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触
    连续数日淅沥沥的下雨,下午时满天乌云终于散尽,一道彩虹挂在天边,引发许多人仰头拍照。

    多日后,王煊终于回到了租住的地方,坐在书桌前,慢慢撕开信封,他终于还是要了解这件事了。

    神秘接触,尘封三十年了!

    老陈上来就告诉他一个具体的时间段,这让王煊自然直接想到老陈的师傅,莫名消失三十年。

    “近来新术领域的人也盯上神秘接触。上一次葱岭大战时,新术领域的大宗师莫海曾亲自登上旧土的超级战舰。”

    为了让王煊重视,老陈直接将敌对阵营都拉出来了。

    这是实情,当时莫海同有关部门的副手碰过面,当面谈到了这些,渴望得到昔日神秘接触的具体资料。

    不过他下了战舰后便被老陈砍死了。

    在信笺中,老陈告诉王煊,他的老师以及有关部门副手的师傅都陷在这件事中,消失三十年了!

    “老头子最后的眼神充满绝望,他的身影就在我面前不远处渐渐消失,最后看着我,无力的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有传过来……”

    在字里行间,完全可以感受到老陈的唏嘘,有无尽的伤感。

    当年,不仅是那两位实力强绝的老人,还有那个时代一批很强大的旧术高手也都陷进去了,自此无影无踪,连个水花都没有冒出来。

    “当时,旧土的一片地界出现异常,连续多日都笼罩着朦胧的光,那是吃人的光啊!”老陈没有掩饰自己难平的情绪。

    那一日,他们根本不了解那里多么危险,谨慎地接近那片光,最后关头他师傅心血来潮,突然一把将他扔出去,结果老头子自身与其他人全被吞掉。

    这成了老陈的心结,三十年过去都解不开。

    那片光笼罩山岭,附着在草木上,看起来神圣而祥和,可是谁都没有预料到,人一旦接近就会消失。

    不止如此,当年钟家也参与了,而且是神秘接触事件的主力,结果两艘超级战舰先后被吞没,连一点涟漪都没有泛起。

    当看到这里,王煊震惊了,这有些玄乎!

    “钟庸老头子当年被吓了个够呛,连夜跑回新星,很多年都没敢再来旧土。”

    那片朦胧的光持续数日后消失,在原地留下一组神秘的符号,整整三十年,找来大批知名的学者、专家等,却毫无头绪,破译不出来。

    “那种符号与青城山地宫出土的银色兽皮书上的文字有相近之处。”

    王煊读到这里后不禁动容,让一个羽化方士至死都在研究的兽皮书果然有天大的来头!

    “朦胧的光消散后,除了神秘符号外,原地还插着一口黑色的古剑。”

    老陈在信中没有隐瞒,那口剑就是他现在手中的黑色长剑。

    王煊惊异,老陈的兵器居然有这样的来头!

    当时,在黑剑的旁边还有一具枯骨,早已腐朽。

    “黑剑与枯骨不见得是朦胧的光留下的,我是亲历者,仔细看了又看,觉得像是很早以前就插在那里的。只有那些神秘符号像是新留下的。”

    这就是三十年前的神秘接触事件,卷走一批旧术高手,连超级战舰都抵不住,被连吞两艘。

    “时隔三十年,深空传来消息!”

    “半年前,朦胧的光竟然再次出现,这次是在新星,且又留下一组神秘符号,目前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信的后面,老陈提到这件事儿的进展,意难平。

    新星,朦胧的光消失后,在原地有一柄古刀,但经过仔细探查后,有人认为,那柄刀插在原地很久的岁月了。

    不止如此,没过两个月,那片光在新星另一地再现,在原地留下神秘符号,并有一杆古矛!

    “我觉得,它活动的越来越频繁,早晚会真正稳定并出现在一个地方,去了新星后你要留心留意!”

    ……

    王煊放下信笺,一阵琢磨,他自然会产生大量联想。

    黑剑很有可能是列仙的兵器,毕竟其主人是剑仙子的仇家,死对头,居然是在神秘接触事件后再现的。

    古剑、古刀、古矛,三件兵器了,是从光中坠落出来的,还是说早已插在原地,触发与进行了某种仪式?

    这件事与古人有关吗?与列仙是否有交集?

    “我要是有红衣妖仙的实力,一巴掌扇过去,管你什么光,先打穿再说!”

    王煊摇头,他想到了太多的可能,每一种都是恐怖片,都是惊悚的大剧,实在不想深入下去了。

    关键是,他想到那些又能如何?现在没有实力改变什么。

    显然,陈命土在希冀,觉得他能依靠自身进内景地,异于常人。

    “老陈,对不住,这事儿我真帮不上。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以后我保证绕道走,不会接触那团光!”

    下午天色非常好,雨过天晴,彩虹高挂,空气清新。王煊果断跑出去购物了,明天回家看父母与朋友,再有十天他就要离开旧土了,确实有些不舍。

    在出门前,他将左手缠上绷带,毕竟“被车祸”了。还好不是他的真身被撞,不然的话,那辆车大概反被会撞塌陷下去,吓到路人。

    王煊是个行动派,一个多小时便迅速完成购物与往返,效率高的惊人。

    这个过程中,他被人议论过。

    “看到没有,那小伙子购物太麻利了,十几分钟买了一大堆东西,现在直接去结账了。”这是一位男士的话,并且小心谨慎的对女伴补充道:“你看我们都转半天了,还没选好,是不是要加快点?”

