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为旧术续命
    那一年,我在帕米尔高原,一脚踢死一位大宗师!王煊觉得,如果现在已经成功退隐,可以这样写传记了。

    可惜,那完全不现实。

    此刻众目睽睽之下,他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脚活生生踢死夏青,想不引人瞩目都不行!

    但是,这却让他压力巨大,因为他很清醒这意味着什么。

    毫无疑问,现在他全场聚焦,别说新旧两个阵营的人,估计就是天空中那些战舰中的财阀与各大组织的人,估计都被吓了一跳,正在盯着大屏幕。

    事实上的确如此,全场瞩目,天上战舰,地上人群,男男女女都望来,脸上写满惊容,感觉不可思议。

    他才多大?这么年轻,即便夏青身负重伤,可是被人一脚踢死,还是有点离谱!

    “谁说旧术没人了?这小伙子哪出来的,很猛啊。”远方一艘超级战舰中,一个老者看着大屏幕说道。

    这种人身边自然不缺少真正的大高手,一个中年男子开口:“还要再看看,也许是夏青自己支撑不住了。”

    旧土有关部门所在的超级战舰中,那个副手很沉静,坐在那里没有开口,盯着大屏幕中的老陈,又看向王煊,什么都没有说。

    ……

    现场,旧术领域的人都非常震撼,身为内行人自然深刻明白,大宗师何等的恐怖,那绝对是高高在上,即便伤势再重,单杀他们这样的人也是轻而易举!

    吴茵吃惊,小王到底是什么层次的高手,实力究竟有多强?他居然在这种关头干掉一位大宗师。

    吴成林也盯着王煊,他们想与探险组织深度合作,就是需要旧术领域的高手介入,这不是现成的吗?

    青木意识到,小王这一脚踢出的动静不小!

    这样被人盯着,并非王煊所愿,他非常的冷静与清醒,这一脚干净利落的绝杀,引人瞩目与惊叹,看起来风光,但他必然会被人盯上,甚至要拿放大镜去看。

    这与他的初衷相悖,现在他想尽量低调,还不想走到众人面前。

    一旦被人注意,会有各种意外与不确定性,甚至危险正在接近。

    王煊第一个冲了过去,扶住老陈,真的很担忧,现在的老同事状态极其糟糕,呼吸粗重,胸膛剧烈起伏,而且身体滚烫。

    “师傅!”青木眼泪差点落下来,扶住老陈的另一条手臂。

    “别急,一时半会还死不了,能坚持到离开。”老陈沉声道,冰冷的银色面具下,他的声音依旧带着冷意。

    他示意青木不要焦躁,更不要在这里失态,有什么等真正离开再说。

    一群人冲了过来,将老陈包围。

    “老陈,你没事吧?”吴成林问道。

    “没事儿。”老陈平静地答道。

    他越是这样,王煊心头越是沉重,老陈这状态很不妙。

    一群人都在问候,可是他们并不知道内情,看老陈呼吸渐平稳,以为没事了,都长出一口气,露出笑容。

    “年轻人,厉害啊!”放松下来后,有旧术高手看向王煊,对他露出惊容与赞叹之色。

    尽管今天老陈超神,一个人杀穿了新术阵营,连败三位大宗师,并亲手击毙两人,绝对的引爆葱岭!今日消息肯定会传到各地,引发巨大轰动。

    但眼前这个年轻人也绝对要吸引一波目光,纵然是夏青体力不支,自身有严重问题,可这样被杀,也还是会激起波澜。

    “小伙子,年龄不大,实力却这么高,真不错。”老吴也开口,带着温和的笑容。

    王煊腹诽,不久前老吴还很不厚道,在那里提及老王两个字,现在又改口小伙子真不错了?

    他相当冷静,第一时间“辟谣”,道:“纯属意外,我冲过去时,她已经力竭,大宗师夏青其实是死在老陈手里。”

    吴成林听到他这样说,顿时笑了,反而更欣赏,他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清醒自己的处境,没有被风光冲昏头,这是在自保。

    吴茵也微笑,对他点头。

    王煊诧异,大吴这是什么状况,双手抱胸,还侧身对着他,这还不是一样吗?她身材曲线太过人,依旧心胸宽广,横看成岭侧成峰。

    主要是因为,吴茵看到夏青被踢那一脚,身为女性,感同身受,看着都疼,下意识地双手抱胸侧过身去。

    她腹诽,小王确实够狠的,甚至可以说超凶,她莫名觉得有些被冒犯了。

    同时,她也想到另外一个人,曾一脚踢在她屁股上,让她落进湖里,现在想起来都咬牙启齿。

    难道现在练旧术的年轻人都喜欢动脚不动手了?她胡思乱想,很快又否决,再怎么说,眼前的小王也比那个王煊强多了!

    “我们走!”青木开口,担心老陈,要第一时间带他去治疗,飞船中有最先进的医疗设备与专业人员。

    王煊亲自扶着老陈,警惕的看着四野,这时他瞳孔收缩,对方果然躁动了!

