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六十一章 登仙遗物
    帕米尔高原,一些小型飞船落下,将尸体全部运走,并清理了老陈劈碎的机甲。

    莫海、夏青、陈锴也没什么例外,被放在冰冷的担架上,数尺白布蒙上身体。

    王煊感叹,一定要小心谨慎,好好活着,万不能大意,连大宗师都落到这步田地,而他现在与三人相比还有距离呢。

    “小王,感慨什么,有个大宗师就是你踢死的。”吴成林开口。

    王煊觉得,老吴绝对是故意的,他现在不愿别人提这个战绩,想低调的蒙混过去。

    也有中型飞船降落在冻土上,救护伤员,舱中有较先进的医疗设备,并有非常专业的医护人员。

    重伤者被迅速抬走,轻伤者在原地被包扎,很快那些人都得到治疗。

    王煊也凑了过去,同时让青木打了个招呼,他佯装重伤,说自己的心肺被人震裂,现在伤势严重。

    一切都是为了低调,他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的旧术新秀,更不想被人按上老陈接班人的标签。

    青木的确去找人了,但是中途新来了个女医护人员,告诉王煊身体没事儿,远比常人强健。

    王煊小声跟她低语,说自己心肺就是有问题,疼的厉害,但这个妹子很耿直,直接急眼,大声道:“你一点问题都没有,心肺比大型猛兽的都要强壮!”

    王煊扭头就走,不想再跟她多说一句话,居然起了反效果,不少人侧目,看向他时咧嘴直笑。

    葱岭大战结束,非常惨烈,新术三位大宗师被杀,旧术虽胜,但唯一的排面人物却倒下去了。

    一艘艘冰冷的战舰、星际飞船等都先后划破长空,离开这片高原。

    王煊、青木护送老陈回到安城,按照专家组的意见,正常的医疗手段已经没用了,人力已穷尽。

    一群走旧术路的高手都跟到这座城市,想送老陈最后一程,带着伤感之色。

    事实上,新星与旧土有些组织、财阀等,也遣人来到安城,准备适时去吊唁老陈。

    王煊觉得这种氛围很诡异,各方估计都在预订花圈,准备开追悼会,他万一将老陈救活回来这算怎么回事?

    青木满脸悲色,觉察到各方的动静后,他真的很忧伤,他也认为师傅活不过来了。

    至于王煊说的要救老陈,青木完全是死马当活马医,不怎么相信,现在触景伤情,他自己都准备为老陈张罗后事了。

    王煊估摸着,老陈要是活过来,肯定无比想痛揍这群人,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

    青木将老陈接到郊外的那座庄园中,这里地方非常大,适合安顿走旧术路的那群人。

    有关部门的那个沉静而双目深邃的副手亲自来了,和青木说了一会儿话。

    随后他递出一个盒子,里面是两片生机浓郁的金色竹叶,这是大兴安岭地下的先秦奇物——羽化神竹。

    东西不多,但是情谊在里面,有关部门的这位副手很会做人,告诉青木,先给老陈服用试试看,如果伤势有明显改善,他会再想办法。

    两片叶子效果不会很大,不可能起死回生,但他能送上羽化神竹的两片叶子,也确实有心了。

    他离去前告诉青木,两天后他再过来看看老陈,估计也算是间接暗示,他会来参加追悼会。

    老吴见状,让大吴赶紧提前预订花圈,两天后有关部门的人会来吊唁老陈,到时候各方云动,都赶过来凑热闹,说不定花圈就不好买了。

    王煊低头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老陈,叹道:“老陈,我与世人相背而行,为了救你,我这是要冒天下大不讳吗?”

    有关部门还有其他相关方,但凡承诺送来各种旧物的,都在晚间以小型飞船送到,堆了满满一屋子。

    王煊为了将自己摘干净,没有在第一时间去接触,事实上他和青木都尽量避免频繁碰头。

    不过他还是接到了纸条,知道送来了什么东西,当时心绪就开始跟着起伏。

    居然列仙遗物,吕洞宾用过的桃木剑一柄,据说是有从中条山吕祖修行地挖出来的。

    王煊继续看,清单中还有葛洪炼丹用的残破丹炉一座,着实让小王又一次心惊,越发不太敢相信。

    这位来头不小,道藏中收录其著作足有十几部,比较出名的有《抱朴子》、《玉函方》等。

    王煊严重怀疑,这清单上的东西有问题,连吕祖这些人的遗物都能轻易找到,那他就不去新星了,呆在旧土算了。

    他忍不住了,找个机会与青木碰头,决定亲自去现场,看看到底都是什么奇物。

    满满一屋子陈旧的物件,什么都有,从青铜箭头到陨铁刀,再到破碎的丹炉,以及刻写在竹简上的道德经,甚至还有据说是从古洞府挖出的锅碗瓢盆等。

    王煊扫了一眼就失望了,这都是什么东西,或许是古物,但绝对与他想要的羽化奇物无关。

    那所谓的吕洞宾用过的桃木剑,看着焦黑,仿佛还挨过雷劈,但是里面一点神秘因子都没有,直接让他扔一边去了。

    青木急了,道:“慢点,这可是某位老人家的心头好,常年摆在书房中,镇宅辟邪!”

