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幕后的世界
    王煊心头沉重,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终于确定那是什么了,果然与早先的猜想差不多。

    大幕!

    那里一片朦胧而迫人,比以往见到的更为壮阔,毕竟,它现在真正要接近现世了。

    他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东西时,险些出意外。当初,内景地深处,大幕的后方,撑着油纸伞的红衣女妖仙差点就打穿过来。

    现在,他居然在真实的世界中看到这种东西。

    地下的光还在蔓延,向着月球地表扩张,所看到的景物由模糊而慢慢清晰。

    大幕后的世界怎么能在现世中出现?

    突然,王煊有所觉,又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这时他恍然惊醒,意识到这里究竟是怎样的状况。

    大幕逼近现世,地下的光在扩张,但也有部分幽寂之地,从那月坑中慢慢浮现,逐渐来到地表。

    那里安静无声,总体来说,它是暗淡的,也是深邃的,竟是一片内景地!

    它像是一块阴影,与明亮的大幕相连,锚定现世,成为重要的坐标,这是在接引什么生灵回来?

    内景地还没有彻底显露在地表,但现在王煊已经看到部分真相,那里面竟有……一只手。

    一只穿过大幕的手,探入到内景地中,似乎努力了很多年,要从幕后的世界过来。

    王煊看了看左右,没有一个人能够见到月坑中的异象,连正一观中的几位老道士们也不例外。

    所有人都不知道,一件可能影响深远、或许会改变整片世界格局的可怕事件正在上演!

    如果那个生物跨过来,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除非用超级战舰彻底锁定,第一时间将他消灭,不然的话,一旦让他走脱,熟悉了现世,后果难料。

    那里越发的清晰了,已经可以看到真实的景物。

    大幕后的世界中,残破的废墟,遍地的瓦砾,还有倒下去的高山,看起来尽显破败,一片寂静。

    那个世界缺少生机,连草木都很少,即便有些植物也都快干枯了,总体来看非常的荒芜。

    尽管大幕柔和,在发光,但是它后面的世界却是那样的颓败与荒凉。

    天空中悬浮有岛屿,这时竟有一座缓缓坠落,上面的亭台楼阁砸在了地面,溅起漫天的烟尘。

    而在更远处还有城池,周边有村落,却看不到多少人,相当的萧条。

    由于大幕在逼近现世,所以,这次它后方的世界远比以前更清晰一些,像是拉近了,映照在王煊的精神领域中。

    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让王煊震撼的是,紧邻大幕的位置那里。

    那里有一个身材瘦长的男子,披散着头发,眼睛向外突出,且是竖生之眼,竟是纵目,特征太明显。

    他的一只手从大幕中探到内景地,这似乎耗去了他太多的力量,其身躯并不能过去。

    在他身边还有几人,有些朦胧与模糊,被云雾遮拢,只能看出大概的轮廓,有男有女。

    有人持剑刺在大幕上,不断的震动,帮助纵目男子,想将切开那里,打开一个缺口,可惜无法成功。

    在大幕这边,内景地暗淡,它像是一片阴影,而里面竟也有人!

    有穿着古代服饰的修士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有穿着宇航服的现代人,甚至有人穿着休闲装。

    这着实让王煊惊异,怎么还有现代人在内景地中?

    当他看到一位月光菩萨时,立刻醒悟了,都是后来者,其精神体被带进内景地中。

    毫无疑问,他们不是有血有肉的人,全是残存的精神体。

    曾有四位月光菩萨接近月坑,其中三人的精神被灭了个干净,看样子有一人被他们接纳与吸收了。

    内景地中有个特殊的老者,盘坐在那里,在其后方竟是一具枯骨,坐姿与他一模一样。

    枯骨是真实的,不在内景地中!

    当王煊看到这里后寒毛倒竖,他觉得自己明白了真相。

    那个老者可以开启内景地,像是一把钥匙,沟通了大幕后的世界,两者相连在一起,这是在帮列仙锚定现世?

    王煊头皮发麻,这个老者现在的处境,预示了他一旦被人制住并利用后的下场!

