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三十九章?拯救
    两位月光菩萨,在黑夜中像是两颗流星划过森林,撞击向同一个地点,他们要绝杀这个年轻人。

    他们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二十出头的人可以力敌两位大宗师!

    王煊没有大意,全身绷紧,体表浮现淡淡的金光,他将金身术提升到极限,要掂量下所谓的大宗师到底多强。

    在他的手中,那柄长刀光芒璀璨,在轻微的颤动,快承受不住他所催动的秘力了。

    王煊觉得,这柄合金刀用不了一两次就得炸开,哧的一声,他挥动了出去,劈向一位大宗师,刀光仿佛与天上的星月勾连在一起!

    吼!

    那位月光菩萨吼声如雷,震的许多人踉跄倒退,面色发白,气血翻腾,几乎仰天栽倒在地上。

    他挥动拳印,居然一拳将合金长刀打崩了,碎裂的刀片四处飞溅,顿时让一些人惨叫,鲜血淋淋。

    另外一位大宗师也到了,凌空一脚,带着绚烂的白光,踢向王煊的后心,凌厉而狠辣。

    然而,他没有等到王煊的应变,而是另外一位强者发难了。马大宗师屁股对着他,尥蹶子,双蹄同时踢来。

    咚的一声,最终他与马大宗师对轰在一起。然后,他就面部抽搐,倒飞出去,脚沾地时有点跛。

    他的脚骨倒是没有被踢碎,但是,脚掌实在太疼了。

    马大宗师的蹄子能踢碎合金刀,能踏穿钢板,自然厉害的离谱。

    这位月光菩萨发现,白马驹盯上他了,蹄子在地上刨坑,只要他敢动,它就准备给他来上几蹄子。

    另一边,王煊丢下刀柄,赤手空拳迎了上去,举拳就轰!

    砰的一声,原地像是响起炸雷声,两人拳印碰撞,周围的草木与岩石都被一股秘力掀飞出去,飞沙走石,景象骇人。

    王煊虽然还只是宗师,但是,足以力敌月光菩萨,让这位大宗师感觉难以置信,他的手的淌血,被震裂了。

    鲜血滴滴答答,从他的手指缝间淌落。

    不远处,秦家那个中年男子露出惊容,然后快速吩咐人,包围场中的年轻人,准备围杀。

    突然,从月光菩萨的嘴里喷吐出一片刺目的白光。步入大宗师层次后,会有些接近超凡的特质体现,他能动用一些近乎神通的手段了。

    王煊侧身避开,那片白光齐刷刷将前方一排古树全部斩断,相当的惊人。

    大树倒下,声势浩大,将其他老树都砸的枝杈折断,乱叶纷飞。

    王煊冷漠地看着他,掂量出月光菩萨什么成色了,他的确可以力敌,但是他没有必要与之耗下去。

    两人再次交手!

    对方可以动用特殊手段,张嘴喷吐出剑气般的光芒,这是王煊唯一需要小心的地方。

    无声无息,王煊额头浮现光雾,这是他圆满级的精神领域,向着月光菩萨直接冲击了过去。

    当初,在新月时,他就研究过怎么对付这种基因超体。

    这种超体的肉身晋升到了大宗师领域,但是精神却明显不足,这是他们的脆弱之处。

    如果遇上其他大宗师也就罢了,一旦遭遇老陈、王煊这样的人,月光菩萨的短板与不足将会彻底暴露。

    “啊……”

    月光菩萨惨叫,手捂头颅,他感觉天灵盖像是被掀开了,脑浆都要迸溅了出来,痛不欲生。

    最为关键的是,他的精神意识模糊了。

    王煊凌空一跃,就要一脚踏穿他,但最后关头他改变手法了。落下来时,他以手掌按在对方的头颅上,让头骨直接凹陷下去了,眼看是活不成了。

    哪怕是秦家养在这里的一群亡命之徒,彻底失去规则约束,现在也都寒毛倒竖,全被镇住了。

    那可是一位大宗师,就这样被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直接按死了?

