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尘埃
    吴茵的遗言中,最后一句话居然和他有关,要送一篇经文给他。

    这一刻,王煊无比的沉默,心中空空落落。

    他在旧土时化名王霄,是继老陈之后,旧术领域唯一的宗师,天赋极高。

    吴茵特意为他找了一篇经文,在预感自己可能会死去时,居然还提及这件事,让家人将经文送给他。

    “你们先出大峡谷,我再去找找看。”王煊与白马驹一起向前方走去。

    这次,他又足足深入二十几里,直到前方一片黑幽幽的深渊拦住去路。

    没有办法前进了,这是峡谷的最深处,云雾翻涌。

    而且,断崖上有各种惊人的战斗痕迹。

    地面上有残碎的银色鳞片,以及部分黑色的兽毛,大面积的血干涸了,但依旧散发着慑人的戾气。

    崖壁都坍塌了数百米,到处都是一两尺宽的黑色裂痕,密密麻麻,绝对发生过超凡之战!

    王煊轻语道:“吴茵……”

    她被怪物抓走,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可能活着?正常来看,必然已经死了。

    如果没有看到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还好,目睹了遗言,王煊心中发堵,在这里站了很久,注视着深渊久久未动。

    直到最后,他才缓缓转身离去。

    白马驹无声,对这里极为忌惮。

    “我还是太弱了。”夜色中,王煊低语。

    说到底还是实力的问题,他真的很想下深渊,哪怕只是带回吴茵的尸骨。

    可他现在却做不到,很不甘心。

    钟晴、郑睿、宗师杨霖等人都没有离开,还在原地等着。

    今天的经历,他们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身边熟悉的人被同类追杀,被砍掉头颅,一个一个地倒在血泊中,而他们自身也险死还生,如同在地狱中走了一遭。

    “清菡……还活着吗?”郑睿打破沉默。

    他亲眼目睹赵清菡被怪物抓向半空中,关键时刻,他退缩了,没敢冲过去,现在他情绪很低落。

    同时他也在思索,如果重新经历一遍,他敢冲上去吗?

    “活着。”王煊见其他人也望来,大致讲了一下可以说的经历。

    几人对王煊敢来找他们,都发自内心的感激。

    “谢谢小马哥吧。没有它的话,我不敢来。”王煊摇头,推拒了应得的功劳。

    一群人震惊了,这竟然是一匹大宗师级的马驹?所有人眼神都变了。

    王煊道:“它负伤倒在林中,清菡给它止血,处理了伤口。然后它就不走了,可能是为了报恩吧。”

    马大宗师鼻子中喷白光,扭头就看向王煊,那意思像是在说,我现在走行不行?!

    王煊没搭理??它。

    一行人走出大峡谷,来到秦家堵路的地方,血腥味刺鼻。

    那些尸首不见了,林中各处有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望来。

    显然,在那些地方,一场饕餮盛宴结束没多久,那些尸体都被猛兽叼走了。

    “有怪物过来了!”有人低呼。

    黑暗中,一头白毛的怪物逼来,猫科动物的面孔,猿类的强健身体,直立行走,嘴角还在淌血。

    它刚才吃过一些死人,还不满足,又想对活人下手了。

    “虎面猿,力大无穷,宗师层次的怪物。”探险队中幸存的一位老手惊呼,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然而,那怪物刚逼近,感应到马大宗师的异常后,扭头就跑。

    砰!

    不过,它还是挨了一蹄子,马大宗师脾气不太好,追过去,前蹄扬起,给了它一下。

    虎面猿惨叫,一条臂骨被踢断,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暗中其他绿油油的目光全都熄灭了,一刹那,各种奔跑声传来,随后整片森林都安静了。

    众人这才真正相信,小马哥的实力确实在大宗师层次!

    “你们几个伤号都上马。”王煊发现,有三人负伤了,行走不变,有些跟不上了。

    三人闻言都惊讶,而后露出无比感激之色。

    因为,无论是郑睿,还是稍微恢复力气的钟晴,两位财阀子弟都在走路,没机会骑坐大宗师级的白马。

    不久后,王煊发现钟晴有些掉队,他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情况,一步三摇,双腿怎么软绵绵的,也想和他们一起挤上马背吗?”

    钟晴其实没负伤,主要是被那些水蛇吓的,现在她还没有完全缓过来。

    听到这种话后,她直磨牙,这个王煊故意的吧,说的什么破话,太不中听了。

    王煊根本没有想那么多,说完就又出神了,今天对他来说,心绪起起伏伏。

    看到熟悉的探险队员被人追杀,被一个个的砍下头颅,他那时被激的怒血翻腾,竟一口气杀了二十多人。

    他仔细回思,如若重来一遍,他还是忍不住会出手。

    他同情弱小,心中有柔软之处。但看到有人不是因为仇恨,而丧尽天良的要残杀无辜的人,他的心又会非常冷硬,出手不留情。

    “咱们得加快速度了。”王煊开口,他怕走到深更半夜,也无法与赵清菡、周云等人汇合。

    然后,他就一把拎起小钟,将她放到马脖子的后方。

    钟晴差点惊叫出来,简直了,这个钢铁直男!

