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零七章 月亮之上
    “我#!”秦诚也不管身边是否有女伴,直接来了句旧土常用的二字惊叹,他实在太震惊了。

    老王不声不响,就这么跑到新星这边的月亮上来了,突然到了他的眼前,实在是彻底超出他的预料。

    须知,这里都已经不再是银河系,距离旧土最起码十万光年以上,他出来散个步而已,旧土的好哥们竟突兀地出现。

    “你……怎么来了?”秦诚激动坏了,理都没理身边的女伴,狂奔过来,给王煊来了个热情地拥抱。

    “御剑横渡星海,飘飘然就飞过来了。”

    “得了吧,就是列仙复活想飞这么远的距离也得累到吐血而亡。”秦诚非常高兴,拉着他就走,道:“走,我去给你安排住处,先缓上几个小时,等你解乏了再给你正式接风洗尘。”

    秦诚怕他旅途疲累,让他随便吃点东西,先睡一觉再说。

    “没事,用不着,我现在精气神旺盛,几天几夜不眠都没问题。”王煊摇头,这倒不是虚言。

    到了宗师层次,精气神旺烈如火,远超常人,不然的话也不不可能爆发出那么强大的力量。

    王煊看了一眼远处的女子,低声道:“什么情况,对得起你在旧土的女朋友吗?怪不得听你要来深空时,人家果断就要和你分手,那姑娘太有先见之明了。”

    秦诚瞥了一眼后方,叹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这是被她讹上了,赶都赶不走。”

    “还炫耀上了?”

    “情况复杂,我烦死她了,回头再说。”秦诚临走前只是对那女子挥了挥手。

    “我带你先熟悉下环境。”秦诚看出王煊真的不疲累,接过他的背包,然后一招手,直接坐上一艘无人驾驶的小型飞艇。

    线路是固定的,小型飞艇在这片基地的低空缓慢飞行,沿途路过广寒宫、千年古道观、变异药试验田等。

    “在旧土喊这边的月球为新月。但这边的人大多都直接称新月为月亮,或者月球。新星有不少人称呼我们那边的月亮为旧月。”秦诚介绍。

    两颗月亮各项参数都极其相近。

    “在这里最不适应的就是,根本看不到蓝天白云,你看现在是白天,可天空深处依旧是黑色的,刚来的时候我特别不适应,真想给它泼上颜料彻底染蓝。”

    月球上昼夜交替间隔时间长达二十七八天,让他也有点受不了。

    “这片基地,每一块区域都笼罩在保护层下。”

    那种材质呈透明状,韧性与坚固性极佳,是非常耐用的太空材料。

    众多区域连在一起,就像是一堆泡泡相连。诸多泡泡区域间彼此相通,但可以瞬间隔断,确保如果某一片区域发生意外,不会传导到其他地方。

    有这样的保护层隔绝,再加上内部空气温度与湿度等实时调节,基地中除却失重问题外,已经相对宜居,草木丰盛,很像一座花园城市。

    在飞艇上,秦诚为王煊介绍月球上的一些基本情况,最主要的还是一些科研基地,分布在其他处,与这里不相连。

    星际飞船、战舰需要在外太空检测性能,获取重要数据,还有其他各种精密仪器以及最前沿黑科技成果等,都需要脱离本土进行实验与测试。

    “因此月球上的那几个基地非常重要,不允许任何外人靠近,安保为最高等级,我就不带去你转了,因为我也没去过。”

    而眼前这片宜居的基地,主要以观光旅游为主,同时有些危险性不高的科研所,最起码不会像武器基地那样,偶尔会有能量光束冲向太空。

    “老王,你到底为什么来星空这边?”

    “来工作,不过可能很快就会去新星。”王煊如实告诉他。

    秦诚吃惊,他很明白好友的状况,想来星空这边太不容易了。虽然他曾积极活动,并给王煊写信,告知一个门路,让他去试试看,但还是觉得机会不是很大。

    “真的成功了,和我一个公司?”秦诚激动地问道。

    当初他家里托了关系,帮他运作,才进入鼎武组织在新月的分部,顶着安全专家的名头进来。

    秦诚入职时简历上写着:旧术造诣高,采气、内养成功。显然,这种介绍水分很大。

    他在这边的工作很清闲,主要负责变异的虎狼大药试验田那块区域。

    “老王你是顶着什么名头过来的?”秦诚问道。

    “特聘安全顾问。”王煊告知。

    其实他还有一份工作,挂在老陈他们的探险组织中,可以方便他在各地出行,不过目前还不需要那个身份。

    “特聘顾问?!”秦诚目瞪口呆,这次真被惊住了,他很了解鼎武组织的内部的情况。

    像他这种凭关系进来的安全专家,了解内情的人知道他只是为进新星而过渡下,因此直接将他放在清闲位置上,出不了什么问题。

    在鼎武组织中,但凡是特聘的人都极其厉害,平日不会劳烦他们,只是挂个名就有高额报酬,等真正遇到麻烦时才会请他们出手。

    “老王,你将旧术到底练到什么层次了,居然被他们特聘,太厉害了!”

