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七十二章 菩萨吓跑
    哪里还是什么小猫咪,分明是一头白虎,戾气滔天,血盆大口中獠牙像是匕首般锋锐,猛烈撕咬老陈,有血从它牙缝间流了出来。

    王煊看到这一幕后,心向下沉,老陈这是被重创了!在内景地中流血不止,意味着肯定是受创不轻,或许真的会危及到性命。毕竟这一次太异常,这片内景地与众不同。

    他狂奔而去,在路上超过青木,捡起老陈掉落在地上的黑剑,临近凶物后,双手抱剑凌空跃起,剑光暴涨,像是一道璀璨的匹练,猛然对着猫屁股就刺了过去!

    噗的一声,黑剑缭绕着绚烂的光束,直接戳入猫屁股中。

    或许该称它为白虎了,这种生物的屁股那是绝对摸不得。

    “喵!嗷!”虽然听不到真实的声音,但是那头凶物张开血盆大口咆哮,有某种恐怖的能量动荡开来。

    它冷冷地回头,看着刺在屁股上的黑色长剑,又看到双手握着剑柄、挂在那里的王煊,它的那种眼神……

    “嗷吼……”白虎简直要疯了,它就啃个人的工夫,老虎屁股就突然让人刺穿了,简直无法忍受。

    它双目早先像是寒潭,冰冷刺骨,但现在瞬间喷薄光焰,怒不可遏,直接一个猛甩,将黑剑震了出去。

    然后它探出大爪子就向王煊拍去,虎目中喷火,无声的吼着,愤怒到极致!

    “病猫,再喊两嗓子给我唱个小曲。”王煊快速躲避,并同时挑衅,他希望这头白虎咆哮,将老陈给吐出来。

    不然的话,老陈真的要死了。

    “吼……”白虎张嘴,发出能量浪涛,冲击的内景地都在晃动。并不是它想配合,而是真的气,曾经的白虎大妖被人在屁股插钉子,实在是耻辱。

    白虎啸天,大爪子寒光闪烁,数次拍落,将内景地的物质都打的四处飞溅。

    王煊扭头就跑,连超越大宗师的老陈都是喂猫的料,王教祖要是被那大爪子按住,估计很快就会变成猫粪。

    老陈双腿乱踢,终于从那白惨惨的牙缝中挣扎着掉了出来,浑身血里呼啦,看起来像随时会断气。

    不过这里是内景地,神秘因子浓郁,只要不死,一切都还有救。

    老陈也是急了,坠落出来后就轮动菩萨拳,对着大猫的眼睛那里就哐哐来了两拳,结果大猫耷拉下眼皮,老陈没能打穿。

    接着,它伸开大爪子去划拉老陈,准备塞进嘴里。

    砰!砰!

    王煊又跑回来了,对着白虎大妖魔就一顿捶,结果发现根本打不动,然后他扯虎毛,连拔带拽也没弄掉几根,不过却成功激怒白虎。

    关键时刻,青木不声不响立了奇功,他人狠话不多,捡起那柄黑剑,用尽全身力气戳进大猫屁股中。

    “我……嗷……问候尔等父母!”白虎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差不多是那个意思,愤怒咆哮,扭头就看青木。

    老陈与王煊逃离虎口,但不能看着青木遭劫,再次挑衅。

    老陈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在那里叫板,道:“病猫,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妖魔吗?早看出来了,所以我才有事没事就撸你!”

    白虎一听这话,眼神森冷到了极致,它装傻听古这么多年,只是为了解外面沧海桑田的变迁。只是它没想到这可恶可恨的人类也在装傻,故意撸它!

    “就是知道你是大妖魔,所以,提前过过手瘾!”王煊进一步挑衅,说着还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道:“跟撸普通小猫咪没什么两样,大妖魔也就这么一回事儿吧,手感不好不坏,只能说还行。”

    这倒不是假话,自从他进来第一天,就一直在防着,怕这只猫闹妖,偶尔去揉的它的头也是恶趣味。

    至于老陈,别看平日镇静,其实内心慌的厉害,所以,他时常“撸猫减压”,并且慢吞吞的讲古,一切都是为了拖延时间来修行。

    王煊与老陈都没有忘记,那块骨曾被镇压在佛门祖庭地下,如无意外,必然是绝世大凶物。

    王煊练张道陵的体术,老陈练菩萨拳,都是在为镇妖做准备,毕竟传说这两教的东西很适合降妖除魔。

    但现在看来,他们远远低估大妖的层次,别说作为对手,连逃都够呛,现在都是“喂猫的料”。

    白虎任三人汇合,没有阻止,它慢慢踱步,缓缓逼近,早就将老陈当成早餐了,听他讲古拖延到现在,都成了晚晚晚晚……晚餐。

    确切地说,现在是晚餐乘以三。

    王煊叹道:“老陈,明天看来真要为你开追悼会了,冥冥中早有注定。即便我将你救活过来,也无法改变大势。”

    “闭嘴,我还没手撕战舰过把瘾呢!”老陈不爱听。

    青木是最崩溃的,第一次进来就遇上这种大妖魔,神话传说现于眼前,他受到的冲击太大了。

    砰砰砰!

