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层次初对照
    就这么飞走了?王煊与老陈面面相觑,都准备豁出去了,不管是想捶仙人,还是准备挨仙人捶,两人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这才是列仙是应有的样子,大气!”

    人都飞走了,老陈与王煊不吝赞叹,给予高度评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他们的心里话。

    列仙都这样的话,他们就不用戒备了,可以从容的在内景地提升实力,不担心挨锤。

    “一点也不小心眼,如果每位仙人都这样就好了!”王煊又补了一句。

    老陈听到他这句话后,面皮轻颤,很想去捂他的嘴。这种话语不能乱说,因为就在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内景地中冷幽幽,情况相当的不对。

    王煊也在刹那间心虚,低声道:“老陈,我刚才好像看到内景地入口那里剑光一闪,有个仙子飘过去了。”

    老陈听到后想都打人了,赶紧道:“王教祖,请你慎言,闭嘴!”

    他是真怕了,好不容易找到个清净的内景地,万一女剑仙闯进来,将他们两个再乱劈一顿,那真是没地方说理去。

    王煊不确定自己是否看错了。

    但他真不敢开口了,谁没事儿愿意被捶?他默默地在心中的小本子上为空明出尘的女剑仙记了一笔:小心眼!

    两人对视一眼都不再提这件事儿,各自开始修行,机会宝贵,更难得是现在这里如此的祥和与平静。

    王煊继续练金身术,他上次确实还差点意思,触及到第六层金身术边缘,刚破窗户纸,略微显得不够完满。

    一个月、两个月……

    半年后,王煊身体剧震,周身金光大盛,终于是彻底踏出那一步,立身在金身术第六层领域中。

    他感觉浑身上下都是力量,连带着精神也格外的旺盛,实质化的精神像是金色火光在跳动。

    外界,老陈的病房中,青木被吓了一大跳,小王才进去没多久,这脸就又开始脱皮了?

    “年轻人脸皮真厚,掉了一层又一层!”他羡慕的不得了,这意味着小王的金身术真的愈发成熟了,实力再次大幅度提升。

    内景地中,王煊长出一口气,金身术到了这个地步,估摸着普通子弹打不穿血肉了吧?

    他觉得正常情况下子弹最多也就给他破个皮,让他流点血到边了,弹头钻不进去多少。

    这要是在冷兵器时代,一般的手段以及普通人,几乎难以杀死他了。

    “老陈你怎么样,突破了没?”王煊看向另那边。

    老陈淡定的点头,道:“差不多了,稍微沉淀下,磨砺一番,问题不大。”

    王煊一听他这么说就知道,肯定突破了,老同事的话得辩证分析着听,无论说什么都不能全信。

    “好啊,突破了就好!”王煊松了一口气。

    “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自己还上心,你在如释重负?”老陈狐疑。

    “当然,你不仅活了,还突破了,有你顶在前面,估计各方的目光都会落在你身上,这样我就没什么压力了,不枉我吐血救你活过来。”

    可以料想,当躺了几个月的老陈再次站起来后,绝对是爆炸性的消息,不说各方瞩目也差不多。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老陈都必然会被人关注,他突破后的实力估计也瞒不住。

    “听你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未来狂风暴雨,大浪滔天,全都会向我拍下来,而你却躲在后面,悠哉悠哉的修行?”老陈可以预想那些场面。

    王煊摇头,道:“我要面对的事儿也不少,有人想把我按在旧土,堵死我去新星的路。还有人干脆想杀死我,到现在我都没找出来谁是元凶。再有,现在一些财阀、大组织已经开始盯上我,比如老吴现在就在挖墙脚,让我进他们家的探险队,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会等着我。”

    很难想象,他们昨夜在内景地中还欲生欲死呢,今天却淡定而从容的在这里边修行边聊天。

    现在两人都在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没什么生存压力,姿势相当的“写意”,颇有种泡在神秘物质积淀的澡堂子中的感觉,休闲的聊天。

    王煊开口问道:“老陈,你现在什么层次?给我说说旧术的境界,讲一讲后面的路。”

    “你说我现在的层次吗,在当世少有对手,至于放在古代……还是不说了。”老陈说到最后居然一阵感慨。

    “说一说究竟什么状况。”王煊催问,他对旧术在古代时的境界很感兴趣。

    老陈叹道:“说太多怕打击你,关键是,我对古代那些东西都有点将信将疑,太神秘与不可思议了。”

    王煊催促,必须得说。

    老陈问道:“你觉得我够强吗?”

