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八十章 三年之约
    王煊撑不住了,哈欠连天,带着沉重的心情渐渐进入梦中。

    他着实非常担忧,三年后世界不会真的要发生剧变吧?他很害怕心中的某些猜想最终会成为现实。

    窗外,星斗终于浮现,一轮银月斜挂天边,偶有几片黄叶在晚风中飘落,打在窗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房间内,那块骨轻微颤了一下,快速恢复安静,常人很难看清。

    梦中,王煊背负仙剑,醉卧云端,周围琼楼玉宇,天河交错,且有落英缤纷,清香阵阵。

    在他身前是一张玉案,上面蟠桃正鲜,茯苓朱果馥郁芬芳,更有玉壶装满琼浆玉液,酒香缭绕。

    云雾翻涌,这里宛若瑶池仙境,花香阵阵。不远处有仙子起舞,婀娜身影曼妙,丝竹悠扬。

    在这里,王煊是绝代仙剑!朝游北海暮苍梧,他吞日月精华,享瑶池果品,逍遥尘世上,醉卧广寒宫阙间。

    突然,一道剑光劈来,贯通天上地下,勾连九霄雷暴,斩崩瑶池宫阙,震碎琼楼玉宇与蟠桃园。

    王煊被一剑斩落凡尘,他大叫着,差点就惊醒过来,最后坠落在一片荒山野岭间,身上背负的仙剑断的只剩剑柄。

    清冷月光下,荒芜矮山上,女剑仙凌空而立,望着明月,月白衣裙飘舞,空明出尘,仿佛要乘风而去。

    她气质冷冽,不食人间烟火,淡淡地瞥了一眼王煊,明显在嫌弃,难道他真以为成仙最后会进入那所谓的歌舞升平的白云之巅,琼楼玉宇间?幼稚!

    王煊也是无言了,他时常给女剑仙贴标签,比如傲娇,臭美,喜欢背后听人夸赞。现在看来,剑仙子也常给他下定义,时不时就嫌弃他。

    他感觉现在没有什么负疚心理了,大家都是红尘中的人与仙,彼此偶尔腹诽下没什么,很正常。

    “我这不是还没成仙吗,不了解仙家的意境,所以就依据传说,构建了场景,恭候仙子驾临。”

    女剑仙听到解释后,还是比较满意的,最起码他用心了,尽管不了解仙家真相,布置错误。

    她扬起雪白的下巴,明显又傲娇了,不过总比一剑劈过来好。王煊猜测,她羽化登仙时年龄应该不会很大,所以保持着率真本性,不像老和尚那么坑。

    剑仙子以手中雪白长剑指向一座山,然后又指向她自己与王煊,最后点了点头。

    “山,你和我,我们两个……要在山上干什么?”王煊冲口而出。

    瞬间他就挨劈了,雪亮的剑光将他从这座山峰斩到另一座山峰上。剑仙子冷着小脸凌空跟了过来,裙下小腿洁白如玉石,双足踏空而行,瞥了他一眼,似乎很受不了他。

    “不是说我们两个在山上……”王煊看到她的剑光又灿烂了起来,赶紧补充道:“而是指人与山,合在一起就是仙?”

    接着,他又快速开口:“真正的仙,不见得高坐九重天,而是可能就在不知名的荒山之巅。”

    女剑仙略感意外,觉得他不那么俗了,偏头看了他一眼,难得的不再冷冽,但很快她又绷住了神色。

    王煊觉得,摸到了她的部分脉门,顿时迅速感慨:“真仙自有风骨,何必慕虚荣,若住月宫,栖居瑶池,也不过又多了一片红尘浊气聚集地。”

    女剑仙讶异,多看了他一眼,观感明显变好很多,但依旧骄傲的扬着头,看向挂满星斗的深空。

    很快,她捕捉到老王嘴角隐去的一缕笑意,瞬间有悟,一剑就劈了过去,将他斩到半山腰。

    王煊疼的咧嘴,暗叹大意了,女剑仙的感知实在太敏锐,他以为摸准她的脉门,心中有所得意,结果刹那就被劈了。

    剑仙子相当的明快,毫不拖泥带水,降落下来,伸出三根好看的手指头,并露出郑重之色。

    王煊心头沉重,果然又是三年之期,她有什么要求,这些羽化之人到底在图谋什么?

