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四十三章?杀外星人
    早先猜测错误,这不是密地的原住民。

    他们竟然是外星人,来自未知的深空中!

    这群人对密地了解颇多,应该有非同一般的来头。

    早先,新星的探险者一直在谈密地深处的种族,因此陷入思维定式中。

    王煊虽然十分吃惊,但却也长出一口气。

    他的心情没那么沉重了,有种如释重负之感。

    如果迫不得已与原住民冲突,发生流血大战,即便他能赢的了一时,后面多半也要悲剧落幕。

    这是一颗超凡星球,若是密地深处有原住民,很难说清会有什么层次的强者。

    现在他放心了,感觉可以出击了!

    既然这十人想猎杀他们,那他没有什么好手软的,动用一切手段反杀与搏命就是了。

    “不会有无数原住民追杀,也不会有深不可测的门派围剿,一切都不过是外星人间的碰撞。”

    王煊自语,他现在也的确算是外星人。

    虽然心中不再沉重,但是他却没有任何放松,依旧无比郑重,严阵以待。

    这些人虽然年轻,但都是大宗师层次的高手,必然很难对付。

    无声无息,王煊在山林中穿行,他在寻觅。

    到现在为止,他只发现了三个人,而对方本应有十位高手才对,其他人没有来吗?

    他寻找了一番,没有其他发现。

    林地幽深,各种怪物都有。

    王煊潜行匿踪,跟着三人,寻找下手的机会!

    一名男子开口:“密地生存第一法则,人形生物见到即杀。不过,这些未开化的土人,似乎没什么威胁。”

    他在言语间,对新星的人相当的不尊重。

    三人中唯一的女子很谨慎,道:“那个精神力异常的人有些问题,虽然已经确定不是超凡者,但还是小心一点吧。”

    王煊不可能听得懂他们的语言,一切都是以精神领域捕捉到的大致思感。

    “卓扬不让我们妄动,让我等沿路观察他们留下的痕迹,确定这群人中是否真的没有其他高手了,估计也是怕那个精神力超常的人难对付。”

    三人在低语。

    那个名为卓扬的人,与其他几人发现了超凡药草,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能跟下来。

    “我觉得过于谨慎了,这群未开化的土人很弱,当时我们十人如果没有多想,一个冲锋就能迅速灭了他们。”

    “不急,人齐了再动手!”

    他们虽然在心态上自负,俯视新星的人,但在行动上却很谨慎。

    王煊更加严肃与认真了,敌人很强,竟还这么小心。

    这群人早先看到他释放精神领域时,便直接退走了。

    现在三大高手言语间让人很不舒服,但却没有擅自提前猎杀的意思。

    王煊悄无声息的在密林中跟着,暗中观察,发现了他们的规律。

    三人一会儿分散去寻觅,一会儿又聚在一起,时间间隔极为短暂,十分谨慎。

    王煊决定动手了,怕另外七人也跟上来,那他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前方一头三米多高的银毛怪物被他们惊的逃掉,三人再次分散开。

    这时,王煊接近了!

    他全力爆发,快如闪电冲了过去,右手短剑冷冽无比,无声无息地挥落,准备对落单的男子枭首。

    同时,为避免意外,他的左手如刀,也时刻准备劈落下去。

    这个男子极其敏锐,远不是月光菩萨所能比拟的,在这种关头生出警兆,快速躲避。

    他极速侧移,并向前扑去,避开致命的一剑,未被枭首。

    但他的后脖颈被短剑划出一道可怕的血口子,鲜血当时就迸溅了出来,几乎伤到他的颈骨。

    王煊向前扑杀,想要补剑,并且左手掌刀也劈了出去。

    这名外星人,是一位真正的大宗师,他经过系统的修行与训练,身手高的离谱,应变神速。

    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又避开刺向后心的剑,向左侧横移躯体。

    不过,他很难避开王煊的左手了。

    王煊的掌刀重重地劈在他头颅上,发出一道闷雷般的声响,且有光芒迅速绽放。

    这个人头上带着的镂空护具,居然在关键时刻流动蒙蒙光辉,硬挡住了王煊的左手。

    什么状况?

