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
    王煊没有理会,刚才凌启明可是一脸冷淡之色的进入菩萨殿,看都没有看他们两人一眼,现在却喊等一等?

    院门这里有一群精气神十足的人站着,实力都非常惊人,直接伸手拦住王煊与秦诚的去路。

    凌启明出行,安保措施必然很到位,尽管是号称极为安全的新月,也有超级高手跟在他身后。

    此外,还有最新型的智能机械人守在前方,挡住去路。这个级数的科研成果,单体就可以秒杀成群成片的血肉之躯,可击落下小型飞船等。

    王煊止步,脸色冷了下来,凌启明这是想以势压人吗?

    秦诚也面色冷淡,同好友站在一起,他深知这两人间的各种事。

    凌启明走来,没有开口,一副脸色淡漠的样子,先是看了看王煊,又看了看秦诚。最后他摆手,示意那些保镖退去,在院门外等候。

    此时,硕大的铜炉中香火依旧,但烟气不再缭绕菩萨,也没有指向任何人,一切都恢复正常。

    凌启明不信仙佛,来这里不过是为了看古迹而已,敬香只是顺手为之,他现在平静了下来,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你们两个急着走干什么,两年前都还在叫我凌叔,怎么现在装不认识了?”凌启明开口。

    他毕竟是非常人,虽然刚才冷着脸走过去,没有理会他们,但现在收放自如,反倒责问起两人。

    王煊道:“您气场这么大,刚才将我们当作空气,直接无视。我们还以为您这是要清场,包下寺院独自上香,所以赶紧自觉地早点离开。”

    凌启明盯着他,发现这年轻人比以前……不顺眼多了!

    所以,老凌再次不搭理他了,看向秦诚,道:“小秦,我听凌薇说过你,人很不错,小伙子一看就很踏实,不浮躁。”

    秦诚毫无保留地站好友这边,闻言只是笑着点头,谦逊了下。

    王煊一听就明白,老凌这是话中有话,不过他不在意,为什么拉着秦诚转身就走?就是为了等凌启明过来聊几句。

    他不管凌启明心里想什么,也不看其脸色,直接开口:“您还记得秦诚,那还真不错。我和您说,当初凌薇初到安城时,秦诚确实帮了不少忙。比如本地某个年轻的成功人士,以及学校中很有背景的一些学生,不知道凌薇什么来历的时候天天送花,让她不胜其烦,都快成骚扰了,最后都是秦诚帮忙解决的。”

    凌启明觉得,这小子话有点多!尤其是,他越听越不对味儿,秦诚帮凌薇拦阻一群追求者,是不是等于在帮王煊扫平各种障碍?所以,他看向王煊时,更不待见了。

    他耐着性子听完,对秦诚点头,说小秦人不错。

    凌启明很明显是对王煊冷处理,不看向他,也没有与他对话。但是,王煊相当的“健谈”,似乎没什么眼力见,自顾说下去。

    “秦诚那个时候对凌薇照顾有加,可是您知道吗?他刚来你们的地盘,就被人勒索,当肥羊来宰杀,欺负的不成样子。”

    王煊平静地说到这件事儿,看到凌启明凌厉地看了过来,他一点也不怵,眼神灿灿,对视了过去。

    他想帮秦诚解决掉麻烦,但这里是新星,存在绝对冰冷的规则,有战舰横空,有智能机械人震慑,他不可能去蛮干,如果直接将人打死,他自身都会搭进去。

    这不是古代社会了,在灿烂的科技文明星空下,即便站住了道理,普通人也不能随心所欲。

    一切都要在新星的法度下行事,连参与制定规则的财阀自身,明面上都在遵守,不能平白无故坏了规矩。

    至于暗地里与私下,王煊懒得去评价与多说什么。终究是实力不到位,他离剑光冲霄、可赴瑶池的层次还差太远。

    凌启明露出淡淡的笑意,脸上第一次有了这种表情,很不待见的年轻人这是在求他办事吗?

    秦诚有些急眼,他绝对不想看到王煊为了他向凌启明低头,张嘴就要说什么,但被王煊拦住了。

    王煊很平静,道:“原本我想告诉凌薇,对她多有照拂的老同学到了她的地盘被人欺负惨了。”

    凌启明敛去淡淡的笑意,以审视的目光看着他,最后开口道:“你不要找凌薇,和我说吧!”

    王煊按住了有些焦急、想要插话的秦诚,迅速而简单地说出了秦诚的问题。

    凌启明点了点头,虽然面色冷淡,但是心情不错,这个年轻人主动开口让他帮忙,与过去有些不一样了。

    “从校园正式步入社会后,人终究还是要接受现实。”凌启明开口,没什么掩饰。

    他觉得,有些事一旦有了开篇,低下了头,那就意味着妥协,将会放弃许多最初时的东西。此时,他认为曾经的“刺头”没威胁了,与凌薇没什么可能了。

    秦诚急眼,道:“老王,不需要这样,没必要求他!”

    王煊知道他误会了,只能叹息,说到底秦诚还是处在弱者心态上,认为他在低头求人。

    王煊是那种人吗?压根没有那种体验。

    他知道凌启明不怎么待见他,而他现在看老凌也很不顺眼,怎么办?既然偶遇,那就“使唤”老凌办点“实事”。

    “我与鼎武组织有些合作,嗯,既然小秦遇上麻烦,你将那人喊过来。”凌启明开口,平淡中有种强势,这些对他根本不是什么事儿。

    王煊把握到凌启明的心态,对方这是觉得他低头了,放下了自尊,所以老凌现在心情不错?

