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零六章 偶遇
    那片古刹神秘因子太浓郁,王煊虽然坐在悬浮车上远去,但是很长时间都在回头看,实在……不舍。

    可他明白,暂时也就先看看了,放出来的人不算少了,再瞎折腾会出事儿!

    月球上没有大气层,也就意味着,不会有光线的散射与折射,无论白天还是夜里,天空都是黑色的。

    这里离太空很近,可以说没有一丝杂质,但却永远都不可能看到湛蓝的天空。

    漆黑的天幕,冷寂而深邃,这才是深空的真相。在这里也能看到星星,但却不会闪烁,与在旧土或新星抬头仰望深空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那是新星吗?”王煊抬头,黑暗的天幕中有一颗很大的星球,最起码站在月亮上观看是如此,给人非常庞大的直观感。

    “对,那就是新星。”悬浮车的驾驶员点头。

    他接送过很多人,每个人第一次站在月亮上遥望深空,当看到那颗生命星球时都会有种震撼感。

    在地面看月亮,单从视觉上来说,会觉得它比太阳以外的其他星辰都要大。

    而在月亮上看新星,则会觉得更为壮阔,因为新星的半径是月亮的三四倍,在这里遥望,它自然显得尤为巨大!

    新星竟与旧土一样,站在月亮上观望,它是漆黑夜幕中仅有的一抹蓝色。

    王煊有种错觉,仿佛看到的是旧土,而不是新星,因为两者在太空中太像了。

    悬浮车的驾驶员接送过旧土的人,因此,很了解他们的心态,直接开口道:“新星的大陆板块或许和旧土不同,但同样有丰富的水资源,此外直径与质量等都同旧土相仿。”

    王煊点头,这很关键,理应如此。

    人类相对宇宙星体来说,渺小到连尘埃都不如,而生命也因此尤显得极为脆弱,对环境依赖很大。

    如果新星与旧土的质量、引力等差距颇大,人类根本没有办法在这里栖居与立足,整个环境相仿,才是最理想的新家园。

    但是,让王煊颇感吃惊的是,两地各种参数都极为接近,这简直就是姐妹星球!

    他琢磨出一些味道,在茫茫宇宙中,想要找到这样相近的星球,非常艰难,必然有着更为复杂的潜在原因。

    他自然想到了一些事,新星是怎么发现的?

    昔日,旧土爆发热战,有部分人逃到月球上,很快黑科技大爆发,没多久就实现了星际探索,找到新星,而后移民。

    其实许多人都有猜测,人类当初在月亮上发现与继承了什么,所以才有了如今的一切。

    甚至,连新星的许多人都相信,现在的最新研究成果其实依旧是在吃当年月球的红利,还处在还原阶段。

    如今某些黑科技的出现,不见得是原创!

    随着对“月球遗产”的不断解封,今日人类越发的自信,科技在逐步升级,总有一天可以驶向更远的深空。

    不过现阶段新星人似乎仿制居多,有些问题无法解析出本质,难以深入利用。

    当然,也有部分人心中怀着恐惧有敬畏之心,是谁在月球留下的科技遗产,如今在他们何方,怎样了?!

    所以,新星高层还是很谨慎的,建立的星门随时能关闭与自毁,可彻底切断与外界的联系。

    不过,近年来小部分人信心越来越强,迈出去的脚步也越来越大。

    秦诚在一家名为鼎武的公司任职,事实上这是一个很大的组织,主要提供安全保障方面的服务,新月上的公司只是鼎武组织的分部。

    在新星这个组织能量不算小,甚至传闻有自己雇佣兵团,养在荒芜的星球上,有需要时,可去“密地”探险。

    新月的防卫自然由正规的军队负责,也有类似鼎武这样的组织进行补充,查漏补缺。

    鼎武在新月的分公司距离那片云雾飘渺、桂花飘香的古建筑群不是很远,因此王煊提前下车,准备在这里看一看,然后步行去找秦诚。

    广寒宫,月亮上最奢华的度假胜地,犹若仙境,有各种梦幻场景与极致的服务。

    开悬浮车的司机看到他在这里下车,羡慕的不得了,还以为他要住在这里。

    王煊摇头,他也只是在附近看一看而已。秦诚曾给他写过信,明确告诉他,这里的开销很吓人。秦诚家里也算有钱,但他都表示要“节俭”,不去广寒宫花那个冤枉钱。

    新月上,始终是固定的一面对着新星,但月亮也在自传,不过转速较慢,差不多接近一个月才完成一次,所以昼夜交替时间十分漫长。

    广寒这里不太一样,上空的防护罩经过特别的光感处理,昼夜交替与新星一样,里面白雾缭绕。

    “看到没有,知道那些雾气是什么吗?那是稀释后的月光银,与其他对身体有益的物质按照一定比例调制,常年在广寒宫中弥漫着。”有人开口,颇为感慨。

    王煊顿时吃了一惊,当初老陈对他说地仙草时,顺便提及一些奇物,如山螺、黄金蘑等,其中也点到了月光银。

    那是一种稀有矿物,蕴藏在特殊的岩石内部,敲碎后需要立时服用,不然很快就会蒸发,如皎洁月光般逃逸掉。它可以活化血肉,延年益寿,提升体质,是一种无比珍贵的大补物。

    广寒宫居然将这种天价矿物拿来当作“仙雾”布置,尽管是稀释过的,可也能感受到他们的大手笔。

    虽说这里有防护罩,拦阻了月光银逸散的可能,但每日终究都还会有一定的损耗,花费很大。

    “这是在仿制仙雾啊。”王煊感叹,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秦诚都不敢来这里消费,从月光银可窥一斑,太奢华了。

