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别
    王煊真的想知道三年后发会发生什么,对整片世界来说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他轻轻一叹,现在无力改变什么,自语道:“终究是不够强,最起码也得能自保啊。”他觉得自己与传说中的人相比很弱,颇为落寞。看着整片荒山野岭,最后他一脸郑重之色,道:“什么时候让红衣女妖仙跳段妖仙舞,而她却不敢吱声,那样实力就勉强算凑活了吧?”

    青木正走来,起初听到他的低语,感受到他的失落与怅然,还很同情,接着又看到他一脸严肃之色,还以为他要明志,奋烈崛起。

    可是,无论如何他也没有想到,竟听到后面那样的一段话,顿时将所有同情之语都一口给咽了回去。

    “差不多行了,天还没黑呢,等你什么时候能打过陈燃灯,再去做这些梦吧。”青木面无表情地说道。

    “老青,人总要有梦想,两百年前,人类还不知道新星在哪里。现在你再看,都进入深空探险了。”最后,王煊又补充道:“既然有可能狭路相逢,自然是要她弹琵琶、跳热舞为好,总比她到时候弹指杀我,击断战舰为好吧?”

    青木点头,道:“行,坐等你面对绝世红衣女妖仙那一日到来。”

    王煊不想和他说话了,老青这人总爱讲恐怖片,就不能说些唯美的未来大剧吗?

    他开始谨慎地动手,用短剑小心翼翼地从羽化仙骨上刮焦黑的物质,他很有分寸,并没有多索取。

    “走了。”王煊起身。

    在回去的路上,他真的有些惆怅了,马上就要去新星了,希望再次回来不要物是人非。

    “老青,我们从青城山地宫中得到的银色兽皮卷解析出那些文字了吗?”王煊想到这件事儿。

    在那片地下,他得到张道陵的五页金书,还有一张兽皮书交给了探险组织,想来同样非凡。

    青木一阵叹气,请了一堆古文字研究者来破译,结果始终没有一点头绪,无人认识。

    “我师傅看过后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说那些符号看着眼熟,大概与神秘接触有关。”

    王煊听他这么说,深感惊异。青木是故意为老陈搭台,还是说那些文字的确有大问题?

    目前的身份要被“冻结”了,王煊即将敛去宗师的璀璨光芒,重新开始普通的生活。

    但有不少问题要处理,比如身份的保密性,当前用的手机私密性,替身继续跟在老陈身边等。

    “这些简单。”青木点头,对他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比如手机非实名制,随时在跳转地址等。

    接着青木又道:“对了,安城中的‘王煊’遇到车祸,还好只是轻伤,没什么大问题。”

    王煊一听顿时炸了,他现在化名王霄,而安城中有人戴着仿真人皮面具代替他当王煊,竟然“被车祸”?

    青木道:“新星宋家那个年轻人遗留下的问题,不过现在都处理好了,最后的‘尾巴’被收割干净,以后不会有事儿了。”

    王煊目瞪口呆,宋家那个疯子还真是个变态,数次找人暗杀他,原以为被关起来后,彻底终结。结果最后还是冒出个“尾巴”,想给他来桩车祸,送他上路。

    青木道:“这是他很早以前布置的,收钱的人最近才发动,根本不知道雇主都被关起来了。”

    现在看来,宋家的疯子想将与凌薇扯上关系的男子都弄死,吴家的年轻人最倒霉,不过刚与凌薇见家长而已,便被废了。

    宋家变态的杀心太重,日后一旦放出来,大概还是要杀王煊,毕竟他是凌薇的前男友。

    “小宋,等我去了新星后,肯定找机会把你拍死!”王煊自语。

    他们回到安城外的庄园。

    即将分别,老陈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告诉王煊,一定要随身带着那柄短剑,关键时刻能保命。尤其是遇到某些无法理解的反常现象时,这把剑可能会有奇效。

    “我去新星的话,能带它上飞船吗?”王煊问道。

    “让青木安排下,给你弄个现代艺术品鉴定书。找铸剑大师老郑帮忙,就说是他的最新力作,仿制的鱼肠剑。嗯,这种名人的精美杰作,不会被卡,购买后允许托运到新星。”

    王煊惊讶:“这柄短剑很像传说中的鱼肠剑?”