    这个场面,对他们来说无比的惊悚!

    旁边,正在与马大宗师对峙的月光菩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同伴居然这么快就被人打杀。

    刷!

    他化成一道白光,转身就逃。

    他不觉得丢人,遇上这种怪物谁也扛不住,上来就按死大宗师,谁不害怕?

    一时的血气之勇,冲上去拼命,那不是勇猛,而是愚蠢,所以他连秦家那位中年人都不理,直接跑了。

    王煊已发誓,要杀光这群没有人性的刽子手,自然不会放走一个人,即便是大宗师也逃不了。

    他追了过去,精神领域爆发,像是瀑布倾泻,照亮黑暗的山林。

    这位月光菩萨终于明白同伴经历了什么,他也承受不住,脆弱的精神意识被冲溃,不由自主的凄厉惨叫。

    同时,他的身体失去平衡,踉跄着,险些跌倒在地上。

    王煊追上了上去,一巴掌拍落,将这个人脑袋按的凹陷下去,并没入胸腔中一部分,不可能再活了。

    他控制力道,不想真个拍碎对方的头颅,弄的满手脑浆。

    “马大宗师,那边的七个归你,这边的十四个由我负责追杀,千万不要放走一个!”王煊寒声道,他示意小马驹去追杀。

    今天大开杀戒了,他不可能放走一个人,真有漏网之鱼的话,报告给秦家,他就只能躲在密地了,再也回不去新星。

    至于秦家那位中年人,早被王煊第一时间冲过去,踏断了双腿,要留活口问话。

    在追赶中,王煊从地上捡起一把刀,起初是为了斩首,连着追上七八人,全都将他们劈杀了。

    随后,他将刀捏断成一块又一块,投掷出去,将其余的人射穿。

    只能说他的速度太快了,这些人最远的跑出去一百多米,最近的才刚迈出去几步,就被斩首。

    不然的话,真让他们分散逃进森林中,王煊也很难都一一找出来。

    马大宗师真的通灵了,在王煊以精神领域共振并同它说话时,它居然明白了大部分意思。

    七个人被它踏穿身体,第八个人被王煊救了下来。

    除了秦家的中年人,也就活下这样一个凶徒。

    王煊分开审问两人。

    秦家的这个中年男子早先时阴沉冷酷,结果亲眼目睹王煊连着击毙两位月光菩萨,斩首一群高手后,他直接哆嗦了,吓到面无血色,问什么说什么。

    秦家在这边确实有个据点,并且存在很多年了。

    在这里有一群高手,都是历次探险留下来的精英,全养在这个据点里,这些人不允许回新星。

    “眼神闪烁,还有什么瞒着我?”王煊盯着他,动用精神领域,让他差点直接崩溃,瞬间全说了。

    这个据点也是个实验室!

    早年的月光菩萨除却基因编辑,并解析古代真正菩萨的血肉加以利用外,后期都是以超物质滋养身体,逐步培养起来的。

    超物质,是新术领域的人在神秘之地发现的,也被称作上帝因子,被各大科研所青睐。

    但来到密地后,上帝因子**物质侵蚀!

    这几年,他们一直在密地中培养以X物质为本源的新型月光菩萨,觉得这可能才是正途。

    不仅如此,连更高层次的烈阳菩萨也在密地中进行。

    “其实,这边的实验室没什么精密仪器,运来就会被各种神秘能量侵蚀坏掉,这个据点主要是为那些实验体提供天然存在的X物质。”

    王煊听到这里后,想直接杀过去,灭了那个据点。

    但很快,他得知一则重要的消息。

    秦家的那位所谓发疯的老头子没杀进密地深处,躲在据点中。并且,他带来的一群高手也都蛰伏在那里。

    王煊听到后,眼神冷幽幽,这老阴货居然躲在大后方!

