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四十四章?小钟宝物无数
    弯刀以特种合金熔炼而成,切开空气,像是死神的镰刀的落下,冰寒刺骨,带着莫名的力场,扭曲景物!

    王煊即便练成金身术,也不想用脖子去试刀。他反应迅速,躲开了弯刀。

    但弯刀扭曲周围的景物,擦着他的皮肤过去时,依旧撕扯着他的血肉。

    如果没有金身术,这种力场能直接将他颈项上的肉皮扯下去一大片。

    王煊心头沉重,刚接触三个人而已,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

    他们的故土多半是颗超凡星球,秘法惊人!

    王煊的身体如淡金色的浮光,快速移动,避开了弯刀,却无论如何也快不过那道雷霆。

    轰的一声,他被女子五脏中飞出的一道雷光击中肩头,那里顿时一片焦黑!

    若非金身术,他的他的肩胛骨都要被击断。

    王煊肩部微黑,但扛住了,只是半边身子略微发麻。

    他站在远处盯着这个女子,这些外星大宗师真的非常厉害。

    他也必须要尽快晋升到这个领域中才行!

    无论是口吐真火,还是五脏共振出雷光,都属于大宗师这个领域的特质,在渐渐接近超凡!

    王煊突兀地催动精神领域,袭杀对手。

    女子头上精美的镂空护具不需要催动,自主复苏,花纹与飞鸟都在发光,挡住了冲击。

    王煊动心了,这真是宝物啊!

    他越发确定,这些人的母星很不简单,超凡文明高度发达。

    女子眼中寒光闪烁,她也有些忌惮,怕镂空的头盔万一防不住,她会出大问题。

    两人交手,动用各种杀手锏。

    王煊发现,女子头上的镂空护具还能干扰他的感知,不然有些雷光他可以提前避开。

    他凛然,他终究不算是大宗师呢,处境相当的危险。

    他的肩头、手臂、腿部都一片漆黑,衣服炸开。

    换个人的话,直接就被雷霆击杀了。

    旁边,那名男子简单包扎与处理了伤口,又冲了过来,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偷袭王煊的后背了。

    然而,让他气愤的是,这个无耻的对手居然连前胸也不防御,主动向他双手上撞!

    他立刻明白了,对方前胸与后背都有刺!

    所以,他放弃了前胸与后背的攻击。

    事实上,王煊前胸真没什么钢板,就后背一块,完全是在唬人。

    这个男子束手束脚,打的特别不畅快,最后他试探出,对手的四肢没什么刺,他主攻其头颅与四肢。

    王煊很吃力,如果不是将男子折腾的双手破烂,估计处境更糟糕。

    唯一让他庆幸的是,男子接近超凡的特质似乎都加持在肉身上,没有喷火与发出雷霆。

    王煊接连多次挨雷劈,整个人都毛了,这也太被动了。

    当他用短剑将对方的弯刀削断后,他右手臂连着被电光劈了三次,短剑都没能抓牢,坠落在地。

    王煊深吸了一口气看,双目深邃,身体突然轰鸣,他动用了五页金书上记载的体术!

    他五脏发光,不断共振,秘力流转,周身活性大幅度提升,他先是与那男子猛烈的对了一掌。

    噗!

    男子极速倒退,面孔抽搐,低头看向双手,除了二十二个血窟窿在飙血外,血肉都被震落了部分,指骨都露出来了,太惨烈了。

    他忍不住一声嚎叫,金刚术有成以来,从来没有这么凄惨过。

    王煊重创他后,再次敛去秘力,周身恢复平和。

    他在积蓄力量,因为老张的体术连着动用三次后,三十秒内无法再运转。

    现在,他刚动用了一次,就立刻“冷却”那滚烫的身体,准备恢复正常后,给女子来一次完整的三连式。

    终于,又被雷光劈中两次后,王煊身体冰凉,他再次动用五页金书上的体术。

    他周身轰鸣,爆发出最强力量,向着女子杀去,再解决不了对手,他自己就危险了。

    他的血肉都在发光,秘力澎湃,硬抗雷光的同时,与女子近身搏杀。

    一刹那,女子便了吃了大亏,手臂差点被撕裂,手掌血淋淋。

    最为关键的是,在两人接触与生死碰撞间,王煊将她头上的镂空护具打的瘪下去一块,最后更是劈飞了出去。

    女子脸色变了,全力震动五脏,以闪电冲击,轰向王煊,而后她自身在快速倒退,想要拉开距离。

    后方,手指头露出白骨的男子见状,不顾伤势,也再次杀了过来。

    王煊拼着心脏被雷劈,也要拿下对手。

    他额头发光,催动精神领域,全力冲击。

    “啊……”

    女子尖叫,这次遭受了重创,她挡不住这种异常的精神能量,头疼欲裂。

    这一刻,王煊心脏部位被雷霆劈中后,他滚烫的身体发僵,几乎动弹不得。

    身后的男子凌厉的杀来,一掌轰向他的后腰眼,一手向他劈头部劈去,相当的狠辣。

    王煊艰难避开头部的一击,腰部被重击后,他顺势向前扑杀了过去。

    他一把锁住那精神意识紊乱的女子,竭尽所能,双手用力一扭,喀嚓一声,将女子的颈骨扭断了!

