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
    老陈身上在发光,手持长剑,扫视所有对手,没有一人敢上前,凡目光所致,那些人都在心悸,不由自主的倒退。

    许多人都意识到,老陈多半要死了!

    不分敌我,全都看出他的异常,胸膛部位窜出雷光,而在里面更是发出可怕的沉闷声响。

    老陈身体在颤,随时会倒下去,但他却挺住了,持剑看着葱岭地平线的尽头,原本犀利的目光渐渐暗淡。

    旧术四老曾评价,老陈如果生在古代,最差也能开山立派,而强势冲霄的话,则可能会成为旧术领域的菩萨级高手。

    王煊鼻子发酸,他感觉很敏锐,老陈身上的生机在锐减,的确不行了。

    他凌空一脚将身前的一位高手踹飞,眼睛发红,杀向老陈那边,怎么也没有想到老同事居然真的要死去了。

    “师傅!”青木低吼,充满了绝望与悲伤,在他眼中强大无比,且异常精明的老陈,怎么会死?

    “老陈!”许多人都大叫,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不久前老陈还纵横在此地,如同战神附体,只身杀翻三位大宗师,尽显无敌的姿态,现在却双目暗淡下去,眼看就要离世了。

    旧术领域很多人向那里冲去,心中难受无比,老陈太猛,一个人凿穿新术阵营,杀到对面去了,而他们却落后这么多。

    “你敢!”王煊愤怒,看到新术阵营有人仗着胆子,持一口合金长刀向着老陈而去,想要劈掉他的头颅。

    在这种境地下,即便是新术领域的许多人都没再动手,虽然很多人仇视老陈,但是不得不佩服他的神勇,眼见他不行了,也就没有必要再去破坏他的遗体。

    只是有个别人不这么想,哪怕老陈双目失去光彩,也有几人想上前,要对他枭首,给予他不体面的死法。

    王煊的战力毋庸置疑,老陈凿穿新术阵营时,他离的不是很远,比走旧术路的其他人都靠前,最接近老陈。

    现在他怒发冲冠,拎起一具尸体轮动起来,轰然一声砸了出去,很精准地正中那个冲向老陈的年轻人。

    砰的一声,那个年轻人被砸了个人仰马翻,口鼻都在喷血,合金刀坠落在地上。

    他捂着鼻子起身,恨恨地看了一眼王煊,不顾一切,捡起地上的长刀再次向着老陈而去。

    今天,他就是要干一件大事!不管别人怎么看,诅咒也好,非议也罢,他就是想割下旧术大宗师的头颅!

    除他之外还有几人在接近,都是年轻人,相当的激进,热血上头后不管其他,只想着摘走旧术大宗师的首级,完全没有去思考将会引发怎样的风暴。

    王煊非常接近了,眼神可怕无比,真要是让人在他面年前砍下老陈的头颅,他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他来不及再去拎尸体砸人了,但灰褐色的冻土上岩石很多,他砰的一脚踢起一块水盆大的石头,正中那个举起合金刀的年轻男子的胸口。

