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一十九章?初临新世界
    王煊是个行动派,恨不得立刻订船票前往新星。

    但考虑到财阀与各大组织可能会顺势而为,要封锁月球上的真相,他只能暂时按捺冲动,原地等待“配合”。

    只能说,财阀与各大组织很果断,时间很短,躁动还没平息呢,就已经有数艘大型飞船登月。

    然后,他们带领月球分部的人开始行动。比如,秦诚就在听从命令,配合鼎武组织处理各种监控设备。

    “那么多人丢失记忆,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啊。”这次行动的负责人神色凝重,后颈都在冒凉气。

    他们动作很快,迅速解决了相关装置。

    “出事时,月球与新星间的讯息传送被切断了,所以问题不大。”

    “不可能完全保密,在这个时代,连银行系统有时都会受到威胁,更何况是已经发生的大规模泄密事件。”

    各大组织很清楚这件事的最终走向与结果。

    大部分人失忆,这至关重要。只要主流报道一口咬定月球上在试验新型武器,把握好舆论风向就足够了。

    至于少数人揭露真相,没那么大的影响,因为新星每天都有探索域外文明的各种消息在传播,千篇文章难存一真。

    “真要走了?”秦诚叹气,短暂相聚几天,他还真是舍不得,独在异乡,他有时倍感孤独。

    虽然距离留在新星的目标很近了,但他却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对了,父母、女友都在就旧土,有一天他是否会因此失去很多东西?

    “别跟生死离别似的,新星再聚。”次日而已,王煊就已订好船票,立刻就要动身了。

    秦诚送他,从特顾带小院房屋走出来时,正好碰到一个女人。

    “你新月的女朋友。”王煊瞥了他一眼。

    “根本不是。”秦诚心中有气,这次没隐瞒,告诉他一些事。

    黎琨勒索三百万也就罢了,他的一个远方侄女也来凑热闹,明面上来交朋友,结果让秦诚给她买各种名包与化妆品。

    “和她叔叔一样贪婪,她要的东西都是顶级名牌,香吴口红、钟意包等。”秦诚不忿。

    王煊怀疑,这些顶级名牌有可能是认识的那些人的家族产业的分支。

    “你真给她买了?”他恨铁不成钢,秦诚被欺负惨了,那些都是奢侈品,动辄数万甚至十几万新星币。

    “有求于人,能有什么办法。”秦诚叹气,看到王煊瞪眼,就要去找那女人麻烦,他赶紧拦住了。

    他低语道:“没事儿,我托人从旧土寄过来的,全是假名牌。结果她美滋滋,有段日子还真有点要黏上我。”

    王煊瞥了他一眼,这家伙用假名牌都能差点假戏真做?

    “放心,我没搭理她的各种暗示。”秦诚拍着胸脯,发誓对得起女友,他说黎琨的侄女人品有问题。

    “第一次见面吃饭时,她就直接带过来两个所谓的男闺蜜,选最贵的餐厅,点了一桌子大菜,还大剌剌地说那天是她一个男闺蜜的生日。”说到这里,秦诚又气的不行,觉得窝火。

    “你忍了?”王煊停下脚步,他觉得,秦诚的应对方式有问题,他有必要教导下他,甚至需要去教育下那个女人。

    秦诚叹气,道:“当时,我又加了几个最贵的菜,加上服务费,那一桌足足两万多新星币。”

    王煊受不了他,想先教育他一顿,实在太窝囊了。

    秦诚快速道:“后来,我去前台选了些顶级的雪茄,生了一肚子气先走了。”

    “你付账了吗?”王煊问他。

    秦诚摇头,道:“没有啊,我一个人哪有他们三个吃的多,还给他们结账?自己吃自己买单!嗯,雪茄也是他们付账。”

    王煊无言,看来不用他出头了,就是他露面也不过如此罢了,不能处理的更好了。

    “从这以后落下后遗症,她经常和我要名包!”秦诚说道。

    王煊懒得理他那些破事儿了,看来受当时形势所迫,他对付不了黎琨,但应付那女人绰绰有余。

    秦诚将他送到月球的飞船基地,用力挥手告别。

    ……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您选乘星河联盟成员中庸深空公司……”

    王煊坐上飞船后,听着这样的播报,他严重怀疑,这是小钟家的产业之一。

    他深刻意识到,财阀与各大组织的触角延伸到了各行各业,到处都能见到他们的身影。

    王煊要了一杯水,然后闭上眼睛开始研究记在心中的那册精神秘本。

    它只有两页,短短数百字,可以说每个字都不能忽略。

    经文名为“元炉锻神”,不知道是哪家的精神秘笈,以“炉火”锻精神,养炼壮大。

    最终,元炉要锻养出最精纯与极其旺盛的精神,如明月挂夜空,如骄阳普照肉身万物。

    王煊以前从未接触过专门主修精神的法门,他不知道这篇经文的等级,决定先练,以后如果有更好的再换。

    “尊敬的旅客……”飞船的上空乘人员提示即将抵达新星。

    王煊讶异,他闭上眼睛没多长时间,刚研究经文入神而已。

    他在飞船上只喝了半杯水,还想着顺带解决掉午餐问题,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难怪月亮上的观光旅游业十分很繁荣,主要是新技术突破了空间的限制。

