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
    夜空下,风声呼呼,怪物极速飞行。

    不算肉翼,它的身体也有三米多长,强健有力,身上带着一股血腥的气味儿,昨夜不知道吃了多少人。

    王煊确定,这头怪物的力量层次很强,一般的宗师都对付不了它。

    他原本想直接扯断赵清菡的防护服与内甲,一同坠落向地面,没有想到这头怪物升空这么快。

    他现在不敢了,怕两人一起摔死。

    怪物鼓荡着肉翼,破开山林上空的迷雾,冲向未知的区域中。

    赵清菡脸色苍白,早先有些凄然,但看到王煊最后关头竟不计后果这么纵身一跃,脸色变得柔和,很感激。

    不久前,最后的时刻,她都绝望了,感觉被整个世界遗弃了。连她请的新术领域的宗师都在退后,无人敢追上前来,她只能闭上嘴,什么都不说了。

    因为她知道,宗师都不敢解救她,那其他人就更没有力量了。

    连平日隐约间追求她的郑睿都在躲避。而从她家里跟来的旧术领域的准宗师,都止住了脚步,让她只能叹息。

    她没有想到,在最后那段时间都没有看到的王煊,居然突兀出现,凌空一跃,抓住了她的脚踝。

    那一刻,她险些落泪,感觉重新融入了这个世界中。

    王煊抛掉合金刀,抱着赵清菡的双腿,几下就沿着她柔软身躯跃了上去,直接抓住怪物的一条后腿。

    赵清菡脸色发白,看着大地越来越远,山川变小,她轻语道:“你不该追上来,你也会没命的。”

    风很大,将她的话语吹散,她不得不大声的喊出来。

    “不要害怕,没事儿!”王煊说道,他很想给这个怪物来一下,让它慢慢坠落到大地上去。

    但他又怕掌握不好火候,导致一兽两人全都摔成肉酱。

    “你赶紧抱住我。不然,万一这怪物松开爪子,你会坠落下高空!”王煊喊道。

    赵清菡照做,张开双臂,迅速抱紧了他。

    时间不长,怪物果然松开爪子,解放出来后,它想抓死那个狗皮膏药似的黏上来的男子。

    王煊抽出短剑,对着它探过来的大爪子就来了一下。

    怪物的大爪子寒光闪闪,非常的锋利,但是在短剑面前根本不够看,直接就被削断了,这让它受惊不轻,身体一颤。

    王煊没客气,给怪物的后腿来了一下,在那里放血,但不敢扎要害,怕它直接力竭。

    “它这是要飞到哪里去?”赵清菡抱着王煊,声音有些发颤,在这样的夜空,俯瞰着大地,着实有些恐高,一个弄不好就是粉身碎骨。

    “估计是去它的巢穴,不要担心,就当在密地夜月旅行了。”王煊一手抓紧怪物的腿,另一手持短剑,研究怎么下手。

    “锵锵锵!”

    他很快就将怪物两条后腿上的锋利爪子削断了,等于替它剪了指甲,避免它时不时地挣动伤人。

    可惜,怪物的前爪离的有点远,他够不到,主要也是怕跃过去时,不小心想赵清菡甩落出去。

    “吼……”

    怪物发出沉闷的低吼,这是它第一次发出声音,双目森冷,戾气滔天,莫名被人免费“修理”了脚指甲,它愤怒无比。

    “喊什么,被王教祖亲自修脚,你能吹嘘一辈子!”王煊又在它腿上扎了一剑,进行教育,让那里鲜血流淌。

    “不过,你也没机会吹嘘一辈子,今晚就我剁了你!”王煊研究,怎么给它放血,让它渐渐虚弱,好主动落到地上去。

    不过这头怪物很刚烈,被短剑刺痛后剧烈挣扎起来,有两次更是在高空中翻身,想将两人甩出去。

    王煊不敢过分逼迫了,只能静等它自己落地。

    同时,他提醒赵清菡一定要抱紧,如果没力气了,要提前告诉他。

    赵清菡点头,道:“我怎么也算是一个小高手,短时间内不会力竭。”

    这是她从未有过的体验,居然和王煊一起“乘坐”在怪物身上,横渡充斥着迷雾的长空。

    赵清菡被分散注意力,不再那么紧张,皱着眉头问道:“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硬?”

    王煊有些无言,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胡思乱想什么,我是那样的人吗?”

    赵清菡的感动与感激,此时不得不暂时消退,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你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她提高声音,仰头看向他,在夜月下露出一张莹白动人的美丽面孔,不过却渐渐浮现出一缕红晕,发丝随风扬起。

    “钢板,防身用的!”王煊恍然,立刻答道。

    赵清菡抱着他的腰,轻轻敲了两下,衣服里果然是钢板,发出金属颤音,足有两三寸厚。

    王煊不仅穿着防护服,还夹了钢板,在密地中值得谨慎!

    月夜下,怪物抓着他们横渡长空,惊退很多夜鸟。

    王煊开口道:“这怪物明显比它的同类厉害十倍不止,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肯定吃了什么奇物。说不定它的巢穴附近有超凡药草。”

    赵清菡露出忧色,这头凶物实力强横,达到了宗师层次,真要落地后,说不定会立刻将他们撕裂。

    她有些怀疑,怪物这是在带着他们去喂食幼兽。

    “如果这头凶兽降落,我们分散逃,这次你不要管我,能活一个是一个,不要再想着回头救我!”

    赵清菡轻叹一声,虽然王煊表现的很厉害,勇气十足,但是真要面对宗师级怪物,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主要是,她不清楚旧术领域有内景、天药这样的秘路,所以无法正确判断出王煊的实力。

    王煊道:“我手中的短剑出自名家之手,锋锐无比,临落地前,我会对它的要害下手,有机会搏杀出一条生路,我们死不了。”

    赵清菡确实早已就注意到他手中的短剑,感觉奇异,现在又看了两眼,实在忍不住了,道:“我看它的样式,怎么有点像鱼肠古剑?”

    王煊淡定回应,道:“旧土一位大师仿造的,肯定比真正的鱼肠剑锋锐很多倍,毕竟这是特殊的合金材质,不是青铜。”

    远处传来兽吼声,另外一头宗师级怪物追了下来,马上就要到眼前了。

    一公一母,两头凶兽将汇合。

    王煊叹道:“今夜注定要有一战啊,夜月游览密地,以凶兽的血点缀,也算是血色浪漫了。”

    他估摸着,自己宗师级实力不得不要暴露了。

    求订阅,求保底月票支持下,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