    王煊心惊,他很清楚自己一掌的力量,就是一块坚铁都能拍碎掉。

    他全力爆发后,通体都带着淡淡的金光,左手震动不止,这是金身术叠加的掌刀,攻击力极其恐怖。

    砰的一声,终于还是有效果,那个男子头上的护具被劈的瘪了下去,他头部中掌。

    所有这些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男子的身子飞了出去,有王煊这一掌的原因,也与他自身主动前冲有关。

    可以看到,他的后脑被重创了,凹陷下去一块,相当的吓人。

    然而,他这种真正的大宗师生命力极为顽强,并没有死去,而且速跃了起来。

    对于常人来说,这就是怪物,哪有脑袋凹陷下去不死,还能继续战斗的人。

    不过,他的身体终究是有些踉跄。

    王煊不得不叹,同这个人比起来,月光菩萨就是水货,眼前这个男子确实厉害的惊人。

    王煊全身都在发出淡淡的金光,全力以赴,居然没有能将此人彻底干掉。

    当然,这也与对方头上戴着的护具有关,看着精致,像是装饰品,关键时刻它能发光,花纹与飞鸟都有秘力流淌。

    王煊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

    他没有任何停顿,像是一道淡淡的金光般冲了过去,要继续格杀此人。

    远处,那名外星女子出现了,轻叱着,像是一道流光般极速杀了过来,想要救援。

    王煊一再失手,不想再出纰漏,绝不能等到另外两人都返回来,不然的话可能会有更多意外。

    他向前冲的过程中,动用精神领域,额头前光雾流转,猛烈的冲击对方的精神意识。

    意外再次发生,对方头上的护具,那只飞鸟像是复活了,发出朦胧的光辉,居然在阻挡精神冲击。

    王煊相当的震惊,镂空而精美的护具还能有这种效果?

    在他看来,绝对算是宝物了,可对方却人人都戴着,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难怪对方得悉他精神力超常,但确定他不是超凡者后就不在意了,因为有奇物护体,可以保护精神意识。

    哧!

    不过,最后时刻飞鸟身上的朦胧光辉又熄灭了。

    因为,之前王煊的左手掌刀劈落后,艰难的地将那件护具砸瘪了一部分,有些受损。

    接连的意外在交战双方之间都发生了。

    这名男子痛苦的闷哼出声,头痛欲裂,原本他张开了嘴,已经吐出部分真火,想要焚烧那个敌人。

    结果现在,后面的火光散去,没有能够喷吐出来。

    早先飞出来的火光溅落在地上,居然将一块青石烧的通红,快要熔化了。

    王煊面色微变,这种人遇上一个就很难对付,就更不要说是十人了!

    他没有任何迟疑,一步迈出就到了眼前,手中短剑挥出。

    噗!

    这次没有变数,像是青铜铸成的利刃划过这个人的脖子,噗的一声血液溅起,头颅落在了地上。

    虽然时间很短暂,但过程中不断出现变数,最后终于搏杀了此人。

    对面冲过来的女子在尖叫,满脸的杀气,原本姣好的面容都有些扭曲了,一副誓要杀王煊的样子,马上就要到了。

    并且,她居然动用精神能量,以特殊的秘法侵蚀过来。

    王煊嘴角挂着冷笑,直接催动精神领域向前压去!

    然而,刹那间,他便知道出了问题,这女人故意吸引他注意力,真正的杀机在其背后。

    在他精神能量向前碾压,针对那个女子时,另一外人发动了。

    此人本就很近了,潜行匿踪,现在全力爆发,几乎是凌空飞来,双手已经贴在了王煊的后背上。

    王煊叹息,这三人真的很难对付,全都是身经百战的可怕对手,经验与战斗意识都十分恐怖。

    月光菩萨和他们比起来,简直是温室里的豆芽菜,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还好,王煊有底气。

    尽管这一男一女配合默契,想要阴死他,但他无惧。

    因为,他练成了金身术,不怕袭杀,挨一下又能怎样?

