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体验(求月票啦)
    吴茵身在半空中,简直恨死王煊了,又是那个男子,又被他踢了一脚,痛的似曾相识,仿若昨日重现。

    她真的想杀人了,这还不像上次。今天全是熟人,众目睽睽之下,她不雅地中招后身在空中飞出去。

    匆匆一瞥,她已经看到,许多人惊愕,注视着她与王煊。

    吴茵满脸绯红,她觉得浑身都在发烧,人在半空中,怒血已冲霄。

    至于钟诚被撞的连滚带爬出去很远,疼的直揉腰,被撞的真不轻,一个劲儿喊痛。。

    王煊双手持刀站在原地,等着地下的东西冒头,结果土层下安静了,什么状况都没有发生。

    他的脸色顿时变了,这不是坑他吗?密地的虫子都这么有智慧吗?他怒了,再不出来的话,他就解释不通了,有人要找他拼命了!

    所以,他提着刀,在这地方用力戳,向地下捅。

    大吴落地后,一个踉跄,快速稳住身体,很隐僻的揉了下痛楚,然后转身就盯上了他,眼睛冒火!

    她咬牙切齿,很想说,又是你!

    接着,她就准备抄家伙了,今天不报仇的话,她咽不下这口气,刚来到新世界,结果却迎来了这样的糟糕开篇。

    “地下真有东西!”王煊解释,还在那里戳地呢,他想表清白,道:“我实力或许不如很多人,但是精神感知敏锐。”

    许多人看向他,露出异色。

    不过,新术宗师杨霖却在侧耳倾听,显然有所觉。不止是他,队伍中达到这个层次的基因超体等也都有感。

    甚至,有经验的老探险队员的面色也变了。

    “快跑,离开这里,这片地下有虬龙!”有人喝道,率先朝远处跑去。

    嗖嗖嗖!

    一群人全都行动起来,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容易引起新手的恐慌。

    三支队伍共有一百多人,大部分都是新手,现在一窝蜂的跑,一片混乱,简直像是溃军似的。

    王煊二话不说……也跟着跑了。如果没有人喊这一嗓子帮他解围,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钟诚刚爬起来,又让吴家一个新探险队员给撞翻了。

    王煊路过时,拎着他的衣领子给拽了起来。

    砰!

    电光石火间,后方那里,野草被掀飞,土石四溅,原地炸开,有东西钻了出来。

    一条水桶粗的虫子冲起,嘴巴很特殊,张开后呈圆形,与它的身体一般粗,满嘴都是锋利而细密的牙齿。

    “小王,谢谢啊,真亏了你!”钟诚虽然被王煊撞的翻白眼,现在还呲牙咧嘴呢,但却不得不感谢。

    王煊一把将他向钟晴那边推去,事实上,钟家请来的新术宗师已经过来了,拉住钟诚就跑。

    轰!