    “仙子,你有什么想法,尽可以告诉我。”他确实需要了解真相,想知道古人的打算。

    女剑仙抬起洁白的左手,在夜空中一划,顿时浮现一些景象,那是一片矮山,看起来并不出奇,那里有一座倒塌的小道观,断壁残垣,瓦砾稀疏。

    王煊心头一动,根据有关部门送来的骨块附着的档案来看,女剑仙的手骨似乎就是在眼前这个地方发现的。

    场景在变,画面中出现王煊的身影,带着骨块,来到那座荒凉的小山上,将骨块埋在道观地下深处。

    “这是让我护送你羽化后遗留的真骨过去,重新埋在原地?”王煊惊异,他没有想到剑仙子托梦是为了这件事,没什么难度。

    这是重新入土为安吗?他胡思乱想,但心情明显轻松了不少。

    女剑仙伸出三根指头,这是再次提到三年期?也是让他留在旧土三年吗,还是说时间到了有事找他?

    王煊道:“仙子,你无法开口吗,我教你写字吧,现世的文字经过简化后比以前更简单。”

    女剑仙动用一桩秘术,直接显照王煊的心光,顿时看到老王的心思,那是红袖添香的场景……剑仙子在帮他研磨。

    果断的,王教祖又被捶了!被女剑仙砍了很多剑。

    经历这一遭后,他觉自己太难了,心中想想也不行吗?算了,眼观鼻,鼻观口,口关心,做个静默的好青年吧。

    女剑仙无法开口,演示多幅图景,再加上王煊领悟力不错,终于弄明白她的想法。

    她很郑重,这样托梦,竟是想让王煊三年后重新出现在那座荒凉的埋骨地,到那里去见她。

    这件事绝对没那么简单,王煊心头翻腾。

    女方士想将他压在旧土,该不会也是为了三年后让他去大兴安岭地下吧?为此,现在就开始干预现世了。

    女剑仙无比严肃,甚至有些紧张,这与她平日的傲娇与冷冽的气质不相符,可见她多么的在意,关乎甚大!

    ……

    外界,夜月下,老陈的心都在滴血,他在庄园后面的芦苇塘中捞出他那根好友送的钓竿,缠满水草,且钓竿的尾端还插着一条大黑鱼。

    这可真是弃如敝履,老王叉鱼新鲜劲过后,随手就给他扔塘子里了,让老陈咬牙,觉得太可恨了。

    老陈决定回去后就去暴打王教祖,他觉得打老王要趁早,不然以后机会真的可能会越来越少了。

    老陈坐在芦苇塘边上,娴熟的甩杆,一副无比享受的样子,很多天没有钓鱼了,久违的美好情绪重新浮现出来。

    很快,他皱起眉头,道:“青木,你去吩咐下,让人不要接近病房,免得打扰那两人梦中相会。另外,去扛个能量炮过来,准备打蚊子!”

    青木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迅速消失。

    老陈现在超越大宗师,整片庄园有个风吹草动,他都能感知到,他察觉有外人潜入,这破坏了他钓鱼的心情。

    不久后青木回来了,扛来威力不小的新型能量炮,迅速架好。

    “瞄准西北角,对,再向西偏点,可以了,轰他!”老陈在旁指点,身为超越大宗师的人,他的精神领域极其恐怖,可清晰的把握到那个人的轨迹。

    轰!

    远处,有个人被碎掉了。

    “再对准北面,角度向下压点,好了,轰他!”老陈说道,根本不用青木自己去以科技手段定位,简单粗暴,负责开火就是了。

    在刺目的光芒中,又一个人被轰碎。这一变故惊动庄园很多人,无比吃惊。

    “什么层次的人?”青木问道。

    老陈不屑,道:“鱼腩,估计也就是准宗师吧,太弱了,根本不值得我冒着暴露的风险去动手。”

    青木无言,他觉得老陈也有点飘了,应该再被鬼僧关在精神领域里暴打一宿,或者再被女剑仙毒打几顿。

    老陈提着钓竿离开芦苇塘,这鱼是没法钓了,他准备回病房,估计那两人也快梦中相会完了吧。

    ……

    王煊十分担忧,这些羽化之人到底想怎样?古人的陷阱,或者说是设下的局,是否会陆续出现可怕的事端?

    “你能不能告诉我,列仙是否都逝去了,而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王煊谨慎地问道。

    女剑仙没有开口,最终施展出惊人的手段,直接带着王煊从梦境中转移,进入到内景地中!

    真是好大的本领,这是在干预现世,让王煊心头狂跳不止!

    虚寂之地,没有声音,只有神秘因子从未知之地洒落。女剑仙向前走去,径直来到最深处,而后她触到一层晶莹的大幕,猛然发力,顿时让那里剧震起来。

    王煊的眼睛当时就直了,无比吃惊。

    大幕的那一边,在很遥远的地方出现一道婀娜的身影。

    那是一片广袤的大地,她踏过破败的道观,踩着瓦砾,从神秘的地界缓缓走来。虽然很朦胧,但是已经能大概看出,她和女剑仙非常像,穿着样貌等一致,似乎就是剑仙子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