    他如同蝎子摆尾般,向后踢了一脚,准备以此来换对方的掌印。

    两人都击中了对方,反应各不相同。

    王煊露出惊容,他踢到对方的一条腿上,让对方身体剧烈颤抖,但是却没有骨裂声传来。

    他第一时间意识到,遇上了同类,对方练有护体功法,身体坚硬如铁。

    他不认为对方开启过内景地,多半是借助各种奇物灵药练成的。

    偷袭王煊的男子,自身实力极为强大,几乎快成为常人眼中的金刚不坏身了,结果现在他脸色惨变。

    王煊后背遭遇重击,整个人向前冲了出去,恐怖的双掌之力让他五脏都在震动。

    不过,他终究是稳住了,没有受伤。

    后方,那个男子却在惨叫,双手血淋淋,被穿透了,密密麻麻的全是血窟窿。

    他简直难以相信,自己最强大的一双手掌居然血流如注,跟筛子似的,全是细密的小洞。

    什么状况?王煊诧异,当看到这一幕后,他也很吃惊。

    而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感觉不可思议。

    他从沼泽地中救出钟晴时,她曾羞愤地从身上掏出两块有刺的钢板,临到最后还要带上。

    最终,是王煊给拎着,带上路的。

    后来,王煊还她时,小钟似乎很纠结,觉得他碰过了,有些不想再穿戴了。

    王煊相当果断,看她那副有些嫌弃他用手动过的样子,他立刻还以颜色,将那块平板装在了自己后背上。

    当时,钟晴气的不行,最后没好意思再要。

    王煊压根就没指望这东西有什么用,而且相对他的身材来说,这么“苗条”的钢板,也就挡住了他的后心一块区域而已。

    然而,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那尖刺将炼体有成的敌人的手掌都刺穿了。

    这绝对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特种合金!

    王煊露出异色,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让人愕然无语的结果,今日短暂的交手,各种意外频频发生。

    “你……”这个男子愤怒的看向王煊,没有想到遇上这么一个狠辣的对手,居然以稀有秘金炼成那种阴损的防护器具。

    同时,他很心疼自己,低头看着双手,数了数,总共用二十二个刺穿手背的血窟窿,一双手都在颤抖。

    那名女子自然也冲到了近前,张口结舌,同伴练的金刚术是一种顶级护体之法,居然这么惨?

    这个男子最强大的就是肉身,最具攻击力的就是一双手,结果被刺的这么惨兮兮。

    “来,咱们对掌,硬碰硬,看一看谁掌力雄浑?”王煊说着,收起短剑,晃动双手向他示意。

    外星男子虽然听不懂,但能看明白,眼睛立刻红了,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啊!

    欺负他手负伤了吗?但他根本不怕,纵然有血窟窿,金刚术也是恐怖的。

    他挥动双手就轰了过去,恨不得立刻拍死王煊。

    但他不是莽汉,嘴角带着冷笑,右脚悄无声无息的抬起,向着王煊的双腿间踢去,阴狠无比。

    王煊自然防着他呢,不久前这个人与那女子配合,想暗中袭杀他,绝对不是什么刚直的性格。

    砰的一声,王煊的脚与对方的脚撞在一起,如同雷鸣般,震耳欲聋,同时地面上飞沙走石。

    此刻,两人的双手撞击在一起后,更为恐怖,空气大爆炸,气浪震断了周围的大树。

    王煊还好,闷哼而已。

    外星男子原本无惧,但现在他受不了,对掌时他的手背上,二十二个小窟窿滋滋向外喷血。

    原本他的手掌不会有事,可是因为有了这些小窟窿,在对掌时,沿着那些血洞又撕裂出新的创伤。

    他觉得自己实在有些凄惨,剧痛无比,面皮抽搐,果断向后退去,再次低头去看自己那一双血手。

    后方那女子自然没有放过机会,瞬息间突袭了过来,右手持一柄弯刀劈向王煊的颈项,要割其头颅。

    同时,她的五脏在震动,迸发出一道雷光,劈向王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