    青木点头,道:“查过各种文献了,又与一些腐烂竹简上遗存的刻图对比,颇为接近。”

    客厅中,关琳坐在沙发上很悠闲,道:“真要是鱼肠剑,估计新星财阀的某些老头子会不惜耗费天价疯狂求购。毕竟是古代传说中的十大名剑之一,但卖给他们太浪费。历代的典籍,稀珍的旧术秘篇,甚至各教失传的孤本,都被他们当文物置于书架上。如果真是鱼肠剑,估计也会被他们当作装饰品,挂在墙上,或者立在书桌上。”

    “不会真是鱼肠剑吧?”王煊拔出剑刃不足巴掌长的短剑,仔细观看。

    老陈摇头道:“不是,欧冶子铸造的鱼肠剑以铜、锡为主材料。而你这柄短剑初步检测显示,与铜锡无关,材质坚不可毁。好东西啊,看着像青铜器,但确是绝世利刃!”

    接下来,他们谈到王煊去新星的安排与身份问题。

    “不要引起人注意。”王煊想安稳的过去,有个普通的工作就可以。他提到,新月的同学秦诚正在想办法,想帮他过去。

    老陈点头,道:“可以考虑你那位大学同学的路径,但暗中可以再给你安排个巡查员的身份,方便你在各地行走。”

    这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事儿,探险组织的力量非常强,底蕴极其的深厚,想往新星送个人并不难。

    直到现在,王煊才知道这个组织的全称——秘路探险组织。

    在旧土它名气极大,根本不用提全名,大家就都知道在说谁。

    从名字便可以看出,这个组织究竟想干什么,显然是要寻找旧术的内景地、天药等几条秘路!

    陈命土告知,这个组织他师傅创建的。他一阵怅然,那个老头子消失三十年了!

    最后,老陈、青木合计了下,觉得如果处理完那些琐事,安排好后续的相关问题,大概需要五六天的时间。

    陈命土道:“订十天后的船票吧。趁这段时间,你和家人、朋友聚聚。”

    王煊了解到,一张深空船票居然需要二百万新星币,折合旧土币的话,大概也要近四百万。

    他一阵失神,一张船票需要他不吃不喝工作数十年?!

    青木拍了拍他的肩头,道:“知足吧,随着技术越来越成熟,价格已经下降一大截。不然的话,以前我都不大愿意去那边度假。”

    王煊目瞪口呆,道:“老青,你这么有钱啊,没事儿还跑新星去度假?”

    青木诧异,道:“有钱不花留着干什么,万一哪天死去,发现这一辈子都在和柴米油盐打交道,多亏啊。”

    王煊咽了口口水,道:“关键我没钱啊,想花也花不了。”

    “你上次不是挣到五百万吗?”青木疑惑地看向他。

    “都给我爸妈了,万一我出意外,他们也能有个保障。”

    关琳看到王煊这个样子,顿时笑了起来,这个年轻人虽然实力很强,但是也有这样淳朴的一面。

    青木点头,道:“行吧,这次的船票我帮你买。”

    然后他又语重心长地开口:“你这样不行啊,去了新月,或者到了新星,没事儿的时候多接些探险任务,不然的话连回来的船票你都买不起。”

    这话太扎心了,王煊无言以对,他现在确实是个穷小子。

    青木打开话匣子,便又接着多说了几句,道:“新星那边虽然物质生活普遍不错,但是贫富差距极大,你如果不努力的话,你一个刚过去的新人,估计只能长期租房子住。”

    王煊还没有去深空,就被青木来了一场物质方面的教育,虽然被打击了,但也的确是个现实问题。

    陈命土叹道:“所以啊,老凌为什么反对你和他女儿交往?是有道理的。你看,你连买往返的船票都够呛,就不用谈其他了。”

    “你们师徒二人赶紧走,短时间内我不想再看到你们!”王煊催他们上路,别在他眼前晃了。

    “这就动身,再见了小伙子,去了新星后,自己保重吧!”老陈拍了拍他的肩头,准备启程。

    “你要去和有关部门合作,自己也保重,别出意外。”王煊郑重地说道。

    “放心,我与他们合作多年,有情分在。现在,我的实力更是发生质变,会有更大的合作空间。最主要的是,他们与我有一致的目标。”说到最后,老陈轻叹,似乎颇有感触。

    “一致的目标?”王煊看向他。

    “很多个方向,我与他们是一致的,其中最为重要的方向是,我的心结与他们的心病都是同一个,那就是‘神秘接触’!”

    王煊目瞪口呆,老陈真让绕啊,这都能完美的圆回来,到底还是说到了神秘接触。

    “行,你说吧,我听着!”王煊叹气,反正要去新星了,就听听他要说什么吧。

    老陈直接交给他一个信封,上面写着四个字:神秘接触!

    当日,陈命土正式前往京城“养伤”,由关琳、青木、“王霄”陪着,而王煊则被小心的安排,正式恢复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