕,飘然远去,真是让人震撼,叹服,生子当如老……”

    “闭嘴!”青木觉得他前面说的还不错,可是到后面味道就有些不对了。

    王煊觉得,没自己下场的机会了,老陈一个人凿穿对手阵营,谁敢上去全部打爆!

    “老陈,差不多收手吧,今天就这样吧。”身穿唐装的老者常恒开口,一阵叹气。

    “可以!”老陈很痛快,直接收剑而立,转身就走,果断而干脆。

    “慢!”一座山谷中有人开口,缓缓迈步走来。

    那是一个衣服雪白、一尘不染的中年男子,虽然是走新术路的人,但是却有种莫名的道韵,出尘而空明。

    同一时间,另一个身上穿着合金甲胄的女子走来,冰冷的金属战衣很贴身,将她强健有力的身体突显的充满力感与美感。

    两人从不同方位走来,居然无形中带动起一股恐怖的罡风,撕扯的地面上不少石块都悬浮了起来,而后龟裂,炸开!

    所有人心头都狂跳不止,感觉到了强大的压迫感,有种让人心悸的气息在这片地带迅速扩张,弥漫,这是两位……宗师?!

    而且,似乎是非常强大的宗师,属于这个领域中的顶尖强者,那种让人惊悚的恐怖感觉,似乎竟远远强过宗师级的六臂菩萨超体!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一下子就来了两位超级大宗师!

    老陈叹气,他明白了,对方已经知道他身体落下病根,今天要将他五脏内的问题彻底引爆,送他上路!

    青木的脸色煞白,两大宗师前来,他师傅一个人挡的住吗?他还不知道自己师傅的身体有问题。

    王煊意识到情况不对,对方那么淡定,似乎有绝对的把握拿下对手,老陈恐怕要陷入险局中了。

    “不打了,老陈回来,我们回去了!”走旧术路的人中有些老头子喊道,并且不少人向前冲去,想要拦阻宗师级的碰撞。

    他们的实力虽然远无法和老陈相比,但见识绝对不少,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在临近。

    新术阵营那里,顿时有不少人走出,迅速的挡住这些老头子。

    老陈摆了摆手,不让他们不要上前。

    “陈先生,久仰了,今天要与你战个痛快!”一身衣服雪白、纤尘不染的中年男子开口,不久前,正是他曾与旧土有关部门的副手谈过,想接掌探险组织,从而接触他们想要的那些!

    “陈先生,我一直在期待与你切磋!”那个身穿金属甲胄的女宗师开口,看起来只有三十几岁的样子,但真实年龄早已超过五十岁,不怎么显老。

    了解内情的人知道,两位大宗师联袂而来,就是为了留下老陈,引爆他的五脏旧疾,不会让他活着离开!

    这是新术阵营部分人的共识,为此可以不惜兑子,因为有人预感,老陈再突破下去的话,五脏的问题就会全面得到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