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七十三章 强势女妖仙
    老陈低眉顺目,轻声低语:“绝代剑仙,超尘脱俗,我辈凡夫之子只能仰望,前不见仙道之巅,后不见继往来者,唯有此时剑气横压千古!”

    他一边说着一边擦冷汗,将黑剑给扔了。

    青木看的眼睛发直,如果他师傅不扔剑,他还真信了那些话,现在看怎么像是求生欲十足的样子?

    很快他就悟了,这应该就是将他师傅劈的欲生欲死、到看到剑就想吐的那位仙人吧?这是又登场了,吓到他师傅了。

    王煊不满,看向老同事,这么一大把年纪了,都在说什么?将他想说的话都给一口气说光了!

    他提醒道:“老陈稳重点,没事儿别乱插话!”

    老陈没搭理他,赶紧一脚将黑剑踢没影了,这才长出一口气。上一次他虽然被毒打,心理阴影面积无穷大,但是从今天的情况来看,女剑仙真的手下留情了,也就是削他与王煊出气,根本没下杀手。

    不然的话,现在也就不会有他与老王了,估计全都会被削成人肉片,最好的情况下是强行退出内景地,估计也得缺胳膊少腿。

    内景地深处,女剑仙月白衣裙飘动,她确实有种不染尘埃的空明气质,最终落在地上,无限接近那层大幕。

    王煊、老陈、青木都闭嘴了,相当的紧张,盯着那里看。

    在他们最为直观的感受中,那个红衣女人神秘而慑人,别看烟雨迷蒙,她身段婀娜,红衣绝丽,眸波醉红尘,可连想都不用想,这是一个妖仙,而且绝对恐怖的一塌糊涂。

    试想,连她样的宠物都曾羽化登仙,经历过漫天雷霆的轰击,她自身会如何?可以进行可怕的联想。

    内景地深处,大量的神秘物质飘落,不知道从何地接引而来,现在没有人运转根法,它就自动洒落。

    大幕后面,江南水乡依旧,那个红衣女子带着淡淡的笑容向前走来,竟然直接朝着女剑仙的脸摸去。

    虽然隔着一层光幕,但这种突兀的举动还是吓人一跳,而且她的这种表现有些轻佻,红衣油纸伞,烟视媚行。

    哧!

    女剑仙站着没动,但是手中雪亮的长剑绽放光华,直接就刺了过去,如一挂星河冲击。

    轰的一声,整片内景地都在颤动,神秘物质汹涌,那层光幕如同涟漪般在荡漾,但没有碎裂。

    女剑仙手中的银白长剑与红衣女子的雪白手掌隔着大幕撞在一起,引发这种大动荡。

    红衣女子一只手撑着油纸伞,在淅沥沥的小雨中相当的从容,收回拍击出去的雪白手掌,拢了拢莹白额头前的秀发,笑盈盈,然后说了一句话。

    虽然很好听,但是王煊根本听不懂。

    老陈蹙眉,道:“这是两千年前至三千年前时期的江南古语。”

    青木倒是不奇怪,老陈同志没事儿就研究古代的一些东西,懂的很多。

    红衣女子微笑,声音软糯婉转。王煊虽然听不懂,但确实觉得好听,竟然是两千多年前的吴侬软语。

    “她大意是在说,小姑娘,你听过我的传说?很骄傲呀。”老陈现场翻译,声音压的很低,担心某些话语不敬,会被人捶。

    王煊心惊,红衣女子果然来头甚大,看到这么超然尘世上的女剑仙居然还敢轻慢与调侃,喊她小姑娘!

    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姑娘”生气了,扬起雪白的下巴,手中长剑刺向一点,璀璨剑光绽放,将大幕都撑的向前突出部分,雪亮剑尖直红衣女子的眉心。

    可惜,有大幕隔着,即便产生剧烈的动荡,剑光也无法穿透过去。

    红衣女子脸上露出冷意,醉人的眸波浮现冰寒,似乎觉得,不该有人敢这样对她不敬。

    她敛去温婉软糯后,非常强势,扬起雪白的右掌,直接对着内景地这边拍击而来,而且是迎战向雪亮的长剑。

    咚!

