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十七章 璀璨落幕
    陈锴五十岁出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虽然他想保持低调,但双目开阖间,有近乎实质化的光束划过。

    “没有商量的余地了?”陈锴问道。

    老陈年轻时就认识他,这个人曾是探险队中的一员,后来去了新星,一走就消失近三十年。

    毋庸置疑,三十年的时间,他与一些人在神秘之地,一直在挖掘与精研新术,如今成为大宗师。

    “你觉得呢?”老陈冷漠地反问。

    陈锴叹气,他们引爆了老陈的五脏问题,原以为老陈马上就要死了,但现在看对方依旧有一战之力。

    “那没什么可说的了!”陈锴倒也干脆。

    突然,老陈刹那后退,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咚的一声,他曾立足的地方被轰出一个巨大的深坑,连一些土石都熔化了!

    老陈早已形成世所罕见的精神领域,先行有感,所以提前避开了。

    刹那间,他背后流淌银光,像是有一对银色羽翼展开,那是吴家研制的推进器,让他极速冲了出去。

    他的目标是一台机甲,刚才有人对他动用了能量炮。

    那台机甲疯狂开火,想要阻止他,但是已经晚了,老陈背后银光四溅,早已数次变向到了近前。

    “喀嚓!”

    他手中一米五的黑色长剑斩落,那台机甲被生猛地劈开,伴着血液流淌出来,机甲破碎在地上。

    接着,老陈快速改变位置,丝毫不手软,将另外三台机甲全部劈开,电火花四溅,血液流出。

    一旦被老陈欺身到近前,在机甲队伍内大开杀戒,那根本就防御不住。

    这支机甲小队共有四人驾驭最新机甲,一台都没有保住,全被老陈斩爆,连人带机甲彻底毁灭。

    他毫不留情,因为另外三台机甲在他临近时也曾发光,数次想锁定他,既然如此,他一口气全劈了。

    众人震撼,走旧术路的人达到这个层次,近乎通神!

    老陈提着黑色长剑一步一步走回,虽然喘息有些粗,但是却依旧震撼人心,让各方都感觉心悸。

    便是他踏在地面上的脚步声,都引发新术领域的人强烈不安。

    大宗师陈凯轻叹,这个陈永杰果然有些不可预测,当初就是怕他突破境界,解决肉身隐患后,再无人可制衡。

    当前,他就已经感觉相当棘手,这个陈永杰到底什么状态?

    老陈声音低沉,道:“其实你们不来找我,再过几年我自己就压制不住五脏的问题了。结果你们怕我突破,想先解决掉我,那么,对不起,我今天要大开杀戒!”

    说到最后,老陈大吼出声,震的整片高原都在轻颤,附近的大山都在回荡他恐怖的嘶吼声。

    青木脸色发白,他明显看出自己师傅状态不对,无比担忧。

    王煊叹道:“没事儿,老陈命硬!”

    这次,青木恨不得他的嘴真的“开光”了,确保他师傅安然无恙,千万不要死在葱岭!

    轰!

    大战爆发,而且是陈锴抢先发难,他的额头居然发出刺目的光束,然后,他周围的空间都仿佛扭曲了,有些朦胧与模糊。

    “啊……”

    附近不少人都惨叫,捂着头颅感觉剧痛无比,快速后退。

    更有一些意志力稍弱的人,当场被某种神秘能量冲击的眼前发黑,摇摇欲坠。

    这是什么妖术?许多人大吃一惊,全都倒退。

    吴茵觉得头疼,深感不适,因为她与王煊一样都离老陈很近,就在决战之地不远处的后方。

    相对来说,她的表现还算好的了,因为近前有些人已经直接痛的昏死过去。

    “快退!”青木组织走旧术路的人背起昏倒的同伴,快速远离战场。

    新术阵营也差不都,不少人倒在地上。

    “那是一种精神冲击,附带着幻觉,稍微离远点就没事儿!”王煊看出究竟,扶着吴茵退走。

    老吴直接瞪了过来,王煊没搭理他,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扶着大吴的手臂就向远处退。

    “老陈不会出事儿吧?”部分人面色发白,头昏脑涨。

    连老吴都顾不上瞪王煊了,盯着战场,感觉那片地带有些恐怖,居然可以用精神力场来杀人,这如果被陈锴临近,多半能瞬杀很多人!

    许多人都不安,为老陈担忧。

    因为,老陈举起黑色的长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能向前迈步与挥剑。

    唯有王煊最淡定,他彻底放下心来,和老陈比精神力,这不是找死吗?

    老陈是什么人?形成精神领域的猛人,并且在这方面有实打实的“战绩”,他曾招惹佛门羽化高僧,结果被鬼僧活活在精神领域打了一宿都没事儿,第二天照样能找小王去算账。

    青木也很平静,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师傅早在很多年前就拥有精神领域了。

    果然,在走旧术路的人担忧,在走新术路的人震撼与喜悦时,惊变发生,大宗师陈锴惨叫,精神像是错乱了般,猛力地摇头,而后发狂般向着老陈冲去。

    陈锴与老陈在精神领域对决,他的确是非常地不够看,刹那就被老陈的精神领域撕裂他额头前的白光,导致他被重创。

    老陈扬起手中的长剑,冰冷的银色面具后,双目冷酷无情,哧的一声,黑幽幽的剑光划过,顿时有鲜血冲起。

    陈锴也曾是一位旧术高手,但远无法与老陈相比,尤其是现在精神被击溃,差的更远了。

    黑幽幽的剑锋如同闪电般落下,大宗师陈锴自眉心开始出现裂痕,一直蔓延向下,而后整个人突然分为两半!

    当鲜血喷涌出来时,所有人都懵了,那可是一位大宗师啊,竟然在瞬间被立劈为两片,倒了下去!