    这一下很重,附近的人都听到了喀嚓声,年轻男子的骨头被生生撞断数根,只能说王煊这一脚力量巨大无比。

    毕竟,他是将金身术练到第五层初期的人,血肉充满生机,内蕴惊人的力量。

    新术领域的年轻人倒在地上,嘴里不断咳血,虽然没死,但是胸部塌陷,剧痛让他恨意无边。

    另外几个冲向老陈的年轻人瞳孔收缩,但是没有止步,还想抢先一步斩下老陈的头颅,只是晚了,王煊终于杀到近前。

    他是跃过来的,身在半空中,一脚就将一位年轻人的胸膛蹬穿,可想而知这种力道多么的恐怖,他是踏着这个人的身体落到地面上的。

    “啊……”这个人痛苦大叫,凄烈无比,因为这种剧痛难以忍受。

    可以说这种场面有点血腥,让人不忍目睹,但旧术阵营那边却传来一致痛快的大吼声,都很激动。

    就在刚才许多人都要疯了,老陈未尝一败,如果死后却反被人侮辱尸体,他们都会跟着痛苦,根本不忍目睹那种情况发生。

    同时间,场外各方都看到了这一幕,有人盯着王煊,那一脚下去简直比钢刀还锋锐,居然能将人蹬穿。

    王煊脚下稍微用力,甩开了那个人,而后一步跨出,来到那名被他用石块砸翻的年轻男子的近前,给他的头部来了一脚,没有留情,就这样连续解决掉两人。

    还有三人不由自主的倒退,看到王煊杀气腾腾,他们如冷水泼头,一而再的退后,没敢闯过去。

    到了这种境地下,老陈虽然双目彻底暗淡,声息全无,但依旧持着剑,没有倒下去。

    王煊摸了摸老陈的鼻端,而后扶住了他。

    “师傅!”青木目眦欲裂,也杀到了眼前,保住自己的师傅,热泪顿时滚落了出来。

    “不要太用力,你师傅虽然没了声息,但是胸膛内还有雷光在交织,很容易全面炸开!”王煊低语道。

    老陈的的状态糟糕到了极点,呼吸已经停止,可五脏中雷光依旧在浮现,一不小心就会四分五裂,死状凄惨,这不是旧术大宗师该有的死法。

    王煊冷冷的盯着对面的三个年轻人,没有杀过去,轻缓地架起老陈后退,怕动静过大,其体内雷光爆开。

    “这片地带太复杂,将老吴也保护起来。”王煊低语。

    青木点头,老陈那么精明,他身为其弟子,自然也不会是简单之辈。

    就冲他当初在王煊还没有毕业时,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其工作提前而稳妥的安排到老陈的身边,便可知青木绝对不是“善茬儿”。

    “将吴先生也保护起来。”青木喊着,带着一大群人向吴成林那里冲去,将他裹带着,与老陈安排到一起。

    无论是他还是王煊,都有点担心,万一有人突兀的来一记能量炮,等着背书的那些人事后追究,就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老吴一阵无语,他自然知道怎么回事,他来自新星的超级家族,估计没人敢轻易让他出意外。

    王煊护送回老陈,直接再次转身,因为新术领域那边还有高手,有些人缓缓地走了过来,逼到近前。

    王煊真的被激出了血性,老陈落到这步田地,就是因为这些人最后的逼迫,他现在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要再杀过去。

    因为,他很想救老陈,想尝试在死战中激发超感状态!

    此时他的拳脚势大力猛,他的五脏在轻鸣,淡淡光晕几乎要透体而出,这是张道陵留下的体术。

    他与一位中年男子数次碰撞,直接让那个浑身都被绿光覆盖、身体无比坚韧的强者受不了,绿光崩开,其身体被王煊一拳打穿!

    这一幕引起许多人吃惊与注意,老陈如杀神似的,扫杀一群大高手也就罢了,这个年轻人竟也如此之强,眼下居然只身一人干掉新术领域的一位高手,引发侧目。

    有人目露冷光,催动自身的血液,秘力流转,其体外顿时赤光绽放,他想将王煊的血精剥夺。

    然而王煊五脏共振,不断轻鸣,凌空一跃就冲了过去,与此人迅速碰撞,四拳过后将这个人活活打爆!

    新术领域这边的人都大吃一惊,虽然说他们真正的大高手都被老陈用黑色的长剑斩杀了,但刚才被击毙的两人也不算弱,居然死在那个年轻人手中。

    又有新术领域的人冲了过去,高足有四米,体外带着淡淡的蓝光,显然这是新人类——基因超体,力量雄浑,对着王煊跨步,一拳就砸了过去,爆发出风雷之声。

    王煊一侧身便避开,而后猛地横扫,五脏爆发出淡淡的白光,蔓延到脚掌,全力踢在基因超体的膝盖上,喀嚓一声,直接让此人痛吼着,单膝跪了下去。

    王煊跃起,一脚扫中他的头部,看都没看他一眼便向前冲去,迎上了另外一位高手。

    最后,当王煊将第五人劈飞,让其胸部塌陷后,他果断而迅速的后退,因为他在动用五页金书上记载的体术,消耗太大了,已经承受不住。

    他一声叹息,果然越是刻意,越是想触发超感,越是不可能出现。

    同时他也冷静了下来,他知道今天差不多该落幕了,不管双方怎么想,也差不多到此为止了。

    对面有人点指王煊,无比的仇视,带着恨意,显然都没有料到最后关头旧术领域居然还能冲出这样一个强大的年轻人,连杀他们数位高手。

    王煊没有理会,迅速退走。

    吴成林眼神闪动,盯着王煊看了又看,最后对青木道:“老陈口中的老王,该不会就是这个年轻人吧?”

    不得不说老吴相当的敏锐,这都能快速联想出来。

    “不是!”青木一口否认。

    王煊腹诽,这老吴还挺贼,想挖出他的底子吗,真不厚道。

    吴成林叹道:“小伙子,你让太让我意外了,居然这么强,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王煊自然知道,吴家想找旧术高手合作,这么套近乎与献殷勤,估摸着是想拉拢他去卖命。

    “大高手都被老陈杀死了,我杀的那几个弱了很多。”王煊摇头。

    同时他一怔,问道:“老陈呢?”

    “被有关部门的人第一时间接上飞船,正在紧急治疗。”青木心情沉重地说道。

    ……

    老陈将死,引起各方瞩目,不同的组织反应自然也不同。

    大多数人都有些感慨,觉得有些可惜了,旧术领域终于出现这样一个人,却也难逃宿命,无法再谱一曲后路的辉煌。

    许多人都在密切关注着,看老陈的生命之火何时熄灭。

    感谢:叁生缘纵猎者、一江水水、萧萧风丶似水年华、也有万般话语、星辰快乐。

    谢谢以上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