    一群年轻人跟在后面,指望一群老头子开道,想捡便宜,结果被现实教育的血淋淋。

    “吴茵、郑睿、钟晴那些人呢,被你们抓到据点去了,还是真的都杀了?”王煊逼问。

    “被我们驱赶进前方的大裂谷中。”秦家的中年男子说道。

    秦家这些人确实狠辣,不将人命当一回事儿,一旦确信能灭口,不会有漏网之鱼,那么他们就什么都敢干。

    最近他们观测到,有受伤的超凡生物从密地深处逃出来,进入这片大峡谷深处。

    在这里落脚时,神秘超凡生物与栖居在这里的一条快长出独角的古蛇发生激战,持续了大半日,后来就没有动静了。

    如果那两头超凡生物同归于尽,再好不过。

    秦家人在觊觎超凡生物的尸体!

    但他们不敢进去探查,所以不久前将幸存的那批探险队员故意逼进大峡谷中。

    “你还真够歹毒的!”王煊一巴掌下去,将他的肩头给拍断了。

    别看眼前这个中年人现在打哆嗦,在他得势时,相当的毒辣,各种损招都是他出的。

    早先,没有撕破脸皮时,他伪善,骗一群年轻人,说是合作去采摘黑金枣。

    结果他让人暗中将螳螂幼兽的血洒在吴茵、钟晴带着的部分探险队员的身上,引得螳螂兽追杀。

    后来撕破脸皮后,他又将幸存者赶进大峡谷去探路。

    “在路上,我遇到一个秦家的年轻人带着一位月光菩萨,那个秦家年轻人说他哥在附近,我怎么没看到?”

    “就是我。”中年人苦涩。

    “那就没有漏网之鱼了。”王煊一巴掌将他拍死了。

    另外一名凶徒的口供与秦家中年男子的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原本想生擒活捉吴茵与钟晴,结果她们自己先主动逃进大裂谷了。

    然后,这群凶徒顺势将其他人也都赶进去了。

    王煊也送他上路,一个活口没留。

    他并没有处理这些尸体,到了深夜后,各种怪物与野兽都会闻着血腥味过来,什么都剩不下。

    事实上,现在就有些猛兽露出踪迹了,绿油油的目光盯着这边。

    峡谷大地裂蔓延出去足有数十里,相当的幽深,这片地带是唯一的出口区域。

    如果峡谷有超凡生物发出的动静,相距这么远,在这里有足够的安全时间撤离。

    王煊叹息,他决定向大裂谷外围找找看,太深入的话,他也不敢进去。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与超凡生物间的巨大差距,真敢试试去叫板,绝对就逝世。

    “我只敢向里走一段路,不是我不尽心,实在是我有心无力。”他估摸着,超凡生物的一个扑杀,他就得惨死。

    他走过石林,路过湖泊,而后发现前方有大面积的沼泽地。

    到了这里后,马大宗师有些不安了,鼻子中不断喷吐出白光。

    前行十几里后,王煊真的发现了活着的探险队员,躲在沼泽地的泥坑里,只露出一张泥脸在呼吸。

    如果不是王煊精神领域惊人,在夜色中还真会忽略过去。

    “出来吧,秦家那些人都走了。”王煊开口。

    “你……”郑睿险些吓的叫出来,再看到是王煊后,他更是差点吃一嘴泥,无比震惊。

    他可是亲眼看到王煊去救赵清菡,被怪物掳走了,现在居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难道他也死了,在阴间相遇?