    “好吧。”王煊捡起传说中葛洪炼丹曾用过的破碎丹炉,结果不想再看第二眼,又差点给扔了。

    满屋子古物件,他一件都没看上,无比失望。

    他叹息,与羽化登仙有关的奇物果然难觅,不过仔细想想他又释然,要是随便一件旧物就与羽化有关,那反而怪了。

    “这些都不行。”王煊摇头。

    青木自然失望,道:“那去另一个院子吧。”

    “还有?”王煊惊异。

    青木点头,道:“这边放不下了,后面送到的,我让人放在另一个院子里了。”

    这一次王煊刚一踏进新院子就意识到,这里面有“大鱼”,有他需要的羽化奇物,救老陈有戏了。

    他都不用青木介绍,迅速从一堆旧物中翻出一个玉盒,直接开启,在当中有一块乌黑的骨,散发常人难以感应到的浓郁神秘物质!

    王煊确信,这是举世稀有的羽化奇物,太难得了,居然真的遇上了。他用手擦了擦,乌黑色褪去一点,骨头竟有淡金光泽。

    他心头剧跳,这是传说中的金骨?而外面的焦黑色,他猜测很有可能着被雷霆轰击所致!

    “这是谁送来的,从哪里得到的?”他忍不住问道。

    “有关部门后来补送了一批,就有这块骨头,你等下,我看看清单上怎么介绍的。”青木低头去查看。

    片刻后他找到了,道:“这是从一座倒塌的无名小道观附近找到的,挖掘与清理现场后,其他什么重要物件都没有,只有这么一块骨留下。”

    王煊感慨:“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一座无名小道观中,居然留下前贤羽化遗物。”

    青木听的有点上头,小王通过一块黑骨头就能确信这是与登仙有关的遗物?他严重怀疑。

    王煊看了他一眼,道:“相信我的眼光,我觉得,这还很有可能是一位仙子留下的骨!”

    “你想多了吧?”青木看着他,道:“荒山野岭,破落小道观,埋着瘆人的黑骨,我觉得纵使有异常,也多半是与女妖或魔头有关。”

    王煊赶紧打断他,道:“你这开光的嘴少说两句,关乎你师傅的生死,千万不要胡言乱语。”

    青木立刻闭嘴,在这一刻,他愿意相信小王全身开光。

    王煊没有停留,又快速走向一边,将一个木盒抓起,直接打开,顿时无比喜悦,这又是一件好东西。

    盒子中是一块玉石,带着部分石皮,露出玉肉的部分洁白细腻,温润有光泽,难得的璞玉。

    “这块石头是从汉代一座旧城遗址中挖出来的,被一位老前辈收藏,当作天然原石摆件欣赏。”

    王煊自然可以猜出,有人羽化后,浓郁的神秘物质融进这块玉石中,它是一块很正宗的羽化石。

    接着,他找到最后一件奇物,一块洁白如玉的断骨,能有半尺多长,一时间看不出对应身体哪个部位。

    “这是佛门某处祖庭搬往新星后,在原来的地宫中遗留下的东西。”青木说道。

    “高僧的骨?”王煊惊讶。

    青木摇头,这依旧是有关部门送来的东西,他们很讲究,对于每一件器物都列出了来历。

    “据说是在佛门那处祖庭的地宫下很深的土层中挖出来的,当时缠绕着铁索,捆着这根骨。”

    “该不会是佛门祖庭当年镇压的有来头的妖或者人吧?”王煊有些怀疑。

    青木道:“这块骨很正常,从来没有发生过异常事件。”

    “回头试试看吧。”王煊说道,没什么可怕的,来头再久远能比得上距今三千载以上的女方士吗?

    女方士极其异常,肉身居然保留到现在,她这么出奇都没有将王煊怎样,因此小王现在胆子很肥!

    “虽然与我的预期有些差距,但也勉强凑活用,希望能顺利将你师傅救活过来。”王煊决定就在今晚动手,进入内景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