    他嘴角微撇,老凌还真是不待见他啊,但如果认为他低头了,那真是多想了。

    王教祖近期面对的是都是什么人?女剑仙、鬼僧、绝世红衣女妖仙,刚还去老张那座宏大的道观转了一圈。

    另外,老吴平日没事就和他套近乎,小钟的弟弟钟诚死心塌地要和他学旧术,最为重要的是,他现在还是旧术第一人的护道人,所以王教祖最近很膨胀,完全是强者无敌的心态。

    故此,他让老凌办事,并不是求人的心态,完全是彼此看着不顺眼,本着不用白不用的念头,让老凌去做点有意义的事。

    秦诚已经被王煊逼着喊人了,让部门的负责人黎琨来这里一趟,说凌家一位重要客户要见他。

    直到这时,王煊才漫不经心地开口:“其实,我们在新星这边有很多同学,如果去找他们帮忙,肯定会乐意相助。比如,赵清菡、周坤,苏婵等人,与我们关系都很好。主要是秦诚这个人抹不开面子,自尊心太强,一直在和那些同学说他现在很好,没什么困难。”

    他说的这些是实情,秦诚太要强,觉得自己托关系来新月就已经有些抬不起头,再去求同学帮忙,他会觉得心中难堪。

    王煊不急不缓地开口:“所以,我知道后,觉得该告诉您,毕竟秦诚曾帮过凌薇,如果在这边被人欺负,传出去的话……”

    “你别说了!”凌启明立刻打断了他的话,他琢磨过味道来了,这小子哪里是低头求他?

    这是典型让他办事,还不搭他交情的架势,脸皮怎么会这么厚?!

    一刹那,他对王煊的不待见程度直接乘以十!

    凌启明脸色阴沉,越看王煊越不顺眼。

    事实上,王煊看他也不顺眼,暗自腹诽,老凌你堵我来新星的路,这账还没算呢,现在让你干点活怎么了?

    秦诚也渐渐明白过味儿来了,老王有点猛,拥有极其惊人的强者心态,本着不用白不用的架势,让凌启明去“做事”。

    凌启明想的更多,所以看向王煊时,不待见的程度再次飙升!

    “练你的金刚拳,早点突破。”王煊开口。

    秦诚点头,再次舒展身体,演练佛门的拳法,虎虎生风,在寺院中非常有神韵。

    王煊不动声色,将神秘因子引向秦诚,让他沐浴在浓郁的神秘物质中,血肉活性剧烈提升。

    不过,这次没什么特殊的异象,离菩萨殿有段距离,只是让整座殿宇显得比往日神圣而已。

    老僧回首,早先隐约间觉得今天的菩萨像异常,但现在归于寂静,难道是错觉吗?

    凌启明没再吭声,他接受超凡事物,但希望以科学来解析,并不信仰逝去的古人。

    近期,财阀探索密地,得到莫大的好处,采集到部分奇珍,足以让他与一些人多活上十几年。

    轰!

    突然,秦诚身体一震,他打出的拳印发出爆鸣声,带动起强大的气流,实在压制不住了,全面突破。

    凌启明吃了一惊,第一次当面看到练旧术的人突破,而且还是个熟人。

    “采气、内养,一步到位!”秦诚目光湛湛,心中充满喜悦,颇为激动。

    采气成功后,很多人都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摸索到内养的门径,只有少数人一气呵成。

    王煊用神秘因子助他,直接让他的血肉被滋养到位,如果不能一步到位,那才会有问题。

    老僧面色变了,方才所见异象都是因为这个年轻人练金刚拳所致?而且他采气与内养同时成功,说明是个有非凡根骨的人!

    他念了一声佛号,道:“施主与我佛有缘。”

    “我也觉得,我昨晚梦到菩萨发光,似在相召,所以我便来了。”秦诚点头,他与王煊很有默契,想将老王摘干净,尽管他觉得不说也没什么事。

    “施主可以常来!”老僧眼神热切。

    ……

    黎琨到了,当看到院落外的一群保镖与一些最新型的智能机械人后,他心头紧张。

    他进来不久,便知道了凌启明的身份,再看到站在一旁的秦诚,顿时浑身冒冷汗。

    凌启明有些看不上他,冷漠地说了几句话,意思但相当的隐晦,不像年轻人那么干脆。

    这是平日滴水不漏养成的习惯。王煊觉得不够爽气,直接走过去,明确告诉黎琨,将那三百万新星币立刻退还。

    “不,五百万!”他又补充,做错事没代价吗?

    然后,王煊看到对方满头是汗地点头,不再说什么,一脚将他踢的凌空而起,飞出院墙外。

    凌启明见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老凌……”王煊再次对他主动开口。

    秦诚在旁边听着,感觉身上直冒冷汗。老僧也愕然,不自禁地看向两人。

    凌启明冷冷地盯着他,对他的不待见程度乘以一千!

    王煊叹气,道:“我都这么称呼你了,还请你办事,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所以,咱们以后各自安好吧!”

    凌启明一怔,然后想了想,确实是这么回事儿,但脸色还是很冷。

    “所以,你不要对我用手段。我万一出事儿,全世界都会接收到我的邮件,说是你害死了我,我相信到时候凌薇也不会原谅你!”王煊郑重地说道。

    他确实得防范,老凌在新星这边的能量很大,想要按死他的话,会有不少办法。

    “所以,我故意叫你老凌,也算是在表明态度……”王煊认真地说了几句。

    凌启明心情复杂,点了点头,最后冷着脸离开这里。

    等远离寺院后,在没人的地方,秦诚问道:“老王,你说的那些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万一遇上凌薇,我难道还要换个称呼不成?依旧该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王煊平静地开口,补充道:“至于老凌,反正都这么叫了,以后也就这么叫吧。”

    “老凌知道后,会打死你的!”秦诚叹道。

    “他能知道什么,各论各的。”王煊满不在乎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