    王煊估计,这应该是老陈他们那边发力导致的,秘路探险组织与鼎武组织间大概有紧密的合作关系。

    不过,他身为宗师的真正实力的确足以对得起这个特聘顾问的名头。

    但他不能露底,所以很谦逊地说道:“如果在旧土举办无限制自由搏杀的话,在一个省份中,我差不多是前一两名的人吧。”

    “我#!”秦诚再次忍不住进行二字国叹,他确实被惊住了,道:“老王,你是不是太自负了?”

    “我已经足够低调了。”王煊叹道。

    秦诚发呆,道:“这么说,你在旧土最差也能排进旧术领域四五十名内,加上新星的话,你也是旧术前百强的高手了?”

    王煊还能说什么,因为真的没法再谦逊了。

    “走,趁现在下午还没下班,我带你去办手续。你这种拥有自由身份的特聘顾问,待遇相当好,比订酒店去住强多了。”秦诚带着王煊换了一辆悬浮车,赶向鼎武组织在月球的分公司。

    “可惜,那个恶心的人没在,不然的话,我带个特顾归来,估计能吓吓他。”秦诚有些不满的咕哝。

    一切都很顺利,王煊正式成为鼎武的特顾,公司内谁都知道,这种人非常厉害,是专为解决麻烦问题而聘请的,不少人侧目。

    王煊的住所离秦诚的居所很近,环境相当不错,有个两百平的小院,栽满了花卉。这让秦诚羡慕的不得了,在月球基地寸土寸金,这已经殊为难得。

    晚上,依旧亮如白昼,秦诚为王煊接风洗尘,选了一家高档餐厅,一边吃饭他一边吐苦水。

    公司某个部门的负责人将他当成肥羊来宰,先后向他索要三百万新星币,结果什么事都没给办成,可依旧有事没事儿就想让他出血。

    王煊一听,神色顿时严肃起来,三百万新星币那可是一张半的深空船票,对方太贪婪无度了。

    “主要是怪我自己,想去新星,可有些硬性指标不够,离采气总是差着一线。”秦诚喝闷酒叹道。

    “你要是没有提前来新月就好了,说不定现在实力提升了一大截。”王煊平静地说道。

    “啥意思?”秦诚不解。

    “我是旧术领域第一人的护道人,当然,他这个第一马上快不保了。”王煊感慨,道:“最近,我帮你想想办法吧。”

    秦诚发懵,觉得老王又在满嘴黑话。

    因为有心事,再想到那个恶心的人的贪婪,秦诚没什么胃口,只能看着王煊在那里大快朵颐。

    “离那片千年古刹不算多远了,我们散步过去看看。”王煊建议,他准备探探路,看下什么情况。

    “老王,你信这个了?”秦城惊讶。

    王煊道:“我这是为你好,虽然不能将你造就成绝顶高手,但应付你那些麻烦应该没什么问题。就是将你的实力提升到旧术领域前百名内,估摸着问题也不是很大。”

    “王真仙,真的假的?”秦城有些激动了,因为他知道,王煊一向靠谱,从来不会乱许诺什么。

    “我刚才和你说的那些话,你都烂在肚子里,不要说出去!”王煊告诫。

    在临近那片千年古寺院后,他立时感觉到浓郁的神秘因子,绝对出过不只一位菩萨,这地方太不一般了!

    情况很反常,这片寺院中的神秘因子未免太活跃了吧?主动向他身上扑,在欢呼,在雀跃。

    秦诚问道:“老王,你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怎么了?”

    “我有点想回旧土了。”王煊一脸凝重之色,隔着有段距离呢,神秘因子居然就在主动向他身上撞!

    “老王,说好了的,你要帮我,怎么才来就想跑路?!”秦诚不解。

    “那好吧,咱们先看看。”王煊迟疑,然后他又自语道:“或许,去找老张比较靠谱。毕竟,他晚年归隐鹤鸣山,心境相当淡然了。可万一真遇上他,并不小心放出来,他知道我天天喊他老张会不会有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