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零二章 曲终人散
    钟诚求仁得仁,求捶得捶,果然又被打了!依旧是被他姐姐一巴掌就给拍翻在地上。

    这次钟诚爬起来后,理都没理姐姐,直接开始演练蛇鹤八散手,有模有样,渐渐发出风雷声。

    钟晴迟疑,看到他这个样子,还真不好下手了。事实上,她察觉到一些问题,钟诚似真的有所悟,练那种散手六年了,今天这算是悟出了门道?

    她露出异色,难道那个老王的确很高明,有真知灼见,阐释了道教这门体术的真谛?

    旁边,那位老者也在演练,胸膛微发光,口中飞出一道淡淡的蛟龙虚影,噗的一声,将前方一块青石劈成两半。

    “您这是领悟了什么?”钟晴问道。老者虽然只是负责保护她的人,但她还是比较客气与尊敬。

    老者唏嘘,似乎感触颇深,道:“只能说,有些人真的天纵神资,适合走这条路,我很想追随他一段时间。”

    此时,钟晴真的有点受不了,看着为练旧术不惜卖姐的愚蠢弟弟,再看到老者看向老王时那种发自内心的尊敬,她觉得身边的人都被“毒化”了。

    然后,她又忍不住给他弟弟来了两下!

    “我才十七,一切都还不晚,有朝一日羽化登仙,就是当面喊她小钟,她都不敢瞪眼!”钟诚内心强大,被打后催眠自己。

    王煊的确没有乱语,他说的那些话确实是自己的心得体会。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那两人自身积累足够了。

    老者苦练这种体术数十年,厚积薄发,被点拨后,这么多年来的灵性与感悟全部爆了出来。

    至于钟诚,练蛇鹤八散手六年了,底子够厚实,以前离练成两式散手也只差一层窗户纸的距离,现在彻底相信了王煊所说的话,以“最虔诚”的心境去练,水到渠成。

    此时,王煊身边站着一些大组织的人,他们比在殡仪馆时更客气了。

    并且,那几个来自不同财阀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在殡仪馆时,他们只与关琳交谈,并未向其他人那样主动接触王煊。

    现在他们放下身段来到这边,主要是因为王煊实战能力太恐怖,几乎是顷刻间就将周伟挑翻!

    周伟是什么人?实力过人的资深宗师,结果才一交手就身中爆胸脚,被踹出个大窟窿。

    救护车直接将他拉走了,一个弄不好,他就会紧随奥列沙之后,加开个追悼会。

    几名中年男子笑容满面,相当的接地气,和王煊聊的很轻松,过程中他们很自然的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他们没再矜持,直接开口,希望与王煊合作,并且很热情的提及,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有先秦时期的金色竹简吗?王煊腹诽,但嘴上不可能这么说,他只是笑着应付,没去提什么要求。

    他很清楚,这几人虽然不是各自背后组织的掌权人,但身份也不算低,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真要拿了他们的东西,估摸着不去为他们卖一次命,事情不会结束。

    这终究是科技高度发达、超级战舰深入星空的时代,财阀与各大组织掌握着庞大的资源,在这些人眼中,宗师也就那么一回事儿。

    如果不是那片密地确实需要肉身强韧的人,估摸着他们不会与王煊接触。

    无论是新术领域,还是旧术领域,财阀所看重的都是对延长寿命的探索,若论实力等,远不如多研究战舰。

    当然,真正接近超凡的人会让他们忌惮,他们认为,那种“个体”出行时需要报备才较为稳妥,因为刺杀能力太强。

    “王宗师年轻有为,实属旧术领域惊艳的奇才!看到你,我就如同见到年轻时的老陈,都是难得的英才啊。可惜,过几天多半就要为老陈送行了。”一个中年男子感慨,面子上给予王煊足够的尊重,顺带还提到陈命土。

    旁边,关琳的脸直接就黑了,很想说,你死去几十年后,老陈都不会有事儿,命长着呢,以后保证给你“惊喜”!

    不管怎样说,几人都相当的客气,不吝给予王煊极高的赞誉,都递上了名片。

    王煊自然也满脸笑容,现场气氛相当的融洽,虚与委蛇谁不会?

    他精神能量旺盛,感知敏锐,自然能觉察到,这几人的热情流于表面,骨子里其实有种疏离感。

    很明显,论情分他们远不如老吴。这些天相处下来,老吴虽然心思不少,但还是有几分走心的,想与王煊结交,维持好关系。

    关琳走来,直接打断几人,道:“小王很不错,是我认的弟弟,将由他护送陈永杰去京城养伤,你们少费些心思吧。”

    几人确实想一步到位,和王煊谈一谈去密土探险的事。现在关琳出头,他们只能暂时作罢。

    曲终人散,众人皆离去。

    连大吴想和王煊说几句话都没来得及,他已经被关琳带上飞船直接远去。

    ……

    一艘星际飞船中,那几个来自财阀的中年男子在闲聊。

    “你们说,陈永杰真会死吗?我觉得这事儿有问题!”其中一人突然这样说道。

    其他人几人闻言都露出异色,他们都相当的精明,沉默片刻后,有人点头附和道:“确实让人怀疑,他的五脏都碎成上百块了,居然能坚持到现在,该不会又活了吧,甚至触及超凡领域?!”

