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二十一章?密地所在
    羽化的不灿烂,悔望身后,却是灯火通明,人间万象生动鲜艳。

    红尘的慕长生,叹悲苦,生老病死,一路多哀愁,解脱不得。

    王煊行走在周河畔,看大河壮阔,波光粼粼映一轮明月,无数灯笼挂夜空,接连漫天星辉,与人间共璀璨。

    周河,西起云雾高原,一路东流去,壮阔后,在湍急拐弯处也有惊涛拍岸。

    王煊沿着大河走了很久,沿途看到很多人,也见到各种景,他今夜心有感触,在努力遥望自己的前路。

    人在红尘中,谁不想活的灿烂?他还是一个青年,不可能有离尘遁世的心态,自是要多姿多彩地走上一遭。

    关于修行路,无论是先秦方士,还是道家、佛门等,现在看来,固有的那些路可能都有弊端,存在一些问题。

    他还年轻,拨开迷雾,会探索出属于他自己的绚烂未来,前提是,沿途不能落进古人的陷阱中。

    周河这个时节非常的热闹,简直有些像古代的上元节,到处是人,观赏灯笼鱼。

    王煊又一次远远地看到三位熟人,吴茵、钟晴、李清璇,三人居然可以和平相处在一起。

    关于前两人,他算比较熟了,接触过多次。那两人几乎每次见面都是一场战斗,唇枪舌剑。

    第三个女子李清璇,发丝天生自来卷,丹凤眼,在旧土曾与王煊见过一次面,并拉拢过他。

    她与凌薇不对付。王煊觉得,当时她的拉拢也有其他方面的思量。

    吴茵与凌薇关系不错,在旧土同李清璇相处时很平淡。

    现在这三个人竟然走在一起,共游周河畔,看星星鱼漫天飞舞,该不会是放下成见,想要合作吧?

    难道密地中有什么变故?王煊思忖,明天他就会去动身寻找,进入就知道了。

    星月下,王煊远去,返回元城。

    回到住所后,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关于原住民被404的部分,该不会是涉及到财阀隐私了吧?

    晚间,他见到乐乐,又看到三女,不可避免地产生一些联想。

    当年,有些财阀曾与原住民通婚,如今他们的后代中,是否偶尔也会出现天人五衰的人?

    他认为有可能,所以,有些文章被删除了?

    次日,王煊背起包就走,径直向云雾高原进发。

    无论在什么年代,都有很多人热衷于去野外,去深山探险,并有人以此为职业,进行野外直播。

    王煊乘坐飞艇来到西部的无人区外围,有固定的专线,倒也便捷。

    前方,地势渐高,一片葱绿,生机勃勃。

    即便是在外部,也已经能够看到远处有些高大的山峰上覆盖白雪。

    “兄弟,你这身装备不行啊,不适合云雾高原。”路上,一位资深的探险主播凑过来要拍摄取景。

    王煊避开,他不会让自己进入镜头中,一闪身没入林地不见。

    “看到没有?一个菜鸟,刚上云雾高原就这么猛地向前冲,一会儿身体肯定吃不消。走,跟我一起追踪下去,给你们拍摄下新人冒失后累到吐的场景。”

    资深主播很自信,大步追了下去,因为在直播,所以要对得起那些观众,他必须得追上那个所谓的菜鸟。

    最终,他自己……累到吐,终究是没有看到那个新人。但他依旧不承认自己翻车,说那个菜鸟可能迷路了,在别处吐呢。

    云雾高原实在太壮阔了,足有九百多万平方公里,无比的广袤,一般的人真不敢过于深入。

    王煊在外围还曾看到一些人,但深入到猛兽出没的地带后,就很少看到冒险者了,偶尔才会看到一些人类留下的痕迹。

    夕阳下,云雾高原上林木丰盛,各种野生动物开始出没。除了一头很大的猛禽一直在盘旋,追逐王煊的身影外。晚霞中一头类似熊的生物出现,发现他后,直接冲来。

    它一身红色的兽毛,格外雄壮,估计能有一千两百斤以上,在林地快速奔跑,颇有些地动山摇的架势,动静特别大,将附近的飞禽走兽都给惊跑了。

    “应该算熊吧,部分相似。”王煊起身,没有躲避,反而有些期待,早就听闻密地中有各种凶物,他或许是接近边缘地带了?

    这头类熊生物临近后,直立而起,一巴掌向前拍来,这要是正常人大概就要没命,并且它张开了血盆大口,向前撕咬。

    砰!