    整片古建筑群,仙家气韵明显,缭绕白雾,琼楼玉宇,门口的桂花树都需要几个人才能合抱过来。

    王煊怀疑,这是假树,这么大一株居然栽种到新月上来,他在旧土都没见到过这么大的桂花树。

    果然,旁边也有人质疑,道:“假的吧?”

    每天出入新月的人不少,作为负有盛名的景点,自然少不了人在附近徘徊。

    “真树,是从新星的望月崖上挖下来的,据说,广寒宫中还有许多桂花树比门口这株更古老。”

    王煊看了看,反正也进不去,觉得没什么意思,准备离开。

    但就在这时,有人缭绕着“仙雾”走了出来,红光满面,一副像是刚大补过的样子。这是一个中年男子,一眼就看到了王煊,眼神顿时变了,压迫感十足。

    “是你!”他认出王煊,快步走了过来。

    “老凌!”王煊冲口而出,他还真不是故意不敬,确实是深感意外,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凌薇的父亲——凌启明。

    在王煊的印象中,凌启明气场强大,当年第一次见面时,就让知道了这个人的性格,果决、强硬。

    凌启明一怔,而后眼神无比凌厉,两年前还客气地喊他凌叔呢,结果再见面直接给他降格到老凌!

    “你怎么来的?”凌启明问道,跟过去一样,连向人问话都气势十足,他双目炯炯有神,脸上带着审视之色。

    王煊原本想和他解释下,不是有意喊他老凌,但听到他这样问,立刻想到老凌和人打过招呼,不让他来新星,便不想纠正那个称呼了,并且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能来?”

    凌启明极其严肃,目光很盛,也不开口,就那么沉默着,气场很大的盯着着他看。

    两年前,王煊就可以很平和的同他讲道理,没有被他镇住,现在自然更从容。

    尤其是,前阵子老吴时常向他身前凑,没事就联络感情,导致他现在看到老凌后,觉得他气场有点弱了,似乎就那么一回事儿。

    所以,他看到老凌启明瞪眼后,没搭理他,反而看向他身后跟来的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他一头齐耳的发丝,柔顺有光泽,眼睛大而有神,睫毛很长,鸭蛋脸,相当的耐看,可以说是罕见的漂亮。

    “这小男孩真俊!”王煊没搭理老凌,反而称赞起他身边的少年。

    凌启明嘴角颤动了两下,没说什么。

    但他身边的少年不干了,走了过来,昂起头看向他,并且发出清脆的少女声音,道:“你说谁是小男孩?”

    王煊确实有些意外,一个小姑娘留着齐耳的短发,穿着也很中性,早先没认出来是女孩。

    他摸了一下她的头,气的小姑娘直躲,跑回老凌的身边。

    王煊不想和一个孩子纠缠不清,赶紧开口道:“疏忽了。小姑娘真俊,真可爱。”

    然后,他为了缓和下气氛,也没忘记恭维老凌一下,道:“有点像您。”

    小姑娘瞪着他,气鼓鼓。

    老凌听到后眉毛都挑起来了,感觉这小子比以前放肆多了,随便就敢给他小女儿来一下,夸完可爱还说像他?

    “我是说你们一家基因强大,都很俊,随您!”王煊补充了一句。

    老凌黑着脸,没有说话。

    王煊见状,便也懒得再说什么,直接挥了挥手,转身就走,去找秦诚。

    “去,堵住你姐姐,想办法拖她一会儿,暂时不要让她出来。”凌启明看到王煊消失后,叮嘱身边的小女儿,道:“你知道刚才那男人谁,别让你姐姐见到他。”

    小女孩顿时如小鸡啄米般点头,然后转身跑进广寒宫。

    “度个假都不消停,这小子怎么来了?”凌启明闷声自语。

    ……

    王煊来到鼎武组织在月亮上的分公司,站在办公楼外,还在想怎么找人呢,结果直接就看到了他。

    秦诚姿态悠闲,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的女子,正一同散步回来。

    “秦诚!”

    秦诚听到喊声,霍的抬头望来,顿时就震惊了,老王怎么可能出现在新月,幻觉了吧?!

    ——————

    有人提到曲率引擎,解释下,我写的是曲速引擎,有这种科幻概念,没什么问题,但在书里具体写的话太占字数,就不多描述了,感兴趣的书友自己去搜索吧。

    现实中有比邻星,是颗红矮星,也有比邻星b,是一颗行星,没有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