    后方那片地带,地表不断破碎,足足钻出来二十几条大虫子,全都接近十米长,在后快速追赶。

    显然,第一条虫子憋着不出来,是在等地下的同伴,这东西有一定的智商,准备发动群攻。

    幸好,众人提前跑了,不然的话肯定要死一批人。

    “一窝蚯龙!”有人低呼,认出这是什么生物。

    ??它们看起来像蚯蚓,但要可怕的多,一般都有十米长,表皮是一种角质层,很坚硬与厚实,嘴巴可以轻易地咬断人的身躯。

    普通人遇到它根本别想活,想逃都逃不走,它除了能钻地,在地表上也可以快速爬行。

    在场的人都是修行者,所以逃的快,后方的蚯龙除却少数几条水缸粗的巨型个体外,大多都被甩没影了。

    “没吓到吧?”王煊一路奔跑,发现大吴就在不远处,凑过去开口询问。

    吴茵身材极好,奔跑起来后有某种韵律,曲线起伏,此时迈开长腿逃命时,都有一种美感。

    她手中提着合金刀,刚才都准备去砍人了,生吃了王煊的心思都有了,现在则是心中有气,想砍人却不知道砍谁。

    她想开口说谢谢,但是又有点抹不开面子。

    “你身后有土,赶紧拍掉吧。”王煊提醒她,主要是担心在人多的地方发现后,她又想提刀剁人。

    吴茵回头一看,身后某个部位好大的一个脚印,她果然又要抓狂了,挨踹的位置太明显了。

    这都多少人看到了?她不禁向左右看去,还好没人注意,她快速整理衣物。

    当她再回头看时,发现王煊早跑没影了,明显躲着她远去了,接着她看到小钟正在瞄她。

    “逃命呢,你还看?小心长针眼!”她朝小钟瞪去。

    “没事儿,就两条特别粗大的蚯龙追了下来,我们杀死了他。”有人号召。

    然后有新术宗师转身停了下来,不过没有亲自动手的意思。

    王煊也跑回去了,跟在人群中挥刀。

    他在尽量收着刀势,并没有动用宗师级的力量,一道寒光落下,劈向着那条大虫子。

    噗!

    一股墨绿色的液体冲了出来,那就是蚯龙的血液,刀锋全劈进去了,但是离劈断虫体还差的远,他快速倒退出去。

    探险组织中有几名老手,来过密地两三次,非常有经验,带着一群人围猎,很快就两条巨型虫子的头颅砍落。

    在此期间,大吴也冲了过来,找到撒气的方向,举刀狂剁,虫子的头都没了,她还在那里砍呢。

    直到最后她醒悟过来,才开始向后退,差点吐出来。

    真不知道她刚才那种状态是在剁虫子,还是在想着砍人。

    所有新手都有些不安,这次刚来到密地就被教育了,连地下都有危险,稍微不留神就可能会出事儿。

    “小王,反应挺快啊。”一位老探险队员开口。

    “精神力异常!”一位新术宗师点评,点了点头。

    王煊道:“是,我精神感应敏锐一些,各位,我实战经验较差,如果能提前发现风吹草动,我帮大家预警,但你们得保护我。”

    众人点头,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停下休息。

    直到这时,人们才有时间以及有心情仔细打量这片新世界。

    这是一片林区,苍翠无比。

    附近的大树下更是有许多大蘑菇,通体金黄,全都有两三人那么高,像是一把又一把金色的大伞插在地上。

    “小心一点,这些蘑菇都是剧毒之物,但相对来说,这里也较为安全了,别碰那些蘑菇就行。”有老探险员说道。

    王煊仔细打量周围,有许多大树需要七八个人才能合抱过来,是名副其实的参天古树。

    最为重要的是,这个新世界有各种能量物质,甚至他感受到了神秘因子,居然在现实世界中飘落!

    这让他震撼无比,虽然神秘因子很稀薄,远无法与内景地相比,但是这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他在猜测,难道这个世界与旧术有什么关联?!

    他的身体活性在变强,血肉在欢呼,仿佛无比渴望,要融入这个世界中,王煊真的想舒展身体,全力爆发,与人大战一场。

    “咱们还要分开行动吗?”吴茵开口。

    原本三家要分成三股,齐头并进,一起向密地深处进发。

    但她现在觉得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刚来到这里就经历这样的突袭,后面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最好合在一切。

    “别分开了,一起走。”钟晴说道。

    “我也觉得合在一起好。”郑睿发表意见。

    赵清菡点头同意。

    最终,就这么定了下来。

    经过这么一折腾,已经到了午时,众人取出自带的食物充饥,简单休整了一番。

    “王煊,你居然离开旧土,居然跟进密地来了,真够可以啊!”周云鬼鬼祟祟地凑了过来,坐在王煊的身边。

    “老周,好久不见,甚是想念。”王煊很热情地打招呼,真的很感谢他,五页金书对王煊而言,影响太大了。

    “叫周哥。”周云瞪眼,而后压低声音问道:“你没在这里和人乱说与我切磋过的事情吧?”