    内景地仿佛被打穿了,神秘因子沸腾,整片幽寂之地都在起伏,场面相当的骇人,王煊、老陈、青木如坐在浪涛拍击的竹舟上,被颠簸了起来。

    “这真是……超级大个的!”青木有些结巴,今天他是各种“第一次”,见识到内景地恐怖的一面,现在还满身是血呢,差点被吃掉。

    女剑仙横剑在身前,用长剑的侧面挡住那一拳,她很骄傲,没有退,那里剑光爆发无量光。

    尽管红衣女子洁白的拳头几乎穿透光幕,将大墓生生向前压过来一段距离,砸在剑身上,但终究是被大幕阻住了。

    惊人的能量在动荡,神秘物质如惊涛拍岸,让女剑仙的月白衣裙猎猎,她满头长发也向着身后舞动而去,她身段修长,现在牢牢的站在原地没有动。

    女剑仙很强!

    红衣女子冷笑,依旧是一只手擎着油纸伞,另一只手拍击,相当的自信与从容。她竟一只手推着大幕向前走,不断靠近女剑仙,向着她的面部轰去!

    内景地大动荡,如大海起伏,将人都给抛了起来,这让王煊第一次意识到,随意进入未明的内景地,实在太危险了。

    还好,这里是白虎大妖魔的内景地,不属于红衣女子,她的状态非常特殊,似乎与正常的羽化登仙者不太一样。

    “她强的实在有些离谱,她究竟立足在什么地方?!”王煊很想知道。

    女剑仙虽然有性格,但是却不钻牛角尖,看到红衣女子进逼,她凌空而起,漂浮在内景地半空中,拉开一段距离。她扬着下巴,依旧骄傲,看着红衣女子挥拳,她挑衅却不上前。

    “这是真正的妖仙吗?”青木咕哝,养白虎为宠物,他觉得红衣女子是个盖世大妖仙!

    王煊低语:“老陈,她是两千多年前的人,那个时期不正是诸子时代吗,厉害人物不算少,先秦方士也还璀璨,有没有什么出名的女子,能不能与她对上?!”

    “如果是人,回头可以去查下,如果是妖,那就不是我能理解的领域了。”老陈说道。

    无论怎么看,红衣女妖仙都相当的恐怖,连佛门对她忌惮不已,不是没有道理。

    红衣女子面色冷淡,还是单只拳头开路,秀拳洁白如玉石,但是每次爆发都砸的内景地动荡不止,将青木都差点震飞出去。

    她一步一步推着大幕向前走,不断接近女剑仙,这相当的恐怖,本是两个隔开的地界,居然被她生生压制,抵着大幕,缓慢向这边而来。

    女剑仙展现出她另一面,笑嘻嘻,抱着剑凌空倒退,看着红衣女子发威,她毫不在意,不再显神威。

    当王煊与老陈露出异色,悄悄看向她时,她立刻又扬起下巴,板起小脸,变得冷冽出尘,不给他们看那种表情,接着又继续挑衅红衣女妖仙。

    女妖仙不在意,脸上挂着淡淡的冷笑,在烟雨中,依旧一手持伞,一手轰击大幕!

    “她不会是想打穿大幕,真正过来吧?”老陈提及这个可能时,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无论怎么看,红衣妖仙都像是有干预现世的一些手段,真要闯过来,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咚!

    天崩地裂的声响传来,那大幕上居然出现一道裂痕!红衣女妖仙太恐怖了,随时有可能会打穿那里,真身过来?

    “这是什么人啊?”老陈平日很稳重,但现在都头皮都发炸了,强烈的不安。

    此刻,连女剑仙都神色郑重,持仙剑而立,变得无比严肃,她当年听过红衣女子的传说,现在看来对方比传闻更恐怖!

    咚!

    大幕颤抖,再次浮现一道裂痕,蔓延出去,实在有些吓人,她真要过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王煊开口:“老青,要不我送你出去,赶紧乘坐飞船去大兴安岭地下将女方士请过来,毕竟是三千年前的人,说不定与女妖仙认识,让她们聊聊,劝红衣女子别这么执拗。”

    “老王,别掺乱!”青木打死都不想去,再来一个人,真不知道这里会怎样,古代仙、妖、佛、方士聚首,究竟是融洽交谈,还是终极厮杀,很难说清,但他估计不乐观。

    “怕什么,我觉得女方士会站我们这一边!”王煊倒是有些信心,想请那位三千年前的女方士来这里出手。

    月初最后求下月票啦了。

    感谢白银盟主:叁生缘纵猎者,支持好多次了,非常感谢!

    感谢盟主:叁生缘猫猫、拜仁miasanmia、九州辰迷、火火催更团♀猫猫、诸神承诺的永世不得翻身、黎明雨凡间、姚家小嘟嘟、辰迷剧讨部。

    谢谢以上盟主的支持。

    其实还有很多人,在3号众筹最后一天打赏很多,名字没办法都一一贴出来了,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