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七十章 抱爆了
    小钟个子很高,不慌不忙,眼神清澈,心绪平静,道:“大茵茵对我有成见,每次都针对我,这次更是曲解我的意思。我确实想接触下王先生,有件好事,我代表一个年轻的组织想请你加入,但在此之前需要评估实力,这没有什么例外,每个会员初入时都这样。”

    钟晴简单而快速的介绍,这个组织名为新星,名字关键词与深空中那颗新星一样,预示着会员的灿烂前程。它吸收的都是超级天才,或者一个领域的翘楚人物,而且绝对年轻化。

    王煊听着没说话,他想到了一两百年前的旧土,曾有个门萨俱乐部,两者气质有点相近。

    但他一点都不感兴趣,管他是“新星”还是什么,他根本不想加入。

    想都不用想,新星俱乐部如果都是超级天才,肯定会被各大组织与财阀盯上,其中的利益纠缠与麻烦不会少。

    如果是其他新人被邀请加入,自然愿意,这是难得的出头机会。但是老王现在躲还来不及呢,最不想要的就是出名。为此,他更愿意当老陈的“护道人”,先将老同事推出去挡一段时间。

    王煊委婉的拒绝,但依旧对钟晴表达谢意,坦然相告,说自己在旧术领域还很不足,需要潜心修行,不想为名所累。

    “王先生是一个纯粹的修行者,我理解,同时更佩服,非常欣赏。我已经预感到,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位大宗师迅速崛起。”钟晴点头,并不勉强,而且对王煊赞誉相当高。

    这种话听听就算了,王煊自然不会放在心里。

    吴茵数次要开口,都被钟晴果决打断,她继续道:“按照惯例,无论是否能加入,但凡被邀请的人接受检验,都会得到一份贵重的礼物,这次我们为王先生准备的是《蛇鹤八散手》。”

    王煊腹诽,就这名字一听就不像是什么稀珍的秘笈,小钟有点瞧不起王教祖啊,他直接摇头拒绝。

    最近他都在研究金身术,没时间理会其他,他觉得有时间得想老陈索要一些经书,涉猎更广一些才行。他身为护道人出了这么大的力气,得了解下“被保护者”在修行什么,是否走了“歪路”。

    当然有些话他也就自己想想罢了,不好直说,怕伤了老陈“自尊”,最后找他“切磋”,到时候可能有点惨烈。

    大吴相当满意,没有想到小王直接婉拒,她顿时笑了,她就喜欢看几乎从来不失手的钟晴被人拒绝的场面。

    “这是道教很有名的体术,想不到王先生一点都不感兴趣。”小钟确实非常意外。

    王煊转过身去,直接给青木发消息,问他要《蛇鹤八散手》看一看,想了解这到底是什么层次的体术。

    青木是行家,自然听说过这门体术,因为非常有名气,他直接告诉王煊,连老陈都没得到过。

    老陈在旁听到这件事儿后,很意外,道:“当初,张道陵在鹤鸣山看到一条蛟龙与一头神鹤激斗,一时有感,便创下龙鹤八散手,后来将龙字改成了蛇字,皆因道教出世,讲返璞归真。”

    鹤鸣山是道教公认的祖庭之一,甚至被认为发源地,张道陵在此立下道教,留下太多的足迹。

    老陈道:“你告诉他,最好拿到这本经书,练了《蛇鹤八散手》,再去研究他的五页金书,应该会容易一些。”

    当王煊通过青木接到老陈的转告后,顿时停下脚步,转身又回来了。

    那五页几金书对他非常重要,到现在刚练成个起手式,如果能够通过研究蛇鹤八散手进一步去领悟,绝对值得他在这里出手。

    大吴见他转身回来,居然吃了回头草,作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不知道是演戏还是真不满了。

    “这门体术不仅对我很重要。”王煊看向她笑了笑,简单解释,道:“老陈活着的时候,不,老陈身体康健的时候,也曾对这门体术赞誉有加,恨不得一观,我想满足他的心愿。”

    钟晴微笑,表示理解,然后她看向身边的一个女子。

    那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子,虽然比不上钟晴与吴茵那样惊艳,但也很漂亮,尤其是身材曲线,可能是西方饮食的原因,与吴茵相比差距不是非常大。

    “王先生在帕米尔高原那一战,让人印象深刻。”这个女子开口,说着一口流利的东方语言,她自我介绍名叫洛莲娜。

    王煊想了想,自己在葱岭一战中,似乎最出名的就是那一脚,踹死了大宗师夏青,在其胸口蹬了个大窟窿,洛莲娜这是话里有话啊。

    洛莲娜到是很热情,直接来了个西式见面礼,与王煊抱了抱,道:“一会儿将由我检验王先生的实力。”

    她刚说到这里,王煊就意识到不对了,因为洛莲娜四肢像是钢筋般要勒紧他的血肉中,如果换个旧术高手,直接就要被放倒了。

    这是结合了柔术、摔跤、拆关节等各种分支体术的手段,要将王煊瞬间拿下。

    洛莲娜抱住王煊肩头的手,甚至想在第一时间卸掉他的肩胛骨,所谓检验现在就开始了?

