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九十六章 宗师意识
    飞船中只剩下三个人的喘气声,刚才无比紧张,那红衣女妖仙居然在现世中显露淡淡的虚影,虽然看起来极美,但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最惊悚与真实的恐怖片。

    “跳段妖仙舞会少块肉吗?如果是鬼僧给我跳极乐净土,我看都不看他一眼!”王煊擦去额头上的冷汗说道,主要是为了缓解紧张的气氛。

    短暂的片刻,当真是劫后余生,恍若隔世。

    青木望着天空中漆黑的云层,悠悠开口:“等哪天她真正出来,和你在现世中遇上,我看你到时候说什么。”

    王煊觉得后背有些发冷,道:“老青,嘴下留情!”

    飞船返回庄园,平安落在停机坪上。当脚踏在坚实的地面,三人才觉得稳妥,长出一口气。

    天早就黑了,趁着夜色与淅沥沥的小雨,他们快速回到房间,这时才有心情讨论得失。

    王煊从手臂上、从脸上揭皮,让青木相当无言,同时也无比的羡慕,又脱皮了,显而易见其体质再次大幅度提升。

    老陈也是眼睛发直,这主是多怕死啊?又练了金身术!在他看来这种耗费时光异常恐怖的体术实在消受不起,反正打死他都不会练。

    “金身术第六层脱下的皮是好东西啊,薄轻柔软,留着给你那柄短剑做剑鞘吧,比鳄鱼皮都坚韧很多倍。”

    老陈幽幽叹道,说的既真实又有些嫉妒。

    王煊有种想殴打他的冲动,用王教祖自己的皮做剑鞘?亏他能想到!

    青木凑过来,捡起一块柔软坚韧的皮,用力扯了扯,没能损坏,似乎在证实他师傅的话语,让王煊的脸色顿时黑了。

    “你要一直练下去?”青木问道,在旧术领域,金身术绝对是性价比很低的体术。

    尤其是在这个秘路被堵死的科技时代,练金身术的话等于在蹉光阴,不练个几十年以上根本挡不住子弹。

    数十年过后,人都老了,精气神也开始枯竭,练这种体术便也到了尽头,还有什么用?

    王煊确实要继续走下去,练别的体术或许会快一些,但挡不住子弹,如果没有金身术昨夜他就死了。

    同时,他专注于金身术是在为练张道陵的体术做铺垫,若非金身术有成,导致他体质极度强横,根本不可能练成金书上的三幅刻图。

    老张的体术绝对非常恐怖,五页金书上记载的东西,若是练到最高层次,估计不怵羽化者!

    老陈叹道:“有秘路任性!”反正他不会这样选择,实在太奢侈了,等于在挥霍青春岁月。

    “老陈,你变年轻了!”王煊惊讶。

    老陈深感意外,而后十分喜悦,道:“你看我现在像多大年龄的人?”

    王煊看着他的脸,道:“看着像是五十五岁左右的人吧。”

    老陈一听没给他好脸色,不想搭理他了,他现在才五十二岁而已!

    青木也开口:“师傅你确实变年轻一些了,有些皱纹不见了。”

    老陈赶紧找来镜子,看着自己,确实年轻好几岁,他当年练道教祖庭的秘篇绝学,损耗了身体,有些显老。

    “现在我才恢复正常,像是五十岁的人了。”陈命土露出笑意,很满意。

    王煊诧异,一直以为老陈快六十了,刚想说出口,但看到他捋袖子,赶紧将嘴里的疑问咽回去了,改口问道:“到燃灯领域了吗?”

    “还差一些。”老陈摇头,有些感触,超凡领域的晋阶没那么容易,叹道:“比你们凡人修行艰难太多了!”

    连青木听到这种话,都不想理他师傅了。这次青木也得到莫大的好处,离准宗师很近了,再打磨一段时间,他必然会踏足进去。

    他以前的旧术路走到尽头,但现在跃过一片断崖后,后面的路未必依旧是悬崖峭壁。

    王煊自然获益很大,体质与精神皆大幅度提升,如果再让他遇到昨夜的那几名对手,绝不会险死还生了。

    青木惊叹,小王这是进入宗师领域了吗?真被外界那些人说中了,二十岁出头的宗师啊!

    显而易见,一旦消息泄露出去,必然会引发轰动,那些想组织探险队进入某片奇异密土的财阀与组织等,绝对要立刻争夺人,竭尽所能的拉拢。

    老陈摇头,道:“他现在的防御力不用多说,攻击力也不怵宗师,甚至在硬撼中,可以蛮力打死这个层次的对手。但还有些不足,明显欠缺一些东西。”

    王煊听到他这样的点评,立刻认真了起来,向他询问还缺失什么?

    “宗师意识!”老陈很严肃,评价现在王煊的状态,攻击力是足够了,精神场域初步形成部分,也很了不得,可以说相当的厉害。

    “现在的你拥有强大的身体素质,但却没有真正体现出它全部的威能。”他让青木去取了个木墩,现场教学与演示。

    他以右手为刀,顺着木墩的纹理纵向轻轻劈落下去,喀嚓一声脆响,木墩裂为两半。

    显然,他没怎么用力,看着就很轻松。

    “你现在怎么战斗?直接横推过去,用蛮力将人活活堆死,实在缺少战斗的美感!”

    老陈说到这里,再次以右手为刀,并未沿着纹理,而是横向朝着木墩劈去,虽然依旧劈裂了,但是需要的力道明显大了。

    并且,横向劈开木墩时,也让木心内部炸裂了部分,进一步说明木墩承受的力道变大了很多。

    “看到了吗,有技巧的劈柴者,可以轻松而流畅的劈开木头,省时省力。而有些人蛮干,猛劈猛砍,却不如别人轻轻一劈。”

    老陈很平静地道来,浅显易懂。

    他毫不客气的点评昨夜的战斗,那几人与王煊一样,穿戴超物质甲胄后,有了宗师级力量与速度,但也缺乏宗师意识。

    如果王煊昨夜遇上一位真正的宗师,必死无疑,不会有任何悬念!

    “宗师出手,大多时候不是靠蛮力毙敌,往往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讲究灵性,不仅杀伤力惊人,还有种战斗的艺术美感,偶尔还会神来一笔!”

    王煊虽然被批评,但是却觉得很有道理,他认真反思。

    老陈继续道:“猛虎强悍,但狩猎时却隐匿行踪,关键时刻扑杀,一击致命。你呢,每次出手都以力压人,将人打碎,血里呼啦,太浪费力量。你万一遇上一个同样身体素质极其惊人且有宗师意识的对手,估计会很麻烦。”

    这些东西并不能理解,王煊起身,在房间中舒展身体,施展旧术,渐渐的有种空明的美感了。

    所谓的宗师意识,不过是一种有灵性的战斗思维而已,被点破后,认真揣摩与践行,慢慢就可领悟与掌握。

    王煊无论是肉身还是精神,都足够强,现在被老陈点醒,他即使按部就班去磨,用不了多久,也能拥有宗师意识。

    “个人风格不同,我应该可以很快掌握你说的那些,但大概还是会偏向有力量的搏杀。”王煊说道,他会弥补不足之处,但强势领域估摸着还会保留。

    领悟这些后,他轻松了起来,笑道:“你拿猛虎猎食举例,那鬣狗的‘神掏’算是省力而有灵性的一击吗?”

    老陈瞪眼,最后叹道:“属于奇道领域的灵性一击。”

    青木发呆。

    这都能灵性起来?王煊点头道:“看来正奇相合才是王道。”

    马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