    她觉得,再怎么说,她也是很有名的美女。结果在沼泽地时,王煊先是无比嫌弃她,宁愿让马驮,都不背她,后来还将她甩在泥坑里,现在又随便拎起她向马脖子上扔。

    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毕竟,这个这个人救了她。

    午夜前,一行人有惊无险,终于赶了回来,与赵清菡、周云等人汇合。

    “姐,你怎么和和脏猴似的?”钟诚刚开口,就被他姐殴打了一顿。

    即便是深夜,这里也很热闹,劫后余生,他们倍感欣喜。

    也有人在哭泣,因为有关系很好的朋友死去。

    周云叹息,难得的很惆怅,吴家、周家关系不错,现在吴茵死去了,回去后都不好对吴家交代。

    他略带感伤,向王煊表达谢意,人虽然没有找回来,但是这样去救援,动辄就有生命危险。

    “王兄弟,这次的人情我记下了,回到新星有事儿尽管找我!”周云郑重地说道。

    钟诚被他姐殴打一顿后,也走来,很正式的感谢,叹道:“王家的人都不简单,回新星后,我送你一部绝传的真经,另外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和我说!”

    至于被救的人,在路上就已经对王煊一而再的感谢。

    当然,马大宗师更是被是被人当成保平安的神兽,深更半夜都有人为它割来几捆鲜嫩的青草。

    王煊低语,将秦家据点的事告诉了赵清菡。

    “回到新星后,估计几家会一起去秦家逼宫。”赵清菡说道,但是,她又蹙眉,不见得只有秦家有据点。

    细思的话,密地的局势很复杂,而这种事过去一定也发生过,但并没有在新星闹出大的风波。

    深夜,所有人都被惊醒,感觉泰山压顶般,头皮都要裂开了。

    天空中,大面积黑暗下来,满天星斗不见了,只有血月横空。

    而且,是两轮血月,挂在黑暗的低空中。

    呼!

    大风呼啸,乱叶飞舞,许多枝杈都被狂风吹断,寒意刺骨。

    那两轮血月在快速移动,而后远去,进入密地深处。

    很长时间,人们都没有说话,满身都是冷汗。

    “怎么会有两轮血月?!”有人颤声道。

    “那是一个恐怖的怪物,贴着低空飞了过去,遮蔽了星月。”王煊沉声道。

    他再次感觉到了自身的渺小,难怪老陈说,在古代,大宗师都不算真正的修行者,皆归为“业余”。

    这不是没有道理!

    不到超凡层次,就不算真正上路!

    刚才那是一头形体似熊的怪物,肋部有一对漆黑的羽翼,轻轻一扇动,地面便狂风大作,参天古树剧烈摇动,落叶漫天飞舞。

    它像是匆匆赶路,经过这里。

    不止是王煊,有半数人都大致看到轮廓,现在都生出阵阵无力感,那种怪物估计需要用战舰去打!

    不管怎样说,这头庞然大物路过后,整片山林都安静了,再无各种怪物凄厉的嚎叫,所有人平静下来后都睡了个好觉。

    一大清早,人们就听到雷鸣声,远处的山林在不断的炸开,竟有激烈的大战爆发。

    然后,声音消失了,两道身影突破音障,横空而渡,踩着古树,踏过树冠,像是两头大鸟在逃。

    在他们的身后,白雾翻腾,踩过的树木等全部加爆碎,当场炸开。

    有个生物追杀那两人,仔细看,竟是形似老鼠的怪物,不过要大的多。

    它的皮毛为纯黑色,身躯能有两米多长,鼠须颤动,两个金豆般的眼睛烁烁放光。

    它除了个头大外,其实和老鼠几乎一模一样。

    让人惊异的是,它只以后腿着地,直立奔跑,踩着树冠,追杀那两人。

    咚!

    那两人一鼠落在一座山头上,草木炸开,再次发生激战,崖壁都被打崩,断落下去大半,竟是……超凡之战!

    “老钟!”王煊低语,看向女赵清菡,真被她猜中了,钟庸没走,一直躲在密地!

    而且,看样子钟庸极其强大,续命后实力更厉害了,现在是超凡层次的人。

    最为让人吃惊的是,在他的身边,另外一个老头子也是超凡者,这就相当的恐怖了,居然还有个人和老钟一样,隐藏的这么深。

    “我去,老钟平时最怕死了,想不到这么厉害,敢和超凡怪物打!”周云震惊,而后发毛了,道:“我们快逃啊。”

    战场万一转移过来,他们都得死。

    事实上,一群人已经行动起来,发足狂奔,不想成为超凡战场中的炮灰,那只大老鼠凶、猛的一塌糊涂。

    “钟庸你坑我!”另外一个老头子怒吼。

    “小宋,你如果觉得我坑你,就不要追着我跑,咱们各自逃命。”钟庸说道。

    然后,他又跑了,结果九十多岁的“小宋”紧追着他一起跑,怕落单后被那只老鼠杀死。

    “这是宋家的老头子?不是说两年前就死了吗,坟头都有了,怎么在密地出现了,而且超凡了?!”周云咕哝。

    然后,他看向钟诚,道:“你们家老钟太坑了,这次都是他搅出来的风波。我算看出来了,他不吃到地仙草不罢休!”

    小钟和钟诚皱眉,没有理会他!

    “不过,老钟都超凡了,居然还被一只耗子追杀,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周云便逃便咋舌。

    此时,王煊感触加深,强烈的想变强,提升自己的实力。

    只有实力更强,他才能去那片大峡谷的深渊下,去找一找吴茵,如果不能去看最后一眼,他心中过意不去。

    他要成为超凡者!

    嗖嗖嗖!

    老钟迈着钟家普遍存在的大长腿,居然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跑来了!

    周云叫了起来,道:“我#,老钟这不仅是要熬死儿子,也要坑死玄孙子,把后代都弄死啊,他好千秋万代,永镇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