    三人反抗,但全都被白虎的大爪子拍飞出去,满身是血,纵然老陈与王煊拼命进攻,也远不是它的对手。

    “穿红衣服的姑娘,你家走丢的猫在这里,赶紧带走!”王煊喊话。

    一刹那,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动听但却很冷,内景地深处,一个红衣女子撑着油纸伞,在烟雨迷蒙中朝这边笑。

    这一刻,王煊与老陈头皮都要炸开了,那声音太清晰,响在耳畔,两人霎时间感觉到死亡的威胁,这是遇上“超级大个的”了!

    老陈低声斥责:“王教祖,请你闭嘴,别惹她了,我们连她的猫都对付不了!”

    白虎看到那女子后,尾巴都摇起来了,简直化成了一只白狗,要多乖顺有多乖顺,然后它转身扑过去,叼住青木就向红衣女子那里跑。

    可以想象青木何等的崩溃,第一次进来就体验到地狱级的开场。

    王煊与老陈狂追,但是根本打不动白虎大妖。

    还好,白虎大妖没有吞食青木,将他放在那层大幕前,这是想献给红衣女子?但是隔着大幕没法送过去。

    “果然啊,佛门祖庭下镇压的东西不能碰,白虎的那块骨头似乎是开启这片内景地的钥匙,而绝世白虎大妖魔却只是那个红衣女子养的宠物!”老陈满头大汗,小腿肚子都在打颤,常在河边走终于湿鞋了。

    王煊低声道:“老陈,你看到没有,那红衣女子似乎出不来。”

    老陈回头观看,红衣女子立身在朦胧之地,小雨淅沥沥,像是隔着一层大幕,似距离这里极其遥远。

    王煊道:“最开始我们进来时,曾看到她在雷霆中爆碎,应该是幻觉,真正的她在远方,无法跨越过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鬼僧在梦中与他相见时,演绎菩萨拳法,宛若隔着大幕,立身无尽遥远处,时间长了身影会散掉。

    老陈头皮发麻,道:“内景地果然有太多的秘密,水太深了,她与内景地隔着一层大幕,到底立身在何处?!”

    他们两人不断倒退,离出口不远了,白虎进逼,跟了过来。

    王煊严肃地说道:“老陈你坚持住,别让他将青木吃了。我去请人,灭了这个白虎大妖魔,总觉得不把它干掉,会对那个‘超级大个的’产生非常有利的变化。”

    “你去请谁?”老陈急了,他与青木怎么挡得住。

    “我去请鬼僧!”

    “原来是请菩萨啊,快去!”老陈叫道。

    王煊震惊,老陈一下子就给鬼僧升格了,学菩萨拳时喊神僧,平日喊鬼僧,现在直接喊菩萨。

    容不得他多想,赶紧跑出去,在老陈肉身边上呼唤:“神僧,菩萨,速速去降妖除魔,你教祖庭镇压的大妖出来作乱,赶紧去镇压!”

    出乎王煊的预料,老僧真被喊出来了,并且跟着他直接冲向内景地,进来后二话不说,狂揍白虎大妖魔!

    白虎大妖直接懵了!这个光头狠人是谁?打的它口鼻窜血,眼冒金星。

    老僧太猛了,金光普照,菩萨拳带动内景地的神秘物质,宛若浪涛起伏,将白虎捶的耳朵都在喷血。

    青木连滚带爬,赶紧逃了回来。

    老陈震撼,早知道的话,带上鬼……菩萨一块进来修行,比什么不好?绝对安全有保障。

    老和尚身上也像是有层光幕,让他与内景地略微隔开着,但是他依旧神勇,骑坐在白虎身上,一顿胖揍!

    老僧相当的厉害,非常的恐怖,隔着光幕都能将白虎大妖魔震伤!

    “太强了!”王煊惊叹。

    “您该不会是……伏虎神僧吧,不,是伏虎菩萨!”老陈给予高度评价,又为老僧升格了,加了尊号。

    清冷的笑声传来,真实的响在每一个人的耳畔,红衣女子撑着油纸伞,隔着大幕,看着老僧。

    老和尚的面色当即就变了,回头看到红衣女子的刹那,他依旧是二话不说,转头就……跑了!

    他直接消失在内景地入口那里。

    “菩萨,鬼僧,你怎么逃了?!”老陈大喊,彻底急眼。

    白虎大妖魔直接就扑过来,这次真的是戾气滔天,要扑杀他们!

    关键时刻,内景地入口那里,飘进来一道朦胧的身影,一道璀璨的剑光划过,将白虎大妖魔的一只大爪子剁了下来,痛的它无声的惨叫,瘸腿向后逃。

    “剑仙子……大气,绝代无双!”王煊喊道,简直感动的要热泪盈眶。

    在他看来,从不小心眼的剑仙子比老僧靠谱多了,都未用呼唤,自己就来了。

    女剑仙飘过,扬着雪白的下巴,一脸嫌弃他的神色,凌空飞了过去,月白衣裙飘舞,倚剑横空,空明灵秀,隔着大幕看着红衣女子!

    大家还有保底月票的话,请投来吧,感谢。

    感谢白银盟:猪王本尊,感谢盟主:叁生缘潇洒、jcwei1203、三生缘猫猫、九州辰迷,多谢各位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