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九十七章 红颜知己
    王煊理解宗师意识后,起身离去,他刚脱完一层皮,不去冲洗几遍的话,他有些嫌弃自己。

    当王煊再次进入病房时,发现老陈容光焕发,居然在照镜子,而且拿了把梳子,梳理他那根本不用打理的寸头。

    “什么状况?”王煊问青木。

    青木神情异样,道:“一会儿有贵客来访。”

    王煊立刻懂了,笑道:“老红颜知己!”老陈的梳子立刻就飞了过来,差点砸中他的额头。

    不久后,真的有飞船降落在庄园中的停机坪,青木立刻亲自跑去接人。

    只有一位女性在青木的陪同下来到病房,其他人都被她示意离去,被庄园的专人请去吃晚餐。

    王煊赶紧打招呼,客气的见礼,他很惊讶,这个女子看起来只有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比他想象的要年轻许多,虽然人到中年,但风韵不减,有种成熟的美。

    老红颜知己并不老,和老陈相差快二十岁了。

    王煊看向老陈,眼神异样。老陈是什么人?立刻读懂他的意思:老陈,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瞬间,老陈就想教育王教祖做个安静的好人。

    “我和老陈同龄。”成熟女子带着笑意说道,竟无比敏锐,刹那就看懂他们的眼神。

    “姐姐……真年轻!”王煊是发自真心的称赞,他严重怀疑,老陈以前显老,是不是给他的红颜知己渡命了?

    老陈介绍,这个女子名为关琳,是他多年的好友,认识三十年了,这次关琳亲自来接老陈去京城“养伤”。

    明天上午关琳要去参加新术领域头号人物奥列沙的追悼会,不然今晚就会启程。

    青木悄然告诉王煊,探险组织接触过很多古怪的地方,老陈以前曾经冒险进入一片绝地,为关琳摘了一株在古籍上有记载的奇花,所以她这么多年过去都不显老。

    王煊惊异,青木所说的绝地进去后肯定是九死一生,老陈居然甘愿为一个女人去采摘那种奇花,看来关系相当的密切,他忍不住追问。

    青木摇头,低语道:“我师傅一直独身,关姐差不多算是终生未嫁吧,过去的事很复杂。”

    他没有细说,王煊也没有再问,这里面肯定是有些故事。

    关琳问道:“小青,奥列沙明天上午的追悼会,你们有人去送行吗?毕竟是在你们的地盘,大气点,让人送个花圈吧。”

    小青?王煊想笑,回头去看青木,却发现他很坦然,对这个称呼早就适应了。

    王煊忽然觉得,这个女人看起来温和,但应该十分强势,为老陈与青木出头而来,要得体的去向某些人表达态度。

    今日,部分人在施压,想让青木以命抵命,正是关琳驳斥了某些人的要求,现在还让旧术领域的人去参加追悼会,足以彰显她的强势,私下多半是在争锋。

    青木讪笑,道:“我师傅想让我替他送个花圈给奥列沙。”

    关琳摇了摇头,道:“过了,明天让小王去吧,我也会出席,不会有事。”

    老陈皱眉,道:“没有大宗师到场吧?”

    “没有。”关琳摇头,道:“最近,新术领域的大宗师来一个死一个,现在还怎么敢轻易踏足旧土,担心出事儿。”

    “那就妥了。”老陈淡笑。

    关琳闻言吃惊的看向王煊,瞬间就意识到了什么。

    次日清晨,王煊洗漱吃过早饭后,又将自己的双手用纱布缠了起来,然后坐上青木准备的一辆专车,赶往安城的某处殡仪馆。

    “有意思,旧术领域也有人来!”有人一眼认出下车的王煊,顿时露出异色,毕竟雨夜大战时,他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王煊到了殡仪馆门口后,发现了很多熟人,因为在郊外的庄园都见过,整个都转移到这里来了。

    老吴一身黑,下车时正好看到王煊,迅速走了过来,道:“小王,你怎么来了?”

    “为老奥送行,人都死了,我就不计较那么多了。”王煊感叹。

    老吴无语,这是你计较的事吗?是新术领域的人在介意啊!

    “小王你乱说什么?我担心一会儿有人和你计较!”吴茵快步走来,一身黑色正装,在这种肃穆的场合下,竟显得殊为冷艳,无论怎么穿,一身曲线都很傲人,有些藏不住。

    “超级财阀中的代表人物,钟庸老先生居然亲笔写了挽联,让人送来了。”远处有人惊呼。

    老吴一听顿时撇嘴,道:“我敢打包票,这挽联开始肯定是写给老陈的,结果老陈太坚强,钟家的老头子直接转手就送给了奥列沙。”

    “我们去见一些老朋友。小王一会儿聊。”老吴将吴茵带走了,要去见财阀中的一些熟人。

    在路上,老吴对自己的侄女低语,道:“我有种感觉,这个小王有恃无恐,敢来这里,不是自己突破了,不怕新术领域的宗师针对,就是有人站在他背后,要向相关方表明强硬的态度。”

    最后,他又对自己的侄女补充,道:“要抓紧了,那片神秘之地不等人啊,小王这个人还可以,为人不错,如果让他视你为知己,估计会帮我们。”

    “叔叔,你在暗示什么呢?!”

    奥列沙影响确实大,可为上层人物续命,今天来了不少贵客。

    不远处,钟诚缠绕着绷带,跟在钟晴的身边,他眼尖,第一时间发现王煊,立刻低语道:“姐,看到没有?老吴和吴茵姐刚才明显在拉拢老王,你也得赶紧行动啊。”

    钟晴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钟诚小声道:“以你的手段,让他单方面认为你是他的红颜知己,应该不难吧?我先过去和他打个招呼,一会儿你也来。”

    然后,钟诚就跑过去了,隔着有段距离呢,就喊道:“王哥!”

    王煊转身看到他的样子,顿时露出笑意,这是怎么了?钟诚头上缠绕着纱布,手臂上居然还打了绷带。

    “你这是骨科了吗?”他关心的问道。

    “王哥,噤声!”钟诚心虚,他姐姐就在不远处,这要是再听到什么乱七八糟的言论,估计他的双腿明天都要打石膏。

    “没想到你姐姐看起来柔和甜美,可下手真重啊。”王煊感叹。

    “王哥,我姐姐其实想和你聊聊。”钟诚笑容灿烂。

    王煊诧异,问道:“带经文了吗?”

    钟诚发呆,老王你太无情现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