    他们都郑重起来,一番思量,有人认为陈永杰或许死不了,而且很有可能要与旧土有关部门加深合作。

    “所以,奥列沙‘被空难’了,不仅仅是有人念旧情!”

    几人都在思忖,琢磨了很长时间。

    “如果陈永杰活过来,可以找个机会和他聊聊,请他亲自去那片密地探索,以前又不是没合作过。”

    他们有底气,在这个年代,即便是列仙再次出现,都可以用超级战舰轰杀掉!纵然陈永杰超越了大宗师领域,也没什么大不了。

    “老陈应该明白这是什么时代,真有一天有了不可调节的矛盾,再厉害的人也会被直接打杀。”

    “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给予陈永杰应有的尊重,在这纷繁复杂的世间,一切都无外乎利益,相信能找到一条让彼此都能接受的路,毕竟老陈也是个聪明人。”

    ……

    陈命土要离去了,将前往京城,正式与有关部门加深合作。

    在离开前,他和王煊聊了很多。

    “去新星吧,那边机会多,关琳给我带来一本书,让我越发明白,修行者要主动接近超凡。”

    “你又有什么发现吗?”王煊看着他。

    老陈很严肃,道:“采药这个境界,虽然讲的是采我们自身体内的大药,但是我看了那本书后有种怀疑。前人似乎在暗示,多接触现实中的各种秘药,亲近超凡的奇物,对采药这个境界有极大的益处。”

    最为主要的是,那本书只论述了采药这个层次,其他境界是否也要有异常接触?

    陈命土叹道:“各种典籍都在新星财阀手中,地仙草、长生液等也都在深空,机缘多多啊,趁年轻就去走一走看一看吧。”

    王煊狐疑,道:“我怎么觉得,你似乎无比希望我立刻动身?”

    “一切都是从三十年前的一场神秘接触说起……”果然,老陈忍不住了,再次提起这茬儿。

    “停!”王煊转身看向青木,道:“老青,开飞船送我一趟,我将剑仙子送回当年的小道观沉眠。”

    老陈顿时意兴阑珊,摆了摆手,道:“青木,开关琳的飞船,不会有人定位与跟踪。”

    时间不是很长,青木操控飞船,将王煊送到八百里外的一片荒芜的山岭中,这里人烟罕至。

    这片蒿草丛生、荆棘遍布的荒山,真的不像是出过仙家人物的灵地。

    王煊找了很久,才在一座矮山上发现那座小道观留下的断壁残垣,都被野草覆盖了,不少瓦砾都埋在了泥土中。

    “就是这里!”仔细辨认后,他确信就是此地,与剑仙子在梦中为他演示的矮山道观遗址一致。

    王煊刚将那块存放着羽化仙骨的玉盒取了出来,然后他的眼皮忽然变得很沉重,直接打了个盹。

    梦中,他再次看到女剑仙,她依旧是那么的空灵出尘,扬着下巴,迈着轻灵的脚步,由远而近。

    不过,这次她没有嫌弃王煊,更没有拿剑劈他,为他展现一些图景,竟是让他带走仙骨上一些……黑乎乎的雷劫痕迹,留在身边。

    王煊腹诽,剑仙子太小气了,临别前就给一些黑乎乎的东西?

    女剑仙瞬间就要用仙剑砍他,竟能听到他的心语,最后她气呼呼的演示,将雷劫痕迹带在身上,可保他一次平安。

    王煊吃惊,然后就是一片赞美之语:“仙子空明出尘,风姿绝世,惊艳了岁月,倾倒了上天,兼且法力无敌,单手可镇压红衣女妖仙!”

    女剑仙听到后,又嫌弃他了,撇了撇嘴,在月白长裙飘舞中远去。不过转身的刹那,她嘴角微翘,听到那些赞美之词,她扬起雪白的下巴,露出不让别人见到的灿烂甜笑。

    在即将梦醒前,王煊看到女剑仙背对着他挥了挥手,骄傲的远行,逐渐模糊。

    最后关头,亦有光影一闪,他竟看到内景地,看到光幕,看到另一位剑仙子以绝世剑光撕裂天穹,仙剑遥指强大的对手,正在厮杀!

    他一下子就惊醒了,想去帮忙,却什么都见不到了,他已经回归现世中。

    “三年之期,我一定早早来这里等你!”王煊自语,他不知道三年后究竟会发生什么,但却能感觉到,剑仙子不会害他,且想保他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