    老陈持着滴血的黑色长剑,独立场中,脚下是伏尸的大宗师,他眼神冷漠,像是个魔神般,震慑住所有人。

    各方都无比震惊,老陈斩杀大宗师的速度太快了。

    纵然是超级战舰中,大财阀中的代表人物钟庸,他的手都一哆嗦,将瑞兽皮掀掉在地上。

    “竟然这么惨烈,我原先还想着,让他们两条路的人彼此牵制、相互制衡。结果三大宗师皆败,连陈锴都被杀了。一会儿给陈锴那个组织打笔钱吧,表示一下。”

    接着钟庸又叹道:“小陈,陈永杰,有些可惜。听陈锴的意思,小陈五脏被引爆,注定会死。一会儿你们帮我给他送个花圈,嗯,我亲笔写个挽联吧。”

    显然,老陈的超神表现,震惊了各方。

    相关的一些大机构、组织、财阀的人都心头剧跳,而后有了一些决定。

    “新术那边最近很活跃,原本应该敲打一下,但现在看来还是算了,毕竟这次受创不轻。”

    “旧术那边,给他们倾斜下资源,还是要扶持的。”

    ……

    “老陈真猛啊!”王煊感叹,一剑劈死一位大宗师,这种战绩太璀璨了。

    吴茵叹道:“陈大宗师这种摧枯拉朽的战绩,对走旧术路的人将会很有利,因为财阀与那些组织应该会将资源重新倾斜回来部分。”

    “什么资源?”王煊诧异。

    “各方原本有个计划,从各地的几个旧术实验班开始,尝试扩大范围,扶持旧术。并且,已经准备了一批虎狼大药,要给实验班的学生先用。但在这时,新术那边突然传来消息,有了惊人的突破,可以为人续命。所以最后关头,那批大药被送到他们那边去了。”

    这一刻,王煊有些出神,他一下子想到很多问题,然后心中怒火汹涌,他这是被新术那边……截了个大胡?!

    而且还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

    吴茵进一步解释,说出一则秘闻。

    财阀、研究院以及其他组织等,曾联手在地下开启了一处遗迹,挖出一些依旧有活性的种子,尝试种植,结果都发芽了。

    按照那片遗迹中的记载,那几种药草在古代时属于大宗派的秘药,是专门为培养年轻弟子准备的,可以极大的改善体质,缩短修行时间。

    各方成功种植出来后,经过检测,确信这的确是虎狼大药,非常的烈,一般人根本受不了,但对练旧术的人来说却珍贵无比,拥有奇效。

    “新术领域的人,绝对是故意在关键时刻透露消息,成心截胡!”王煊认为真相就是这样。

    大战要落幕了。

    老陈手持黑色长剑,向着莫海与夏青走去。

    新术领域的两大宗师都站了起来,没的选择,准备拼命突围,他们感觉老陈的状态很不对,现在简直无法力敌。

    轰!

    刺目的白光冲起,莫海先发难,向着老陈打出一道白光,而后藉此迅速远遁。

    夏青也快速逃亡,没什么可丢人的,只要能活下来,一切都还有可能,死在这里最为不值。

    老陈挥动神秘的黑色长剑,震散白光,追击莫海,并在此过程中顺势给了夏青一拳。

    夏青的两条手臂都骨折了,勉强抬起,但根本挡不住。

    夏青的一条手臂在此过程中爆开,并且身体也被震的旧伤发作,多处部位被撕裂,前后透亮的血窟窿更是伤上加伤。即便这样她也没有死,被震飞后转身就逃。

    不远处,莫海被追上,他长天一叹,调过头来拼命,但这是徒劳的,被老陈一剑枭首,头颅飞出去六七米远,死于非命。

    老陈转身,再想去追杀夏青时,他身体一阵摇动,胸膛内像是沸腾了般,感觉剧痛难忍,不由自主放缓脚步,捂住胸口。

    王煊见状,第一个冲了过去,他心中强烈不安,为老陈担忧。

    “师傅!”青木也大叫。

    接下来是一群人跟着向前冲。

    王煊极速狂奔,不可避免的遇上了逃亡的大宗师夏青。

    夏青眼神冷冽,她显然误会了,觉得一个毛头小子也敢拦阻她,简直活腻了吧?!

    她已经失去一条手臂,另一条手臂也骨折无法再挥动,她用力在地上蹬了一脚,准备凌空而起向王煊踢去。

    王煊瞳孔收缩,面对这种大宗师他寒毛都在倒竖,他觉得躲不过,但既然遇上了,那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全力以赴,将自身的力量提升到极限!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动用张道陵留下的体术,五页金书上记载的那个起手式!

    他怕自己被大宗师瞬杀,此时五脏轰鸣,全身力量暴涨到极限,他一跃而起,凌空一脚向前踢去,以攻代守。

    夏青受伤实在太严重,脚在地上用力蹬,还未跃起,胸口的大洞被这种剧烈的腾挪动作更进一步撕裂了。

    她闷哼出声,那种痛难以忍受,因为原本心脏就被老陈震碎部分,现在更加糟糕,她没能顺利腾空,反而一个踉跄,险些扑倒在地。

    王煊目光大盛,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凌空一脚砰的一声,踏进她胸膛的大洞附近。

    这一脚的力量在那血洞中全面爆发开来,毕竟是张道陵留下的体术,哪怕只是第一式也恐怖的过分。

    夏青惨叫,五脏崩溃,整个人惨叫着倒飞了出去,坠落在地剧烈翻滚,而后彻底不动了!

    场面相当的惨烈,又一位大宗师战死!

    感谢白银盟:叁生缘纵猎者,还有盟主:天帝皇祖神王仙圣灵尊、柳城河,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