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二十九章?月夜人面现
    深夜从沉眠中醒来,发现自己身边的同伴不见了,无影无踪,这对众人来说简直像是噩梦般。

    整整三十七人!

    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刚才没有丝毫动静。

    所有人都冒冷汗了,漆黑的森林中伸手不见五指,这片地带没有声音,异常的安静,只有他们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如擂鼓。

    “守夜的……三人也不见了。”有人打颤说道。

    人们听到了彼此渐粗重的呼吸声,心中惊悸,看向黑暗深处,那里是不是正有一双恶毒的眼睛在注视着他们?

    有些新人在轻颤,从椎椎骨向上冒寒气,头皮如同过电似的,这比一个人深更半夜看恐怖片惊悚多了。

    事实上,这是真实的血腥电影,正在黑暗中上演。

    人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在接近,是否还要从他们这里带走一些人。

    这里是不是故土,是未知星系的一颗陌生星球,甚至也可能是在平行宇宙中,这是一个可怕的新世界。

    密地,至今都没有被了解。

    “啊呜……”

    哭声突兀的响起,在这原本死一般的寂静中,凄厉的声音划破黑暗,让一群人身体发麻,谁在哭?

    所有人都倒退,身边根本没有人出声,是在那未知的漆黑森林中。

    “附近有什么东西?”一位女性新手带着哭腔,她后悔了,为什么要来密地,她的身体都在哆嗦。

    “呜……”

    不远处,有真实的凄凉哭声,但与普通人的哭声有些区别,不是那么正常,更冷冽与阴柔一些。

    “不要自己吓自己,那是啼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一位老手开口,来过密地三次了,关键时刻他的经验比初来的宗师都管用,最起码经他提醒后,许多人略微安心。

    不然的话,刚失踪那么多人,附近又有哭泣声,实在让人恐惧,一些新手在慌乱中容易接连犯错。

    但老手没有说,啼鸟出现,附近必然出现大量的鲜血,深深刺激到了它们,这是在徘徊呢,想要接近血源。

    而刚才失踪那么多人,老手可以想象,究竟有什么样的事正在上演,那些人多半十分凄惨。

    现在已是后半夜,众人早已失去睡意,在这样陌生而可怕的森林中,人们都在紧张地防备着。

    终于,黑暗渐渐散开,东边泛起鱼肚白。

    一些新人长出一口气,这个黑夜有部分人心态差点崩掉,这才来到密地,一下子就减员三分之一!

    随着天亮,人们心中的紧张与恐惧感散去不少。

    “在附近探查一下。”赵清菡说道,想看一看昨夜是否留下什么线索,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在作祟,让人不安。

    新术宗师杨霖动了,他这样的高手到现在还没有发挥出震慑力,现在他也想弄清楚到底有什么古怪。

    王煊提着长刀,也向林地外走去。

    “王煊!”赵清菡看了他一眼,才一夜而已就出事了,人是她带来的,她不希望同学出现意外。

    附近,一些人眼神异样。

    “我精神感知敏锐,去看一看。”王煊确实想查一下,昨晚那东西掳走人竟悄无声息,让他的脸色都略微凝重。

    清晨,朝霞透过雾气洒落进森林中,但却很难驱散开人们心中的阴霾。

    王煊与新术宗师杨霖一起在两里地外看到了一具又一具血淋淋的白骨架,全都挂在大树上。

    当人们闻讯赶来,见到这一幕后,个别新手感觉小腿肚子都在发抖,持刀的手都在轻颤。

    那些白骨架上带着一些残碎的肉质,骨头上也有大面积的血丝,像是秋千般挂在树梢上,随风晃动。

    有些人的眼球还在,临死前,似乎有无尽的惊恐。这实在太凄惨了,让所有人在害怕的同时,又生出无边的怒意,恨不得立刻手刃凶手。

    可是到现在,人们都不知道是什么凶物在作祟。

    赵清菡、郑睿、吴茵、周云、钟晴等人皱眉,出师不利,第一夜就已如此!

