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二十四章?赵女神
    钟庸老头子疑似服食奇物,活出第二世,在了解密地的人群中引发很大的风波。

    人们能说什么,这老家伙不动作而已,一旦发动,便势若奔雷,绝对是……冲着续命去的!

    都一百多岁的人了,他却依旧在说,舍不得儿女,不愿离开人间。

    在财阀的重要人物中,也就他的执念最强,时常感叹,红尘如此绚烂,真的很想再活五百年。

    这件事影响巨大,各方都在关注与研究。

    最近,各大组织损失很大,探险队被灭了一支又一支,抚恤金发到他们自己都觉得寒气刺骨。

    现在老钟逆天一拼,让一些老家伙大受触动,都坐不住了。如果能恢复青春,谁不想临死前搏一把?

    一些财阀的掌控者在研究那张照片,拿着放大镜仔细地看,确信钟老头长出浓密的黑色短发了。

    他那张满是褶子的老脸也长开了,这是要向四五十岁那个年龄段跨越了,真的活出第二世!

    一群七八十岁的老者心中腻歪,越看这张照片越是觉得,钟老头故意的,甩开一双大长腿给谁看呢?

    平日,他们去拜访老钟时,每次他都一副快死了的样子,盖着那张从上古洞府中挖出来的麒麟皮躺在那里,防生命之气流逝。

    “钟老头没安好心,诱惑我们去密地,想坑死一群人!”有人咬牙切齿,最后叹道:“虽然在骂他,但我真快动心了!”

    有大人物去钟家拜访,结果被钟长明告知,老钟现在身体不适,需要调养,近期无法见客。

    现在不用怀疑了,钟庸老早就跑回来了!

    王煊看着老钟扛着超级战舰跑路的那张照片,一阵无语。这老头够狠,是在逆天改命啊,而且成功了。

    他看了下原图,估量了一下,那艘救生舱最起码有上千斤重,看老钟跑的那么写意,一步迈出去那么远,最起码也有宗师级的实力!

    这是服食奇物后获得的力量,还是说,老钟本身就是个高手?

    钟家有各种秘典,囊括道教最高秘篇绝学在内,他如果真是旧术领域的顶尖高手,王煊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一百多岁的老人了,脖子以下都埋在黄土中了,都还那么拼。你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搏一搏,挣脱命运的枷锁,列仙路就在眼前!”

    王煊很镇静,但发现群中已经沸腾,各种慷慨激昂的话语冲口就出,一群人嚷着要去密地改命。

    “人生现状如此坎坷,而未来又那样璀璨,你我有什么理由蹉跎光阴?准备上路,报名!”

    一群人热血激昂,嚷着要加入新源探险队。

    王煊没被他们的情绪感染,但是看到老钟那张照片,他确实有些不淡定了。

    一百多岁的老钟敢进绝地,扛着救生舱搏命。他现在却想连夜订船票跑路,觉得各大组织太狠,密地是个杀人坑,他想稳一点。

    难道他还没有一个垂死的老头子有冲劲?

    很快,他又冷静下来,深刻意识到,老钟的风波并没完,而只是开始,会发酵到非常恐怖的地步。

    连他都心绪起伏,更何况是各大组织中那些没几年可活的老头子,必然敢孤注一掷!

    而财阀中的一部分年轻人,有闯劲儿的人,也多半想去密地中搏一搏。

    “导火索啊,钟庸一张照片,密地中便要流更多的血了。”

    王煊确信,从此以后,财阀中会有部分人亲临密地,而为了安全,将会带上更多的探险者。

    事实上他的猜测成真,次日上午而已,他就接到几个电话,全都来自顶尖的大组织,各方再次提高预付金,天价招兵买马,准备再进密地。

    显然,老钟搅局后,正坐看风云起,微笑注视其他老头子们蠢蠢欲动。

    很快,新源的人在线给王煊发了合约,让他看下,说探险队伍这次依旧只招二十一人,名额有限。

    王煊收了文件,说去考虑。

    他大致看了下,预付四百万新星币,确实很多,但这是卖命钱,一个弄不好就死在深空中。

    除了预付款,往返有战舰免费护送,采集奇物带回来后五五分,这是最基本的条款。

    老陈的秘路组织在元城的负责人,在线上接到王煊传来的合约后,颇有感触,叹道:“这是一个复杂的时代,修行者与古代相比,地位一落千丈,需要拿命去赌,换未来。深空一趟远行,是生是死犹若抛硬币,正反两面决定命运。”