    那位女伴轻描淡写,道:“所以,他是单身狗,而你则有我陪着。”

    “是这么回事儿!”男士点头。

    王煊险些跑过去找他们理论一番,撒狗粮也就罢了,居然还莫名捶他一顿。不过在他回头的刹那,那位女士总算露出善意,低呼道:“这人挺帅!”

    算了,王教祖觉得自己大度,不想再和他们们计较了,听着赞美声迤迤然离去。不过,他也反省,自己好像被女剑仙传染了什么癖好。

    吃过晚饭后,王煊在晚霞中开始绕着安城最负盛名的景点云湖散步,明早他就要回家了,十天后直接去深空。

    恐怕接下来的数年,他都欣赏不到安城的美景了,因此在落日的余晖中,他平静地看着湖光夕照。

    现在他不是王宗师,敛去光芒,回归普通人的生活状态中,即便立身在人潮人海中,也不会有人来打搅。

    他很享受这份宁静,沐浴晚霞,看着水鸟在低空盘旋,偶有鱼儿跃起,震碎波光粼粼的金色湖面,心境前所未有的平和。

    财阀、大组织的代表都离开了,超级战舰没入星空深处,新术领域的人也都走了,纷纷攘攘的安城没有了风雨与喧嚣。

    所有繁华与绚烂尽去,耳畔清净自然,王煊心中空明,在此时此地竟有种彻悟的感觉。

    隐约间他握到一缕老张归隐鹤鸣山时的出世心态,体验尽红尘璀璨,最终所求不过平淡归真伴青山。

    蛇鹤八散手在他心中升华,此外,金书上被他练成的前三幅刻图也有了全新的领悟,他的身上有了淡淡出尘的气息。

    最后,他又回归现实中,摇头道:“哪里有什么入世、出世之说,不过是不同心境时的不同体验罢了,这万丈红尘多彩又妖娆,我不会离开。”

    他绕湖散步,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宗师意识补全了,而八散手与那三幅刻图亦升华,他的实力再次提升!

    “小钟,明天就要回去了,我真不愿和你同行。你选的是A航班,还是C航班,其实我觉得AC之间最符合你,咱们尽量避开吧。”

    “吴茵,最近你极具攻击性!不过我不和你一般见识,还是欣赏美景吧。对了,你上次就是在这个地方被人一脚踹在屁股上,掉进湖里去的吧?”

    当听到这样的对话,以及看到前方的身影后,王煊调头就想离开。

    然而,有人敏锐地发现了他,吴茵迈开长腿嗖嗖地跑了过来,盯着他看了又看,有些狐疑,而后露出杀人般的目光,冷哼了一声。

    王煊发现,大吴真记仇,踹过她一脚,到现在还一副想吃了他的样子呢。

    他有些感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遇到同一个人,很有可能是不同的结局。大吴对小王多好,每次相见都带着笑,结果面对他这个真身,每次都呼吸急促,胸部起伏剧烈,想直接捶他!

    最终,吴茵没找茬儿,静渐渐平息怒火,而且在盯着他缠绕着绷带的左手看,最后又看向他插在宽松口袋中的右手那里。

    王煊心头一跳,这女人直觉那么敏锐吗,该不会是有所怀疑了吧?

    他化身王宗师时,容貌、发型与现在完全不一样,且双肩敷上了钢板,加宽加厚,身材有区别,难道她还是能看出端倪?

    他恢复真身时,特意让老陈、青木、关琳检视过,连他们都看不出两个身份哪里像,结果大吴有所怀疑?

    钟晴走了过来,青春靓丽,开口问他是否为吴茵的朋友,并已微笑着伸手,这是要与他握手?

    王煊怀疑哪个环节出问题了,连小钟都觉察到了什么吗?对方这是想看他右手是否还有伤。毕竟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双手血肉模糊,指甲在雨夜大战中被震飞了。

    他很平静,不动声色,直接伸出右手,和钟晴柔弱无骨的手握了握。

    王煊从吴茵脸上看到如释重负的表情,在钟晴脸上却没看出什么。

    “哥们,该松手了,这是我姐!”钟诚走来。

    这让王煊释然,要是每个人看到他都怀疑,那麻烦就大了!

    他猜测,他在晚霞中转身时的侧影应该与王宗师很像,并且他左手缠绕着绷带,所以给了两女最为直观的第一印象,导致产生怀疑。

    现在好了,他的右手五指修长光洁,指甲完好如初,两女就是有什么联想也都要自行消化掉。

    在晚霞中,王煊挥了挥手远去,留给她们一个背影。

    次日他回到家中,告诉父母要去新星的事,结果两人很高兴,毫无伤感之色,并开始计划去旧土各地旅行。

    王煊很想问他们,我是你们亲儿子吗?一点都没有不舍之意,竟要开开心心地去旅游了。

    他去找两位发小,又去见了几位朋友,送出去一堆礼物,接下来每天都是吃喝聚会。

    期间,青木与他暗线联系,告诉他处理好了琐事,并且邮寄给他一个包裹,有仿古工艺剑器证书等一堆东西。

    十日后,王煊没进安城,直接去了城外的深空飞船基地,准备离开旧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