    尽管见到新物种,但是王煊没惯着它,一巴掌反拍了过去。

    “嗷……”

    满身红色兽毛的类熊猛兽惨叫,那只熊掌向后收缩,有些怀疑熊生,不解而恐惧的看着对面的人。

    事实上,王煊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熊掌就爆了。

    “来,给我当坐骑试试看。”这是他成为宗师以来,第一次看到超大型猛兽,平日也听到过一些古代传说,列仙坐神兽出行等。

    他现在比不了,骑坐普通猛兽总行吧?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曾看到过旧时代的一张PS过的照片,普帝骑着一头棕熊狂奔。

    现在,他来了兴趣,准备骑熊闯云雾高原。

    然而,等他真正骑上这头庞然大物后,体验感差极了,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它连窜带蹦,无比惶恐,怎么训都没用,王煊像是坐在剧烈起伏的跷跷板上一样。

    “立刻给我消失,再让我看到你直接红烧熊掌。”王煊受不了,将它赶走。

    夜间,他一阵蹙眉,在山林中穿行,那头类熊生物已经算是大型猛兽了,再也没有看到其他凶兽,这意味着密地不在这片区域。

    清晨,王煊再次上路,沿着周河向上游追溯,因为那个方向有老陈标注的一个目标。

    两日后,王煊失望了,那片地带不可能是密地。

    第四日,王煊干掉一只两百多斤的猛禽,这东西从高空俯冲,能够轻易地将普通人的头盖骨抓出几个血窟窿。

    王煊心中生出几许希望,但很快他就发现,这种猛禽已经算是高原上的飞行类霸主,天空中再也没有比这更厉害的东西了。

    第七日,王煊攀上一座数千米高的雪山眺望,认为这片雪域地带不可能有密地。

    第十一日,王煊来到了云雾高原深处。在一个清澈的淡水湖旁边,他杀死一头足有一千七百斤的猫科生物,看着像虎豹,但更凶残与威猛。

    这是他在云雾高原上发现的最强物种,但跟传说中的凶兽肯定不沾边。

    王煊叹气,他已经找遍了老陈所怀疑的几个地方,但连密地的影子都没见到,毫无线索。

    第十二日,王煊意外发现一片金色的蘑菇,顿时有些激动,快速冲了过去,这是黄金蘑吗?

    半刻钟后,他看到被他强行喂食的大地鼠、野狐全都口吐白沫,而后又嘴角流血,躺在地上抽搐。他叹息,有些无奈了。

    根本就找不到密地,王煊横穿这片无人区,毫无所获。

    “老陈,你果然不靠谱啊!”王煊受不了,一个人在云雾高原风餐露宿,折腾了这么多多天,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都没发现。

    他认为,密地根本就不在云雾高原,老陈从最开始时就错了。

    “难道迫不得已,只能去找赵清菡或者吴茵她们去合作?”他有点不甘心。

    因为,无论是与赵女神合作,还是进入吴茵家的探险队中,都很容易暴露其真正的实力。

    最主要的是,他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容易让人产生诸多联想。

    “该不会是另一个猜测方向吧?新星上有神秘的空间,需要从某一特定入口进入,那里面是一片崭新的天地。”

    王煊自语,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入口肯定被各大组织守着,他想悄然潜行进去,根本不可行。

    “还是说密地在其他大洲?”他心中有各种猜测。

    他认为,密地大概率不在云雾高原,老陈找了那么久,他又将最后几个目标也探索完毕,却连根毛都没发现。

    王煊失望,踏上归程,一路狂奔,惊的许多飞禽走兽四散奔逃。

    数日后,他回到元城。

    耗时大半个月,王煊一无所获,很是无奈,最终他去秘路探险组织在元城的分部,想借暗语让他们给老陈捎话,推测完全错误!

    然而,等他到来用暗语接头后,对方先给了他一封秘信。

    王煊看罢后,简直想回旧土捶老陈一顿,太坑人了!

    如果他破译这封信无误的话,这秘信是在告诉他,无论是福地还是密地都是独立的星球,根本不在新星。

    显然,这么多天过去,老陈已经“复活”,并在有关部门知道秘闻,了解到真相。

    想想自己这大半个月,在云雾高原乱闯,与野兽为伍,吃着没滋没味的焦黑烤肉,王煊百感交集,消息有误,简直能折腾死人。

    密地居然是全新的生命星球!这让他心头震动。

    “难道只能与赵清菡、吴茵她们合作吗?唉!”绕了一圈,居然又回到原点,王煊皱眉,还有其他办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