    王煊无言。周云还真好面子,看起来留着寸头,眼神凌厉,桀骜不驯,结果居然担心他被捶的事泄露。

    “没有。”

    “嗯,嘴巴严点,不要乱说话。”周云放心了,站起身来之前,又小声道:“我现在新术大成,一个人可以打你八个,就不欺负你了,毕竟现在咱们要同舟共济。”

    王煊笑着点头,觉得周云很有意思,又缺毒打了,找机会……算了,还是别捶他了,总欺负他也不好。

    “嗡!”

    远方,像是有什么动静,然后有人爬到高大的树木观望,顿时毛骨悚然。

    “野蜂,成群成片的野蜂,太恐怖了!”

    树下有人哂笑:“野蜂也害怕?”

    “不是一般的野蜂,两米多长,比牛都大!”树上的人似乎很害怕。

    当听到这种话语,众人脸色变了,迅速爬到大树上向远方看去。

    “那是杀人蜂,毒蜂,千万不能走出这片蘑菇区域,有两群毒蜂起了冲突!”有老探险队员声音都发颤了。

    王煊也爬上了大树,看到远方漫天都是黑影,像是乌云般,遮蔽了天空!

    两群毒蜂在冲撞,在厮杀,不断有尸体坠落。

    有的毒蜂距离这里不是很远,可以清晰的看到,确实有两米多长,要是被这种东西蜇一下,必死无疑!

    很快,他发现更远处的一座蜂巢,居然像是小山般,能有三百多米高,灰蒙蒙一片,让人毛骨悚然。

    那里绝对是禁地!

    “等它们血拼结束,我们再走,现在千万不要冒头。”

    毒蜂漫天飞舞,但没有接近毒蘑菇区,这片地方居然成为了避风港。

    直到太阳落山,他们也没能换个地方,只能在这里过夜。

    晚间吃过饭虎,熬到九点多钟,众人决定早睡。明天早起赶路,今天算是彻底耽搁了,几乎没能去探索。

    “王煊,你来这边。”赵清菡喊他。

    王煊走了过去,打开自己的睡袋,距离赵清菡两米远,准备入睡。

    一些人露出异色,早先就觉得王煊是关系户,现在似乎坐实了。

    连宗师杨霖以及郑睿等人,都在另一块区域呢,赵清菡让她的同学临近,明显是在照顾,怕他出什么意外。

    王煊能说什么,总不能告诉众人,谁挨着他谁最安全吧?

    但他心中对赵清菡还是很感谢的,什么都没有说,老同学这确实是在照顾他这个“关系户”呢。

    深夜,王煊一阵心悸,霍的惊醒了,他看到远处黑影像是一闪而没。

    片刻后,有人起夜,很快就惊叫了起来,声音都在打颤:“我身边的人呢,怎么都不见了?!”

    夜深人静,这样一喊,所有人都被惊醒了,全都一阵发毛。

    “我这边少了五人!”有人嘴唇都在打颤。

    “我这里少了四人!”

    ……

    不同方位都有人在恐惧,报出消失的人数。

    大半夜,居然足足少了三十七人,谁都没有能够提前发现,那些人是怎么消失的?

    深更半夜,这实在有些惊悚,所有人都头皮发麻,再也睡不着了。

    赵清菡都从睡袋中起身,很是不安。

    王煊坐在近前,道:“不要害怕,没事儿!”

    一号继续免费不是因为什么限免,是我自己要求再免一天的,月初为新书求月票啦!

    看到盟主还有各位书友这么给力,我压力山大,明天一早爬起来就写稿子,多写,存点,二号凌晨上架爆发。

    感谢黄金盟:script!

    感谢白银盟:叁生缘纵猎者、河蟹几条腿、夜伴花火!

    感谢盟主:会说话的肘子、叁生缘猫猫、改个名字好难、书友20180116012218225、叁生缘打神石、拜仁miasanmia、哦豁Ovo、书友20210226141306528、深空彼岸吧吧务组、嘉然小姐、九州辰迷。

    这里有些书友都盟好多次了,感谢,有些是现实认识的朋友,谢谢大家这样大力支持!

    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