    对于大组织来说,四百万新星币不过是两张船票的钱而已,算不得什么。

    ……

    王煊在小区中漫步,思考一些问题。多日不见,他今天再次看到乐乐,

    她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怀中抱着巴掌大的雪白小猫,正在一个人自语。

    “我最近经常痛到昏过去,没法再去上学了。我可能要死去了,可是,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再晚些就看不到我了。”她很失落,用力抱了抱小猫,低下了头,眼里噙着泪水。

    王煊站在后面,没有去打断她的思绪。他心中叹息,小女孩实在有些可怜。

    她上次发病时痛的那么厉害,额头满是冷汗都没有哭,还颤抖着伸出小手帮她妈妈擦眼泪,反过来安慰大人。

    现在一个人时,她暂时没有发病,反倒落泪了,可见小女孩自己也很忧伤,只是过于懂事不在大人面前表露。

    “欢欢,等我死后,埋在周河边上的林地中你说好不好?”小女孩低头,和怀中的小猫说话,泪水已经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她低语道:“我和妈妈说好了,以后每年星星鱼飞满夜空的时候,她和爸爸都要去看我。其实,我真的想天天见到他们,我不想和他们分开。可又怕他们伤心,所以和她约定,每年的这个时候她们去看我一次。”

    王煊站在后方,已经移不开脚步。小女孩早慧,现在居然还在担心父母以后会伤感,这些话语实在让人心弦发颤,懂事的令人心痛。

    “我是怕他们以后会想我,所以才让妈妈生个弟弟,陪着他们。可是,一年又一年过去,他们会不会忘记我?”小女孩有泪滴落在小猫身上,帮它擦去后,又道:“欢欢,以后当你听到有人说星星鱼出现了,你一定要提醒他们去看我,还有你也要去啊,我也会想你的。”

    “喵!”巴掌大的小猫在她怀中轻叫了一声。

    “他们以为我不懂,可是,我什么都知道。我明白,我很快就要死去了,可能就在下个月。”小女孩乐乐抱着雪白的小猫,忍不住哭了,轻轻地抽泣,道:“我舍不得你们。”

    “我其实很害怕,既害怕一个人躺在周河边,更害怕死后什么都消失,彻底没有我了。”小女孩看着远方,道:“死去前,我想将我的眼睛,将眼角膜捐给别人。原住民的眼睛最有灵性,能够看的更远,我们的遗传病不会影响到眼睛。我要捐给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大的小朋友,让她偶尔来帮我看看妈妈……”

    说到这里,她无比低沉,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下,她轻语道:“我还没有看过大海,妈妈说,那里太潮湿,海风对我生病的身体不好。我想让个那个小朋友替我去看看,我一直呆在元城,没有办法远行。将来得到我眼角膜的小朋友,她会替我看遍各地,看遍这个世界……”

    王煊轻叹,他真的有些心疼这个小女孩,听着那些话感觉很揪心,可是却帮不什么忙。

    过了很长时间,小女孩乐乐才平静下来,擦去泪水,看着天边的云朵出神。

    直到这时王煊才走过去和她打了个招呼,然后和她聊了起来,说些旧土的趣闻。

    显然,小女孩很愿意和人聊天,也喜欢听故事,一大一小聊的颇为投机。

    “你妈妈上班了吗,没有人照料你吗?”王煊有些担心,万一小女孩突然发病怎么办。

    “有个智能机械人阿姨,就在不远处。我想和欢欢单独说些话,刚才没有让她过来。”说完这些,她问道:“叔叔,你上次去看星星鱼了吗?”

    王煊点头道:“去看了,很震撼,非常漂亮。”

    “那你明年还会去看吗?”小女孩希冀地问道。

    “还会去,以后我每年都会去,因为那里太美丽绚烂了。”王煊点头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小女孩的眼中发出灿烂的光彩。

    王煊和她告别,走出去很远,她还在后方看着这边。

    不久后,王煊的手机响起,是个陌生的号码,他猜测又是那些大组织的电话,联系他去密地。

    他接通后直接开口:“又是密地有约吧?”

    那边短暂安静,而后响起一个女子好听的声音:“最近没少约?”

