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六十八章 内景之忧(求月票啦)
    老陈说到这里,直接打住了,反而盯着王煊看了又看。

    王煊被他盯的发毛,道:“老陈你别乱说,列仙怎么会在我们身边,难道你觉得我是列仙中的一员?”

    “你肯定不是,我从不信转世那种封建迷信的说法。”老陈看着他的脸,道:“但我觉得,你干的这些事,以及我现在也在掺合的这种事,可能影响深远,不知道是好是还坏。”

    王煊心中咯噔一下,老陈的猜测和他早先的深思相一致。

    老陈道:“从女方士到鬼僧,再到那位……绝代倾城、美丽无双、空明出尘的天仙子,似乎可能就是列仙啊,从来未远行,就在我们身边。”

    果然,老陈说的与王煊想的有六七分相仿。

    这时,王煊又看到有人从内景地入口那里朦胧地飘过,这位剑仙子除了小心眼,还很臭美,喜欢听人夸!

    老陈进一步猜测:“内景地,即便是在古代都很神秘,都是教祖亲自出手才能领人深入,这不仅是难度的问题,还因为关乎甚大,非重要人物不可接触,这意味着什么?内景地中有莫大的秘密!”

    “你觉得,我打开内景地或许放进来了什么,也或许放出去了什么,列仙可能会因此回归?”王煊终于说出心中的隐忧。

    而这些还是流于表面的东西,如果这些迹象被一一证实,那么说明古代那群人想的肯定更为深远!照这样发展下去,还不知道以后会怎样呢!

    比如,这片内景地中的儒雅男子,当这里开启的刹那,他居然笑了,对王煊与老陈举杯示意,然后就飞走了。

    真的很难猜测他去了哪里,虽然他看起来很文雅、平和,但是以后究竟要干什么根本无法预料!

    “所以啊,老王,这内景地深不可测。越是细思,我越是感觉恐惧,别看我们呆在这里数载,感觉平静祥和,但我内心其实很方。我觉得吧,以后内景地能不用就不要用了,去努力寻找另外几条秘路,比之内景地似乎还玄妙与神奇。”

    王煊瞪他,道:“行啊老陈,用我的时候是王教祖,不用我的时候就降格成老王了,下次你别求我!”

    “王教祖息怒!”老陈典型的复杂人格,葱岭大战时,大宗师的光辉形象璀璨无比,可私下里却又这么“接地气”,他低语道:“我今天为什么和你说另外的几条秘路?你能找到内景地,我觉得也有机会发现那些神秘领域,这些路会更稳妥!”

    王煊斜睨他,道:“老陈,怪不得你这么热心的给我普及秘路知识,感情你这是在强烈渴望我给你带路呢,对吧?”

    “共同促进,彼此成全。”老陈居然露出一副憨厚的笑容,气的王煊想暴打这个老阴货。

    然后他话头一转,道:“你说的那么不清不楚,没有任何线索,怎么去找?”

    知道有这些神秘领域后,王煊自然心动。尽管知道老陈钓鱼,从来都是阳谋,让你明白他的意图,也忍不住向前走。

    “这种东西,即便是在古代最强盛的大教中都属于秘篇绝学,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而且时至今日,哪怕道教祖庭还有记载,也没人能找到那些神秘领域了。我年轻时曾意外看过旧术领域的前贤手札,提及天药的事,说有个老道寻天药数年而不成,蓦然回首,却在那人潮人海、万丈红尘上的天边晚霞中看到一株天药。”

    王煊听的目瞪口呆,好半天才道:“你要我上天去采药?还真不愧是天药!”

    “我也不明所以,只能把看到的全部告诉你!”陈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王煊不想和他谈论这话题了,老陈明显也是一知半解,不过是看到篇杂记而已,什么前贤手札,鬼知道是什么。

    “老陈,你有没有觉得,羽化后留下真骨的人似乎都很不一般,更强一些,而且很紧张他们留下的……真骨。”这个话题有些敏感,王煊说完果断向入口那里看了一眼。

    “我也觉得是这样,该不会涉及到他们未来更强的途径吧?”老陈低语。

    “你要是这样说的话,大兴安岭地下的女方士可是留下了完整的肉身,三千多年了,一根汗毛都没少,以后不是要逆天?”

    王煊提及女方士,每当想到她都会觉得以后会发生什么,主要是她太特殊了。

    金色的羽化神竹何其珍贵,自古至今也只挖掘出四份金色竹简而已,其中只有两份是完整的,可见这材质多门的稀有与贵重。但女方士却生猛地刻了一艘竹船,肉身躺在当中,哪怕当年发生过羽化大爆炸,雷霆密集,轰落地底深处,她的肉身都安然无恙。

    她这是刻意安排的吗?!