    甚至,他比那个老者更吸引那些古代大坑中的人。

    因为,他现阶段还未真正超凡,就已经能够开启内景地,属于个例。

    他盯着那个老者仔细看,在其周围还有一些中年人以及年轻人,都穿着古代服饰,像是按身份排座。

    仔细观察后,王煊觉得,这老者似是一教之主,可开内景地,其他人大概都是教中的天才与门徒。

    至于那些现代人,则是后来被同化的,被吸附进去,呆在最外面的边缘区域。

    老者的肉身早就死了,但是很重要,是现实之物,与他的精神体有联系,盘坐内景地之外。

    那具枯骨生前似乎很强,骨头洁白,带着光泽,至今都没有腐朽的气息,看起来居然很神圣。

    “该不会接近羽化层次了吧?”王煊在猜测他生前的实力。

    “其精神与内景地附着现世真身遗骨,而大幕后的人通过内景地间接触及现世,想要回来!”王煊脸色阴晴不定。

    他一阵警醒,以后一定要更加谨慎与小心了,不能被古人盯上与捕获,不然下场可能会很惨。

    这个应该真的是一教之主,但这位可以开内景地的老者是怎么来到月亮上的?是列仙所为,还是有其他手段?

    当想到这里,王煊疑惑更多了,老者是旧土的人,还是说,本就是新星这边的古人?

    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新星是什么状况,只知道它适合人类居住,与旧土环境相近,且生机勃勃,物种繁多,早先有没有人类?

    不过,容不得他多想,他再次盯上月坑那里。

    那片幽暗的内景地明显有问题,随着大幕中的那只手在挣动,内景地像是漏气的球体,缓慢缩小。

    并且,里面的精神体也都暗淡了不少。

    不知道这片内景地与大幕后的世界相连多久了,显然,这对里面的精神体影响很大,逐年累月在虚弱!

    可以感应到,内景地中的神秘因子极其稀薄,与王煊往日所见相比,那里简直算是一片贫瘠之地。

    月坑中的内景地被那只手消耗的太厉害了,根本不是养生之地,反而是夺命之所!

    大幕后方几道身影都动了,在助纵目男子,竟真的想强行过来,几人动用兵器,劈砍大墓,产生剧烈的震动。

    的确有效果,毕竟他的一只手已经探过来了,但是,消耗似乎很大。他们不断进攻,导致这边的内景地风雨飘摇,随时可能会破碎。

    最终,另外几人停下了,那个纵目男子则猛力张开那只手,有光芒透出内景地,直接向着月球基地而来。

    那种光束像是潮水,冲击向保护层这边。

    但是,未容它真正进来,正一观中有刺目的霞光绽放,无数的符篆浮现,最后凝聚成一方大印。

    轰!

    王煊感觉头昏脑涨,精神领域差点炸开,那方大印朝着月坑砸去,将那潮水般的光芒全部击溃了。

    同一时间,白马寺那里出现一个万字符卍,也轰向月坑,佛光普照,净化茫茫“潮水”。

    那只大手发出的光全部被打灭!

    月坑中,纵目男子发出一声无力的叹息,像是对干预现世失败的无奈,也像是对自身付出惨重代价却无果的失落,甚至有些绝望的韵味。

    “阳平治都功印!”

    王煊正吃惊地望着正一观中,那里有一枚不大的小印在发光,正是它打出滔滔霞光,落入月坑中。

    阳平治都功印在《道教史》中都有记载,有清晰的描述,并且这东西确实没有遗失,保留到现代。

    它是张道陵的专用印,也是龙虎山最重要的至宝。

    王煊惊叹,这东西保留在这里,也是难得了,财阀居然没有据为己,收藏书阁中,看来一百多年前确实有高人在这里布置。

    一声低吼,月坑中的生灵再次动了,依旧是白茫茫如潮水般的光束涌来,可惜,再次被阳平治都功印还有白马寺的万字符卍砸溃。

    并且,有极其可怕的事情发生,那片内景地经不起这样的剧震与消耗,慢慢地瓦解了。里面的精神体张了张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全都消散,什么都没有留下!

    这绝对是惊人的超凡之争,但普通人无感,无觉,什么都没有见到。

    王煊心有感触,真实的世界有各种莫测的神秘事端,他所见到的恐怕也仅仅只是一角真相。

    “终要消亡吗?”月坑中传来声音,王煊居然听懂了,他一阵愕然。

    很快,他明白了,不是他理解了那种语言,而是那个纵目男子的精神在波动,修成精神领域的人可感知其意。

    一瞬间,他觉得老陈是个坑货,当初还忽悠他,说是研究过两千多年的江南古语,所以能理解红衣女妖仙的话。

    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随着内景地消散,大幕淡去,幕后的世界模糊了,不见了。

    “羽化的不绚烂,人间的依旧鲜艳……”内景地中的纵目男子低吼,满头发丝飞舞,他充满绝望与不甘,长发化为赤色,像是耀眼的岩浆倾泻,他发出最后的吼声。

    感谢:书虫达达猪,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