    她停止惨叫,脑袋耷拉向一旁。

    这个时候,那个男子追到近前,恐怖的脚掌落下,踏在王煊的后背上,恨不得将他立刻蹬碎。

    可惜,他失望了,王煊虽然感觉到剧痛,但金身术有成,挡住了致命一击。

    他的嘴角虽然淌血,但他的身体并没有裂开,未受重创。

    他反手一掌扫去,在那男子躲避时他一跃而起,准备全力搏杀这个男子。

    男子看到他面带冷酷之色,感觉身体冰寒,转身就走,居然逃了。

    王煊捡起地上的短剑,给女子补了一剑,而后大步追了下去。

    这种强敌只要放走,不久后肯定是大患。

    但很快他便诅咒,密地中多湖泊与大河。

    那男子奔跑向前,看到一条宽阔的河流时,噗通一声就扎了进去。

    王煊注视,水中有银色鳞甲的怪物咬住他的左腿,但他依旧沉入水中,朝着下游潜行而去。

    王煊盯着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去,没法追杀这个男子了。

    他回到战斗的现场,清点战利品,两具尸体身上都带着一些瓶瓶罐罐,里面是各色的液体。

    他打开后,有的带着檀香味,有的略微刺鼻,他没敢尝试,都收了起来。

    当然,最为让他看重的是,这两人头上的镂空护具,相当的神异。

    可惜,两件宝物都被他砸瘪了部分,他重新掰回原状,但估计功效还是受损了。

    他将一件镂空护具戴在自己的头上,顿时觉得,感知更进一步敏锐了。

    此外,两人的身上,那种新奇的衣服带着金属光泽,很柔软,非常结实,普通的刀剑划不破。

    王煊看了看自己身上被雷劈的过的破烂衣衫,果断扒下来一套黑金色泽的新奇衣服,现在顾不上嫌弃了,有洁癖也得穿。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更激烈的战斗机,他从头到脚武装了自己。

    随后,他将女子的护具、战衣也都给收了起来,准备去送人。

    虽然胜了,但是王煊心头沉重,这三人真的很强,他险些出意外。

    如果不是他先袭杀了一人,再加上那名练成金刚术的男子被刺穿了手掌,后果难料!

    “怎么会强的这么离谱?”这次他真的全力以赴了,可最后也只杀死两人。

    想到还会有八名强者联袂来报复,他忍不住一声叹息。

    来自超凡星球的年轻人都这么强吗?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王煊蹙眉,自语道:“或许,他们在自身的超凡星球上也算是比较厉害的年轻人了。”

    他觉得这种绿猜测有道理,毕竟敢来密地,绝对不是一般的人,应该是精英!

    “这么说来,他们是一个超凡组织的种子级年轻高手也说不定。”

    “如果那颗超凡星球上有门派,这十人或许是某一宗门的嫡系传人与弟子。”

    “这么说来,我已经相当的厉害,一个人弄死了他们两个核心种子!”

    王煊说着,露出自信而又灿烂的笑容。

    “再者说,我还只是名义上的大宗师,并没有真正蜕变呢,我要尽快踏足那个领域中。”

    他站起身来,如果能更进一步,他的实力必然会大幅度提升。

    随后,王煊开始思忖。

    这些人自身的星球,大环境不见得会比密地差,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采摘奇物吗?

    他们是乘坐星际飞船而来,还是另有超凡文明的特殊交通工具?

    这些人对密地很了解,将这里当成了什么地方,自家的后院,还是荒废多年的药田,亦或是另有所图?

    另外,那颗超凡星球只来了这么一批人吗?

    王煊摇了摇头,现阶段还是先应付危机吧。

    他已经通过那三人知道,十人中似乎以一个名为卓扬的年轻人为主。

    现在那七人正在打超凡药草的主意,短时间内估计过不来,他还有时间。

    “那种奇物,一般都会在超凡生物的巢穴附近,希望你们团灭。”

    突然,他听到了振翅的声音,看到几只公牛那么大的毒蜂从山林上空飞过。

    更远处,密密麻麻,像是乌云般朝着这个方向涌动而来。

    “这是炸窝了吗?”

    强如王煊也不敢跟这群铺天盖地的怪物死磕,转身就跑了。

    他翻山越岭,逃出去不知道多少里,总算看不见那黑压压的毒蜂了,那种怪物实在令人发毛。

    他意外看到数位探险队员,显然他们也是为了躲避毒蜂,改变了路线,有人逃到这片区域。

    人群分散了。

    如果那八人铁了心追下来,估计没有几人能活命。

    “我改变方向,希望能将追敌引走。”王煊也只能这样尽力了,不能与这群人走同样的路。

    可惜,他没有在这块区域发现赵清菡,不然可以送她戴在头上的护具,以及特殊的战衣。

    “嗯?”

