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仙盯上
    风很大,在这块区域发出呼呼的声响,弥漫着十分阴冷的气息,甚至将地上的带着血丝的碎骨块都刮起来了,更有血水扬洒到周围人的身上。

    顿时一片惊叫声,所有人都不知道因何起风,并未看到半空中绽放白芒的身影。

    王煊注意到,被他砍掉头颅的生灵,一身白芒快速消散,整个人渐渐虚淡,在阴冷的大风中瓦解。

    死了!

    他这是砍死了一个仙人吗?

    当然,他自身不相信这是列仙中的一员,又不是没接触过,傲娇的女剑仙手下留情时都将老陈劈的死去活来、看到剑就想吐,那样的人活着时才是仙。

    另外,就是那头白虎都化成小猫咪时都将老陈叼走了,羽化层次的生物不可揣度。

    没有人知道王煊一剑劈杀了个神秘生物,但所有人都头皮发麻,莫名起风,他们身上都染血了,只有老道士与老和尚例外。

    为了避嫌,王煊趁乱也给自己抹了点血,只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他心中颇不平静,这柄短剑果然很不简单,正如老陈所说,遇到一些神秘事件时可以保命。

    大风停下,现场安静,今天这种怪异的事过去不是没有过,还有比这更瘆人的,只是今天淋了血,实在让亲历者有点发毛。

    人们只能感叹,月坑太恐怖。偏偏每年每月都有人去探险,不信这个邪。

    老道士还在舞剑,老和尚也在持降魔杵乱砸,两人都只是略微有感应。

    “真晦气,看个热闹而已,被喷了一身血。”秦诚抱怨,不仅染血了,还吧嗒一声,从他衣领子那里掉下一块碎骨。

    他脸都绿了,噌的一声窜出去六米远,一阵干呕,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那鲜红雪白的东西让他眼晕。

    就在这时,地上还躺着的四人无声无息,直挺挺的起身,完全违背物理规律。

    其中一人径直向着基地深处走去,步子迈的很大,远超常人,一步跃起,居然横渡十米远。

    王煊瞳孔收缩,这样的实力很强了!

    然而,那人第二次迈步时,刚到半空中,便噗的一声莫名爆开,鲜红的血液迸溅开来。

    正在干呕的秦诚愕然抬头,摸向自己的脸,结果发现手都被染红了,指头上粘着一块破烂的肉皮。

    并且,一只血淋淋的断手也落在他的脚下。

    秦诚向后跃出去两米远,真的受不了,使劲甩手,摆脱那块黏糊糊的肉皮,头皮都要炸开了,喊道:“老王走了,下次我再也不看热闹了!这比一个人深更半夜看鬼片还瘆人!”

    王煊没动,他真的被惊住了,刚才那个人为什么解体?他看的清楚,是白马寺与道教祖庭同时发光所致,禁锢了那人,他的体内有一道模糊的身影剧烈挣扎,而后爆开。

    这样看来,当年将道教祖庭与佛门第一古刹同时迁移到这里,确实有用!

    就是不知道一百多年前,是谁在建议这么做,是封建迷信使然,还是有高人布局?镇压了月亮。

    “跑了,他们怎么冲向月坑了!”有人不解,还活着的三人中,有两人冲出保护层,一路狂奔,进入陨石坑地带。

    那两人连太空服都没穿,可是动作矫健,每次都能跃出去近十米远,直接没入黑洞洞的月坑中。

    “这俩大兄弟太猛了吧?”

    “猛什么,明显中招了!现在可是白天,没有保护层的月球地表足有一百多度,估计他们现在已经熟了!”

    现场还剩下一个青年,唯一的幸存者,他脸色通红,身体发抖,跌跌撞撞走了几步,艰难地开口:“月坑中有仙光,一群仙人……”

    所有人都跑开了,怕他爆开,但听到他这样说话,又赶紧临近了一些,担心听不到他后面的话。

    “你可千万别爆开!”秦诚喊话,他是真的被炸怕了。

    “原来……我已经死了。”青年这样开口,而后突然解体,这次一群人都中招了,被溅的满身是血。

    不少人愤怒地回头,看向秦诚,觉得如果不是他乱提醒,那个青年说不定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死去,不会立刻爆开。

    王煊精神领域起伏,额头前白雾扩张,他盯着地面,刚才看到有东西一闪而逝,没入地下。

    他等了很长时间都没见那东西出来,现场再无异常现象。

    连着死了这么多人,绝对是大事件,很快这块区域就被封锁了,普通人并不知道这里的惨烈与血腥。

    王煊与秦诚在这块区域做了笔录,然后火速离开,两人都想着赶紧去冲洗,太膈应了。

    王煊是自己主动向身上抹的血。秦诚则不然,回到住处后,他差点将脸还与手搓下来一层皮。

    晚上去吃饭时,秦诚看到王煊在那里研究菜单,竟在盯着鲜红的刺身看,他一阵干呕,打包一份水果拼盘先跑了。

    夜晚,王煊的房间一片漆黑,他陷入沉眠中。

    不久后他被惊醒,感知太敏锐,提前有所觉,房间中很不对劲儿。他睁开眼睛的刹那,直接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生物,嘴角带着殷红的血,眼睛也是猩红色!