    “赶紧出来,万一秦家的人去而复返,就逃不走了!”王煊催促。

    “我出不去,再不来人的话,我过会就要彻底沉下去憋死了。”郑睿努力扬起头说道。

    王煊找来树杈,递给他,将他拽了出来,他满身是泥,实在是够狼狈的。

    不远处,新术领域的宗师杨霖也被发现了,同样躲在泥水中。

    王煊沿着这片沼泽地走下去,一连发现六个泥人。

    第七个人居然钟晴,她非常狼狈,所谓秀发已经变成泥发,脖子以下都在泥水中,再过段时间头都要沉下去了。

    在她身边有几条水蛇游来游去,她天生怕蛇虫,吓得脸色苍白,嘴唇都在哆嗦。

    王煊用树枝去拉她,很艰难才成功,因为这姑娘哆嗦着,都没力气了,拉上来后手臂与腿都是软的。

    王煊嫌弃她一身泥水,像个泥猴子似的,不想背着她,直接扔在了马大宗师的背上。

    结果马大宗师直接尥蹶子,将趴在它背上的钟晴给甩飞出去,再次啪嗒一声掉进泥水中。

    小钟差点被摔哭,她长这么还是第一次被人嫌弃,这也就罢了,连马都嫌弃她吗?

    王煊把她捞了出来,忍着淤泥的气味,捏住鼻子想背她,结果刚沾身,他也没忍住,将小钟给扔出去了。

    “你身上有什么东西?不仅硌人,还扎人!”王煊说道,他练成金身术了,自然伤不到,他只是装作受伤而已。

    平日伶牙俐齿的钟晴,现在羞愤的要死,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终于想起是什么状况了,默默转过身躯,从衣服里拆出带着尖刺的钢板,胸前与背后各拆出来一块。

    王煊无言,这姑娘太狠了,比他都过分!

    他也就塞几块厚实的钢板,小钟则是塞带刺的钢板!

    其他人见状,也都无语了。

    王煊琢磨,这可能与他有关,在旧土时,小钟挨过他一拳,当时差点吓晕过去。

    她这是充分开启自我保护机制了?

    这次,再将她放在马背上,马大宗师虽然还是嫌弃她,鼻子不断吐白光,但总算没再将她掀飞出去。

    接下来的气氛比较沉重,王煊从这块区域又找出几人,结果都是尸体,重伤死去了,没有了呼吸。

    “吴茵呢?”王煊问道。

    “她应该逃里面去了。”新术领域的宗师杨霖说道。

    前方这片地带已经不是沼泽地,而是各种地裂与坑洞区域,有很多的岩洞等。

    不久后,王煊从地裂中救出一人,是跟在吴茵身边的一个女探险队员,她脸色苍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吴茵呢?”王煊问她。

    这个女子哭出来了,道:“吴茵姐……被怪物吃了!”

    “你说什么?!”王煊盯着她。

    “不可能!”钟晴恢复一些精神后,听到这则消息也难以接受与相信。

    “她被一个散发着乌光的怪物抓着飞走了,当时半空中就洒落下很多血,我……一动不敢动。”女子哭泣。

    地面上确实有血,而在这个女探险队员的衣服上也有一些。

    “吴茵居然……”王煊叹气,一下子变得无比沉默。

    他在这块区域找了很久,一无所获。

    一行人都没有说话,今天死了太多的人,他们心情沉重。

    “吴姐,有没有留下什么话?”钟晴问道,她虽然与吴茵一直明争暗斗,但是,得知她大概死去了,她心中还是很难受。

    “我们两个分散躲在不同的地裂中。吴姐说,如果秦家的人发现了我们,她会先自杀。没有想到,她被怪物……”女探险队员说到这里又哽咽了。

    而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吴姐在她藏身的地裂中划刻过,应该写了类似遗言的东西。”

    王煊进入那个地裂,确实发现一些刻字,钟晴凑了过来,点头道:“是吴姐的字。”

    吴茵留下的这些话,有六句都与她的家人有关,她思念与想念他们,怕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最后一句,她写了又划掉了,但最后又重新补上了,只有简单的一句:“将我找到的那篇经文送给旧土的小王,王霄。”

    当看到这最后一句话,王煊的心像是被人用力抓了一把,最后提到了他,而她却彻底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