    “新世界我来了!”他在心中喊道,抛下其他念头。

    元城,摩天大楼一幢幢,有些大厦仿佛耸入了云霄中,一艘又一艘小型飞船在空中穿梭。

    中低空的是悬浮车,有序前行,都有各自特定的航道。

    新星的生活节奏非常快,人们行色匆匆,出行都会选择速度较快的工具。

    王煊没有去鼎武组织在这座城市的分部报道,身为特别顾问,他较为自由,打个招呼就可以了。

    他这次是为密地而来,不想在其他方面耽搁时间。

    元城的中心区域,有些钢铁丛林的味道儿,各座大楼的顶部都有飞船停着,许多组织的分部都设在这里。

    稍微靠外一些则是商区群,繁华而热闹。

    再向外居民区较多,即便是高大的建筑上也有很多植物,天台开辟成花园,阳台修建的很开阔,遍布着绿植。

    生活区域中自然也不了商区,但没那么的大的客流量,有动有静,较为宜居。

    王煊首先要安顿下来,然后了解密地,想办法悄无声息地进去。

    他有些不适,乘坐悬浮车与飞艇居然要人体识别,可是他根本没有录入过这些信息。

    路边一个年轻的姑娘走来,异常的漂亮,齐耳的短发很清爽,笑起来时漂亮的眼睛弯成月牙状,牙齿洁白整齐。

    “先生要帮忙吗?”她很阳光。

    很快,王煊明白这是有偿服务,可以当他的向导,介绍工作,帮他租住房屋等,每小时一百新星币,价格很贵。

    王煊初来新星,对一切都很陌生,确实需要一个向导。

    “虽然录入身体信息,可以免费乘坐各种短途交通工具,但是新星很多数人都很注重隐私保护,所以大多都用智能通讯设备消费出行,这很简单,您只需……”

    姑娘很热情,也很细心,带王煊购买新星这边的智能通讯器,其实也就是手机,但确实比旧土的先进,能立体投影,仿真面对面交谈等。

    “您放心,如果没有触犯法律,危害社会,为了保护隐私,你的智能通讯器不会被定位与追踪等。”

    王煊信这些才怪呢,旧土的大数据时代都精准的掌握了个人的所有痕迹,现实中随口说句话,水宝网就立刻推送相应的购物信息。

    他估摸着,新星这边的人闹腾的厉害,所以各大服务商才迫于压力说不会侵犯公民隐私。

    真实情况如何,想都不用想。但他觉得,总比扫描虹膜等直接录入人体信息强的多。

    一路上,王煊和这姑娘聊的很投机,了解到关于新星的很多事,虽然付费贵,但确实值得。

    新星的全称是希望新星,当年人们探索并登上这颗星球时,对未来怀有无限憧憬与希望,所以就有了这个名字。

    很快,漂亮的姑娘帮王煊租到房间,并带带熟悉了附近的智能商场,以及带他购买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

    “小赵,你全名是什么,有名片或联系方式吗,下次如果有需要我还找你。”王煊问道。

    因为这姑娘开朗乐观,细心周到。而他对这座城市还很陌生,估计还会需要她服务。

    “我的全名是赵氏1025,这是我的名片,很高兴为您服务。”姑娘鞠了一躬,礼貌的离去。

    王煊:“?”

    他一个人留在原地傻眼。

    他来到新环境,面对一个姑娘家,不想动用精神领域,怕不小心看到不该看到的,结果似乎出了问题?

    这时,他张开精神领域,看到远去的姑娘身体内部构造,竟是各种精密的部件与芯片,这是一个智能机械人。

    一路上聊的这么愉快,居然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王煊在原地出神很久。

    他租住的这个小区环境很好,绿化率达到八分之七十,花圃中芬芳扑鼻,栽种着各种花卉。

    道路两旁有很多大树,枝繁叶茂,不远处有凉亭,有水系,有小桥,接近园林式的风格。

    “欢欢,下来!”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仰着头,对高楼上招手,十一楼那里有只巴掌大的雪白小猫咪。

    然后,那只小猫真的就俯冲了下来。

    王煊第一反应就是冲过去,想办法去营救,结果却发现巴掌大的漂亮小猫张开毛茸茸的双翼,滑翔了下来。

    并且,在临近小女孩时,它有用力舞动双翼,化解下冲之势,很平稳地落在小女孩的怀中,逗得她咯咯直笑。

    王煊讶然,竟是新物种。

    小女孩很漂亮,大眼扑闪,是罕有的淡紫色瞳孔,此外连发丝都略带紫光。

    突然,小女孩捂着胸口,小脸煞白,抱不住雪白小猫,将它放在草坪上,她自己则痛苦地蹲在了地上。

    “小妹妹你怎么了,你家大人在哪里,要我帮忙吗?”王煊赶紧走过去,并准备拨打新星的急救电话。

    小女孩捂着心口摇头,道:“不用的,这是老毛病了,天人五衰病,休息下就好。”

    王煊惊愕,这病……有点吓人!

    小女孩看了他一眼,低头小声道:“我是新星的原住民。”

    王煊惊异,他对这个新世界知道的太少了,看来需要花费上一些时间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