    这种语气不像是客服,而且耳熟,瞬间他便知道是谁了,竟是赵清菡,她怎么知道他来新星了?

    刹那间他意识到,肯定是秦诚这个大嘴巴说漏嘴了,他在新星的手机号只告诉了熟人中的秦诚。

    “清菡,我正想联系你呢。初来新星我人生地不熟,想请你关照下,可是有些不好意思,一直拖延到现在。改天我请你吃饭。”

    “虚伪。”赵清菡嘘了他一声。

    她刚才联系秦诚时,问到王煊在旧土怎样了,隐约间觉得电话那边有些异样,她立刻又道:“王煊在新星哪座城市?将电话给我。”

    她这么敏锐,又不按常理出牌,直接将秦诚给打蒙了,他刚支吾了一声,赵清菡就确定,王煊来新星了。

    她让秦诚报出王煊的联系方式,直接就给王煊拨打了过来。

    秦诚放下电话,稍微出神后,立刻联系王煊,想通风报信,结果发现对方在通话中。

    他叹道:“女神道行果然高深,各种反应超快啊。”

    “你在元城吧,中午出来吃饭。”赵清菡说道,相当的干脆利落,不容他找借口

    王煊的大脑正在高速运转,琢磨万一赵清菡邀请他进探险队该怎么婉拒,而拒绝后他如果出现在密地,万一被知晓或相遇,又该怎么解释。

    所以,他有些走神,闻言道:“小赵……”

    “你喊我什么?!”可以感觉到,赵女神的声音拔高了一点。

    “女神!”王煊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直接改口。

    “在学校时,你可从来没有这么称呼过我,再喊声。”赵清菡淡定地说道。

    “女神!”王煊相当自然,多喊一声又不会少块肉。

    午时,元城中心商业区,一家餐厅中,王煊与赵清菡面对面而坐。

    赵清菡选的地方不是什么顶层餐厅,但这里环境依旧不错,据她说,这家味道相当的可以,她比较喜欢。

    “你家在元城附近?”王煊问道。

    赵清菡摇头:“不是,每次到元城看星星鱼,我都会来这家餐厅。”

    夏季,她穿的很随意,一件体恤,一条略加长的热裤到膝盖上方,白生生的美腿很晃眼,穿着相当的清凉。

    虽然衣饰简单,但她人异常的标致,引得一些人不时向这边注目。

    她一头及肩的发丝,莹白的瓜子脸,非常漂亮的双眼清澈明亮,红唇带着光泽,面孔清秀略显冷艳,笑时又很甜美。

    听她说起星星鱼,王煊心头一动,正担心她提及密地呢,他轻声一叹,道:“说起星星鱼,我遇上一个让人揪心而又伤感的小朋友。”

    赵清菡瞥了他一眼,直接看透问题本质,道:“你是怕我谈密地吧,上来就给我讲故事。”

    “不,你冤枉我了,你肯定知道原住民,那个小女孩太可怜了……”王煊说的很认真,将小女孩一个人自语的那些话都讲了出来。

    赵清菡轻叹道:“天人五衰病。”

    王煊问道:“当年与原住民通婚的财阀,后代中是不是偶尔还有这样的人,现在有特效药吗?”

    赵清菡点头又摇头,吴家现在就有这样的人。她告诉王煊,没有根治的药,但有略微可以缓解的药。

    “吴家?”王煊惊讶,吴茵家族中现在有这种人?

    “即便是‘缓药’也极其稀珍,需要进密地去采摘。那两位病人对吴家很重要,但现在情况却都很不好。他们希望去密地采集到更惊人的奇物,能缓解他们的病痛,甚至医治好。”

    当听到这里后,王煊立刻明白了,为什么吴成林跑到旧土去,想请陈命土亲自出山,这是急着救人啊。

    然后,他看向赵清菡,这姑娘随口一提,就又转到密地去了。

    赵清菡瞥了过来,道:“放心,我可没打算带你去密地,太危险了,我怕保护你不周全。”

    王煊看着她,这姑娘不按剧本来,这意思是,真要去了密地,也是他需要赵女神保护?!

    感谢:天帝拳、残殇飞羽、火火催更团-吃茶叶蛋、萧潇潇雨、天庭叶凡。

    谢谢以上盟主的支持,感谢!

    顺便,月底了,大家有月票的不要忘记投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