    不久后,他的精神领域感应到熟悉的两人,是钟家姐弟。

    原本他想直接离开的,但想到小钟的钢板发挥奇效,几乎算是改变了部分战局,他觉得应该打个招呼。

    “那些人追来了!”钟诚看到一个装着新奇衣物的人影出现时,顿时跳了起来。

    他刚要逃,结果发现是王煊,顿时惊呼:“小王,你怎么穿上他们的衣服了,干掉了他们?!”

    他无比激动,但又难以置信。

    王煊淡定摇头,道:“那些人比较倒霉,有两人被毒蜂淹没了,当成就死了,我只是捡尸扒皮而已。”

    “死的好!”钟诚气喘吁吁,又坐在了地上,显然一路逃亡累坏了。

    钟晴也差不多,清纯小脸上满是汗水,不过她却是在奇异地看着王煊,似乎有所怀疑。

    “清菡呢?”王煊问道。

    来密地之前,赵清菡说,只要她没出事儿,就会保证王煊的安全,让他跟在她的身边。

    来到这里后,她确实在这么做,即便晚上休息都让王煊在她近前。

    所以,王煊也一直在极力保护她,避免她出意外。

    他此时有些担忧,不过想到马大宗师在她身边,应该可以保她周全。

    钟诚道:“毒蜂突然出现,我们全都慌不择路。清菡姐拉上一个重伤的人上了马背,也喊我姐和我赶紧过去。可是,马大宗师慌了,直接尥蹶子载着她们先跑了。”

    “毒蜂炸窝,山岭中的怪物也会逃走,相对来说,这块区域可能会很安全,你们找个山洞躲起来。”

    王煊说到这里,将镂空的护具,还有另一件战衣递给了姐弟两人,道:“这些能防身。”

    原本是是想给赵清菡的,可是,马大宗师带着她逃走了,这些东西带在身上也浪费,还不如送熟人防身。

    然后,他又将后背上的钢板取了出来,还给了钟晴。

    小钟原本伶牙俐齿,但看到这件器物后,真是无言了,接着脸腾的一下子红了,最后才气道:“王煊!”

    “什么情况,这不是我姐的吗?”钟诚的眼睛顿时直了,露出震惊的神色。

    “姐,你居然把这件防护器具给他穿?”

    钟晴越发羞愤,斥责他道:“闭嘴!”

    “这可是你背在身后的那块啊。”说到这里,他瞪向了王煊,道:“另一块该不会也给你穿上了吧?

    他眼睛直勾勾,盯着王煊胸前,道:“你把我姐怎样了?!”

    说到最后,他愤懑起来,一副盯着恶棍的样子。

    王煊看着他,这家伙也太能联想了吧?

    小钟砰的一声将她弟弟拍翻,不想听他胡言乱语。

    钟诚委屈,叹气道:“养大的姐姐,泼出去的水,古人诚不欺我,现在就开始帮着外人打我了!”

    钟晴即便善辩,现在也尴尬的要死,不想搭理她弟弟。

    “这到底是什么材质?足有马匹那么大的毒蜂,尾针像是长矛般刺在我的后背,它居然反被这块钢板伤到了。”

    钟晴瞪着他,最后感觉看他不像是故意调侃,才说道:“掺入了一些太阳金。”

    王煊顿时惊呆了!

    在进入密地前,他在褐星的基地中曾亲眼看到各大组织给各种奇物标出的价值。

    五十克太阳金,可以兑换伍亿新星币!

    这绝对是离谱的天价。

    后来他了解到,列仙的武器中疑似都会掺入一些太阳金。

    “小钟,你真可以啊,有太阳金任性!”王煊确实被震撼到了。

    列仙用的材料,钟晴炼进带刺的钢板中,太奢侈了!

    “你喊我什么?!”钟晴瞪圆了美眸,双目喷火,王煊居然当着她的面冲口喊了出来,背后肯定常这么称呼。

    旁边,钟诚先急了,道:“你们说什么,太阳金?姐,你仗着能进太爷爷的书房,将他当成至宝的材料给挥霍了,炼成了这么个东西?!”

    王煊一听就明白了,老钟这是在收集太阳金,准备给自己炼仙兵利器!

    同时他也听的清楚,小钟可以自由出入钟庸老头子的书房!

    他看着小钟,仿佛看到先秦金色竹简、五色玉书……眼睛都冒光了。

    钟晴辩解,道:“我是为救太爷爷而来,进密地需要保命,当然要用到一些好东西,以后还会熔化还给他的。”

    然后她又盯着王煊,质问道:“你刚才喊我什么?”

    “大钟!”王煊毫不迟疑的回应道。

    在他看来,小钟简直就是一座移动的藏经阁,值得打好关系。

    长章,求订阅,求保底月票,谢谢大家啦。

    感谢:芳心纵火犯z,谢谢白银盟主支持!

    感谢:Phearnd、濯妖,谢谢盟主支持!