    “这些人身上有毒素。”一位女探险者用特殊的试剂盒检验,发现那些白骨架残留的血肉中有镇静剂的成分。

    旁边有人恨声道:“这是等他们昏厥过去后拖走的,我说昨晚怎么睡的那么沉,我们多少也中了一些毒素。”

    几位来过密地数次的老手,聚在一起研究了半天,但最后也不知道夜间袭杀他们的是什么东西,以前没遇到过这种事。

    钟晴建议道:“我们赶紧离开这片林地吧,估计那种凶物的巢穴就在附近,这里不安全。”

    这个地方让人有心理阴影,无论如何,众人都不愿意再呆下去了。

    一大清早,他们继续上路。

    王煊越发觉得,这个新世界适合旧术的人栖居,他的身体活性在进一步变强。在这里呆上一年半载,即便不服食奇物,他自然而然就会成为大宗师!

    不得不说,密地的景色很美,林地中,山峰间,有色彩斑斓的光带缭绕。

    各种特殊的能量物质飘动着,如雾如烟,被阳光照射,非常瑰丽。

    ……

    午后,他们来到一条大河前,原本要想办法渡过去,这时发现异常。

    对岸的坡地上像是覆盖着晚霞,通红一片,仔细看竟是一群血蚁,个头都有鸡蛋那么大,堆在一起前行,让有密集型恐惧症的人非常不适。

    “情况不对,血蚁在大规模迁徙,前方可能有什么异常状况发生,我们最好缓一缓。”一位老手强烈建议。

    众人确实觉得不对劲儿,这次刚来密地而已,就遇到各种异常,毒蜂血拼、血蚁迁徙、莫名怪物夜袭。

    他们沿河而行,傍晚前找了一处适合休整的地方。

    这是一片茂密的紫色森林,树木从叶子到树干都呈紫色,并有某种很特殊的气味儿。

    它结的果实能有拳头那么大,紫的发黑,看起来很好的吃样子。稍微剥开一点薄皮,顿时有汁水流淌,但并不芬芳与香甜,而是有种刺鼻的怪味儿,让人受不了。

    一个老手高声道:“各位,今夜不管你们是否喜爱这种味道,都要涂抹到身上,不仅你们讨厌,各种凶禽猛兽也都厌恶,会远远躲避这种气味儿。”

    它确实难闻,不仅有刺鼻子的怪味儿,王煊觉得还略带一点臭味儿,但他还是忍着不适,涂抹在身上。

    他发现吴茵跟上刑场似的,咬牙在那里涂抹。女性都差不多,钟晴被她弟弟用那种汁液淋了一头后,直接痛揍钟诚。

    赵女神虽然行事果断,但也是强忍着恶心的感觉在涂抹,最终还戴上了防毒面具。

    众人纷纷效仿,本来今夜就要戴上,因为不知道昨夜那种怪物是否还会出现。

    “清菡,这边。”郑睿低语,他身边竟有两个基因超体达到宗师层次,他让赵清菡与新术领域的宗师杨霖晚间在他们这块区域休息。

    赵清菡又一次让王煊跟着她,怕他出意外。

    郑睿有些不满,他对赵清菡有好感,但是觉得没义务这么照顾王煊。

    赵清菡平静地开口:“别人都是为了天价酬金自愿来的,只有我这位同学是被我邀请来的,我要确保将他平安带回去。”

    “行吧!”郑睿瞥了一眼王煊,总觉得这是个拖累。

    王煊懒得理他,临着赵清菡,躺下就睡。

    深夜,他再次睁开眼睛,这次精神领域扩张,全力以赴的寻觅,终于感应到了,异常竟来自天空。

    那是一群人?空中一百多米处有一群黑影,居然是人面生物,獠牙突出,眼神森冷,非常狰狞!