    这可是深夜,人应该陷入最深沉睡眠的阶段,结果他刚醒来,就在黑暗中看到这么个东西,让胆大的王煊也吓了一大跳。

    显然,这个生物也是刚凑到床头这里,见他睁眼醒了,没有什么犹豫,直接向他就扑了过来。

    尽管王煊反应迅速,但还是觉得头皮剧痛,有什么东西要向里面钻。他心中剧震,这是进入现世中的妖魔?想进他的血肉中,而且是从头顶向里钻。

    轰!

    他运转五页金书上的体术,刹那间,五脏共振,胸口发出淡淡的雷光,秘力向着全身涌动。

    尤其是头皮那里,爆发出一道真实的雷霆声,轰的一声闷响,而后他听到了惨叫声。

    那个披头散发的生物,猩红的眼睛露出恐惧之色,但也有些癫狂,倒退出去后,居然又再次扑了过来。

    轰!

    王煊一巴掌向前拍去,带着淡淡的白光以及雷鸣声,将这个生物震退,并且它胸口冒起黑烟,惨叫着,这次转身就走。

    王煊跃起,并快速抓起衣物旁边的短剑,刹那追了上去,一剑刺出,那生物凄厉嚎叫,身体虚淡大半,向着地下钻去。

    结果王煊双脚发光,雷霆声震耳,白光遍布地面,那生物再次悲惨的嚎叫,瞬间穿墙而去。

    王煊发现自己望到了墙外的景物,他这才意识到,是精神领域显化,所以一直能看到这个东西,估计普通人见不到。

    他追到院中,将短剑掷出。那个生物哀嚎,身体消散,只留下一缕轻烟般的雾气。结果远方钟鸣,临近这里的千年古道观发光,将那最后的薄烟震散,什么都没有留下。

    虽然是时钟上的夜晚,但走出房间后,外边亮如白昼,这就是月球上让人无奈而又厌恶的方面。

    “与传说中的鬼物不太一样,不怕阳光照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那几人临死时为什么说月坑中有一群仙?照他们的说法,我已经连杀两个仙人了。”王煊自语,刚才杀的是白天的漏网之鱼。

    扰人沉眠最可恨,他真想冲进月坑中将那窝仙都给宰了,居然想来害死他,这仇被王教祖记下了。

    不过,他琢磨了会儿,还真不敢轻易进月坑,那地方如果简单的话,也不至于请来佛道两家的祖庭一同镇压。

    “我是被‘仙’盯上了,连着两只都冲着我来,为什么?”

    王教祖的心很大,提着短剑回去,躺在床上很快就又睡着了。

    “老王,出事儿了!”第二天一早,秦诚跑来找王煊,告诉他昨天的探险队伍中,有来自财阀的年轻人。

    “这有什么稀奇的,财阀中人敢进绝地冒险,照样会死。”王煊没当做一回事。

    “是秦家,在新星非常有名,属于超级财阀之一,他们的后人失落在月坑中。这不是重点,关键是他们发出悬赏了,谁能将秦云风的尸体带出来,都会有重金酬谢。”秦诚告知。

    “你的本家?”王煊笑道。

    “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秦诚叹气,同样姓秦,但命运简直是秦香莲和秦始皇之间的差距。

    昨天中招跑回月坑中的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就是清云风,想都不用想,在那种高温下他肯定熟透了。

    “别人需要奋斗一生的东西,对他来说垂手可得,估计人生失去追求了,所以才寻找各种极致的刺激,组队探险,结果把自己搭进去了。”秦诚说道。

    他很感慨,有些人的起点是常人永远触摸不到的虚幻终点,差距太大了。

    这次事件闹出风波,近些年来,虽然财阀的实力在增长,但是各家都比较低调,什么事都躲在幕后。

    像秦云风这样作死,将自己命搭进去的财阀后人,这些年来属于头一份。

    “要去观看吗?”王煊问他。

    “去,看一看谁敢进月坑。”秦诚没忍住,还想去凑热闹。

    防护层那里有不少人,正在低语与热议,不久前出动最新型的机械人,结果进入月坑后彻底失联了。

    “还是不行啊,那种机械人抗磁,抗脉冲,抗能量干扰等,已达到极致,是近期的新款,居然依旧抵不住月坑内的神秘侵蚀。”

    “老凌来了!”秦诚低语,他也有些喊着顺口了。

    王煊回头,果然见到凌启明走来,在一些人的陪同下,站在防护层近前观望月坑。

    他有些诧异,道:“老凌为什么要来这里?”

    秦诚道:“听说凌家和秦家合作密切,关系相当的好,估计秦家有人知道他在月亮上度假,请他过来盯一下。”

    王煊点头,道:“现在我有些好奇了,秦家怎么重金酬谢?”

    秦诚已经了解过,道:“非常吸引人,秦家准备了很多东西,可以任选两种。黄金蘑、地髓,算是稀世奇珍。另外还有一本锻炼精神的古代秘册,以及新术领域曾经的第一人奥列沙留下的手札一本,此外还有从旧土蜀山挖到的一本剑经。虽然没人能练成古剑经,但据说可能与飞剑术有关。反正都是好东西。不愿意要这些,可以直接兑换成新星币。”

    “有点吸引力,但王真仙身价太高,他们请不动我!”王煊刚说完,就觉得情况不对劲儿。月坑那里无声无息漂浮起几道身影,祥和圣洁,带着绚烂的光,竟盯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