    王煊练成金身术自然无惧,但下一刻他脸色微变。洛莲娜额头发光,竟是精神攻击,她精通旧术,也练新术。

    两人在进行拥抱这种简单的见面礼的情况下,较量就开始,王煊没什么犹豫,双臂猛然发力,用比对方还大的力量回应,看谁勒死谁,他不担心关节等被卸掉。

    而精神攻击也对他无效,他现在都快形成精神领域的雏形了。

    “嗷……”洛莲娜痛叫,敢和练金身术到第六层的人近距离搏杀,她确实不太了解王煊的情况,误判严重。

    她原本身材曲线惊人,现在则是更要爆炸了。尤其是当发现精神突袭都无用后,她恐惧了。

    “噗!”

    所有人都听到碎裂的声音,以及洛莲娜更为凄惨的叫声。

    “快松手!”一些人惊呼,脸色全都变了,这是将人勒爆了吗?

    洛莲娜翻白眼,明显情况不对,再加上那种像是血肉破碎的声响,有些瘆人。

    王煊也是身体一僵,怀中勒着的人似乎真的出了问题,他都有点不敢松手,怕见到血淋淋的画面,因为破裂的似乎就是胸膛前的什么东西。

    他已经在葱岭一脚蹬穿一位大宗师,现在如果再抱碎一个高手,以后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雅号?王煊很担心。

    这与他行拥抱礼的女人到底什么情况了?终于他还是慢慢松手,还好胸前没有血迹,最可怕的画面未出现。

    不过,这女子的前衣怎么爆碎了,什么东西炸开了?还好雪白一片,肉身无恙。

    他赶紧侧头,不再去看,同时松手,任洛莲娜倒在地上。

    “没死人,也没碎掉什么!”王煊长出口一口气,万一这次出了意外,估计会有一段黑历史栽在他的头上。

    “原来是‘美容碗’啊,怪不得,小钟一系就喜欢造假。”大吴傲然挺身,回头还盯着钟晴看了又看。

    后方,四个年轻的男子也知道什么情况了,全都感慨,纷纷低语。

    “洛莲娜造假,难怪身材这么好,看来还是无人可比肩吴茵。”

    “不过……这哥们是钢铁猛男啊,真忍心下手!”

    还有个西方面孔的年轻男子,对王煊挑起大拇指,说着不流利的东方语言,道:“牛……笔!”

    王煊面皮略微抽搐,然后面无表情,走到钟晴近前。

    小钟下意识的退后两步,想了想不对,止住脚步,她也是一阵无言,这位踹死夏青,今天又差点勒爆一个,确实有点凶猛。

    钟晴微笑,道:“其实,我们今天准备让人穿上初步研究出来的超物质甲胄与王先生切磋,互相检验,但既然洛莲娜提前出手,就算王先生通过了。”

    然后她递上一本经书,看着像是件古物,封面上面写着:蛇鹤八散手。

    “多谢!”王煊转身就走,再也不想呆下去了。

    随后他远远地就看到有关部门的副手,居然是他要来这边,难怪会有不少人先过来确保安全。

    同时他也看到三个老者走来,这是明显要谈要事。

    王煊迅速离去,因为有关部门那位副手还有那三位老者都明显在看他,这是被盯上了吗?

    他得和老陈商量下,得确保自身不被人过于重视才行。

    人们等了一天,老陈就是不咽气。但众人预感到,老陈应该熬不过这个晚上,所以相继有大人物来看他最后一眼。

    等到晚间,该看的人都差不多看完了,就等明天“参会”了。然后王煊来了,也装模作样地送老陈最后一程。

    很快,两人就凑到一起,拎起黑剑,将那块洁白如玉的骨头切开一道细微的痕迹。

    一刹那,浓郁的神秘因子冒出,非常惊人,很快就贯穿前方的内景地。

    “老陈,这可是镇压在佛教祖庭下的神秘骨头,我现在有点方。”王煊低语道。

    “那你也不能把我一个人向里推啊?!”老陈也觉得后背冒凉气,却发现王煊直接将他给送进来了,自己站在外面没动。

    这次王煊同样累到要吐血,疲惫不堪,他大口喘息,盯着内景地中,觉得确实很不对劲儿,但却不是想象中的大妖魔横行的状况。

    在内景地中,小雨淅沥沥,小桥流水,古镇若隐若现,烟雨迷蒙,一副古代江南水乡的美丽画景。

    王煊更是在匆匆一瞥间,看到一个绝世妖娆的丽人,一身红衣,擎着一把油纸伞,身段婀娜,在淡雾缭绕的小雨中漫步,此人此情此景,相当的唯美,有意境。

    再去写一章,月初呼唤下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