    人面、兽身、肉翼,那种东西长相很凶,冷幽幽地望着下方,然后无声无息地接近。

    最后这些生物挂在树梢上,向下喷吐绿雾,毫无疑问是某种可致人昏迷的毒素。

    王煊弹出一粒又一粒小石子,落在一些人的脸上,提前预警。

    事实上,很多人这晚都没敢睡,怕那种食人的凶物再现。

    一群人又是惊惧,又是愤怒,凶物居然一路跟了下来,这是将他们当成了稀有的美味儿?连刺鼻的果浆都没让它们退去。

    终于,众人都看清这种生物。

    它的面孔六分像人,嘴里獠牙突出,眼睛凹陷,生有蝠翼,猫科动物的身体,满身黑毛,可以很好的融入夜色中,爪子非常锋锐。

    “杀!”

    当这群凶物无声地落下,想要将一些人拖走时,众人全都暴起挥动长刀。

    噗噗噗!

    血光溅起,有凶物中刀,当场就坠落下来。

    既然它们选择放毒与夜袭,实力肯定不足以碾压众人。现在看清是什么后,人们恐惧之心减少,又不是真正的妖魔,有什么好害怕的?复仇之火暴烈涌动!

    王煊接连挥刀,连着劈掉四头怪物。

    “有宗师级的怪物!”有人惊叫,然后他就被撕碎了。

    共有两个首领,像是一公一母,相当的凶残,这次暴露行踪后,它们选择直接凌厉下手。

    “围猎他们!”赵清菡喝道,让新术领域的宗师杨霖去帮忙,那边已经有宗师级的超体与它们交手。

    三支队伍中数位强者冲了过去,想猎杀两头怪物。

    王煊暴起发难,不断挥刀,附近的地上都是血,足有十几只怪物被斩落下来。

    周围没有人注意他,自顾不暇,都在挥刀向天,激烈对抗。

    那两个首领冲起,躲开围猎,一眼看到王煊这边成了绞肉场,其中一只瞬间就俯冲了过来。

    结果它险些中刀,刹那避开,而后竟向着赵清菡那里冲去,伴着惊呼声,赵清菡被抓了起来。

    显然,她身上穿着顶级防护服,里面更有内甲等,不然一下就会被抓穿身体。

    旁边的郑睿脸色发白,面对一个宗师级怪物,他想要去营救,但却克服不了心中的恐惧,最后他快速倒退。

    怪物没能在第一时间致赵清菡于死地,它挥动宽大的肉翼,像是恶魔般向着月空而去。

    那头凶戾的怪物腾空,震碎了阻挡他的一些大树枝杈,冲过了树冠。

    夜月下,赵清菡发丝飘舞,莹白的面孔失去血色,很无助,一双美目向下看去,张了张嘴,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并未喊叫,只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

    她被掳走了,最后那一望让所有人都心颤,她有种凄然的美。

    郑睿不敢看她,低下了头。

    其他人也都攥紧合金刀,有种无力感。

    呼!

    突然,一道身影冲起,王煊刚才没有任何犹豫,一直在尝试接近。他敏捷地冲上一株大树的顶部,现在凌空一跃,抓住了赵清菡的脚踝!

    地面上,许多人惊呼出声,没有想到最后关头,竟有人这么大胆。

    众人认出是他,全都露出惊容,不再认为他是无能的关系户,关键时刻敢舍身去营救,不管结果如何,这种人都非常值得结交。

    郑睿面色发白,有内疚,更有心痛,他知道赵清菡活不了,在密地中被怪物抓走的人从来就没有生还者。

    那只怪物速度快的吓人,冲上高空,在夜月下,宛若盖世妖魔般,相当的可怕,掳走两人后,极速远去。

    我已经攒了一些稿子了,接着去写,今晚十二点过后上架,给大家都爆发出来。请把保底月票投给深空彼岸吧。

    感谢白银盟:东哥书迷遮天!

    感谢盟主:花都市、仙御情商、生死皆虚妄,看不穿、□嗯;吥撒謊、心愿之花未调、半邊陽光、可乐也还行!

    谢谢大家的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