    新术阵营那里,有一群人正在缓慢的迈步,逼过来了,看到老陈状态不对,有些跃跃欲试!

    那可不是什么毛躁的年轻人,而是以中年人为主,眼中都带着冷冽之意,非常仇视旧术阵营这边。

    因为他们很清楚,今天这一战的结果意味着什么,老陈以一己之力为旧术续命!

    在此之前,新术崛起,可以说声势猛烈,与各方都有接触以及密谈,更是直接截胡旧术的虎狼大药。

    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旧术出了数位大宗师,以及能帮财阀延续寿元的基础上,并且用新术与旧术对比,说后者彻底没落,当老陈死后,这条路就完了。

    可是今日,老陈一个人凿穿新术阵营,剑劈机甲,一人独败三位大宗师,强势击毙两人,简直超神了。

    到了这个地步,谁还敢说旧术不行?!

    三位大宗师曾亲自去游说财阀,并向各大组织暗示,需要进一步倾斜资源,但是现在三人全被老陈一个人杀翻了。

    今天是对新术的一次重大打击!

    尤其是最后阶段,那个莫名其妙跳出来的年轻人,一脚踢死大宗师夏青,等于间接证明,旧术路后继有人。

    这让新术领域的人愤慨,急躁,怒不可遏,感觉今天宛若被人从七彩云端直接打落到尘埃间。

    他们都知道,今天这一战过后,旧术路活了!各大财阀与组织肯定会继续向他们倾斜资源。

    缓慢逼近的人,自然都与三位大宗师有密切关系,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仇视。

    现在,他们全都看出,老陈出现了极为严重的问题,最后都没去追杀夏青,很明显不能动手了。

    “杀!”

    新术阵营那边,有人带头大喝,按捺不住,带头冲了过来,身后跟着一大片人。

    在他们看来,旧术领域除了一个老陈,其他人不足为虑,远不是新术阵营这边的对手!

    领头的那些人不是三大宗师的好友就是弟子,就是要趁现在联手冲过去,将老陈杀了,为莫海、夏青、陈锴复仇。

    王煊快速挡在最前面,没什么可说的,现在他就是想低调都不行了,既然这群人要发疯,他只能跟着杀到底!

    “松手!”老陈低语,让青木松开,然后,他提着滴血的黑色长剑就走了出去。

    对面的人顿时神色一僵,连脚步都放慢了下来,心中无底,老陈今天的表现有目共睹,简直像是杀神般,让一群人都心中冒寒气。

    王煊也是一怔,看向排众而出的老陈,他一阵狐疑,老同事是故意等待对面出头吗?

    主要是相处这段日子,老陈一次又一次的钓鱼,让王煊都有些毛了,看不清老同事的真正心思。

    老陈路过他身边时,以微不可微的声音叹道:“我不行了,待我将他们中的顶尖大高手全杀了,余下的……你去应付!”

    他说完,一跃就是十几米远,速度实在太快了,手持黑色利剑直接杀了过去,刹那闯入人群中!

    老陈虽然身体状态不对,但是却神勇不可挡,如虎入羊群中,根本就没有人可以抵挡,剑光肆虐,杀的那里人头滚滚,瞬间就倒下一片高手,根本就没有人能拦得住他!

    王煊看到这一幕,还有什么可说的,不可能看着老陈身体问题全面爆发死在那里,现在他无法低调,激起了血性,杀了过去!

    后方,一群走旧术路的人都大吼,也跟着冲杀,因为老陈的表现让他们揪心,感觉很难过。

    现在,老陈依旧是无敌状态,手中剑光如虹,每一剑落下都有旧术领域的大高手毙命,但是他的口鼻间却不断在淌血,胸膛像是要炸开了般,起伏到吓人的地步!

    许多人意识到,老陈今天多半会死在这里,他的伤势早已不可逆转,他现在是要尽最后的一份力,扫平新术领域的一些强大敌人!

    旧术领域许多人眼睛都红了,感觉自己没用,让老陈一个人杀到这一步,他们都竭尽所能向前杀,

    此刻,在许多人看来,老陈在发光,极尽璀璨,与他的手中的长剑一样锋芒毕露,无敌场中。

    但是,这应该是他最后的绚烂,他与三大宗师级激战时都未咳血,现在却血染衣襟,口鼻流血不断。

    “老陈你退后,不要再战了!”王煊喊道,他实在有些忍不住,鼻子都有些发酸了,不断压制自己的潜力,不管不顾,再次动用五页金书中记载的体术!

    “杀!”老陈最后一声大喝,手持长剑横扫,人头滚落,那些大高手快被他杀光了,他与剑光共灿烂,喘息道:“如果是在古代,旧术秘路未断前,我注定是要成为教祖、羽化近仙的人,你们算什么?!”

    老陈仗剑而立,周身都在发光,声音震动葱岭,他有落寞,也有一腔压抑的豪情,可惜了,他生错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