    “是很强,剑劈机甲,现在你又突破了,是不是能劈小型战舰了?”王煊问道。

    “想什么呢,战舰锁定我,真要击中,一发能量炮就能送我归西。”老陈一阵唏嘘,这不是冷兵器时代,他这种超越大宗师的人在科技灿烂的时代都得低调,不然难逃一死。

    除非他能走进神话领域,直至再现旧术传说中的那些惊人的超凡气象。

    老陈很严肃,道:“我们以围棋的段位划分来比较吧。在这个时代,我超越了大宗师,属于段位最高的人之一。但放在旧术璀璨的古代,我也只是业余棋手的最高段位,对于真正的职业起手来说……刚起步。”

    王煊真的被镇住了,老陈这可是刚突破啊,比在帕米尔高剑劈机甲时更强大,在古代却才刚上路?!

    “所以,我不想提这些,免得吓到你。”老陈叹息。

    “并没有吓到我,反而是惊喜。”王煊眼神火热,道:“这么说来,如果不断变强下去,到最后战舰也不见得能威胁到肉身?比如老陈你,如果这么发展下去,早晚能剑劈战舰吧?”

    老陈双目深邃,道:“老王,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王煊撇嘴,道:“老陈,你别向我身上扯,说的是你。我不干这种事,当然前提是那个想杀我的人不是出自某个大组织,不然早晚有一天,我就是顶着超级能量炮也要找他去算账!”

    “你练金身术,该不会想达到最高层次,有一天去徒手撕战舰吧?”老陈悠悠地开口,漫不经心地问道。

    “能吗?”

    “够呛!”老陈无情的掐灭了他的某些不良与暴力的念头,但又补充了一句:“张道陵的体术……没准可以。”

    “我不是那种人,我不会干那种事,我练旧术是为了强身健体,为了自保!”王煊相当激昂,话语掷地有声。

    然后他开始问老陈,关于旧术在古代的各种情况,比如境界层次等,不同阶段到底有多强。

    老陈摇头道:“那些层次划分,我没怎么去了解,因为没什么意义,实力到了自然就懂了。”

    王煊不相信,道:“老陈,我估计是你自己被那些境界打击到了吧?说多了都是泪,所以你不想再提?”

    老陈的脸顿时黑了下来,道:“我给你说点有意义的吧,旧术的秘路不止内景地这个领域。”

    王煊颇为吃惊,顿时来了精神,道:“还有?”

    老陈点头,道:“古代那些道路,现在看起来相当复杂,有些东西连我都不怎么相信。比如说‘冥想’,你我直接跑内景地来了。再说‘寻路’,说是要找到一条真实存在、可以在上面行走、可是正常人却又看不到的路。还有那‘采药’,采的可不是我们肉眼所看到的药,而是‘天药’……”

    王煊听的痴迷,简直有些不敢相信,旧术路会这么神秘,虽然老陈说的笼统,让他晕晕乎乎,但是却挡不住他的遐想,这些都是能提升实力的秘路!

    而现在,他刚找到内景地,还有太多的神秘等待着他去探索。

    两个像是泡在澡堂子中的旧术研究者,一边修行一边有一搭没一塔的聊着,真的是要多清闲有多清闲。

    很可惜,那块璞玉开启的内景地在第四个年头时逐渐虚淡了,估计再有一年半载两人就得被迫出去了。

    两人什么都聊,的确放松的不能在放松。

    “老陈,你说羽化登仙到底什么状况?到目前为止,就没发现有一个能活下来的,全被雷霆劈碎了,这样的话,列仙存在吗?感觉都死了。比如,那位女仙剑如此强大,也只剩下一块……”

    当说到这里,王煊赶紧闭嘴,因为他似乎又看到一缕剑光在入口那里划过,有道美丽的影子飘了过去。

    “我去,这位剑仙子……太小心眼了,一直在偷听?!”王煊暗中擦冷汗,只敢在心中自语。

    还好,老陈没有发现女剑仙,也没提她,估计心理阴影面积太大,一直有防范,打死都不会说她。

    不过,老陈依旧在说羽化登仙的事,让王煊听的很入神,他接着道:“我觉得吧,列仙可能还在我们身边……”

    又一章,求下月票啦,新书期间请大家多支持,我再去努力写一章,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