    半年后内景地虚淡,王煊与老陈各自回归,并迅速苏醒过来。

    自始至终,内景地中那个儒雅男子都没有再现,跑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内景地深不可测,或许藏着非常恐怖的秘密,这根洁白如玉的骨块很不凡,要不我们暂时还是……别动了。”老陈郑重地开口,居然怂了。

    “行吧,那就先不用它。”王煊点头,他也有些发毛,总觉得如果放出来一堆古人的话,心中有点没底。

    今夜还早,但王煊不想多呆下去,起身就走。至于老陈则一脸怨念之色,躺在床上挺尸,看着青木跳巫舞。

    老陈无法离开,还得等着一大群人排队进来“瞻仰遗容”,以及对他摸来摸去。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满脸的绝望之色,简直是生无可恋。

    ……

    这个夜晚相当的不平静,各方代表差不多都来了,人们估摸着,老陈最多也就能挺到明日晚间,都准备参加他葬礼呢!

    晚间,九点多钟,王煊想清净地思考会儿考羽化问题都不行。

    有人来找,而且带着满满地诚意,直接送上一幅名为《紫府》的观想图,一看就很不凡,某个组织以重礼拉拢他。

    刚从葱岭回来,就有人盯上他了,而且直接找到郊外的这座庄园中。

    王煊心中暗叹,果然来了,帕米尔高原一战,他进入一些人的视线中,现在就开始接触他了。

    他带着笑容婉拒,不可能答应这些人,礼物自然也不会要。

    “我心肺裂开了,现在需要修养!”当第三批人找上门来时,他直接这样说道,不想应付下去了。

    来人带着温和的笑容,一点也不介意,并且不慌不忙的送上礼物,居然是一副养心肺的大药。

    王煊无语,这是谁啊?他在帕米尔高原说自己心肺裂开了,被耿直的女医护人员无情揭开真相时,许多人都见证了。

    现在,他找这种烂借口,明显是为了表达拒绝之意,结果不提还好,刚一开口还真有人送上救心肺的虎狼大药,太绝了!

    接着,来人送上另外两件礼物,一份名为《菩提》的极为出名的冥想法,还有一本《大金刚拳》体术。

    毫无疑问这是大手笔,这才一见面就送上这样旧术领域中很出名的典籍,一般人绝对拿不出来!

    王煊狐疑,这是哪家,财大气粗的惊人。

    来人是个中年男子,但显然不是正主,不过是负责出面拉拢而已,他带着笑容送上一份信。

    这年头除非隔着星系,实在无法联系上,偶有星际飞船路过时,才可能去动手写信,不然真不多了。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为了表示尊重,这是一种礼节,体现出重视。

    王煊展开信笺,字迹相当的娟秀,信中对他大加赞赏,以及对旧术的看好,描述前路灿烂等,可谓花团锦簇,言语细腻丰富,诚恳不让人反感,最起码读起来是这样,最后才提及希望有机会合作。

    信笺中还补充道,礼物只是一份心意而已,即便短期内难以达成合作关系,也无需退回。

    王煊还能说什么,大气,讲究,有格局,但是……他更不敢要了,谁知道真飘飘然地接受,以后会怎么和他算账。

    然后他一看落款,一个秀气的钟字,他顿时心头一动,该不会是掌握有金色竹简的超级财阀钟家吧?

    大吴神出鬼没,居然出现在这个会客厅中,凑过来侧身瞥了一眼,道:“看这字丑丑的样子,就知道是小钟的手笔。”

    这话说的就有点亏心了,那些字其实还是蛮漂亮的。

    但大吴与钟家的姑娘的不对付,看到她家的人出现,直接就跟过来了,自然是有意针对。

    大吴提醒道:“小王,我和你说,小钟的东西可不好拿,别看现在说的好,一旦以后不满足她,那可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王煊一看这架势,刚捂住胸部,又赶紧改去手抚额头,没说心肺裂了,改口道:“葱岭一战,我受到精神领域的冲击,头疼欲裂,先去休息了。”

    反正大吴正好出现,钟家姑娘就是有不满,也得去找大吴算账,现在跟他暂时没什么关系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

    清晨,安城郊外的庄园中宾客更多了,都是为老陈“开会”来的,就等大幕揭开了。

    而在这个时候,青木却悄悄找到楚风,小声告诉他,道:“我师傅说,就剩下那一块骨了,留下它形单影只,要不……就开了吧。”

    王煊就知道,别看老陈谨慎与稳重,最后肯定还是忍不住。事实上他自己也是这样,琢磨一宿了,很想看一看这次能放出什么,以及自身实力能提升到什么地步。

    更新完了,为新书求月票啦,今天算是非常努力了,码了很多字,请求各位书友保底月票鼓励支持,感谢。

    感谢:虚空二少、今日无更、封情藏爱1986,谢谢三位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